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们一起寻欢作乐 作者:彼岸萧声莫(下)

字体:[ ]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一]  
  
我一直在等一个可以靠近的机会,时间对我来说,其实很吝啬,汲月瞳她现在没有男朋友,但是不一定什么时候就有  
了,到时候更加没有那个能力去做。其实我觉得我去追女人并且成功是一件很没有前途的时候,我不知道她喜不喜欢  
女人,也许她喜欢,我是这样打算着的,抱着一种几乎是对神迹的渴求,她漂亮,知书达理,气质突出,家世不凡,  
她是一个就算是个普通的男人都很难配的上她的好女人。一句话,站在她旁边都觉得高攀了她。  
也许我该学着小路同志的话,先上了她再说,伺候的她爽了,也许就会因性而爱,不是有句话说的好么?到女人的心  
的道路通过yindao。虽然很猥琐而且带点对女性的不屑,不过在这个时候我却万般的觉得,如果是正确的,也许就可  
以成功。  
要是被她厌恶了怎么办?以后在一个公司的,见面的时候怎么办?  
要追一个圈子外的人想起来就觉得很绝望,没有头绪。小说里的都是自然而然的就那样在一起了,如果没有在一起,  
那个女的也只是配角。  
小路叫我去她驻唱的酒吧喝酒散心去,宁波的les吧不多,多是和gay吧混在一起的,所以有时候进去我很受不了看见  
一个比我漂亮的男人,虽然我觉得我不怎么像女人,但是女人的虚荣心还是在的。以前有时候会去,最多是解闷去的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根本就不认识的人在几杯酒,几句话以后就可以赤裸裸的相对,上床做爱的。我觉得没有安全  
感,就好像我不会无缘无故的去吻一个不认识的女人,舌头伸进对方的口腔的时候,脑子里总会想很多不干不净的东  
西,包括她中午吃什么,到最后就想呕吐,那应该不算洁癖,只是不能接受。  
小路说我这个人有着处女的内心,我骄傲的说,那是当然。被她打了一记脑袋。  
小路依旧像以前一样,在台上谈着吉他或是清唱,她的声音沙哑,总带着些沧桑的感觉,用那沙哑的歌声把你杀死,  
而你还在回忆里沉默。唱歌的时候喜欢把灯光都打灭,一个人,在微弱的光中,安静的唱歌。听她的歌,觉得好像在  
听自己的故事,有时候她不唱歌,只是说话,说一些或是她自己的或是别人的故事。这回她讲的是一个女孩和老师的  
故事,伤感的爱情,不完美的结局,让人觉得心酸,最后,她轻轻的说,爱情这玩意,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  
第四十六章【二】  
台下的人都笑出了声。她没有再说寻人启事,那个离开她的可爱的女孩似乎已经被她遗忘了。她也累了吧,等着一个  
永远不会回来的飞走的鸟。  
等走下台,她坐到我的对面,点了一杯红色的酒,我不知道那是什么酒,红的就好像是血,粘稠而且鲜艳,我喝着自  
己的生啤,看着舞池里疯狂的摇晃着身体的男男女女。  
小路用手中的酒和我碰杯,轻轻的说,祝你成功。  
我说,你不是说我不会成功么?现在怎么反而来祝我了。  
意思下,省的你说我这个朋友不厚道。  
其实,我不知道怎么去做。不知道是不是我缺少勇气,还是没有经验,我……  
无从下手?  
恩。我怕我速度太快,她反感,甚至对我恶心,你知道,不是所有女人都会觉得被女人爱着是幸福的事情。我更怕我  
速度慢了,她已经结婚生下孩子了。到时候什么希望都没有了。  
呵呵,你还没开始就那么多废话,难怪一直是单身。小路嘲笑我。  
我往自己嘴巴里丢了一颗花生米,笑眯眯的看着她。她说的没错,尽管她最常用的表情是那种冷冷的讽刺,但是总一  
刀切中我的心口。  
你喜欢她么?很喜欢很喜欢么?喜欢到可以去承担如果有一天失败了的后果么?她把一颗花生米放在桌子上,说,我  
们来假设一遍,一个回答是是,就放一颗花生米,回答是否,就拿回去。看看是这里的花生米多还是那里的花生米多  
。  
有这么说的么?我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沙盘演练。  
Ok。我想是的。我点头。  
好,一颗花生米。  
下面一个问题,你觉得你会成功么?  
没有可能。  
你是完全的悲观主义者。花生米放这边。  
你会为了她跟你妈彻底的闹翻么?  
我沉默了。过了很久,说,我现在就想跟我妈闹翻,我受够她了,一段时间,我甚至想彻底的变坏,想气死她算了,  
可是却愧疚,她养了我二十五年,我却活生生把她气死了,这辈子都活不下去了。她说要我还她二十五年,算是把我  
们的帐结清了,二十五年后,呵呵,我他妈的都是五十岁了,连个接吻都没有力气了,谁会看上我。我用力的闭上眼  
睛,手挡着自己的脸,狠狠的摩擦过,擦的我的脸上的皮肤通红,才放下。  
那就是不会了?她要把花生米放到旁边的时候被我拿过来,放在中间,我说,我也不知道。也许会吧。  
那你有能力养她么?  
没有。  
你能给她幸福么?  
我能给她性福,呵呵,哈哈!  
……  
看着那边否定的花生米越来越多,都成了一堆小山,我的手撑着我的额头,绝望的看着桌子上的碟子里剩下不多的花  
生米,我说,小路,你说这个人是不是太没用了?  
是。帅哥,麻烦你给她一瓶二锅头。小路朝着穿着西装的帅气服务生说。  
对不起,我们这里不卖二锅头。帅哥小声的说。  
靠,酒吧居然不卖二锅头,开什么酒吧,叫老板娘来。小路蛮横的说,新来的服务生被她弄的尴尬不已,这个时候一  
个穿着花衬衫的男人拍拍他的肩膀说,没事,让我来。  
老板娘,麻烦你了。  
那服务生转身走的时候,那男人用力打了他的结实的屁股一记。  
妈妈,你这里服务态度真差,早晚都要倒闭。小路笑着说。  
我们是现代酒吧,走西式路线,二锅头这东西我们没有。那男人搭着小路的肩膀,拍拍她的胸口说。  
小路冷笑了一声,不就是你男人是个美国佬,就把自己当老外了,少来,你看上的不就是他的kingsize。没了那玩意  
,你看得上他么?  
你说话越来越毒了,我喜欢。那男人反而一脸的笑意。  
帅哥,一瓶二锅头,给我们的大歌星。老板娘大声的喊着。  
可是,老板娘,没有二锅头。帅哥委屈的说。  
没有不会去买么?快去。老板娘让服务生出去买瓶回来,离开前还打了他的屁股一下,吃尽了豆腐。  
呦,你什么时候看上这样的货色来,是不是都是t干起来比较激情?老板娘拿着有色眼镜把我上上下下看的透彻,最后  
得出结论,我这个人很适合被硬上。  
去死,她现在在爱情中苦恼着,你来凑什么热闹。  
爱情啊,爱情,到底算个什么玩意。老板娘朗诵一样的念着。  
你烦恼什么,妈妈帮你开窍。他拍拍自己的胸膛,说。  
我不知道怎么开口,最后轻轻的说,喜欢上一个直女。  
侄女?你居然搞乱?有种啊小子。哈哈。我怎么没有看见过那么猛的人,来来,我送你几颗*药,保证不管是什么侄  
女孙女的都搞定。  
我被他结实的手臂搂的紧紧的喘不过气来。他身上的香水味真浓,受不了。要不是顾及着这里是他的地盘,早一拳打  
过去了。  
等小路看不过去叫他放开我的时候,我已经彻底的无力了。  
老板娘听了我完整的叙述,轻描淡写的说,这种事情,你不会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结果呢?有成功的么?有失败的么?还是说……  
你想听真实的,还是谎话?  
谎话。我受不起打击,还是先听好听的。  
小说结局是怎么来的她们就是怎么在一起的。  
真话呢?  
真话就是,我也不知道。  
你他妈的耍我。我瞪着他,气愤的说。  
他看了一眼桌子上用来做沙盘演练的花生米,全部抓起,一颗不留,然后一颗颗的塞进自己的嘴巴里,他说,你想那  
么多干吗,没准明天你就死了呢?你还没有走出去就把自己给否定了,你不是自找死路么?谁不是那么来的,没受过  
伤的人现在都死绝了,你看看这里的人,谁敢说自己的过去是一帆风顺的,少把自己太当回事,受一次伤算什么,就  
当是纹身一次。多受几次,没准还能发现其中的乐趣。  
纹身没有那么痛?我说。  
比喻你懂不懂!老板娘拍拍桌子,大声的说。把旁边举着二锅头的瓶子的服务生吓的不敢靠近。  
小路结过他手里的酒,说,谢谢你。  
刚才野蛮不讲理的女人突然讲起道理来了,那青涩的男生反而不好意思了。说了声没有关系就走了。  
小路打开二锅头,全部倒在我的喝尽了的杯子里,就那么一小杯,清澈的白开水一样的液体,散发着酒精浓烈的味道  
。  
喝吧,明天上了断头台了就没有时间去疼了。小路把酒杯推给我。  
我说,我又不是明天开始。搞的我要去寻死一样。  
总是这样推下去,明天,明天的明天,然后你老了,她嫁了,有了孩子了,你突然想到自己不可以没有她,那时候还  
来得及么?喂,我只是说说而已,你哭什么?  
我举起酒杯,喝的干干净净,二锅头很呛,呛的我觉得我以前喝的那些啤酒红酒都是白开水,直接是酒精在往嗓子里  
灌,一把火割开我的喉咙,直接往下,要把我的身体都贯穿。我起先还会用手去捂着自己的眼睛,不让眼泪留下来,  
我已经习惯去哭了,哭的不像个有尊严的人,到最后直接把脸埋在手臂里,低声的啜泣。脑子里满是那个人,叶子叶  
子叶子……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下面,舞池里,五颜六色的灯光闪烁,人群在激烈的音乐中不安的跳动,摇晃着身体,扭动着身躯,仿佛她们的身体  
里藏着一把火,要剧烈的燃烧起来,才能尽兴,才能松口气。那眼神湿漉暧昧,带着挑逗,既然快乐了,何必想那伤  
心的事情,就用彼此的温度去温暖自己的寒冷的心。  
我想起我的第一个女友,那个甚至连名字都记得不是很清楚的女人说过,遥子,我不是问你要爱情的。  
来这里的人,也不是来这里要爱情的,来寻欢的,作乐的。如果人世间也如这里,来一趟,只是为了寻欢作乐,那多  
好,多完美。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走过大街,被橱窗里的粉红的爱心和无数的玫瑰花搞的满眼的纷乱的时候,就知道情人节快来了。  
那个节日简直是在折磨我的神经,以前还有女友可以一起出去逛逛,虽然两个女人走在大街上,在被浪漫充满的氛围  
中很突兀,但是至少不用有人用异样的眼神看你。有时候一起在这个商店人贩卖给男人和女爱情的日子里,算是小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