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之安然有漾+番外 作者:失眠七夜(上)

字体:[ ]

 
文案
 
 
我曾经以为被整个世界所背弃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但是后来我才发现,失去你,才是我最不能忍受的事。
   ——萧明漾
  
女人又怎样?怪物又怎样?我什么都不在乎,我只在乎你——只要,你是你;只要,我爱你。
   ——谢安然
 
 
  
我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你……如果连你也选择放弃,那我只有——毁了这个世界!
 
内容标签:异能 末世 重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明漾,谢安然 ┃ 配角:乔子墨,吴放歌,卫初 ┃ 其它:
 
 
 第1章 萧·噩梦与重生
 
    第一章 a面
 
    我叫萧明漾,女,25岁,天蝎座,在市立第三医院工作,是一名外科医生,同时也是本院最年轻的执刀医师,被公认为最有潜力的医学界新星,前途一片光明。
 
    我的父亲是南方w军区副司令,我的母亲是y省党委书记,我的男朋友是s市房产大亨的独子。
 
    显赫的家世,优质的男友,我拥有了几乎会让每一个女孩子艳羡的条件——的确,除了偶尔会感到内心的孤独和茫然,我对生活的现状并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我一直以为这既定的人生轨迹会就此按照原样有条不紊地继续下去……直到有一天,一颗陨石改变了地球。
 
    而我的世界,也因此——分崩离析。
 
    20xx年5月21日,末日来袭。
 
    在那颗未知的巨型陨石落地时,我刚结束了一台长达四小时的手术,正在卧室里睡得昏天黑地,对于即将到来的危局浑然不觉。
 
    20xx年5月22日,窝在家里休息,无意间发现楼下多了些奇怪的“人”。
 
    出于谨慎,我只是默默地在十三层俯瞰,心里却有了不好的预感。
 
    新闻报道越来越多人出现了疑似狂犬病的症状,感染范围迅速波及开来;可是我总觉得楼下那些蹒跚的人影,竟然像极了《生化危机》中的丧尸。
 
    我犹豫着是不是要放弃休息回医院看看,这时,兄长突然打来电话勒令我待在家里不要出门,仔细问起,他却不肯多说。
 
    我与兄长自幼就不亲近,自从几年前他去了b市搞科研,便基本断了联系。
 
    此时他罕见地端起了兄长的架子,我便没有拂他的面子,答应下来。
 
    20xx年5月23日,网络上开始传言末日来临,已经有几千个人变成了丧尸,数字正在不断扩大。
 
    这些消息甫一出现就被网管删除,但是屡禁不止,此消彼长,而我也从将信将疑变得忐忑起来——身为一名外科医生,我当然能从那些并不清晰的照片上看出,那些“狂犬症”患者的伤口,都是被大力咬合撕扯所致,有的鲜血淋漓,有的深可见骨,绝不是简简单单的“狂犬症”可以解释的。
 
    父亲打来电话,可调遣的军队要先去千里之外的b市救援他们的长子,我唯一的兄长,稍后便会来接我,让我安心等待。
 
    我挂了电话,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有点冷,有点酸,还有阵阵的恐慌。
 
    20xx年5月24日,家里的食物越来越少了。
 
    网络上已经出现了丧尸的各种消息,就连电视新闻也渐渐发布了有关报道,看不见的恐惧在人群中蔓延。
 
    商店的货物遭到了疯抢,许多人冒着危险出门采购,又有不少人被感染成为了无知无觉的丧尸。
 
    人们在惊惧不安中挣扎,人性在惶惑未知中变质——堕落的借口已诞生,罪恶也就在一夕之间星火燎原。
 
    法律与道德,在生存和欲=望的夹击中,再难维系。
 
    随着一批堪比超人的异能者的觉醒,给这混乱的局势又添了一把干柴。
 
    这把火蔓延得极快,我不知道我能否幸免于难。
 
    20xx年5月25日,几天前就失去的男友带着一个趾高气昂的女人找上门,提出分手。
 
    在炫耀了自己是个觉醒的异能者并警告我不要纠缠顺便嘲笑了我艰难的处境后,两人扬长而去。
 
    虽然我对他谈不上多么深厚的感情,但是毕竟交往了一年的时间,就是养宠物也不能说扔就扔,没想到他劈腿还不够,竟还带人上门羞辱,说不难受是不可能的。
 
    嘲笑俩人无聊幼稚之余,我却不由心灰意冷。
 
    枉我如斯自负,到头来竟是这般凄凉么?
 
    20xx年5月26日,家里已经接收不到信号了,我被困在这一隅之地,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
 
    而父母所谓的救援军队并没有来。
 
    尽管担忧,我还是安慰自己。
 
    20xx年5月27日,又浑浑噩噩地过了一天,停水,停电。
 
    听着隐隐约约传来的犹如野兽咆哮的嘶吼声,我真正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害怕。
 
    紧紧握着我的备用手术刀,我不停给自己打气,心却一点一点结了霜。
 
    20xx年5月28日,吃光了所有食物,思量再三,我终于决定出门。
 
    拿了钱包,我将手术刀插=在小皮靴内侧,鼓起勇气打开了门。
 
    侧耳听着,没什么动静,我放弃了电梯,小心地摸下了楼。
 
    幸好这小区由于房价过高,住户稀少,我担心的事没有发生,直到坐进我的奔驰c200,都没有遇到一只怪物。
 
    街上没有什么行人,只有零零星星几个晃晃悠悠的“人”,我知道,那一定就是丧尸了。
 
    我强迫自己忽视那些可怖的行尸走肉,加大油门向最近的超市开去——在救援到来前,我要努力地活下去。
 
    很快,现实告诉我,自己是多么地天真——而就是这份天真,断送了我执着的骄傲、坚持的信念,以及年轻的生命。
 
    30分钟以后,当我被缚住双手双脚按倒在地板上时,我终于感受到了无比的绝望与憎恨——憎恨这个趁人之危的男人,憎恨选择了兄长的父母和选择了别人的男友,乃至于憎恨这个陷入混乱的世界。
 
    我避过了丑恶的丧尸,却栽在了更为丑恶的人性之下,呵,多么讽刺。
 
    充满邪念的污秽的眼神,丑陋的五官扭曲的笑意,粗鲁而野蛮的动作带着发泄的暴力诉诸在我的身上,没有一点怜惜。
 
    疼痛使我的脸色苍白,泪腺也不可抑制地分泌出了泪水,这幅柔弱的姿态显然是激发了这个男人的某种渴望,他竟然兴奋地颤抖了起来。
 
    随着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被撕碎,我的为数不多的理智和坚强也一点点被撕碎,我的尊严被狠狠践踏,我的希望也在顷刻间破灭。
 
    为什么呢?
 
    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在心中问自己。
 
    “哟嗬!够镇定啊萧医生!不闹也不叫,还是这么冷酷!”那男人在我还剩下仅有的遮蔽物时突然停下了动作,好像遇到了什么令他费解的事情,表情夸张,眼中却带着恶意的嘲笑,还有一抹深深隐藏的怨毒。
 
    我不知道这么怨毒缘何而来,很快,他就为我做了解答。
 
    “还记得那个断了三根肋骨的刘小亮么?”他一把扼住了我的脖子,脸上的笑意因为过分用力而显得狰狞,咬牙切齿的声音像是从喉咙深处挤出来的一般,“因为你的无能,你的冷血,我弟弟死了!死了!”
 
    ——刘小亮么?
 
    我当然记得。
 
    那是一个年轻的男孩子,不过十七八岁,却由于意外被撞断肋骨,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陷入了休克。
 
    他的情况非常严重,三根肋骨不仅断裂,其中一根更是插=进了肺部,很难想象他居然能够吊着一口气活到救护车将他送达手术室。
 
    但也仅止于此了。
 
    在我接到消息做好准备拿起我的手术刀时,这个年轻的男孩已经没有了心跳,永远地离开了世界。
 
    只是感到了一丝惋惜,但是见惯了生死,我并没有太大的动容,吩咐护士善后便转身出了手术室——十分钟之后,另一场手术在等着我。
 
    那时候,有一个男人正瘫软在手术室外的等候椅上痛哭流涕。
 
    我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便与他擦肩而过。
 
    对于沉浸在悲痛之中的人,也许安慰并没有多大的作用,只有让他狠狠将那些悲伤流尽——我曾这么以为。
 
    现在,我明白了,不是所有人能理解我的想法,至少在这个失去理智的男人心里,我是一个冷心冷情不负责任的医生,我的背影在他痛失至亲的刹那,给了他不可磨灭的负面印象——他彻底恨上了我。
 
    但是,但是!
 
    我怎么都不能接受他将这个作为施暴的理由。
 
    因为没能将他的弟弟救回,我就被打上了罪人的烙印么?
 
    呵,这样强盗一样的逻辑,我想笑,却笑不出来。
 
    这就是人性啊……自私的、无耻的、卑劣的,人性。
 
    看着这个可恶又可悲的男人,我闭上了双眼,不再挣扎,静静等待着屈辱的那一刻到来,我对这个世界已然绝望,对这个轻易妥协放弃的自己深恶痛绝,第一次,我萌生死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