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影子 作者:冷烟十一

字体:[ ]

 
 
文案
作者的话:【《马丁*伊登》里说文字:那是个潜伏在内的巨大主题,具有宇宙性和世界性的意义的东西。我竭力想使它跟故事本身一致,说起来,那个故事只是表面的东西……
 
我并不认为自己笔下的故事一开始就有多么的险向环生,扣人心弦。文字不应该像速食爱情,它应该是需要细嚼慢咽才能品出味来的。所以,我认为如果肯坚持读完它,它会给你一些坚持的奖励。】
 
 
本文简介:纪梵希来容氏应聘的时候,容婷连她人都还没见着,仅仅是看到了她贴在应聘单上的照片,就特地嘱咐人事经理留下她了。
因为,这照片上的人跟那个人实在是太像了。那个让她当断不断备受感情折磨的人,现在正在别的地方逍遥快活,却留下一身的情伤让容婷缅怀。
纪梵希是不知道被容婷这样给聘上的,但好歹对自己抱有自信。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在这家公司里遇到了多年没见过的一个老友,她挂念她多年,早就山遥水远的断了音讯,只是没想到还有缘再见。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婷,纪梵希┃ 配角:吕媛,蒙恩,蒙萌,肖攸白,莫玮怡,苗月桐,容俊,周逸琳 ┃ 其它:冷烟十一,影子,容婷,纪梵希
 
  ☆、影子一
 
  “云芳,今天的招聘怎么样?”容婷路过人事专员办公桌的时候,想起今天的应聘资料还没有提交给她看呢,就顺口问了一句。
  云芳是公司的招聘专员,这会儿正忙着接听电话,听到容婷在问她,从乱七八糟的办公桌里翻出来压在最底下的人事档案递给她,捂着正在通话中的电话抱歉,然后对容婷说:“对不起,今天有点忙不过来,本来要拿给您的,一下给忘了。” 
  容婷皱了一下眉,云芳是新来的人事专员,看来接受起这公司的职务还有待磨合,但她也没说什么,新人都需要给点时间嘛。
  于是接过来今天的应聘资料,边走边翻看;才走了几步却停了下来,那些简历上都附带着照片,这上头叫纪梵希的人,叫她深深的凝起了眉头。
  容婷看着这张脸,觉得心里头有股气在微微的发酵,再仔细审核了一下这个人的简历,认真的看了看照片上这张脸,她最终还是确定这个叫纪梵希的人不是她想的那个,只是太像了点。
  “把这个人留下,叫她明天来上班,其他人就算了。”容婷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返回身把资料交给云芳,让她通知这个叫纪梵希的室内陈列师明天上班。
  “诶?这么快就审核好了?”云芳搁下电话,刚才容婷走站在那走廊上小小看了一下,就已经定下了要谁来上班吗?其它人的资料也不比这个叫纪梵希的差呢!
  “嗯,就她了。”容婷铁着张脸,看不出来情绪,但明显没有人敢招惹。
  云芳也是不敢的,点点头答应下来,然后拿起电话照简历上的号码打过去。
  纪梵希在本市有套房子,刚入住不久,是在前任公司那得来的奖励,可惜总裁因为贪污,把公司给搭了进去,她也只好重新找份工作,往几家大型家居贸易公司投递了简历,也是自信满满。
  只不过,在接到云芳电话的时候,她有点意外,又有点觉得理所当然;意外是竟然不用再面试,理所当然是她对自己的陈列品味还是很有自信的,师从国际家居陈列大师joel的她,在业内也已经算是小有名气,更何况是在国内陈列师这样的职业还是以稀有,而更为珍贵的。
  纪梵希去见容婷的时候,容婷只准备了两份合同,以及一个计算器;她在计算器上敲上一组数字:“这个价,年薪,怎么样?如果觉得还可以,就往合同上签字吧。”
  纪梵希一愣,为这组与先前相比在多出两倍的工资,不过转念一想,这家公司的规模,这个价他们还是给得起的:“不愧是大公司,这样的年薪,我受宠若惊啊。”
  容婷浅浅的笑了一下,偷眼看着这个低头在合同上签字的人,心想真的太像了,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两个完全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长得这么像呢?
  容婷等她把签好的合同递回来时,问她:“纪小姐有姐妹吗?”
  “嗯?没有,怎么了?”纪梵希奇怪她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
  “真的没有?那失散的姐妹呢?”容婷整理了一下合同,也签上自己的名字。 
  “没有!”纪梵希更加纳闷,“容总这是什么意思?”
  容婷抬起头来注视了她一会儿,如果真的没有,那这个世界上真的太奇妙了,怎么可能会有一个人跟另外一个人长相这么像,就跟是对方的影子一样呢?
  “没什么,”容婷站起来,与她握手:“希望能与纪小姐合作愉快,也希望纪小姐能对得起这份薪资。”
  “希望不负你所望。”纪梵希伸手与她相握。
  容婷触到她手时,只觉得心里头有些许的噪动,这噪动像一盒沙子被震荡着,轻轻的,轻轻的,却摩挲着心头,动静不大,却能让心情不安。
  容婷想要告诉自己,这个人不是她,不是自己心里头搁不下的那个人,但还是忍不住多看她几眼,多握住她的手一会儿。
  纪梵希也觉察到这个容总有点奇怪,对上她的目光时,还是给了她一个温暖的笑。
  可这个笑却叫容婷觉得心头已经涟漪的湖被丢进了一块石头,那石头将湖面砸开,让它泛起层层波浪,波浪映着阳光,将心壁照得斑驳起来;叫她不由的失了神。
  “那个……”纪梵希有些尴尬了,被别人握着手,超过十秒都会觉得尴尬吧。
  “啊,抱歉!”容婷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松了她的手,敛起刚才那柔情的目光,冰冷又回到了她的脸上;“一会儿我让展厅秘书带你熟悉一下我们的展区,以后这些家居还得仰仗你来调摆品味了。”
  “好的。”纪梵希从她脸上看到稍纵即逝的转变,心想她应该是个有故事的人,但她没有追问的意图,就算追问对方也不见得肯说。
  第一天下班的时候,纪梵希开着她的小车,国产的并不招摇,开到公司门口,守卫的保安给她开启电子门,还很敬业的敬礼。
  纪梵希远远的开着车过去,看着那个穿得跟女警似的保安,板着张脸不苟言笑,但似乎并不是很适合她那张略略有点偏圆的方脸。
  纪梵希咧开嘴笑了,笑得很开心,然后把车停在她面前,开了车窗堆满阳光的笑脸看着她。那女保安笔挺的站着,一开始并没有看她,但见她将车停着不走,这才打算询问。
  不过,一看到纪梵希,她也笑了起来,指着纪梵希想了半天:“家伙!呵呵,都快不记得你的名字了!”
  “好好想想,漂亮姐姐,我可记得你哦。”纪梵希没想到的是,工作有了着落,还能遇到一个老熟人,好多年都没见了,有时候总能特别的想念她;想她是不是已经如愿以偿的嫁给了想嫁的那个人。
  “纪梵希!怎么可能忘了你的名字!”女保安一脸得意的样子,像得意于自己的记忆力;接着打量了她一下:“现在不错啊,还开起小车来了。”
  纪梵希笑了笑,说:“哪儿啊,什么时候下班?我们出去聚聚?”
  “不行,刚上班呢。”女保安转头看了看保安室的钟,“你也别堵着门口了,不进不出的话,电子眼拍到了,可要扣我薪水了。”
  “好,”纪梵希说着把车子往回倒了些,然后又开回车位上去了;接着人从车上下来,往保安室里钻;“今天就你一个人值班?一宿吗?怎么还做保安?结婚了吗?”
  “问题可真多。”女保安笑她,可还是为她一一解答:“夜里十二点会有男同事一起值,我夜里两点下班;做保安习惯了嘛。没结,分了!”
  “为什么啊?”别的答案纪梵希都接受,但是最后一个是她始料未及的。
  “你知道的,我们始终过不了父母那关,异地恋和贫穷是打倒所有爱情的重磅,也是我们所无言以对的。”女保安露出遗憾又痛心的神色,似乎曾有一段让她刻骨但无疾而终的恋情叫她神伤;“从我和你都离开那家公司后,我和他就分手了,跟你多少年没见,跟他就分开了多少年。我想,他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吧。”
  “漂亮姐姐,吕媛!”纪梵希心疼她,看着她现在神伤的模样,居然有抱一抱她的冲动。
  她不知道面前的这个人,这些年是怎么从这份多年后还会令她神伤的恋情里渡过来的;但是如果这么多年还能让一个人耿耿于怀,那这份恋情肯定就很刻骨铭心。
  吕媛收起自己的神伤,冲她温和和的一笑:“怎么还是个称呼,我都老了,家伙!”
  纪梵希白她一眼:“一点也不老。让我抱一下好不好?好几年了,我们居然失去联系那么多年了,没想到这样也能见着,看来真是缘份,所以让我抱一下吧。”
  吕媛笑着张开双臂,迎接了纪梵希这样一个大大的拥抱。曾经的她们没有像这样抱过,但是也很亲密的在房间里彼此当过枕头。
  抱过之后,吕媛问她:“你今天来上班吗?你的车子今天第一天登记。”
  “嗯,投了简历后,直接就来上班了,你呢。”纪梵希打量了一下她这个上班的值班室,虽然是大公司,但也简陋得紧。
  “我也差不多,新到的,还在试用期内。”吕媛打量了她一下,现在的气质果然跟几年前大不同了,蓝白坚纹的衬衫,搭配米白色的休闲裤,还是一如从前的清爽短发,比从前显得老成了些,但脸上还有些许稚气,兴许是跟性子有关的;她就界于那种褪去稚气走向成熟稳重的年纪。
  纪梵希抿着嘴笑:“那我们真真的是太有缘了,我以为失联了这么多年,永远都不可能在茫茫人海里头相遇了,没想到啊。来,再抱一下,不然真的对不起这断不了的缘份了!”
  说着,纪梵希又张开双臂,等着吕媛投入自己的怀抱。
  吕媛笑着嗔她一眼,却也被这种很微妙的缘份感动着;然后很乐意的跟纪梵希拥抱在一起。
  纪梵希再一次拥抱她,却没有马上松开,轻轻用力的将她的腰肢搂了一下,在她耳边轻轻的说了句:“你瘦了,瘦了太多了!这么多年一定过得不开心吧!”
  吕媛性子外刚内柔,这么多年一直在那份情伤里隐忍着。有人来问,她就会说她有多难过、有多遗憾。可是一直没有,渐渐的她也就慢慢把那份感情遗忘,然后装着开心的一天又一天。
  然而,现在被纪梵希这句话轻轻一击,叫她不由的打了个颤抖,果然情是最伤人,她装做不经意的一切一切都又突然就鲜明起来,叫她眼眶都湿了。
  她鼻音渐渐浓重起来,还是忍了忍:“嗯!不过,都过去了,不能还这么一直消沉下去。”
  纪梵希这才松开她,看进她眼里,看她隐忍着那些难过,却也不愿意再让她掉眼泪,安慰她:“嗯,人都要朝前看,如果一切都够我们一头扎到渊底,它就会无坚不摧,而不是留下一堆的情伤让我们受。别想那些遗憾的事了,我们还是好朋友,以后要为彼此开心!”
  吕媛动容的笑了一下,这个人果然还是那么让她轻松自在,当年她说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是最开始的日子。
  然后,她就一直笑一直笑,现在她见到她还是一直笑一直笑,以后也会一直笑一直笑吧?然后,自己也会被感染,渐渐的开始新感情新生活吧?她有自信,纪梵希会带给她的,一定!
  门外有车子要进来,响了一回喇叭,这才惊醒了两个人的续旧,纪梵希说:“不打扰你上班了,每天都能见,等休息的时候我们再聚吧?”
  吕媛拿了登记用的A4夹板要给车子做登记:“嗯,过两天吧,等我们都有时间。或者,等我调班,我们晚上再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