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妹子,别这样+番外 作者:沧海惊鸿(上)

字体:[ ]

 
 
文案
陶嘉然:妹子,别这样……
岑萌:那就这样!
陶嘉然:这样也不好……
岑萌:拢共两样不好吗?这也不好,那也不好!
陶嘉然:……
 
这个冬天不会冷……
岑萌:我特么要热死了!姓陶的,你是X冷淡吗?
陶嘉然:……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岑萌,陶嘉然 ┃ 配角:丁凝,齐洛,薛锦昆,陶小破,盛之樱 ┃ 其它:
 
  ☆、第1章 傻孩子,你怎么这么傻呢?
 
“妈,我被录用了!”岑萌一把搂住为她开门的季女士,险些让季女士喘不过气来。
    季女士嫌弃地推开她:“萌萌,你多大了?能不能有点大人样儿?”
    “妈~~我哪没大人样儿了?”突然她眼睛放光:“妈,我被录用了!快替我高兴!”
    坐在一楼沙发上看报的岑先生轻哼一声,微摇了摇头,继续看自己的报纸。
    “爹,你不替我高兴,还看!还看!”岑萌说着,抽走岑先生手里的报纸。
    岑先生索性不理她,扭头上楼。
    “爹,你几个意思?有眼见自家闺女有成就还不高兴的爹吗?”岑萌不乐意了。
    “有被自家公司录用还欢天喜地的闺女吗?”
    “……”
    岑爹你赢了。
    “宝贝儿啊,咱不去那委屈自己当小职员,咱去咱家总部,当高管。等过几年你爸退了,就都交给你。当个总裁,多威风。”季女士顺着岑萌的毛,试图说服自家没出息的小崽子。
    “不!妈,我要从基层做起,用实力证明自己。嗯!”没出息的小崽子狠狠握了握拳,给自己打气。
    “你还是用实力证明你让你爹妈操多少心吧。”岑爹最擅长的绝不是管理,是补刀。
    “妈,我很让你们操心吗?”岑萌犯愁了,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又乖又让家里省心的崽儿。
    “傻孩子,你怎么这么傻呢?”季女士同样犯愁了。想当年,他们夫妻俩的结合那叫一天作之合,郎才女貌,羡煞旁人,怎么会生出这么一货?一定是基因变异,一定是。
    “扣~扣~扣~”
    “进。”
    “陶总,新员工到齐了。今天开始新员工培训。”
    “嗯,知道了。”
    “各位新同事好!我是负责人力资源的徐驰。首先,欢迎各位加入我们华文公司……接下来,请我们的陶副总为我们讲话。”
    “各位好,我是陶嘉然……”
    岑萌痴痴地望着讲话的女子。浓眉凤眼,鼻子很挺,头发虽剪短了,做了纹理,但是搭在那张脸上,更显英挺。身材还是修长的,只是不复当年的弱不禁风,像一杆风中之竹,似乎无论什么风雨都催不倒。
    “凝啊,你都不知道她有多好看……皮肤很白,手指特别修长那种……”岑萌眉飞色舞地对着面前的女子吐沫星乱飞。
    “你是想被那手指,对,特修长的手指,弄上天吗?”女子嫌弃地抹掉脸上的口水沫,捂住了自己的咖啡:脸可以洗,咖啡被污染了,就可惜了了。
    “姓丁的,你不涉黄会死吗?”岑萌怒目而视。
    “妹啊,明明是你太花痴。”叫丁凝的女子撩了撩酒红色的卷发,若是再过两年,没准真有些御姐风范。
    “你妹!”岑萌处在炸毛边缘。
    “对,你比我小。”丁凝无所谓地甩甩手。
    啧啧,岑萌盯着那花花绿绿binglingbingling的美甲,这是要晃瞎谁的眼吗?还是我家陶总的手好看,干干净净的。嗯哼,只有丁女人这种庸俗的女人才会搞什么美甲。
    “甭盯着我手看,您那小手怎么弄都出不来这效果。”庸俗的女人果然最擅长气人。
    岑萌怨念地看了看自己的小手,继续怨念地咬吸管。
    她是个高挑的姑娘,只是手脚偏小,而且老天还赐予她两个旺仔小馒头,似乎就是为了验证“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还用门夹你的脑袋”。
    “岑二萌,你能别这么幼稚别这么二吗?”
    “我怎么了?”
    “谁家二十多岁大姑娘会在咖啡馆里点牛奶,还用吸管喝?”
    “我从小就这样,不喝牛奶怎么长个?”岑萌挺了挺胸,表示自己比对方高半头。
    “别挺了,再挺也成不了猫仔小馒头。”
    “……”
    “凝啊,你觉得我有希望吗?”
    “啥希望?”丁凝疑惑,抬头,“额,你不会真喜欢你的励志姐吧?”
    “嗯嗯。”点头。
    “萌啊,听姐姐话,老老实实回去当你的富二代大小姐,这种伪装*丝玩逆袭追女神的戏码不适合你。”
    “不适合?”
    “不适合,很不适合。”
    “为啥?”
    “怎么说呢?”丁凝很为这孩子的一根筋犯愁,“就是,你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不在同一个世界?”
    “对,没有同一个梦想。”
    “那你怎么还答应小齐在一起?”岑萌这孩子不刨祖坟不甘心。
    “齐周是男的。”丁凝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擦,你歧视同性恋!”岑萌人傻钱多,可反应不慢。
    “额,”丁凝扶额,“白痴,我不是那意思,你明知我表姐她也……我和她关系还那么好,和文姐姐关系也很好。”
    “那你嘛意思?”
    丁凝皱眉想了想,“是这样,小齐虽然家庭普通,但好歹也是父母双全,而且他爹妈还是老师,高低也算是知识分子家庭。你,懂我的意思不?”
    岑萌抿了抿嘴。
    “你励志姐的情况你我都是清楚的。我没有歧视的意思,只是按常理来分析,一个缺少家庭温暖的人,她会是什么样的人?至少我不了解。所以我不做评论。”
    岑萌咬了嘴唇,眼前又浮现陶总那瘦瘦长长的身子,这么多年,她还是那么瘦。
    丁凝似有些不忍,不过还是说:“而且,萌萌,你不能忽视男女这个问题啊。要是有一天,你爸妈知道你喜欢一个女人,那会怎样?你想过没?”
    岑萌咬着吸管,低着头,再说不出一句话。
 
  ☆、第2章 姐不是有钱人
 
“小萌,乖,把牛奶喝了。”
    岑萌盯着面前女人让人着迷的脸,还有那白皙的手指握着的玻璃杯,满眼的痴迷。若是能一直拥有如此温柔对待自己的这个人,哪怕让她把玻璃杯喝掉都成。牛奶羊奶都是浮云,砒霜鸩酒鹤顶红,什么都成,统统喝掉都行。
    “傻了啊?快喝,”面前的女人似有些不耐烦,“一会儿要迟到了。”
    “哦,要迟到了……迟到!!!”岑萌一骨碌从被窝坐起,顺便把毛绒大白熊压在了身下,白熊被摆了个销、魂的s形。
    “妈!为啥不喊我!我要迟到了!!!”披头撒发穿着阿狸睡袍的岑萌从楼上卧室冲下来,只见季女士很淡定地靠在沙发上品咖啡。
    “乖,来尝尝妈妈的手艺。现磨的哦。”季女士最近痴迷于现磨咖啡。
    “妈,您一把年纪还哦哦的,我爸知道吗?”
    “别管你爸知道不知道,去洗漱,吃完饭,陪妈妈去逛街。”
    “我要上班的,哪有空陪你逛街!!!”
    “就你那班,一个月的工资还没你一星期的零花钱多,还好意思上。”
    “妈,那是我的事业。您作为我的亲妈,应该支持我。”
    “得了,别跟老娘贫了。赶紧消失。于姐做了你爱吃的芝士堡。让老张送你去上班。别耽误了您的事业。”
    “……”娘我可以说我不要坐那烧包的宾利吗?坐那种奇怪的东西去公司,还不如直接在脑门上贴上“我是有钱人我爹是有钱人我们全家都是有钱人”。
    “别,我打车。”岑萌挥挥小手,把脑门上的“有钱人”三个字甩得粉碎。
    “打什么车!谁都坐,不干净。”季女士是个好妈。
    “小职员就要有小职员的样子。”岑萌才不要做有钱人,收拾利索,挎包里揣着热乎的芝士堡,蹬上板鞋,小手一挥:“老妈,拜拜,晚上见。”
    “老娘才不老!”季女士目送自己的崽儿出门。她才不会告诉那小崽子光是她包里的那芝士堡上的一点点芝士就抵得上打车钱了,也不会提醒小崽子她的板鞋是限量版的,更不会提醒小崽子她的挎包够买半个出租车……哼哼,鬼才信你就是个小职员。小孩子家家,作归作,闹归闹,迟早得给老娘乖乖回家当你的大小姐。嗯,今天的咖啡比昨天香。
    所以,老话说得好,人老女干,马老滑,兔子老了不长牙——姜,还是老的辣。
    紧赶慢赶,总算是距打卡还有三分钟。岑萌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写字楼,艾玛,电梯,刚好,“等下……别关……”人要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再长的腿也追不上关了门的电梯。门缝里透出来几张严肃脸,就这么pia嚓关上了。岑萌扶着膝盖,喘成一团,边吐槽她爹:写字楼26层,为毛她爹要把公司安在18楼?3楼不好吗?4楼不好吗?好吧,就算是要发的节奏,爹您不会在8楼吗?你闺女我铆铆劲也就爬上去了。这下好了,想为爱累吐血,姐都没那么多血够耗了。爬到26层?就算姐有那命爬,怕是到了地儿下班也不远了。别人家娃都是坑爹,她爹是坑她。蝴蝶效应知道吗?她爹“要发”,直接导致她要迟到,她迟到直接影响她形象,陶总会讨厌她,会不喜欢她,那她还追个毛啊!
    “爹您不知道您在阻挠您亲闺女的幸福吗?”岑萌泪奔。
    正在会议室训话的岑先生突然打了个喷嚏。
    “老大都被气感冒了。”被训的小弟纷纷想。
    又一个喷嚏。
    “一定是早上没喝那杯咖啡,宝华在念叨我,”岑先生内心吐槽,“明天我一定喝。嗯,我不是个怕老婆的人,我只是心疼老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