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星际之星空奇缘(GL) 作者:凉薇灵莲

字体:[ ]

 
 
本文中虫族及星灵的设定均来自暴雪知名即时战略游戏星际争霸2,(星灵的外貌设定变更成和人类基本相同的样子,看官们可以想象成精灵)本文和游戏基本没什么关系的哦,是一篇充斥着卖萌吐槽和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幻想风格奇幻文哦~
凌依然是一个普通的女高中生,当某天她和同学们像平常一样在上课的过程中,突然地球的末日就降临了。在名为莫甘娜·萨菲罗妮的虫族女王的带领下,一大波异虫倏忽而至使地球君陷入全面战争,人类面临着末日危机。
在和同学们一起逃生的过程中不幸落单的凌依然遇到了自称星灵一族的外星公主米拉·卡特琳娜,而这位迷糊的乐天派公主发现凌依然的身体中蕴含着未知的灵能,于是在战火纷飞的宇宙中她们将会展开怎样一段充满羞耻而又惊险万分的旅程呢?
内容标签:科幻 甜文 末世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依然,米拉·卡特琳娜 ┃ 配角:柳曼,莫甘娜·萨菲罗妮 ┃ 其它:SC2,为了虫群,天降女友,星间旅行
 
  ☆、末日降临
 
  十一假期结束后,学生们才悲痛地承认,夏天真的已经离我们远去了,除了日渐寒冷的气温,秋天所特有的一种空旷高远的孤寂感也清晰地袭上心头。
  凌依然仰望着已成斜射的太阳高度角,无奈地叹口气重新加快步伐向教学楼行进。这会是午后1点45分,刚刚修改了作息时间的同学们显然还没有适应缩水了的午休,多半还挣扎着困倦的睡意在宿舍里磨蹭,路上只有零星争分夺秒的学霸们风风火火地赶去教室。凌依然作为班级里的优等生,自然是本着早起的鸟儿考清华的座右铭,早去教室好预习功课。
  其实凌依然一直对学霸这个称呼颇有微辞,这个名词一定跟自己长相甜美温婉可人的萌妹子形象有着强烈的违和感,总觉得这么一叫就把自己清甜柔弱的软妹形象涂上了个莫名的黑影...但是人在校园,虽说高一的学业压力不大,同学们理应享受下青春洋溢的闲散时光,但是当学霸总是没有错的对吧。
  不过今日凌依然望着天高云淡秋高气爽的空灵寰宇,难得地生出一丝厌学的心思了呢。“这么好的天气我们居然被困在教室里,好想去爬山啊~”
  还记得自己小学时候和同学一起去野炊的荒诞经历,那是个艳阳高照的暑期夏日,她们四五个小伙伴一起头一次在没有家长的看管下登山探险,虽说就是到后山那个垂直高度不足200米的塬上晃悠一圈,根本算不上探险,不过领头的小伙伴带着她们走了一条很难走的石子小路,正因如此凌依然在一条山涧边上的转角处不慎跌落陡崖,掉在了2米深的山沟里...
  幼小的凌依然虽然没有摔伤,但是摔痛的委屈和生怕爸妈责骂的恐惧瞬时让小萝莉哇哇大哭起来,同伴们这才注意到依然的手掌被划破了一道深深的伤口,殷红的血液渗出来,同行的小伙伴徐静文立马跳下来用手绢擦干净依然手掌上的泥土,凌依然看到那道渗人的血痕哭得更凶了,小伙伴们纷纷下来一边安慰她,一边查看地面和土崖间,终于发现依然跌落的过程中该是划到了一块凸在崖壁间的晶石。
  说来奇怪,四周全是泥土沙壤的环境下仅这么一块似乎是镶在泥土中的晶石显得极为突兀,而且这块天蓝色的晶石看起来形状规则,凸在泥土外的部分恰好是一个尖端,如同被切割过的宝石一般。如今晶莹的表面沾染了些许鲜血,小伙伴们七手八脚地把它从土壁中挖了出来,令人惊奇的是,这块晶石像是将依然的血液吸收了一般在尖端形成了镶嵌在内部的血丝景象,就像孩子们玩的镶纹玻璃弹球,晶红的血丝仿佛漂浮在透明的空间里,着实漂亮。
  小伙伴们把它拿给哭得天昏地暗的凌依然小萝莉,果然凌依然也被这个晶莹剔透的稀罕物件吸引了注意力,渐渐地熄灭了哭声,小心翼翼地攥着手把玩起这块害自己流血了的罪魁祸首。于是小朋友们的野炊计划也就此告吹了,她们把凌依然送回家时候依然果然被爸妈狠狠地训斥了一通,那块不详的饮血晶石也被依然爸拿去丢了,害依然心疼了好久,后来依然被爸妈禁足不准自主再去参加任何探险相关的小朋友群体活动,久而久之也就诞生了依然现在的学霸属性。
  回忆起那时的奇妙经历依然微微地翘起唇角,时光如梭,当时的小伙伴们也都长大了,比如当年那个像假小子一样梳着短发,雷厉风行的徐静文,现在摇身一变成了烫染了一头长发热衷于化妆扮潮的时尚少女。
  凌依然轻笑着摇摇头,不知她们还能像儿时一样再一起去探险了嘛。神游许久的凌依然已经到了教室,此时预备铃刚刚响起,其余同学也陆陆续续地鱼贯而入,下午第一节课是赵老师的物理课,这位老师一向自由随性而语出惊人,时常讲着讲着课就天南海北地瞎侃起来,有时品评当世,有时阔谈人生,有时还直白地怒喷领导,虽然这种师风在家长和老师中饱受争议,不过他在学生中确实颇有人气。凌依然想起这位心直口快的赵老师曾说过,人活一世,无论是卓越还是庸碌,你一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再有贡献别人记得你你也活不过来,自己问心无愧心里舒坦才是实在的幸福。凌依然望着窗外清澈湛蓝的天空,低头瞄了眼自己的手掌,当年的伤口已然淡没在岁月的穿梭中了,连痕迹都没有留下,然而自己心里却一直念想着那种探险时的期待与兴奋,那种与伙伴们一同历练时的奇妙与非凡,久久不能忘怀。
  上课铃已经响了,看来赵老师又秉持着一贯的自由散漫迟到了,教室里此起彼伏的说话声不绝于耳,甚至有同学还在教室后方追逐打闹了起来,凌依然撑着头望着窗外,懒懒地翻着课本。她看到窗外天空中自由翱翔的小鸟,大概是附近广场上放养的灰鸽吧,三三两两地在云边打着圈,像身后教室里的同学一样追逐嬉戏,忽然,那灰鸽盘旋的背景中突然闪了一道不太明显的灰色闪电,惊得凌依然身子一震,由是白日晴空,并无旁人注意到那道并未造成光影变化的暗色闪电,凌依然推了推同桌柳曼的胳膊,班长大人转过头来,看到神色惊恐一脸紧张的同桌感到非常疑惑。
  “怎么了,依然?”
  “你刚才有看到一道闪电吗?”
  “闪电?没有啊,怎么了?”
  “刚才天上闪了一道灰色的闪电,就在那。”
  凌依然说着指向窗外,柳曼随着她的指尖望去,只见几只灰鸽疾速掠过云端,正待她宽下心来想安慰依然时,遥远的天际突然噼啪地闪耀了一道眩目的黑色闪电,这下柳曼也惊慌地站起身来,甚至踢倒了身下的凳子。听闻动静的同学们也纷纷向外看去,只见天空中开始密集地劈下几道分叉的黑色闪电,在闪电放射的源头渐渐地凝聚出一块漆黑的空间,像一面破碎的镜子镶嵌在蓝色天空的幕布里,随着黑色闪电放射的频率逐渐增加,闪电的分枝也如同辐射一般一闪一闪地在空中织成了一张大网,网的中心就是那块黑色空间的位置。突然,在一道遮天蔽日的黑色闪耀昏暗了整个天空一瞬之后,方才黑色空间的位置悬浮着一个巨大的飞行物,它整个像一个浮岛,遮天蔽日的阴影投射在下方小半个城区的面积。
  “快看!那是什么!”“飞碟!飞碟吗!”同学们混乱地拥挤在窗前张望着天空中巨大的不明飞行物,凌依然听到似乎其他班也爆发了不小的骚乱,已经有人跑出教室到开阔的操场上瞻仰那似乎还在缓缓移动的飞行物体。“为什么我看那像一只...”“大虫子。”是的,凌依然这才注意到,那只庞然大物的身躯边有着一圈规律波动的类似触须的小足,一定间隔间还有更大的巨型触手上下浮动着,它朝向东北方向的一端还有几条长度堪比它半个身躯的触须漂浮着。它通体呈灰黑色,但光泽看起来像是爬行动物的角质皮肤,凹凸不平的沟壑和缝隙间透着隐隐的暗红色,还有突出的角质周围包裹着像肿瘤一样的暗红色囊状物体。那些肿胀的囊袋隐隐一闪一闪着红光,随着它整体缓缓的浮动节奏仿佛在孕育着什么呼之欲出。
  几十秒后,那座庞然大物的身躯开始向下方放射出一团团黑色物体,仔细观察才会看清,那类似于它身上其它的角质突起,携带着一团暗红色的囊袋飞速坠向地面,每团的尾翼还拖拽着数道乌贼一样的触手,它们就像被孵化出来一般,从飞行物的身体间喷出,发出令人恶心的喷射声响。不久,下方阴影中就传来此起彼伏的闷响,那些黑色物体就像一颗颗重磅炸弹,瞬间将下方的城市掀得尘土飞扬。
  同学们惊恐地四散涌出教室,那只飞行物在缓慢的飞行过程中向四面八方不断喷射着那种带触手的肿瘤,城市陷入了一片混乱,远远都可以听到震天的哭喊声,爆炸声,还有零星的枪炮声。
  柳曼拉起惊恐得眼泪盈盈的凌依然,跟随奔涌的人群向楼下冲去,在拥堵的楼梯间她们看到操场被一颗倏忽而至的触手肿瘤轰击出了一个巨型深坑,方才还在看热闹的同学四散奔逃。外翻的泥土间冒着恶心的紫黑色气体,下一秒,从深坑中爬出了数只褐色的大爬虫,它们每只大概有一头小牛犊的大小,腹侧有一对昆虫一样的透明翅膀,它们的头顶还伸着一对长长的触须,四只触足敏捷地爬动起来,行进速度异常迅猛,在凌依然她们还未挤下楼梯的当口,已经能看到几只爬虫追上了奔跑不及的同学,将他们扑倒,参差不齐的牙齿从它们难以区分的头部显露出来,一口楔入血肉,惊心的惨叫充斥着每一个人的耳膜,凌依然眼见着两只爬虫咬住了同一个同学,然后在拉扯间将他硬生生撕成两半,猩红的鲜血喷洒了一地,残破的肢节和烂肉从爬虫的口中跌落到草地上,死亡的恐惧笼罩了奔逃的人群,同学们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声,有人高喊着,“末日来了!我们都要死了!”
  柳曼恨恨地瞪着那个发神经疯跑的同学,紧紧拽着凌依然挤出人群跑向另一边的消防通道,被她牵着跑得气喘吁吁的凌依然只觉得精神恍惚,她在紧张和恐惧中想不到别的,只在脑中喃喃地回放着那人的话语,或许他说对了,末日降临,我们都会死。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坑啦~\(≧▽≦)/~
  关于本章后半出场的浮空大虫子利维坦推荐大家观看虫群之心开场动画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A1MzU5NDUy.html
 
  ☆、校园默示录
 
  不得不说在突发性灾难面前,个人素质与品行,公民道德与责任感此时此刻彰显得淋漓尽致。而集合群体的素养与凝聚力,就直接相关于对抗灾难时的生还率了。
  柳曼拉着凌依然从二楼的消防通道跑向直通实验室的走廊,因为是与校门相反的方向,这边的同学们都得以风驰电掣地奔下楼梯,来到校园后方通往食堂和宿舍的路上。因为再要到校园正门要绕一个大圈,于是人流奔跑的目的地逐渐汇聚在了校园东北角食堂后方的那座铁栅门。铁门的高度并不高,顶端也没有围栏上那种尖尖的装饰,一直被视为逃课的同学们翻墙位置的首选,眼下这里就成为每一个奔逃至此的同学们的生命之门。跷课的惯犯们熟练地攀上门端,不过翻越障碍的效率还是造成了一定的拥堵,柳曼拉着凌依然融入到人群的末尾,有些耐不住等待的同学已经果断放弃排队另寻他路。
  此时逃到这里的同学们虽然没有看到任何爬虫追上来,但是透过楼宇的缝隙间已经能看到天空中那座巨型的漂浮物相对刚才已经缓缓逼近,远处的天空中弥漫着灰蒙蒙的雾气,依稀可见仍不断有那种拖着触手的肿瘤囊袋像炮弹一般被射向四面八方。
  凌依然估算了一下排队翻墙的等待时间,眼见着被同学现学现教的有些笨手笨脚的妹子们僵持在栅门上平白浪费着时间,凌依然拽了拽柳曼的衣角,“我们换别的路吧。”“绕去校门不现实了吧,那群爬虫从操场肯定比我们到校门早。”“出学校又不是必须走门。”柳曼闻言果断拉着凌依然又脱离了人群。
  “柳曼,依然,等等我们!”这时从人群边沿也挤出来3个同学,叫住她们的是染着黄头发,把校服都穿得很潮的时尚妹徐静文。跟在她身后的是她的男朋友许浩群和她班里另一个哥们叫江涛。五个人简单打过招呼后就一路沿围墙向东,朝着宿舍楼的方向跑去,学校的围栏都是顶端有着尖刺的铁栅,间隔的水泥柱也没有攀爬的着力点,跑了许久,凌依然她们终于在围墙的转角找到了一个便于攀爬的柱子,它两侧围栏的半弧形水泥墩刚好可以踩着爬到柱子顶端,避开铁栅栏的尖刺。
  人高马大的江涛毫不迟疑地攀上柱顶向四周望了望,然而正当他转过身来想拉同伴上来时听到下方的一阵惊呼。“小心啊!”“看背后!”凌依然和柳曼一脸惊恐地指着江涛身后的空中,只见一只飞行速度极快的飞虫低空俯冲下来,疾速掠过众人头顶的一瞬间,一团黄绿色的不明物体从它尾端喷出,径直击中了江涛的肩背,将他从柱顶掀了下来。近距离下众人才看清那只飞虫通体黄褐色,有着狭长弯曲的身体,像一只弓起身来的巨型蠕虫,背部长着蝙蝠一样的肉翅,它的头部覆盖在坚硬的角质甲壳下,露出了像蜘蛛一样的七八只复眼,让患有密集恐惧症的凌依然看得毛骨悚然。那虫子的尾部尖端张开着一个肉*,微微咬合的小齿随着飞行一张一合,依稀可见肉壁的边缘还残留着黄绿色的粘液,方才那一团就是从这里喷出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