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此时此夜难为情gl 作者:落寒渐肆

字体:[ ]

 
 
文案:
作为一只中英混血儿
季延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披着人皮的狼
风情一直认为当初的遇见是她这辈子见过最狗血的剧情
二十二年看过的言情小说可从来没写过出来嫖也能找着对象
可某狼却死缠着她开始了相爱想杀最后甜蜜相守的剧情
一入狼窝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延风情 ┃ 配角:莫子涵单莞姿季江 ┃ 其它:
 
 
  ☆、放纵的初见
 
  季延一直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去爱,可时隔三年,她却无法抑制住与风情初见时的心动。即使对方早已沉沦在无尽的黑暗当中。
  城市从来就没有寂静的夜晚,上流社会的灯红酒绿和低层社会不分昼夜的工作是它激烈旋律。
  季延已经在盛世龙庭待了三天,不分昼夜的三天。她不停的要女人,然后不停的有女人狼狈的跑出来。你永远无法预料里面的这个祖宗会用什么方法对待你,因为进去前你在乎的是钱,在里面你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任何问题,出来之后你只需要管好自己的嘴。
  叶然站在房间的门口,不知道是该进去还是仍守在门外。不久之前,苏澈刚刚打电话来说董事长三天没见到里头的人,已经大发雷霆扬言要取消季延继承人的资格。
  他没胆子进去,可也没胆子不进去。正在他进退两难的时候,那女人的出现解决了他的生死大事。
  叶然笑着迎上对方,“莫老板,我们总经理已经在里面三天了,你看是不是麻烦你把她叫出来。” 
  莫子涵翻了个白眼,狠狠地说,“我这不来了么,苏澈也给我打电话了,都三天了,她也不知道换个地方!兔子还有三个窝呢。”
  叶然挠挠头,一脸尴尬,这些女人一个比一个狠,他惹不起啊。“那,总经理会出来吗?”
  “不一定。”莫子涵踩着高跟鞋健步如飞,“让她玩够了就出来了。”
  “怎么玩够了啊,三天了,进去的人我都认不过来了。”叶然真想仰天大哭,他真是对这个祖宗没办法,体力和精力都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啊。
  “我这次给她送来的可是我用来镇店的人了,她要再不满意,我只能看着她被季家除名了。”
  叶然这才注意到跟在莫子涵身后的人,准确的说是身后的女人。妩媚而不艳俗,清雅而不做作,只单单站在那里,就能引起旁人对她无限的遐想。这样的女人应该是能讨得里面那位祖宗的欢心了吧。
  莫子涵看叶然那一副马上就要流出口水的样子,心里吐槽更甚:上梁不正下梁歪!
  “风情,你进去吧。该怎么做你知道。”
  跟在莫子涵身后的女人微微点头,举手投足间皆是风情万种。
  风情轻轻推开房间的门,空气里弥散着酒气和腥气。地板上扔着很多啤酒瓶,有的碎玻璃片上还沾着血迹。纵使她见过各类高官的恶趣味,也未曾见过这么大阵仗,三天几乎把店里有名的小姐玩了个遍,把人弄的半死不活。所以莫子涵找到她时,她第一次有些犹豫,这样的人伺候的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万劫不复。
  可她又能怎么做,她必须仰仗这那人才能活下去。
  整个房间里只有那张床上是整洁干净的,白色的床单被子枕头与其他充满贵族气质的装饰完全不同。它简单朴实。
  一个修长的身体掩在被子下,只露出一个毛绒绒的脑袋对着她。
  风情小心翼翼的绕过地板上的酒瓶,尽量放轻脚步。等到终于坐到床边时,绕是她这种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也忍不住心底的诧异。眼前的这个人也就才成年,竟然会到这种地方玩这么多女人。
  一个孩子也这么前卫了?!
  季延长的很精致,她的母亲是英国米歇尔家族的长女。说通俗点,她就是属于中英混血儿。黄褐色的头发乱蓬蓬的,高挺的鼻梁,薄唇微启,平静的呼吸声在寂静的房里尤为清晰。
  风情挪到角落的沙发上,点了一支烟。伴着夜色静静地俯视这座城市。
  季延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人走进来,可她实在是太困了,她好想睡觉。始终还是只是十九岁的小鬼,心性还停留在玩的时候拼命累的时候就睡。
  等季延从梦里醒来时,已经是午夜了。白皙修长的手臂从被子里伸出来,毫无方向的在床上摸来摸去,一边摸一边糯糯的嘟囔,“手机呢,我的手机去哪了。”
  风情看着床上这个迷糊小鬼,很无奈的摇摇头。她实在是没办法把这个人跟想象中的家伙联系起来。
  还好风情没和季延一样迷糊,她没忘了进这个房间要做的事。风情在季延睡着的时候就已经洗了个澡穿上了睡袍。
  【看小绿字!】
作者有话要说:  她就着昏暗的灯光走到床边,纤纤玉指轻轻扯开衣带,睡袍顺着她的肩膀就滑落到地板上。
  季延顺着眼前修长的腿抬头打量眼前的人,身材好的没话说,更重要的是这个女人脸上不染世俗的表情强烈激起了自己的征服欲。
  此刻料是季延再迷糊,也不能从她身上把目光移开。季家的孩子从十六岁就参与家族事务,十八岁可以管理分公司。季延从十六岁开始到现在有数不清的女人爬上她的床,可她从来没见过眼前这样妩媚却不失清纯的身体。
  季延挑挑眉,嘴角挑起一抹邪肆的微笑,她果断放弃了寻找手机,一把把风情捞到床上。季延仔细嗅着风情身上的味道。
  是...柠檬香。
  季延相当讨厌做作的女人,那样只会让她觉得她在看A-片,恶心。风情却不同,她身体很诚实,会迎合却不刻意,会渴望却不- yín -荡。
  季延身上还穿着汗衫和短裤。她带着凉意的手在风情身上肆意游走,风情自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安然送上红唇。
  季延自问身边从不缺女人,却抑制不住对眼前这个女人的渴望。
  季延吻她,吻得激烈。唇舌纠缠,舌尖抵着对方的舌根,来回舔舐,热衷于刺激出更多的津液。风情被她吻得呼吸徒然急促,季延吻得很深,风情口中的津液根本咽不下去。檀口微启,晶莹顺着风情的嘴角流下来。
  季延终于舍得放开她,顺着津液流下的痕迹吻到她胸口。风情大口大口的喘息,她怎么会想到这个小鬼肺活量这么强。季延的吻让她的身体轻轻颤抖,季延的温柔提醒着她此刻伏在她身上的不是那些只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风情两只手从季延腰间滑上她的背,季延身上几乎没什么肉,手下硬硬的触感让风情不禁皱眉。
  只一瞬,却还是没逃过季延的眼睛。“怎么了,我让你不舒服?”季延吻上风情的脖颈,轻咬她的下巴,强迫她偏过头去露出白皙的皮肤。
  风情被撩起情/欲,眼睛里逐渐泪水迷蒙,她知道自己必须迎合眼前这个人,让季延记住她,甚至爱上她!
  “没,没有。只是感觉你太瘦了。”她呼吸不稳,说的话也是断断续续,却仍然被季延听的清清楚楚。
  季延没再为难她,脸上露出云淡风轻的微笑。身体向下退,含住殷红的果实,已经硬的很了。舌尖轻点,牙齿轻轻摩擦。
  “嗯……”风情轻叹,呼吸紊乱间,季延的手已经捏住了丰满,风情对她突如其来的热情显然招架不住。
  说实话,今天是风情第一次和一个女人上.床,也正是这个女人,将她撩拨的欲_火焚身。
  她清楚的感觉到腿间已经泛滥的不成样子。
  “我对你印象很好,所以,不会为难你。好好感觉我给你的!”
  季延说完一把掀了被子,滚烫的身体一下子暴露在空气里,让风情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季延却不让她退后,粗暴的分开身下人的玉腿,粉嫩的花园就赤.裸.裸的暴露在她面前。风情偏着头不去看她,双手紧紧抓着床单。而她身下此刻却已泛滥成灾,可身上的人似乎是可以撩拨她,始终不肯进入正题,身体空虚的让她快要发疯。
  “嗯……”风情强撑着身体坐起来,一手撑着床,一手把季延的头按在胸口。“求你……进来好不好……难受……”
  季延湛蓝的的眼眸在黑暗里熠熠生辉,修长漂亮的手指在花园里轻轻撩拨几下便不负盛情的闯进去。
  身体一下子被填满,风情发出满足的微叹。
  季延的唇舌在她胸口肆虐,另一只手强塞到她嘴里搅动。咽喉被手指侵入,风情不禁有一种呕吐感。可季延的手指却又带给她一种类似受虐的快.感。
  季延的手指每次进的都很深,可下一次永远比上一次深。身体被手指一下一下撞到最深处,那种隐忍的快感快要把风情淹没。
  “嗯……季……唔延……”她呜咽着,身体和意识已经分道扬镳。“不行……太深了……退出去……快退出去……”
  季延抬起身子,把风情压倒在床上,手上的动作更加撩人。“退出去你会不舒服吧,难道要自己解决?”她每次进出都带出大把花蜜,“我怎么能看着你在我面前自己解决呢,那我岂不是太不尽人意了,呵呵。”
  风情微微撑起腿,让季延进入的更加方便,“那就做,别让我看不起你。”
  “谨遵美人儿懿旨。”房间里多了季延放肆的笑声,她尤其钟爱风情的下巴,很漂亮的弧度。风情被她折磨在地狱和天堂之间,忽上忽下飘摇不定。
  
 
  ☆、表姐
 
  【看本章下面的作者有话说.接上文】
  过了片刻,等两人的呼吸趋于平静。风情抬手推开仍伏在她身上的季延,毫不避讳的当着她的面站起来朝浴室而去。
  没曾想背后的季延又一把把她捞进怀里,贴上对方的身体,突如其来的温暖让季延微叹一声,圈着风情的手臂却更加用力。
  风情任她抱着,双手附在季延圈着她的手臂上。直到在季延怀里躺的身体都有些僵硬,她才手指轻点,调皮的在季延手上跳跃。“放开我吧,去把被子捡起来,你不会冷吗。”
  季延听话的松了手,翻身把被子扯上床。只听到啪的一声,一块黑色的手机从窝成一团的被子里掉出来。
  季延翻身下床把手机捡起来,刚刚开机,喧闹的铃声就响起来。可怜的手机又被季延关掉,随手扔到沙发上。
  风情已经倚在床头,裸着身子,手里夹着一根烟。“你还不回去,没事吗?”
  季延耸耸肩,一下又用身体把风情困在怀里。她抽抽鼻子,顺手把风情手里的烟夹过来掐掉。
  “你关心的太多了。”
  风情用唇轻轻吻在季延唇角,抬手环上后者的脖颈,“那什么是我该关心的,难道是你吗?”
  季延狠狠地吻上去,肆意掠夺。“当然可以,前提是你要愿意。”
  风情原本环在季延脖子上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扯住了季延身上的汗衫,“那,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愿不愿意。”
  季延邪邪的笑,任由风情脱掉她的汗衫,“那季延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夜或许还很长。
  这座城市已经陷入沉睡,各色灯光为它编织了好梦。
  小小的房间里被充斥漫延着欲望的气息……
  风情醒来时,折磨了她整个晚上的小鬼已经不见踪影。
  阳光从高大的落地窗闯进房间,风情揉着眼睛坐起来。浑身的酸痛提醒着她昨夜季延是如何将她压在身下狠狠疼爱,也提醒着她昨夜是如何恬不知耻的向季延求欢。
  她的眼很深沉,让人看不出她到底在想什么。撑着身体想要站起来,没曾想刚刚下床,身体就要倒下。风情连忙撑住床头柜,才没狼狈的跌倒在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