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拖累 作者:除徒

字体:[ ]

 
 
CP2015-4-21完结
===================================
 
    清晨,待起点站的人都上了长途车,司机放下了轮椅用的坡道,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推着轮椅上了车。
 
    乘务员见青年把轮椅推到放行李的空地,扶着轮椅直直站在了那里,便招呼他道:“小伙子,把轮椅锁在那儿就行,这站长,找个地儿坐会儿吧。”
 
    青年抿着嘴摇摇头,依旧站得笔直,只微微低下头,看着轮椅上男人的右肩膀。
 
    不一会儿车进入了市区,遇到堵车,半天都不挪动一点,乘务员又招呼青年:“小伙子,坐会儿吧,这车一时半会儿也动不了呢。”青年依旧是摇头。
 
    这时轮椅上的男人向青年的方向微侧头,青年见状马上抬起头来看向乘务员,大声地回答:“不用了,谢谢。”
 
    乘务员觉得这孩子有些怪,便不再理他,坐下来暗自揣摩这两人的关系。模样和年龄看起来像父子,可这相处模式处处透出诡异。坐轮椅的人要是这孩子的爹,怎么忍心他这样站一路,也不叫他去坐。
 
    三个小时后长途车又进入市郊,两人才下了车。期间青年一直扶着轮椅在轮椅后面站着,一动都没动,两人也没有任何交流。
 
    他们的确是父子。前不久两人一起驾车出行的时候出了车祸,陆恒受伤,下半身瘫痪。朋友推荐了郊区的中医药,周末放假的时候儿子陆延合第一次带父亲来。
 
    下了车离医院还有一段距离,陆延合推着轮椅走得口干舌燥,看到路边有个小卖铺,便弯下腰在父亲耳边说:“我去给您买瓶水。”
 
    陆恒点了点头。
 
    陆延合便把轮椅停在路边,小跑着去小卖铺买了瓶矿泉水,拧开瓶盖献宝似地递给父亲。
 
    陆恒喝了两口,便伸手管他要瓶盖。陆延合把瓶盖递给他,又见父亲把没有瓶盖的矿泉水递到自己手里,犹豫了一下喝了两口,交还给父亲。
 
    郊区的中医药不大,陆延合虽不善说话,还是跑前跑后地把手续办好了。医生了解了一下情况,制定了复健和治疗计划,叫他们每周都来。
 
    原路回程的时候陆恒说:“你该去考个驾照了。”
 
    陆延合推着轮椅沉默了半天,末了才小声地:“嗯”了一声。
 
    陆延合在单位一整天都坐立不安。他不喜欢上班,不喜欢和人交往,很少和别人说话。这样一来同事都不喜欢他,领导也不喜欢,干了一年多了还是基层。而后父亲又出了事,正需要他的时候,偏偏还不许他辞职照顾他。
 
    他每天中午回一趟家,给父亲做午饭,帮父亲上厕所。然后回到班上,就盼着晚上下班。
 
    时间一到,他蹭地跳了起来,坐了地铁,一路小跑回家。
 
    打开家门,看到父亲仍旧坐在原来的位置,随意地翻着书看。他跑到父亲身边,蹲在父亲面前,小喘了一会儿,等呼吸平复了,才憋着说了一句话:“爸,我回来了。”
 
    陆恒这才把视线从书上挪开,低头看着蹲成一小团的大个子的小伙子,额头有汗,脸色微红。他应了一声:“恩。”
 
    “您饿吗?想吃什么?我去买菜。想去厕所吗?要不要换个姿势,躺一会儿?”
 
    陆恒摇了摇头,说:“去吧。”
 
    “哦。”陆延合这才跑去放下手中的公文包,拿了袋子出门买菜了。
 
    陆延合做了很久,晚餐很丰富,味道却一般般。
 
    吃完饭后陆延合推着父亲去小区后面荒废的小花园遛了几圈。花园里除了杂草什么都没有,他却喜欢这里,僻静。
 
    今天恰好是洗澡的日子,陆延合往浴缸里放满了水,帮助父亲脱了衣服,然后搀扶他到浴缸里坐下。陆延合还想留下帮忙,但陆恒指了指门说:“出去吧,我又不是手也残了。”
 
    陆延合守在卫生间门口,过了会儿听到父亲喊他名字,立马钻进浴室,给父亲捞了出来,扛到卧室的床上。
 
    陆恒需要双手扶着床沿才能坐住,陆延合便拿毛巾为父亲擦头发,擦身体,后又蹲跪在父亲面前,擦干了他的腿,以及双脚。之后给他穿上了睡衣。
 
    他把父亲的双腿搬到床上,陆恒躺坐着,陆延合去拿了他白天在读的那本书给他,自己又去冲了个澡,收拾了浴室。
 
    做完这些夜已经深了,陆延合打了个哈欠,坐在了卧室的沙发上。
 
    陆恒合上书,对他说:“关灯睡吧。”
 
    陆延合揉揉眼睛,走去扶父亲躺下。本来是不用扶的,但是只要他在,便会把所有的事都做到。他去关了灯,在沙发上躺下,翻来覆去找到个舒服的位置,很快就入睡了。以前他是可以睡床的,但是父亲嫌他在手边碍事,别扭,他就搬了个沙发来睡。
 
    半夜里,陆延合恍惚听见动静,立马清醒起来,光着脚跑到父亲床前,看到父亲的确是醒了,应当是想上厕所。陆延合给他穿了袜子,弯下腰来,将父亲的胳膊挂在肩膀上,搀扶着他去了厕所。
 
    陆恒要小解,陆延合把手伸到父亲的睡裤中,掏出父亲的棒棒。
 
    对准马桶举了一会儿,尿液就淅淅沥沥地流出来了。陆恒低头看着儿子赤着的脚,说:“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又不是手残了。”
 
    陆延合“哦”了一声。
 
    尿完之后,陆延合甩了甩他的棒棒,又给他放了回去。
 
    安置好父亲,陆延合钻回到沙发的被窝里,把手拿到面前闻了闻,似乎是有一点味道。然后他又很快地入睡了。
 
    有一次下午,陆延合回来得比平时都早。陆恒便问他:“又旷班了吧?”
 
    陆延合抿着嘴不说话,蹲到父亲面前,想要将他从轮椅抱到客厅的沙发上。
 
    陆恒推了他一把,指了指墙边。
 
    陆延合又抿了一下嘴唇,有些不甘心地站起身来,走到墙边,后背,小腿,头都紧贴着墙壁罚站。
 
    陆恒将轮椅转过去来到他面前,问他:“有人问你问题要怎么办。”
 
    陆延合大声地说:“要好好回答。”
 
    陆恒说:“今天又旷班了?”
 
    陆延合说:“是。”
 
    “说没说过要你好好上班?”
 
    “您说过。”
 
    “那为什么不听话?”
 
    “今天,他们庆功,同事们都去喝酒了,我没什么事就先回来了。”
 
    “庆功没你的份?你为什么不去?”
 
    陆延合没说话。陆恒便耐心地又问了一遍:“你为什么不去?”
 
    陆延合又自己纠结了一番,终于好好回答:“不喜欢和他们出去,想和您在一起。”看父亲面色不好,他又为自己小小辩解了一下:“反正他们也不想我去,我去了也没人理我。”
 
    这孩子从小就有些自闭,让他能好好地和自己说话就不知费了多大工夫了。现在算是勉强能正常社交,陆恒也不打算太强迫他。便说:“过来吧。”
 
    陆延合腿已经有点发酸了,他看父亲没有继续审问他的意思,才从罚站模式中切换回来,走到父亲面前跪下,把头搭在父亲膝盖上。
 
    陆延合有各种奇怪的撒娇模式,陆恒捋了捋他头顶的头发,说:“要试着融入,多和别人交流。”
 
    陆延合低声“嗯”了声。
 
    陆恒又说:“我受伤也不怪你,你不必这么自责,也不必成天围着我转。我有自理能力,也有钱。”
 
    这回陆延合半天都不出声。陆恒抚摸他头发的手也停了下来,将他挥开,自己摇着轮椅走开了。
 
    瘫痪之后陆恒恢复得不错,自主排尿和排便功能都陆续恢复了,只是下身仍旧无法运动,也没什么知觉。中医调理得不错,陆延合也严格地按照时间表给父亲按摩。他想也许这种日子不会持续太久。
 
    陆恒回到自己的卧室关上门,留那个大个子的小孩子自己在外边赌气。
 
    他来到窗前,点了根烟抽了。之后觉得不太过瘾,又点了一根。
 
    他解开居家服的腰带,将自己的棒棒掏出来,随便地撸动起来。
 
    还可以bó起。
 
    他抽了口烟,又继续摸了摸。
 
    此刻卧室门突然打开了,陆延合探进头来,道:“爸,您叫我?”
 
    陆恒说:“没有。”然后继续用夹着烟的手有一搭无一搭地手yín。
 
    陆延合目不转睛地盯着父亲的下身,然后突然几步走到父亲面前,跪在他的双腿前面,伸出手来,握住了父亲的棒棒。
 
    陆恒收了手,并没有推开他。
 
    陆延合用双手包住父亲bó起的,狰狞的,又粗又长的棒棒,学着父亲的动作,笨拙地撸动起来。
 
    陆恒吸了口烟,又缓缓吐出来。
 
    陆延合看着父亲的棒棒,自从他受伤之后他本已很熟悉了,可这时候的它又陌生又炽热灼手。
 
    他仰起头来看了一眼父亲,嗓子发干地咽了咽口水,然后低下头来,将父亲的棒棒吞进口里。
 
    陆恒手中的动作停滞了一下,他也低下头去看他。他的不懂事的小儿子在为他口.jiāo,无师自通地上下摆动头,舔和吞咽。他将拿烟的手放在儿子的头顶上,随着他的动作上上下下,烟气洒得到处都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