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飘依之惜(尘封记忆之二)+番外 作者:冷影清莫化幽冥

字体:[ ]

 
 
 
文案:
 
她是法国暖辰公司的总裁,同时也是她的姐姐。“姐姐,知道么?这世界上小依只会爱一种人,就是像姐你这样的女人。如果哪天我们分开,小依相信我们还会再重合;如果,姐你那时结婚了,小依一定会去祝福你的。只要姐你幸福,小依就很幸福。姐你的幸福就是小依的幸福……”我们就算分手,也不要哭泣。“到底是谁说过不准伤害她?你还不是一次次的伤害着她!”同性间的爱情到底可不可信?“爱情从来就不分界限,我爱你,你爱我,仅此而已。”
 
 
==================
 
  ☆、第一章 前奏
 
  话说,冷依在经历过‘失忆’一事后,一直住在林绍绍安排的别墅里。而冷晓飘则是回了公司当了总裁,所以几乎没什么时间回去看冷依。
  虽然只是说一星期去一次陪她,但冷依已经很知足了。毕竟,林绍绍在远在海外的医院里工作,一年能见她三次就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可是,因为金融危机的缘故,最近一段时间,冷晓飘几乎是整天呆在公司里忙绿着,所以导致从一星期一次的探望变成了一月偶尔一次,有时候甚至三个月才一次。
  对此,冷晓飘非常非常的愧疚和担心,她怕冷依会出意外,可是,还有什么意外呢?
  冷依虽然说过不介意。但是,冷晓飘很介意。所以,她打算尽早解决这些事。因为,林绍绍后来说过,对于冷依,一切不可能的事都会变成可能。如果又重新让她寂寞,一个人,恢复所有记忆的可能性是很高的。
  而且,近来,冷晓飘也有注意到冷依时有时无黯淡下去的目光让她很心疼。可是,公司的事又不得不让她回去。她可是很想把冷依带在身边的。但,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她怎么可能舍得让她也过去?而且,有可能会让她恢复那令人痛苦不堪的记忆。这不是她所想看到的。毕竟,某依现在不会很痛苦,不用想太多。
  『如果自己不回去的话,公司就玩完了。可,偏偏没有任何转机。爹地又不知跑哪里去了。董事长不在,一切的一切都得由总裁来做。』冷晓飘想到。
  “铃铃铃……”
  这天下午,冷晓飘坐在办公室里想着事。电话铃一直想个不停。冷晓飘瞄了一眼。
  『内线电话?』惊奇……
  “什么事?”一股从骨子里透出的威严,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
  “总裁,刚刚易总来过,说今天晚上想请您吃饭,问您有没有空?”是秘书小白的声音。
  『易冰峰?有没有空?吃饭?如果有空的话,她早去陪冷依了,为嘛还在这里?』
  SO,我们的总裁女王大人想都没想就给直接拒绝了。
  “可是,总裁,易总说是想和您谈公事。说今天晚上八点半在xx酒吧等您。”
  公事?冷晓飘扯了扯嘴角,为什么冷氏会和易氏合作?她是很厌烦去见易冰峰,也可以说十分讨厌。就因为他伤害过冷依,虽然是间接伤害。
  微微挑了挑眉,也只能去了。殊不知,这一去变成了一切的导火索。
  这天晚上,冷依本呆在自己的房间里蜷成一团。房间里十分黑,不知冷依为什么没点灯。
  “很寂寞么?”不知从哪传来的声音令冷依一颤,接着紧紧地抱紧了双膝把头埋在双膝之间。仿佛这样就能与外界隔绝。
  “呵呵,你以为你这样就能解决问题么?未免太天真了吧?”一个女声接近,带着明显的敌意。
  冷依依旧颤抖着,不说话,紧闭着双眼,心里一直想着那个人。似乎这样就可以不怕。
  “听说,你很喜欢你姐姐那?可是,现在,好像正和一男的在一起喝酒,不要你了呢!”明显的嘲讽!
  这话很奏效,冷依心里一颤,抬起头来循着声源望去,借着淡淡的月光,冷依看到了一个女子的轮廓。
  “哼,不信?那么就由我带你去吧!”神秘女子还真怕冷依不信了,一把提起冷依,没一会儿就到了冷晓飘所在的酒吧。
  “易冰峰!你叫我来不会就是来陪你喝酒的吧?!”冷晓飘气极,敢情是来浪费时间!见他不回答,冷晓飘起身便走。
  易冰峰此时已经有些醉了,见冷晓飘跑出去了,也便追了出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你放开我!”街上,冷晓飘被易冰峰突如其来的拥抱完全吓到!她挣扎着,她不想和易冰峰有任何关系!
  “晓飘,我好喜欢你,好喜欢你。以前是我自己没弄清自己对你的感情,可是,现在我明白了。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从我身边夺走你!”易冰峰说完便想去吻那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红唇。近乎非常地疯狂!任凭冷晓飘怎么使劲都推不开!
  正当此时,冷晓飘刚好扭头,触碰到冷依的眼神黯淡、无神、空洞。
  该死的,她怎么会在这?怎么能让她看到……
  冷依见此,很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很不是滋味。转过身去,步行十分缓慢。她能做什么?还能做什么?只是个电灯泡,她们俩的情分只是姐妹而已,她又算什么?
  冷晓飘也是个女人,非常温柔的女人。她应该找属于她自己的幸福。而不是把所有的时间都浪费在她冷依身上!不值得!
  冷晓飘彻底被冷依的眼神伤到,如同波了一盆冰冷刺骨的冷水。她狠狠推开仍紧紧抱着她不放、试图吻自己的易冰峰,一个巴掌就这么重重的打了过去,打的易冰峰一个踉跄。可知冷晓飘此时心中的怒火。
  话说,易冰峰哪里不好?只是看不惯罢了,也讨厌他的追逐。
  一巴掌霎时把易冰峰打醒,刚想说些什么,只见冷晓飘已经不见了。
  “小依,你听我说——”冷晓飘追上冷依,刚想解释,却被冷依无情地打断。
  “姐姐做什么事,不用和小依解释的,因为,姐姐只是小依的姐姐。”冷依说完便转身离去。她没有穿鞋就这么赤着脚在路上走着。她没有穿外套,只穿一件单薄的白色衬衫,任凭夜风吹着。她,从头到脚,除了身上穿着的一套单薄的衣服外,其它什么东西都没有。甚至长期挂在脖子上的项链也没有。头发就那么披着,一身的白色,在黑夜中竟是那么地明显。
  穿白色的是冷依的习惯,一个奇怪的习惯。其他的衣服颜色几乎不会去穿,甚至厌恶。
  这是冷晓飘第一次没有去追冷依,第一次感到自己的无力。这也是冷晓飘第一次与冷依的陌生感与距离感,第一次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冷依走出自己的视线。
  冷依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只是觉得头有点晕。她很想快点离开这里,离开这伤心之地,她的心很痛很痛。
  “哼,也不过如此嘛!难为我那个愚蠢的弟弟就那么被你这么一个感情白痴给杀了!”那个神秘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她似乎一点也不知道冷依失忆一事。
  “弟弟?被我杀了?”冷依止住脚步回头满是疑惑地望着她。
  “哼,别装傻了!”神秘女子只一拳就打到冷依的小腹,又一脚重重的踩在冷依的背上。
  不知什么时候,冷依被神秘女子带回了住处。
  地面冰冷刺骨,使原本就只穿一件衣服的冷依更加寒冷,微微颤抖了一下。背上突然传来的剧痛,让冷依疼的无法呼吸。
  近乎出于本能,冷依挣扎了一下,顺势用手搁到神秘女子的脚。
  神秘女子出于疏忽,差点被冷依弄到。
  对于‘失忆’的冷依来说,能这样做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看来——是我大意了。”神秘女子站定,微微惊讶了一下下,但很快恢复。冷依此时是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刚想开口问些什么,却没想到又被挨了几拳。
  神秘女子招招至狠又准又控制好了力度。以保证冷依不会就这么挂掉。每打一拳,几乎可以听到肋骨断裂的声音,还有冷依嘴角不断涌出的血。
  “你,到底,是谁?”冷依不知已经多少次从站起到趴下,从趴下到站起来了。总之,现在,冷依完全不是她的对手。“如果,我,以前,真的做了,对不起,你的事,还,请你,见谅。要杀,要刮,悉听尊便。”冷依疼得喘不过起来。
  换做以前的冷依,她是绝对不会向任何人低声下气!也是如此,就算她爱冷晓飘,但已经被压在了心底,她冷漠,没人能进她的心。她也不会表达。
  “我?你还没资格知道!就你!还配和我提条件?”神秘女子冷笑了几声,她为什么那么恨冷依?甚至想把她杀死?不,是真的想把她杀死!就凭冷依杀了她的弟弟——景焱!连同自己的亲外甥女——景辰恋!她恨,杀了她是太便宜她了,所以,她是想把冷依折磨死!
  可是,如果不是她弟弟冷依就不会进行一系列的复仇,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冷依再一次被从地上提起,要知道冷依体重不过九十斤,提根本轻而易举的事。被重重甩至墙角,头与墙壁来了个亲密接触,血顺着脸流了下来。
  脑海中一幅幅画面闪过,是那么的不真实,又是那么的真实。
  这是什么感觉,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
  到底发生过了什么……曾经经历过的一切一幕幕就像放电影一样又在冷依脑海中回放着。和冷漠与出门,被人带走,被当活人实验体,玲珑的死……对,实验体,自己难怪那么厉害。一切的一切又被串联起来。
  冷依咧开了嘴,慢慢起身,嘴角带着笑,可是很冷。此时的冷依不得不说已经因为从前的记忆完全失去控制,头疼像要裂开了一般。
  忍着剧痛,在一片亮光之后,冷依不再是那个失了忆,一脸孩子气,连抵挡都不会需要人保护的冷依了,另外,更冷了一些。
  依然,一身的白色。外加手里紧握着的白色曼陀罗。为什么是在手里而不是叼在嘴里呢?原因就是冷依此时胸口起伏地很厉害,左手隐隐作痛,就连眼睛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看来力气是用尽了呢?嗯?”神秘女子显然知道冷依的习惯,冷笑了几声。
  “你,你对我的,左手,做了,什么!!!”冷依只觉得左手没有一点知觉,只是偶尔传来的剧痛让她的左手接近于残废。可恶,又是左手!
  “不知道呀?就在刚才,在地上,我可是精心为你准备了注射呢?而且还是亲手注射的哦~还真的不痛不痒的~呢!”神秘女子捡起已经推完的注射器,又毫无所谓的扔掉。她景梅做事就是不怕人查!
  “卑鄙!”冷依擦了擦嘴角的血渍,不料又被景梅一拳挨中小腹,鲜血如注染红了她最喜爱的白色曼陀罗。面色呆滞。
  “可笑,我卑鄙?那杀了我弟弟、我外甥女的你,又算什么呢?”景梅挑起冷依的下巴,逼迫冷依与她对视,淡淡的笑了笑,让冷依只觉心寒。
  让冷依没想到的是——景梅越来越靠近,可是她竟然愣住了!直到冰冷的软软的东西碰到她的唇后,大脑当机!她被景梅,强吻了!在当景梅想做下一步时,冷依重重的咬了下去!然后用力推开了景梅。
  景梅微愣,而后又恢复了原有的表情。
  “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你的原因了。你很漂亮很酷没错,大家似乎都很同情你,可是那并不是爱~~知道么?只是同情你,还有,你的表情真的很无辜,任谁看了都想欺负一下下,知道么?你的才能让我很想拥有你——”
  冷依在景梅说话期间变已经处在发狂状态,使出全身的力气,都只往景梅那攻,而她始终处于劣势,不管怎样,她还是赚了,因为跳起时踹了景梅一脚。可是景梅真打起来真不是对手,一会儿就被狠狠甩至墙角,拖出一条血痕。可以说冷依现在除了脸外,其他地方已经没有完好可言了。
  景梅淡淡地笑了笑,走近冷依,看着冷依,很好,就是这个表情,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表情,看到冷依还在挣扎,景梅使劲地把冷依抵在墙上,从墙角被拖起来,她的指甲几乎全部没入了冷依脖颈的肉里。要知道,景梅很喜欢留长指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