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等,蔷薇盛开的五月 作者:佑晞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在追逐和等待里周旋的故事。
亓清:“木木,看这些蔷薇好漂亮,快拍下来。”
亓清:“木木,让你拍花,你拍我做什么?”
亓清:“小然,我们再回一次学校,看看那些爬藤蔷薇吧。”
亓清:“小然,五月初放的蔷薇还是很美。”
沈亦辰:“林然,蔷薇又开了,你还好吗?”
林然:“有清你衬着,这蔷薇才好看呐。”
爱情里有太多的等待和坚持,这些等待和坚持并不一定可以留住一个人,但却是对爱最好的诠释。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然 ┃ 配角:亓清,沈亦辰,吴一,顾纯,沈亦莘 ┃ 其它:
 
 
 
 
  ☆、一
 
  我叫林然,29岁,浅暖公司持股副总,和朋友吴一开了一家情感聊吧,名叫“清”。这已经是我在W市的第五个年头。
  “然然,妈妈和你说,就算是受过伤,咱也不能就这么放任自己下去啊,对不对。妈妈这边有一个小伙还不错,这周末回家来看一看吧。”“恩”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了,就算欺骗母亲说曾经被一个渣滓伤了感情骗了身子,所以不想再找,但还是不忍让母亲这样干着急,唯一能做的就是去敷衍那些相亲的对象。“一一,这周末我要回家,预约我的客人帮我取消了吧。”“又相亲?”“恩。”“我说你能不能换一个理由,约会也成啊。你都把自己说成那样了,你妈怎么还不放过你…”“你以为谁都像你啊,我爸妈就我一个女儿,先应付着吧。”
  半干的头发已经过肩,每次洗完头,这般坐在床上等头发干,都有一种想要去剪回短发的冲动。只是五年时光的沉淀,我早已不再自信能继续追逐诚挚的爱情,也早已没有了足够的勇气去伤害父母,现在这样回避的态度虽然消极,但现今安稳平和的生活自己却也并不讨厌。明天,要去见亓清了呢,有大半个月没有见面了吧。这个世界真安静,还是我躲避了那些喧嚣。一夜过去了。
  靠窗坐在咖啡厅,看着远处亓清和一个男人拥抱着告别,心里很不爽又隐隐的痛。对外一直说没有喜欢的人,也尝试着和母亲介绍的男人交往过,但不可否认的,亓清在我心里的位置不曾变过,至少从未放下过。我一直相信,如果当真放下了亓清,那我对W市会毫无留恋,也不会选择在家乡的临城扎根。低头浅浅地笑了,扎根,也不过是有了自己的小公寓,有了自己的工作罢了。
  “小然,我需要你公司支持我这次的工作。”“好。”轻轻抚摸着杯沿,不曾抬头看对面的亓清,什么时候,我们见面都是以工作开头了。亓清点好单“不问我什么事情吗?”“大学我就说过,不管清姐做什么决定,我永远都在你那一边。”这已经是第几次这么直白地和她说了。“是啊,多亏小然一直在我身边,中国好闺蜜。”好闺蜜,从一开始表白到现在,永远的好闺蜜,我真的甘心吗?“喂。怎么啦,才分开一会就想我啦?”我听着亓清和电话里的男人慢慢聊开,眼睛慢慢酸胀起来,手中紧握的白水在杯中荡漾着,努力克制住了情绪,看着笑靥如花的亓清,突然觉得陌生而遥远。是她不再是她,还是我已经不再是我。这个简短的碰面以一一来的电话结束,开车去清吧,那个预约的孩子已经在沉默地喝茶,我微笑着推门而入,开始了今天的陪聊和开导。孩子就是认真偏执却让人心疼喜欢的,看着她提到自己小男朋友时那亮亮的眼睛,我只能感叹岁月是把杀猪刀,抹掉了我的勇气,也隐没了我的爱情。
  第二天意料之中接到电话说政府想要和公司合作一个年会,没有犹豫地答应。清姐,我还能帮你多久,我还能帮你多少。谈判地很快,协议签订之后,亓清组织了一场聚会,我理所应当的去站在她的身边。想起上次回家相亲时,母亲拉着我的手说着,让我回家,回到S市,就算真的要一个人一辈子,也陪在爸妈身边,爸妈不想看到我这样孤独地生活。亓清,我还能爱你多久,当我的勇气殆尽,你会不会挽留我,当你转身发现我已离开,你会不会有些许的难过。亓清,我追逐的亓清,我爱的亓清。
  日子一天天平稳地过着,我的生活还是平淡而规律地运行着。只是生活里多了一个小助理,是老板的亲戚,记得那天,在办公室。“沈大,这沈亦辰看起来也太小了吧,你居然喜欢这一类。”“我怎么可能好这口,亦辰是我妹妹,毕业就吵嚷着要到这边来工作,我想着也就放在你身边我最放心。我的女人嘛,快要到手了,到时候一定带给你看。”
  这孩子一到我身边,就开始各种套近乎,路过茶水间不经意听到她在打听我,因为她短发干净而有的好印象消耗殆尽。晚上是沈大为她办的迎新会,推脱不掉,只好硬着头皮进了KTV包间。当我唱《密友》时,看到沈亦辰突然抬头看向我,眼里有我不懂的惊喜和热情,难道那孩子喜欢这首歌?看着她咧着嘴笑着,眼睛也传染笑意般的亮亮的。我这才注意到那孩子一身的打扮,是我最爱的中性干净的造型,看着她毛短短的头发,也许那孩子也没有那么讨厌吧。                        
作者有话要说:  
 
  ☆、二
 
  我是沈亦辰,24岁。年初,翻看哥哥的手机,看到了她,林然。我并不确定是不是她,利落的短发没有了,反而是过肩的长发,整个人也没有那么意气风发而是给人一种温婉的错觉。问了哥哥,她就是林然。为什么用错觉这个词,我意识里的林然,是那个短发,做事利落,被众多女同学暗恋着,却又淡然处世的林然,是那个骨子里透着骄傲桀骜的林然,是那个我喜欢了9年的林然。死活拽着哥哥,让他答应了,我做林然的助理。也不断打听着哥哥和林然是怎么认识的。哥哥只是敷衍地说,家是一个地方的,又同到了W市,一个有能力的好青年,就录用了,事实证明确实没有看走眼。
  我不禁有些好奇,哥哥去W市完全是因为公司设在了那边,还经常听他念叨能不能转回S市,不知道老爸当初是怎么想要把公司开在临市的。那林然呢?既不走远,又不留在S市,她去W市是因为什么呢?林然身上总是有太多的秘密,让我不断追逐着她的同时探索着这些秘密,却无从得知,只能让她更神秘地存在于心里。
  看到林然的那一刻,我真的知道什么叫世界都亮了。我和看着我简历她说我是常青藤中学毕业的,但她却微微皱着眉头说:“你这大学可对不起常青藤中学的牌子啊,还好成绩还算对得起。”也许她觉得我是在和她套近乎,觉得我是关系户吧,可是我怎么能告诉她,为了追逐她的脚步,进入了那所大学,四处奔走打听,却没有听说有那么一个叱咤风云的林然。或许是林然给我的影响太大,我不自觉地把自己活成了她,在这追逐的寂寞岁月里,唯一让我欣喜的,也就只是我身上那一点点她的影子,我幻想过很多次她见我时会不会说,我和她很像;会不会和小说或者电视剧里那样,因为相像而更加亲密。可我不曾想过,我心心念念的林然已不再是林然。我不死心地和同事们打听她,几个公司的老人和我说,林然在刚进公司时,冷静睿智,决断果敢而坚决,修身的西装和利落的短发,总让人感叹为什么不是个男孩子。不过五年来,她依然优秀,却少了锋芒,也许这便是岁月的痕迹吧。
  多次想要得到她的消息,原本打算毕业之后就去找她,然后告诉她,我追逐了她好多年,问问她是否还记得有一面之缘的我。准备着通过社交网站去寻找林然,或者找到她的好友也行,没想到幸福来得太突然,竟就在哥哥的公司里。可林然却已非是我记忆里的样子,极巨的幸福感和失落感交织着,让我对现在的林然有些失望,却又想找到曾经林然的影子,矛盾着,终究还是不甘就这样否定了现在的林然。
  哥哥给我开了个迎新会,我和同事打闹着,但时刻注意着林然有没有来。终于等到她和哥哥一起进来,听着她唱《密友》,想到那个夜晚的紫藤下,她悠扬的口琴声,她还是她,还是我喜欢的那个林然。不可否认岁月会打磨一个人,让她失了曾经的样子,但是岁月不会改变一个人太多,她的喜好,她的记忆,她的性格,都仍然存续着当年的模样。许是我的眼神太热烈,她对我微微笑了一下,长发,连衣长裙,那种耀眼的美,我确定那会是我一辈子追逐的美。
  从KTV回来,我不曾想过她一个微笑就会让我辗转反侧。不过她好像并不看好我,当务之急,一定要让她对我改观。看她和哥哥并肩走着,突然有了一种恐慌感,林然的年纪也不小了,如果哥哥喜欢她,那我……可我心里又强烈地感觉到,林然不会喜欢哥哥的,哥哥入不了林然的眼。                        
作者有话要说:  
 
  ☆、三
 
  我是林然。好不容易应付母亲,见完那个据说是海龟的博士,礼貌的留了电话。又要开始一段时间的躲避战了。既然回了S市,就去看看老朋友。顾纯,自小到大的挚友,现在留在常青藤当英语老师。和她走在钟楼下的紫藤长廊,回忆起初高中时光,那应该是我最辉煌也是我最欢快的时光了吧。那个时候喜欢在这个长廊下吹口琴,阿纯也像现在这样陪在我的身边,一起规划着这个或者那个活动。现在的她已经是孩子的母亲,而我还是一直单着。阿纯问我是否后悔过,在最应该疯狂放肆的年纪,却过得那么锋芒不露。而我的答案是从不,因为遇到了她已经足够。随着晚自习铃声的到来,看着狂奔嬉闹的小年轻们,是自己真的老了,已经错过了能够挥霍放荡的时候。阿纯说,至今常青藤还记得我,还记得那时的辉煌。我大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走心的笑了,我说,常青藤记住的不是我,而是在藤下,燃烧不断的青春之火。
  送阿纯回家后,开车回W市的路上,接到亓清的短信,让我去KTV接她。看到她时她已经醉的不清,扫了一眼,包间里都是熟悉的生意人。周旋着陪了几杯酒,就把亓清接回了家。“小然,我觉得累了,一个人真的太累了”看着半卧在床上的亓清,帮她脱下恨天高,“我一直在你身边啊,你永远不是一个人。”“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小然,对不起”她顺着我的头发“我想要结婚了,对象我心里也有底了。”生气,是那种无可抑制的愤怒和心酸。“亓清!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从来没有要求过你对我好,也从来没有让你等过我。”就此我和亓清就再没有说过话,直到第二天亓清离开,我还是没能够从8年的回忆中走出来,一夜无眠,顶着黑眼圈去上班。沈亦辰很不识趣地和我聊常青藤,心里的烦躁一点点积聚,“你能不说话吗,如果你继续这样,我会向你哥建议把你的办公桌搬到我办公室外面。”许是我说的太重,沈亦辰居然一天都没再说话,虽然有些许抱歉,不过她不再那么聒噪,我也乐得清闲。
  “我们聊一聊,6点,老地方”亓清的短信,那种无名的烦躁感,不过还是准时赴约。看着对面和电话周旋的亓清,“亓清,你变了。”“所以一个晚上,你就得出了这么个结论?”我皱了皱眉,“亓清,你有没有真正正视过我们的关系,大三的时候我和你表白,你说你不想要失去我,但是也不会接受我,我等,我等了这么多年,你现在和我说你想要结婚了?”“我可从来不曾让你等过,我一直都在时刻提醒你,我们是朋友,是闺蜜。你说我变了,你没变?”亓清的笑,让我越来越不懂她,那笑里带着让我看不懂的嘲讽。“你留起了长发,穿起了裙子,踩起了高跟鞋,你没变?!你不要冠冕堂皇的说爱我,你只是想要满足你内心的欲望,你只是不甘心。”“我不想和你翻那些陈年往事,原来这些年,在你心里我就那么不堪。”“小然,时光真的太会打磨一个人了,就像你已叫我清姐多年,我们都已经习惯适应了这个社会,又怎么强求。”“是啊,你不再叫我木木,我也不再叫你清了……”我不知道是怎样走出咖啡馆,更不知道是怎么去理发店剪回了短发,亓清又一次在我的生命里燃起了一把大火,只是我不知道我的人生还会不会有这样的大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