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辛苦了我的老婆大人 作者:阿年019

字体:[ ]

 
 
文案 
一个失忆的傻瓜和一个没失忆的傻瓜的闹剧。(主攻文,弱攻强受)
脑洞来源:剑三莫雨和穆玄英。
 
初次写文,望指教。
 
内容标签:生子 恩怨情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伽,李晴玉 ┃ 配角:李元戎,李玄 ┃ 其它: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陆伽见到李晴玉的时候,他刚被人甩了,而李晴玉正好在甩人。喝了几口闷酒,心中正悲愤难平的陆伽越看那个一脸漠然的被追求者越不满。头脑一热就冲到门口挡住了李晴玉的去路,威胁的和衣冠楚楚的李晴玉对视,准备用眼神杀死对手,见对方淡然止住边上欲不平的人,更觉可恶。摇了摇晕乎乎的头,一把拽住还在哭闹的女人硬往李晴玉怀里送,李晴玉微微皱眉,不着痕迹避开女人的身体,施舍一根指尖点住摇摇晃晃快要往自己身上倒的酒鬼。
  “喂!你,对就是你!你不就是被人追,她喜欢你,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啊?!居然,居然敢拒绝……嗝~居然敢拒绝,有什么了不起。就算她又丑又蠢配不上你,你也不能这么拽啊!”
  喝醉的小鬼已经开始胡言乱语,那个被甩的女人早就被陆伽气得哭着跑了出去。
  李晴玉身边几个保镖打扮的人已不耐烦,见老大要走正准备按住酒鬼怒打一顿。没想到一不留神被这泥鳅似的小子挣脱,只见他一溜烟扑过去抱住李晴玉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嚎哭着死皮赖脸不让腿的主人走。素知李三少洁癖的众人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满怀同情为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倒霉小子默哀。围观的人凝神等待血腥场面降临。李晴玉缓缓蹲下,听了会儿醉鬼的酒话然后慢慢抬起手,众人大气不敢出,曾见识过李晴玉手段的人大多选择闭紧双眼。竖起耳朵听了半天也未见动静,睁眼一看,刚才闹剧的主角早已不见踪影。
  陆伽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第一次宿醉的后果就是头痛欲裂,浑身酸软无力。尽管如此也没影响他的第一反应: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大床上,而且……陆伽睁大了眼,他被一个男人环在怀里,正欲挣脱起身却在看到男人疲惫的睡颜后打消念头。陆伽总觉得不该妥协,但是面对这个从未见过的人,他忍不住要打破常规,一贯洒脱的人情不自禁想为这人考虑。陆伽从未体会过如此陌生怪异的心情,他看着身旁熟睡的男人怎么也想不出自己变化的原因。最后索性怪罪于自己被抛弃受到了刺激,一想到何欢意,陆伽又开始胸闷,眼泪止不住要往外冒,他只得闭紧眼抓紧胸口。陆伽最讨厌牵心的事,心痛什么的感觉总让他加倍难受,仿佛他曾经历过,虽然心忘了但身体还记得,只要似曾相识,就会牵出过往的感觉。
  陆伽几年前就明白自己是失忆了,以前的事全忘掉了。李伯伯和大家都瞒着他大概有他们的理由,只是明白就好了,既是如此心痛的回忆,不记得也好吧。陆伽加大力气捂住胸口,蜷缩起身体,只是这次落入了一个清冷温柔又让人莫名安心的怀抱。陆伽沉溺片刻抬起头看抱着自己的人:
  “你是不是认识我?”
  “再睡会儿。”
  那人没有多说,把陆伽拢紧了些,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陆伽气结恢复张牙舞爪挣扎起来:
  “喂,我和你很熟吗?”
  男人终于放开他,慵懒的撑起身看着陆伽:
  “你想知道你的过去?”
  陆伽对上那双透彻泛着柔光的眼咽了咽口水,最终退缩的转过头:
  “还是算了。”
  他起身背对男人穿好衣服,身后安静得可怕,陆伽却如芒在背,尴尬的咳了咳转身局促的向男人匆匆道谢准备跑人,到了门口又鬼使神差回过头看一眼安静得不正常的奇怪男人。却见那人不动声色单手扶额,手上青筋暴露,分明是非常痛苦。
  陆伽来不及多想急忙跑过去:
  “喂,你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啊?”
  说着伸出手却又犹犹豫豫不知该往哪放,只得干着急。
  “喂,你要不要去医院啊?还是叫你的朋友过来?”
  这边快要变成热锅上的蚂蚁,当事人却不为所动。陆伽只得识趣的收了声,体贴的倒了杯温水递给他:
  “你,要不要喝点水?是头痛吗?我可以帮你揉揉,那啥,虽然忘了记以前的事不过这手艺倒是像与生俱来,哈哈。”
  尬尴的笑笑,等着那人回答。
  突然手中一空,那人取过杯子转身背对他仰起头。陆伽愣了愣随即喜笑颜开跪在床上给男人找了个舒适的姿势开始认真的按摩。陆伽怕打扰他,老老实实闭上嘴,男人本就话少,于是此刻气氛安静又和谐。初春的阳光透过窗纱柔和的罩在两个漂亮青年身上,仿如一个美好的童话。雪影推开门入眼便是这么幅画面,她神情复杂轻掩上门,在门外站立又恢复了一贯的冷然。
  扶着又熟睡过去的男人躺好,仔细盖上被子,陆伽肚子适时的咕咕咕直叫唤,从昨晚到现在都还没吃东西还给人做了半小时按摩,陆伽苦笑。门被轻轻推开,一阵食物的诱人香味将陆伽勾了过去。雪影将丰盛精致的午餐摆放好,做了个请用的姿势,托着盘在一旁站定。饿得发软的陆伽也不客气,大口大口吃起来,不过善良的本性让他不忘给床上的病人单独留出一份。
  “你还是自己吃吧,少爷不吃这些。”
  声音如人般冷冰冰没有感情。哼,正好全是我爱吃的,我还担心不够吃呢。没理会女人不和善的语气,陆伽恢复厚脸皮的本性,取回分出的食物大快朵颐起来。
  “好吃吗?”
  “好吃。”
  喝下最后一口果汁放下杯子满足的摸摸鼓鼓的肚子,陆伽满足的叹了口气。
  “全是少爷准备的。”
  女人盯着面前笑得非常欠揍的男人。
  “哦,好巧。”
  依然一副天真灿烂的样子灼伤了雪影的眼,也晕了她的理智,回过神已经出手提起了男人前襟。“滚出去。”
  寒得刺骨的命令让雪影心剧烈一颤,松开陆伽的衣服,毕恭毕敬答了声是,退了出去。
  “没事吧?”
  语气直从寒冬到了阳春,陆伽嘴角抽搐,他一个大男人能有什么事。
  “这句话该问你自己才对,你没事了吧?没事我就走了,你,你记得把饭吃了。”
  挠挠头,陆伽见男人没什么要说的,便佯装往门口走。果然,男人开口道:
  “他们和你说了什么?”
  陆伽一怔,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这个男人应该就是那人了。没有正面回答,也不需要。
  “你姓李么?”
  抱着最后的希望。男人也没有回答只问他他相信谁。相信谁?这几年失败的经历告诉陆伽,思考这个问题除了引来头痛和心痛他得不到任何答案。也许可以换条路试试?可是谁能保证这不是又一次失败的教训?相信谁大概都无所谓吧,他一无所有,值得谁去欺骗什么呢?陆伽苦笑,转过身一步一步走到男人身边,俯身双手撑在床上盯着男人双眼一字一顿:
  “我——谁——也——不——信。”
  他恍惚看到男人眼角一闪即逝的失落,太过短暂亦或只是他的臆想,但是他确定他说出下面的话后,男人勾起了嘴角。他说李晴玉,你能不能给个机会让我相信一次。那个浑身沾满血腥的好看男人,温柔地对他说:
  “好。”
  约定后的日子除去每天放学后给李晴玉按摩并无其他变化。那天的事仿佛一个玩笑,随风而逝无人问津,陆伽却也不着急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和进展,几年的寻找已让他学会了淡然,习惯了止步不前。况且他挺喜欢和李晴玉相处,随意而舒适。李晴玉和之前身边的所有人都不一样,和他在一起从来不觉束缚,连空气也变得自由和愉快,他想没有失忆的他至少心里是喜欢李晴玉的,难道以前的自己也是Gay么?
  “想到什么了这么高兴?”
  李晴玉干净好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我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
  陆伽歪头继续手上的按摩。
  “怎么,现在想知道了?”
  李晴玉心情很好,声音明亮仿若晨曦微光。
  “哼,不说算啦,小爷手酸回去了!”
  天生反骨的别扭性格,陆伽自然死不承认他因为李晴玉的出现越来越好奇以前的自己,确切来说是以前和李晴玉有关的自己。
  “以前的你是我的恋人,你信不信?”
  毫无防备的被拉入一个泛着冷香的怀抱,陆伽本能挣扎几下实因力气悬殊只得作罢。
  “这玩笑可不好笑,我们都是男的。”
  缩头避开扑在脖子上微热的气息,贴得太紧使他浑身僵硬。
  “和我表白的时候你说的话一模一样,所以,我这是被甩了?”
  “不是不是。”
  连忙挥手否定,
  “我只是,你知道我被骗怕了……”
  “唔!”
  脸突然被掰转,还没来得及抱怨,已被一双柔软的唇堵住,彼此气息缠绕升温顿时烧得陆伽晕乎乎,四片唇瓣辗转碾磨,李晴玉贝齿轻含陆伽双唇,缱绻舔砥,好似这双唇有世间所有甜蜜。美人近在眼前正双目迷离,所有一切都让陆伽难以抗拒慢慢沉沦。
  “这世上有一个人永远不会骗你。”
  李晴玉舍不得离开陆伽的唇,说话时彼此摩擦因其难耐的瘙痒,勾得人心慌。陆伽被吻得无力软倒在李晴玉怀里,两人嘴角还牵着未断的银丝,只见李晴玉故意放慢动作伸出湿润晶亮的舌头将其全部舔掉,失忆的陆伽何曾见过如此情景,早已羞得如同一只煮熟的虾,他觉得自己头顶一定冒烟了。实在受不了如此暧昧气氛,陆伽趁李晴玉不注意逃脱开,大口喘气,脸蛋又红又烫。“我该走了,宿舍要关门啦!”
  匆忙抓起外套就往外跑。李晴玉站在窗台目送那慌张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内,他身上的人气也随之消失殆尽,换上了没有温度的面具。
  “李元戎可有动静?”
  “回少爷,没有。只是……陆少爷身边李元戎眼线过多,还请少爷……”
  “够了!”
  喝退身旁的手下,男人拉上窗帘陷入了沉思。
 
  ☆、第二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伽,小伽!”
  声音由远及近,陆伽终于回过神,看着一桌子的人关切的眼神回以抱歉的笑。
  “这孩子最近是怎么了?走神得厉害。莫不是在新学校受了欺负?”
  婶子一脸关切的看着他,陆伽有些愧疚扰扰头:
  “只是最近课程紧有点累而已,回到家很快就补回来了!”
  说着马上恢复了没心没肺的本性。婶子便松了口气,慈爱的一边往他碗里夹菜一边念叨正长身体多吃点。
  “哎哎,你别一次夹太多,小伽怎么吃饭?来来来小伽饭前喝点汤,菜汤好,伯伯给你盛!”
  他怎么就忘了这个把他当心肝宝贝疼爱的李伯伯了呢,陆伽频频点头,乖巧听话的接过菜汤。
  “伽伽,等会儿尝尝你嫂子做的糕点,知道你喜欢吃甜食,特意新学的啊!”
  “那我必须多吃点!”
  心里美美的享受着一家人难得的相聚,陆伽珍惜得每时每刻都想记住。
  不过一个星期未见,伯伯婶婶大哥嫂子轮番轰炸,嘘寒问暖,生怕他有个不习惯,受一丁点委屈,陆伽心里幸福又感激。只是……陆伽摇摇头努力让自己不要去担心李晴玉的头痛,若是再发呆,大家一定会看出端倪。这样既威胁到李晴玉的安全也会中断他寻找真相的线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