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高达之染血百合 作者:守护雀(下)

字体:[ ]

 
第八部:姐妹二重奏
 
第一集:蕾娜塔
 
我叫蕾娜塔。当然这是后来取的名字。
 
在我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只看见一片黑暗。随后我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思维控制,多次失败后,我值得放弃。四周再次陷入安静之中,我也借着这段时间理清了自己的思维。不过我发现,我只会杀人方法而已。其他的一概不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发觉自己渐渐有了知觉。艰难的将手伸向前方,发现被一层冰凉透明的东西阻碍了。在思考了很久后,才知道这种东西好像叫做玻璃,而我应该就是在一个玻璃罐子里.....
 
又过了很久,我终于离开那个罐子了。当然是强行出来的,用拳头砸开的。不知道自己这样算不算力气大。出来之后发觉空气很混杂,或者说很不舒服,好像很久不透气一样。四周摆满了罐子,和我刚才所在的一模一样。大约数了下,好像有两三百个。对着罐子一个一个的查看,发现里面那个孩子的形貌都是一样的。或者说。我也是同样的相貌?那么...我是谁?或者说....我们是谁?
 
饥饿感....
 
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出现了。可是吃什么呢?不停的四处看着,但是一无所获。
 
饥饿...
 
只要是吃的就可以!只要能喂饱肚子就可以!
 
可是我没有力气离开这栋屋子,我只能再爬十几米而已。
 
终于我发现了食物,那些和我有着一样相貌的孩子.......
 
------
 
和煦的海风吹拂着窗帘,美丽的女子斜靠在沙发上小憩。淡金色的长发有些调皮的搭载银灰色的面具上,女子微张的嘴唇有些苍白,给人一种病态的美丽。
 
细微的脚步声慢慢接近。随后拔枪瞄准!
 
“是你啊。弄得跟做贼一样。”蕾娜塔一边冷笑着,一边将枪收起。
 
“我只是脚步轻一些。安普鲁阁下。”刚才被枪指着的劳很淡定的说道。
 
“别用这种容易叫人混淆的叫法。我感觉到厌恶。”蕾娜塔冷冷的看着劳。自己和玛丽拥有同样的姓氏,叫安普鲁阁下的话容易被理解错误。
 
“厌恶吗?”劳自顾自的坐在沙发上,慢慢的说:“那为什么你不把所有的一切告诉她呢?你不是恨着玛丽·安普鲁吗?”
 
“哼!这种事情轮不到你来管。”蕾娜塔站了起来,向着外面走去。
 
“进化体只有杀掉原体,才有存在的权利。”
 
“闭嘴!”
 
面对劳那种神经的言论,蕾娜塔厌恶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离开了房间。
 
出来房间之后,蕾娜塔来到了海边。脑中不停的回响着那句话:‘进化体只有杀掉原体,才有存在的权利。’
 
这句话并不是劳第一个说出来的,确切的说,劳只是看见了这句话而已。而第一提出这句话的人则是蕾娜塔的制造者,亚历山大·安普鲁。同时这个人也是玛丽的生父。而这个男人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最终进化体。
 
亚历山大·安普鲁最早是尤连·响的合作者,也就是基拉大和的生父。但是二人在某些意见上发生了分歧。尤连·响主张从最初的胚胎开始进行基因调整,而亚历山大·安普鲁则主张从出生后进行进化。虽然有这些分歧,但是两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最强调整者!新人类!
 
而在随后的日子里,尤连·响完成了他的目标,创造出来一个近乎于完美的调整者,那就是他的儿子基拉大和。而这也是为什么基拉在第一次登上高达的时候就能迅速控制它的缘故。值得一提的是,基拉在孟德尔的时候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相对与尤连·响成功,亚历山大·安普鲁则是彻底失败。一来他的夫人,玛丽的母亲艾丽西亚·安普鲁的坚决阻止;二来亚历山大的科学天分比尤连·响差很多。所以亚历山大·安普鲁一直没有进展,而在玛丽六岁那年。安普鲁家遭到了蓝波斯菊的袭击,亚历山大·安普鲁和妻子艾丽西亚·安普鲁双双死亡,玛丽也由艾丽西亚·安普鲁的兄长,氏格尔·库拉茵收养。
 
虽然亚历山大·安普鲁死了,但是他的私人秘密实验基地还保存在奥布外海的一座小岛上。由于那里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所以在他死后,那里就没有任何人来管理了。而亚历山大·安普鲁留下的以玛丽为原体而衍生的进化体,也在休眠舱中一个个的死去。最后只有蕾娜塔意外的存活下来,并最终被一个奥布渔民老妇收留。
 
C.E.71年,大西洋联邦对奥布发起了进攻,意图夺取其国内的质量投射器。而收养蕾娜塔的老妇,也在这场战斗中意外身亡。蕾娜塔本人则幸运的乘坐逃生船到了潘塔利亚基地。在蕾娜塔到达基地后,她被一位激进派的白衣队长收养。而从那天起,蕾娜塔就正式戴上了银灰色的面具。为了遮掩住那和玛丽完全一样的相貌。
 
蕾娜塔最初的姓氏并不是安普鲁,而是歌德,蕾娜塔·歌德。但是她的那位养父仅仅收养她不到一个月,就战死在前线了,甚至还来不及报告蕾娜塔和玛丽一样相貌这件事。而她的养父又无其他亲人,所以蕾娜塔就继承了那位养父的所有财产。
 
原本蕾娜塔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安静的生活,但是有个人找到了她,那个人就是迪兰达尔。在经过半个月的交流后,蕾娜塔那心底隐藏的不甘最终被激起。她决定报复,报复那些叫她出生,而又如此痛苦的人。可制造自己的人已经死了,那么该报复谁呢?
 
玛丽·安普鲁!那个原体!假如没有她,自己就不会那么痛苦!于是蕾娜塔抱着这种心态,再次复习其自己脑中那些杀人的技巧。目的只有一个:杀掉玛丽·安普鲁,并且取代她!而为此,蕾娜塔专门将姓氏改为了安普鲁,就是为了时刻提醒自己。杀了她!然后取代她!
 
......
 
蕾娜塔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走到了MS旁。迪恩鸦型正静静的跪在那里,像是一个战士正在整装待发。刚刚坐进驾驶舱,就有通讯接进来。随手接通后,迪兰达尔的头像出现在屏幕上。
 
“哦呀哦呀。听劳说,你没有叫玛丽知道真相啊。”迪兰达尔那略带遗憾的神情,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虚假。
 
“可惜吗?也许吧。”蕾娜塔用着含糊的词语应付着差事。
 
“呵呵。既然这样,下面你打算怎么办呢?”
 
“.....先散心吧。”蕾娜塔说完,就直接关闭了通讯,驾驶MS起飞。
 
而在通讯的另一端,迪兰达尔则微笑看着已经关闭的屏幕。半响之后,突然开口道。
 
“真是和玛丽完全一样的性格呢。呵呵....”
 
晃动手中的酒杯,红色的液体就像鲜血一样。
 
“正是因为每个人都不满于自己的命运,所以才会出现纷争。”
 
第二集:愤怒的情绪
 
在那无名小岛上,玛丽获救后就听说了史黛拉的情况。随后她立即返回了基地,将剩下的问题交给了塔丽娅负责。
 
第二天,史黛拉的情绪渐渐稳定了,可性格却恢复了最初的那种状态,害怕陌生人、恐惧一切。于是玛丽便一直陪在史黛拉身边。
 
而同一天,塔丽娅也处理完那个研究所的问题了,并得知了那个研究所的真正名字,卢西尼亚研究所。因为玛丽一个人照顾史黛拉不方便,于是就把爱莎调回来了。其实也给诗河发了命令,但是却被回报战事紧张无法撤回。这样的回复叫玛丽万分恼火,不明白诗河这到底是怎么了。
 
敲门声响起,随后一个人推门而入。
 
“玛丽。”
 
听见声音后,玛丽抬起头,眼里充满了血丝。因为怕史黛拉半夜醒来,她只好整夜陪着。
 
“你来了。爱莎。”
 
玛丽指了指椅子,示意其坐下。爱莎先泡了杯咖啡,递给玛丽。
 
在坐下后,爱莎就开说道。“诗河那里真是战事紧张。”
 
爱莎先开口替诗河解释。玛丽皱了皱眉头,显然对诗河不来这件事很生气。史黛拉出了这么大的问题,诗河居然还托辞不来。
 
“先听我解释下吧。”
 
爱莎也发现了玛丽的情绪,立刻继续解释着。随后爱莎将事情完整说了一遍。
 
在玛丽和史黛拉离开基地后,诗河驻防的附近就出现了大量敌军。原来是亚欧联邦为了配合大西洋联邦而进行的军事行动,而且也是想重新拿回黑海的控制权。为了给后方部队留下足够的准备时间,诗河带着哈尼夫斯队开始迎战。不过因为实力相差悬殊,所以诗河那里损失不小。
 
听完爱莎的话后,玛丽心里总算不在那么生气了。毕竟战事紧张,诗河也没法子过来。但玛丽依旧对诗河最近的举动感到不满。可现在史黛拉的事情才更要紧。
 
“刚才问了问医生,史黛拉只是情绪问题,身体无大碍。”
 
看见玛丽仍然对诗河不满,爱莎只好继续转移着话题。玛丽只是点点头,表示明白。
 
“另外,刚才接到了国防委员会的军令。叫我们尽快护送密涅瓦号突破爱琴海海域。”
 
“哼,真是来的不是时候。”
 
玛丽冷笑着,不过她还是会去遵守。毕竟军令如山,不能轻易的违反。只是担心史黛拉而已。
 
“密涅瓦号的维护还要几天?还有阿斯兰回来没有?另外....唉..还有什么你补充吧。”
 
玛丽揉着额头,思维乱的不行。爱莎走了过去,帮助其按摩。
 
“密涅瓦号三天后维护完成。阿斯兰已经回来了,正等着你出来,可能找你有话说吧。塔丽娅也处理完卢西尼亚研究所的问题了,正等着向你汇报。我这次是自己来的,连机体都没带,等下去借台扎古幻影。基地方面的事情交给羽山姐妹了,诺阿和艾斯特蕾雅被我派去支援诗河了。”爱莎有条不紊的说着。
 
按照能力来说,爱莎比诗河只高不低。可是因为玛丽的偏心,诗河一直在军职上压爱莎一头。可爱莎却从来没有怨言,而这也是叫玛丽感到愧疚的地方。
 
爱莎心里却不这么想。她作为拉克丝的间谍出现在玛丽身边,本身就是欺骗。可玛丽没有丝毫忌讳,还毫无保留的相信了她。所以爱莎对于玛丽的感情中还有一丝感激。
 
“你帮我照顾下史黛拉,我去见下阿斯兰。”玛丽想了下,便做了决定。
 
爱莎点点头,然后目送玛丽离开病房。回到办公室,急忙洗澡完之后。玛丽就叫塔丽娅和阿斯兰来办公室找自己。
 
“塔丽娅,你先说下那个研究所的事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