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誓爱天国 作者:中秋(下)

字体:[ ]

 
 
  ☆、第 五十四 章(上)
 
  清晨的浓雾缭绕在廊柱,将阳光还显稚嫩的光芒挡在黑色的瓦檐边缘,寒气弥漫的晨曦慢悠悠地渗入室内,无声无息地徘徊在紫色窗幔的身边,一同觊觎着清香寝室的无限春光。
  指尖划过光洁平坦的小腹,被指下温润如玉的肤质吸引,停下了继续探寻的节奏,食指漫不经心地轻点腹部,茶色的眸子浸满了汹涌的急流,微乱的光芒,沉得让人心尖一沉。
  列摩门纳那只捣乱的手,带来了奇妙的酥麻,仿佛是春风拂面而过,留下了温柔媚人的挑逗,又似情人在耳边的呢喃,渗入了忽轻忽重的引诱……深吸气,悄悄地呼出,生怕自己忍不住嘤咛出声,卡丽熙闭目假寐,隐忍着一大早就来自身旁人的骚扰。
  挑了挑眉梢,垂在额前的几缕发丝,挡住了列摩门纳眼底浓到抹不去的促狭,保持着单手支头的侧卧姿势,那只藏在毯子下面的手,继续毫无顾虑地玩着小把戏,时轻时重地按压着卡丽熙的小腹,继而在她明显是在压抑颤抖的时刻,又向下滑了一寸半指。
  “大清早的,你不睡觉,还非要把我吵醒,坏心肠的家伙!”实在忍不住了,在那只手即将滑向腿间时,猛然开口,同时一把抓住了那只扰人清梦的手。
  低笑出声,不介意被卡丽熙打断了暧昧气氛,她扬了扬眉,抽出被她握住的手,改由搂上她的腰,圈紧。
  “你应该比我醒的早吧。”埋首在黑色的发间,细嗅那层引人遐思的香气,心神愉悦的说道。
  撇嘴,不依不饶地顶回去。“明明是你把我吵醒的。”
  脸仍然埋在卡丽熙的颈窝,用鼻尖来回摩挲着发丝下的颈子,导致列摩门纳笑声变得很低沉,却能听出极端的无赖调子。
  “那你说说看,你每天醒来都一个劲儿地盯着我看,这算不算打扰我睡觉。”
  “谁、谁盯着你看了?”她怎么会知道,她不都在睡觉吗?难道,她早就知道了……坏家伙!
  “除了你,还有谁。”
  “自恋狂,我才没有盯着你看,你肯定是在做白日梦!”小秘密被戳穿了,当下一阵脸红耳热,嘴巴却不服输地回击,向上一拉厚毯子,盖住下巴。
  抬起头,歪着脸,淡然的眸子打量着绯红一片的脸颊,揶揄地问道:“我的小公主,承认自己每天早上都盯着我看,有那么困难吗?你不是一向敢作敢为吗,怎么今天突然这么胆小了?”
  卡丽熙知道自己此刻的脸,一定红到滴血,又是一阵滚烫的热浪从身体里翻腾而起,推波助澜地将她藏也藏不住的羞恼展现在脸上,懊恼。
  “我、我才没看你。”她想挖个洞把自己的窘迫藏起来,眼下能做的,却只有继续徒劳无功的死不承认。
  忍着笑,弯成一道月牙的狭长眼睛,点缀着穿透窗隙溜入的片缕阳光,莹莹发光的狡黠,闪烁着好心情。
  “殿下,库西纳将军在宫外求见。”蓦然,紧闭的厚实木门外传来侍女的禀报,透着小心翼翼。
  “库西纳?”皱眉,目光沉下,隐约有些不悦。“现在时辰还早,有事情去晨会说吧。”
  “是。”
  “等一等。”冷不丁出声,阻止了门外侍女转身离去的步子。偏过脸,视线扫过列摩门纳的脸,轻道:“库西纳这么早进宫求见,一定有重要的事情,还是见一下吧。”
  眉间的阴影微深,显而易见的愠色潜在茶色的眼底,却在那双蓝眸盈着期待的微笑注视里,徐徐如薄雾遇风悠然散开。低叹,对着门口令道:“让他去小厅等候。”
  “是,殿下。”黑色的门外,隐约听见侍女转身离开的动静。
  “来人,伺候摄政王洗漱。”一声令下,卡丽熙掀开豹纹兽皮毯正欲坐起身,却被腰上的手臂拉进了一副驱散寒意的炽热怀抱,愕然一惊。
  “侍女就要进来了,松手。”皱眉,偷眼瞄向门边,继而伸手推向列摩门纳的手臂。
  唉声叹气模样,像个被人遗弃的怨妇,流淌在眉眼之间的笑意,却是风卷朝阳的明艳。“多躺一会儿,干嘛急着走。”
  俯在耳边的声音,潜着诱惑的迷魅,厮迤厮逗地呼吸吹拂在耳畔,轻而易举地撩拨起了赧颜羞怯的甜蜜,无力亦无奈的斜倚列摩门纳的怀抱,片刻的憩息……
  ★★★ ★★★ ★★★
  “摄政王,公主。”小厅侧门的紫色帷幔掀起,一黑一绿两道身影同时出现在门边,库西纳赶紧躬身行礼。
  牵着卡丽熙的手,一同走到软榻坐下,声音沉郁,问道:“库西纳,这么早进宫,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知道自己清晨入宫的行径不合规矩,俯身颔首的库西纳看起来心有余悸,恭敬地说道:“请摄政王和公主恕臣不敬之罪,天色尚早,臣就冒然进宫求见,打扰殿下们的休息,臣惶恐不安。但是,事起有因,实在是不得不现在进宫,请两位殿下恕罪。”
  眉心一紧,目光深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刚过午夜,臣得到消息,上议院众人不满殿下变法革新,在多姆的带领之下,纠集一群朝臣贵族,来到皇宫广场……跪地抗议。”初听此事,他也大吃一惊,没想到多姆竟然猖狂大胆到聚众抗议。
  说是跪求列摩门纳改变心意,还不如说是集体抵抗她的命令。
  “跪地抗议……很好,很好。”扬眉挑眸的瞬间,一道凛冽的寒光划过眼底,薄如冰片般的锐利目光,直直投向门旁流泻而入的晨光,逼得温暖的阳光缩进了高大石柱的阴影,萎缩不前。
  深深吸气,缓缓呼出,盎然春风般的笑容,使得左脸青甲熠熠生辉的狂妄,仿佛一片青色的火焰,如荼如蘼的燃烧起来。“早就在等他们有所行动了,看来终于忍不住了。库西纳,传令下去,凡是在皇宫广场聚众抗议者,收押大牢,明日待审。”
  惊,轻唤,声音焦急。“列摩门纳!这样做,恐怕不妥。”
  紧皱不松的眉头,与她眼底盘旋不散的阴霾同样骇人,带着咄咄逼人的气势,隐忍的怒火不是针对卡丽熙的担忧,而是她一味善良仁慈的心。“他们这样的行径,已经是在向我示威了,难道还要我忍让吗?”
  摇头,侧身而坐,眸光渗进了晨光的柔和,波光粼粼的蓝色海洋,闪烁着温情四溢的柔美。“当然不是让你忍让他们,你是堂堂的赫梯摄政王,怎么能够任由朝臣们摆布。只是,上议院根基深厚,今日皇宫广场的这出戏码,想必多姆已经计划多时了,就算你没有进行变法,他们也会寻衅滋事。依我看来,不如将计就计,你就顺着他们的戏演下去,我到想看一看,多姆还有什么手段使出来。”
  不语,阴沉的面色稍稍缓和,那身堪比殿外的寒风还要冰冷的气息,悠悠地发生了一丝转变,由冷硬坚决到舒缓温和,肉眼都可以辨出的奇妙变化。
  半晌地沉默,库西纳安静地看向卡丽熙,视线相对的一刻,他仿佛看见了那张精美绝伦的脸上闪过一丝犹豫,只是瞬间。
  片刻之后,随着落地窗旁的阳光逐渐由浅到深,耀眼的金色光芒悄然无声地渗入室内,冬日清晨的剔骨寒冷,缓缓被阳光驱散开,列摩门纳不紧不慢的声音终于响起,潜着一如既往的庸懒散漫。
  “库西纳,命令侍卫在皇宫广场生起篝火,时值深冬,天气寒冷不要把赫梯的老臣们冻坏了。在给每人送去斗篷和软垫,他们那么精贵的膝盖,哪里受得了广场的硬地,跪着软垫缓解一下吧。让侍女定时送上热茶,给众人取暖,特别是年事已高的多姆大人,一定要好好照顾。”
  愣了半刻,才颔首应声。“殿下……是,臣立刻去办。”
  躬身行礼,抬眸看了看软榻上的两人,库西纳转身快速离去。
  直到殿内又重回两人的世界,列摩门纳习惯性的揽上卡丽熙的腰,一手为她拉紧领口,即便有火炉取暖,山顶清晨的寒意也能轻易钻进骨子里。
  “小丫头,你又在和我唱反调。”张口,牵起的嘴角,笑得宠溺。
  嫣然一笑,姽婳迷人。“卡丽熙不敢,哪里敢和摄政王唱反调,哪岂不是杀头的死罪,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皱眉,不以为然的摇头,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纵容这位叙利亚小公主了,心甘情愿的。“饿了吧。来人,传早膳。”
  摸了摸肚子,她不说,还真忘记饿了。“我们赶快吃,然后去广场看热闹,那帮人一定气的半死,没想到你即不抓,也不罚,还给他们生火送茶,他们肯定在捉摸你想干什么。”
  想必这场上演在皇宫广场的好戏,已经震惊了哈图莎,很快更会影响到赫梯全境。到时候,赫梯一定会出现几股目的不同的强大势力,齐齐指向列摩门纳的旧法变革,不论是强烈的反抗,还是极力的支持,亦或是沉默的中立……这场颠覆赫梯帝国最高政权的无形战争,必定将波及幅员辽阔的安纳托利亚高原。
  多年以来,拉巴尔撒昏庸无能的统治时期,王权早就被各派势力争抢分割数片。如今,一向以武治国的庞大帝国的君权,很快就会归属于提莫图王朝唯一的皇室血脉之手……
  一位年轻的公主,带着悲凉的身世,苦苦隐忍了十五年之久,竟然站在百万大军的面前,毫无顾虑的亲手杀了拉巴尔撒,取回了被他践踏的血色记忆,更取回了属于她的身份与地位。
  安纳托利亚高原的风声,吟唱着众神的指引,将一位新的王者送到了赫梯人民的面前,那张由数百把铁剑铸造的铁王座,迎来了新的主人。
  卡丽熙的沉静引来列摩门纳的侧目,散发着精致温和的侧脸点缀着半明半暗的阳光,若有所思的目光来自那双蓝得剔透的眼睛,沉醉于这样旖旎迷人的线条,列摩门纳不自觉的扬起嘴角。
  “依我的脾气,统统杀了了事,偏偏你这个小女人就是心太软,什么事情都想顾一个周全。就连那些对国家不忠不义,对百姓自私自利的废物,你还想保全他们的性命。卡丽熙,你……”最后的话,变成了一声长叹,是无奈,也是无措。
  “我要保全的是你,绝对不是他们。”轻轻的声音,却很坚定。
   
  
 
  ☆、第 五十四 章(中)
 
  视线落在一旁,侍女们端着各色早点,陆陆续续走进来。“卡丽熙,多姆和他的党羽一定要除掉,留着他们只能是后患无穷。他们的势力遍及全国,上至贵族将领,下至奴隶主和商人,多姆这棵根深盘结的老树,必须连根拔起,否则赫梯的前途必然被其所累。我知道,你担心我行事过激,会带来不可预测的后果。可是,不付诸行动,又怎么知道结果会如何呢?”
  “列摩门纳,正如你所言,多姆在赫梯的根基远不是一年二年筑就的,想要扳倒他,也非一天二天能做到的。我们需要耐心,还需要时机。眼下你在赫梯的一举一动都倍受瞩目,不光是整个赫梯在注视着你,还有周围列国的眼睛也都一眨不眨地盯着你。只要你走错一步,那些乱臣贼子就会死咬不放。况且,早对赫梯虎视眈眈的两河劲旅,更会伺机而动,就算赫梯有埃及联盟,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等埃及大军赶至赫梯以东的两河,战火早就波及高原内陆的众城了。现在,关键的就是分崩多姆的党羽,瓦解他在赫梯的势力。”道理她们都知道,只是执行的方法不同。
  微微一愣,片刻的失神,茶色的眼闪烁着纯粹的赞许,晨风一动,更加撩乱了眼底的其他情愫。“卡丽熙,我早说过了,你不入朝为官是国家的损失。可是,我很自私地不想与其他人分享你的智慧。我的小公主,我能拥有你,恐怕已经用光我这一生的好运气了。”
  哑然失笑,被甜蜜灌得满满当当的心,猛然漏跳一拍,垂下眼帘的瞬间,笑意蒙上脸颊,平添一凡异样柔媚。
  “我的阿丽娜女神(赫梯人信奉的最主要的神灵之一,大地女神,被视为赫梯帝国和君主政权的保护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