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梦落两河岸+番外 作者:中秋(上)

字体:[ ]

 
 
文案:
 
湛蓝的天空与浩淼的沙漠相接于世界的尽头,寂静的天地里盘旋着金色的风,如同反复低吟浅唱的歌,时间在这首亘古不变的缥缈歌声中倒退回三千年前的古文明,我们的故事,将从这里起步……
 
当埃及盘踞在尼罗河畔熠熠生辉的时候,远在沙漠另一边的两河流域,也极速开创着属于自己的“美索不达米亚文化”,强强之间的战争在阴谋的驱使下渐渐拉开了黑暗的序幕。
 
而身陷黑暗血腥中的她们,又将如何相伴才能走出这阴霾的世界,回归到只属下她们的简单生活中……战争与信仰,王权与荣誉,阴谋与猜忌,到底什么才是无法逾越的障碍?
 
为爱而生,亦为爱而死……战火纷飞的年代里,让弥漫在千里沙漠上空的硝烟,见证一段生死相依的爱情。
 
文章类型: 原创-百合-架空历史-爱情小说 
 
搜索关键字:主角:艾希雅、辛莫蓝伽 ┃ 配角:真的很多 ┃ 其它:
  风吹来的方向
 
  金色无垠的沙漠连绵在天边,天空上耀眼的太阳嚣张的挥洒着光芒,滚烫的空气飘荡在波浪般起伏的光影里,一座恢弘雄伟的建筑屹立在沙漠的边缘,亦真亦假的虚幻。
  不同于殿外的炽热,大殿里阴凉的空气里带着缕隐约的香气,轻轻缭绕在整齐排列的高大石柱间,一种莫名的妖娆之色。
  轻轻的脚步声响起,一片纯白的裙角从一扇门边飘出,寂静的殿内因这抹流动的白色,忽然之间有了一些鲜活的感觉。
  “母亲。”一如这纯白色裙角的静谧,这声轻唤里亦透着一种宁静的祥和,轻柔的能抚平燥热的温度。
  听见身后的声音,女子回头,霎时间扬起一个温柔的笑,那张虽然苍白却极致美丽的脸庞,更因为这个笑容而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艾希雅,过来。”她招手,充满宠爱的眼睛注视着面前的少女。
  “母亲,今天身体好些了吗?”走到女子身边坐下,撒娇的搂着女子的手臂,艾希雅微笑着问道。
  宠溺的摸着那张继承了自己相貌的精致小脸,女子淡笑不语,眼光微微闪动,轻轻的涟漪在眼底流动,片刻的沉默。
  “怎么了,母亲?又不舒服了吗,干嘛哭?”艾希雅慌忙地抬手为女子拭去已经滑下的泪水,焦急不安的问道。
  拉着艾希雅的手,女子低下头,似乎是在沉思,半晌,抬头展开一个淡淡的微笑,墨色明亮的眼静静注视着艾希雅,说道:“总有一天,你将会继承我的一切,成为埃及的大神官。可是,你还是一个孩子,让我怎么能放心看着你一个人担起如此的重任。”
  皱起的眉缓缓舒展,继而换上一个轻松的笑容,眼底一泓墨色的璀璨在微笑时更加明亮。
  “原来您在担心这个,我还以为您身体又不舒服了呢?您啊,没事总爱多想,就是这样身体才会越来越虚弱。别想这些事情了,父王今天来过了吗?”反握住愁容满面的女子的手,艾希雅不着痕迹的岔开话题。
  “早上来了,听说整个尼罗河流域的瘟疫猖獗的厉害,你父王非常担心,医官也拿不出好办法。”蹙眉,叹息。
  敛眼,瞥见侍女端着汤药进来,艾希雅接过托盘里的碗,交到女子的手中。
  “每隔几年就会发生一次瘟疫,可是都能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为何这次会这样大面积的爆发。我想看看那些患者的情况,父王就是不同意,生怕我被感染了。”接过空掉的碗交给侍女,艾希雅细心的为女子擦去唇角一丝褐色的汤药。
  女儿贴心的举动,让女子刚刚恢复的神色又黯然下来,紧紧握着艾希雅的手,欲言又止的表情隐忍着一丝痛苦。
  “母亲,您是不是有事情要和我说?”
  犹豫,紧锁的眉头愁楚着无言的悲伤,良久,女子微笑着摇头,伸手细致的替艾希雅理了理头发,轻声说道:“你父王是担心你,所以才不让你接近那些感染的人,你就听他的话吧。这种时候,不要让他分心担忧。”
  点头,淡淡的开口。“我知道。最近的事情太多,父王整日为了瘟疫的事情烦恼,听说赫梯向亚述发动了战争,两河的局势非常不稳定.虽然离我们很远,但是父王还是担心会波及到埃及,我看他这些日子瘦了好多。”艾希雅心痛的说,眼见自己的父亲因为内忧外患而日渐消瘦,她却帮不上任何忙,心里除了焦虑,还有深深的无助。
  重重一声叹息,侧眸望向窗外,清澈的天空一洗如蓝,心情却在明媚的阳光中变得更加沉重。“赫梯的行为太欠考虑,自认为拥兵百万就想吞掉亚述,却不考虑亚述的金狮军团哪是那么好对付的……战竭而亡,不退不降,这是他们的作风。”
  “父王说,最让人担心的就是这个金狮家族,如果这场仗赫梯能赢,那就算了。如果是亚述赢了,那么举目沙漠以东,就再难找到可以制约他们的国家了,到那时不断增强兵力的亚述,必定会盯上我们。”
  眼神轻闪,随即摇了摇头,“赫梯……难赢。”
  不解,皱眉,轻声问道:“母亲,您为何这样说?赫梯这次出动了全国三分之二的兵力,几乎是亚述人的一倍,这么悬殊的对抗,亚述怎么能敌的过他们?”
  笑,不语。神情莫测的看向旁边镶嵌着华丽珠宝的缠金铜镜,光滑的镜面模糊的反射出自己与艾希雅的影像。
  “母亲?”出声轻唤眼神虚浮的女子,艾希雅顺着她的视线望向铜镜,并没看出任何异样。
  一愣,侧眸,发现艾希雅疑惑的看着自己,她拍了拍她微凉的手背,轻声说:“亚述这次的主帅,听说仍然是金狮家族的人,只要亚述派出这个家族,就意味他们势在必得。即便赫梯百万大军雄踞在亚述的门口,也未必就能从金狮军团的面前过去,最多就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蹙眉,歪着头思忖着母亲的分析,从两河传来的报告里多次提到这场战争的惨烈和顽强。
  其中,一个名字不断被反复提及……辛莫蓝伽。
  很陌生的名字,几乎从未听到过。不过,只要是来自金狮家族的人,都是不容小觑的厉害角色。
  就算,她是一个女子。
  一个女将军……
  真的有点好奇,她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素以军事为强国之道的亚述,尚武崇兵已经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程度,在这样一个以武致胜的国家里最负胜名的军事家族中出生的女子,又该是怎么样的无人能及,艾希雅实在是不敢想像。
  身为女子,却身披战甲冲锋陷阵在硝烟四起的沙场,与一帮男人一起浴血奋战,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场面,恐怕自己一生也不会见到吧……
  “母亲,如果亚述真赢了,那简直是一个奇迹。”说出心里话,她仍然觉得这场实力悬殊的战争,亚述的胜算其实并不大。
  轻轻如风般笑起,眼神闪烁。“好了,别说这些了。回去吧。一会儿就中午了,回去的路上会很热,赶快走吧。”
  “您还是回宫里住吧,在这里多不方便。我和父王又不能在身边照顾您,我们都很不放心。”几乎每次来这里,她都会说这句话,可是倔强的母亲,每次都会拒绝。
  艾希雅真不明白一向温柔顺从的母亲,自从瘟疫开始大面积爆发后,就变得难以理解了,偏要住在城外尼罗河边的这座神庙里,任谁劝都不肯回去。
  无奈的笑了笑,即便是被病痛折磨的憔悴不堪的面容,也能在这抹笑容里透出极致的美丽,亦如春天里最美丽的花朵,即使是在凋零的时刻,仍然美的动心。
  “好了,又来了,和你父王一样的唠叨。”轻拍艾希雅的手背,她佯装愠怒,眼底的光芒却泄露了她的心思。“快回去吧,要多陪陪你父王,让他注意身体。”
  犹豫着起身,微微颔首,“是。”抬眸,在女子微笑注视着自己的目光中,艾希雅缓缓转身向门口中走去。
  “艾希雅。”
  迈到门边的脚步蓦然停下,回身,看着坐在阳光下的女子,问:“还有什么事吗,母亲?”
  敛眼,轻轻咬着唇,片刻之后抬眸,轻笑着摇头,“没事,照顾好自己。”
  笑的恬静,艾希雅欠身,转身离开了房间。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门边的微风中,女子无力的垂下肩膀,强撑的身体缓缓靠向身后的软垫,眼中的泪在呼吸变成一声叹息时,毫无预兆的涌出眼眶,一种无法阻挡的速度。
  “我的命运已经注定,注定在埃及安危之时与神达成救赎的协议。可是,要我怎么放心留下你一个人承担那么重要的责任,你还只是一个孩子啊……”似是哽咽,又宛若是微弱的低吟,融化在风中的声音透着明显的悲凉,属于一个母亲的担忧凄切的悲凉。
  “风吹来的方向,有双眼睛在空中静静凝望,那将是你的未来……依托着你的一生,神所注定的交错,任由谁也无法逃脱。”
  “保重,我的孩子,一定要幸福的活下去。”
  随着最后一句话淹没在落地窗外吹进的风中,一丝血线从女子微启的唇边流下,鲜艳的温度,映衬着她毫无光彩的脸更加苍白。
  侍女慌忙地上前,熟练的为她擦拭血迹,神色紧张凝重地送来汤药,一切都安静的进行,没有一个人因为她突然溢出口的鲜血而不知所措。
  侍女们似乎已经见惯了这种事情,只是每个人都隐忍着眼中的泪水,不敢让它滑落在这个温柔骄傲的大神官面前。
  “从明天起,封锁神庙,任何人不得进入,包括王和艾希雅。”气息不稳的开口,勉强撑着这幅身体与艾希雅见面,已经耗费了她不少精力,在窗外灿烂炽热的阳光中缓缓的闭上眼,女子紧蹙的眉始终不曾打开。
  “是。”侍女恭顺的应下,退到女子身后,悄悄擦去控制不住流下的泪。
  ★★★ ★★★ ★★★
  夏天刚刚开始的第一个月里,身为埃及王妃又同时身兼大神官一职的女子,终因身患不治之症离开了人世,她的离去震惊了被瘟疫折磨的千疮百孔的埃及。
  然而,就在她离去之后的半个月内,这场遍布埃及各地来势汹汹的瘟疫,竟然奇迹般的消失了……宛若是西奈上空吹来的风,带走了所有了恶梦。
  初秋,艾希雅继承了母亲的大神官之职,成为除法老之外,在埃及地位最高的人……那一年,她九岁。
  同年,赫梯大败,损失惨重不可估计。
  亚述虽然也受重创,却赢得了史上最著名的一战,在人数不敌赫梯一半的战场上,他们用鲜血和顽强保卫了家园。
  亚述主帅辛莫蓝伽的名字,自此传遍两河,以及小亚细亚,甚至是遥远的埃及……那一年,她十四岁。
  风,吹来的方向,谁的命运将被注定,谁的命运又被改变……千年不变的风托起金色的沙,兀自飞向天空,盘旋着消失在天际。
 
  第一章
 
  阳光,灼热刺目,宛如碳火散遍大地,将一切可以滋润的湿意带走,充斥在烈火般高温下的人们,艰难辛勤的劳作着,光裸的脊背上汗水成串汇成小河一样的流下,额上的汗水更是不断的滴落沙土,可是却没有人敢抬手擦拭一下,不远处手持皮鞭的监工们,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只要稍有松懈,便会结结实实的挨上几下。
  此刻正值中午,温度在太阳接近中天时不断攀升,没有任何遮避的人们更加吃力的将一块块数吨重的巨石推上斜破,一声一声努力前进的号子,在这样的温度下变得松软无力,声音仿佛就要溶化在火烧般的喉咙之中。
  “辛莫,在这样耗下去,任务还没完成,我们就先累死在这沙漠里了。”库仑塔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小声对身边的女子说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