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梦落两河岸+番外 作者:中秋(下)

字体:[ ]

 
  第四十章
 
  “王,亚述人正在进攻我们的阵地。”一个脸上灰蒙蒙的副官跑进大帐,跪在地上说道。
  “王,前线快守不住了,我们必须向后撤退。”紧跟而来的,又是一个副官冲进大帐,肩上的伤正在向下流着血。
  惊,眯了眯眼,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两人,蒙西斯特站起来,朝着大帐外走去,隐隐约约间能听见如同闷雷一般的咆哮声,沉闷的黑夜下,天空边闪动着暗红色的火光。
  “牵马来。”
  克阿图抢先一步走到蒙西斯特的面前,焦虑的说道:“王,您要做什么?”
  瞥了一眼他,视线又重新落到天地相接的火光处,黑色的眼底染就了红色的光芒,血般腥红。“去前线。”
  大惊,跪下,声音因为担心而颤抖着。“王,您不能去,让臣去吧。”
  没有看一眼地上的克阿图,蒙西斯特绕过他的身体,朝着外面走去。
  “王,请不要冲动,亚述人正在反击,臣带领属下就可以压制,您不必亲往。”克阿图跪在地上,对着蒙西斯特的背影说道。
  真不敢想像,刚才还在庆祝首战大捷攻破了亚述人的第一道防线,这才一眨眼的功夫,亚述人已经打到了面前,他们的反击速度果真是迅急雷霆。
  “你要我坐在这里,看着亚述人冲破我们的阵营吗?”丢下这句话,蒙西斯特跨上马,不给克阿图开口的机会,扬长而去。
  起身,大喝。“保护王,快跟上,快。”
  近卫军齐齐地跨马而上,跟着蒙西斯特冲向前方,他们甚至还没能从刚才的喜悦中回过神,眼神中多多少少的充满了慌乱,措手不及的奔向那已经被火焰烧的通红的天空。
  克阿图接过缰绳跃上马背,一声低呵,带领着大帐外的骑兵朝着蒙西斯特消失的方向追去。看样,他真是太低估亚述人的实力,更加低估了埃及这位年轻法老想要取胜的心情,这场战争,到底谁会是最后的赢家,他真的一点把握都没有。
  ★★★ ★★★ ★★★
  尼尼微城,那坎进攻一个沙漏时后。
  “将军,那坎将军的副官回来了。”
  正与几位将军站在地图边小声交谈的辛莫蓝伽猛然回头,眼睛里射出莹亮的光芒,急切的看向从前线回来,身上还带着浓浓硝烟味道的年轻副官,问道:“前方怎么样?那坎呢?”
  “那坎将军还在前线,他让属下回来汇报战况。埃及人在顽抗,他们的死伤惨重,那坎将军说他会在二个沙漏时内拿下埃及人的前营阵地,请将军放心。”
  点头,扬起嘴角,转身对着地图上几个黑点指了指,几位将军立刻交头接耳,片刻后轻轻点头。
  “你赶快回去,告诉那坎破坏了他们的前营阵地就马上撤退,不可在继续进攻。”
  副官显然对于辛莫蓝伽的指示有很大的疑问,透过那张被浓烟熏黑的脸庞蓦然惊现不可置信的表情,想要说什么,却还是颔首应道:“是,属下马上回去。”
  看着副官转身离开,辛莫蓝伽转身对着身后的将军们问道:“亚述城有没有消息?”
  众人摇头。
  敛眼,沉默。
  半晌,她抬头看着巨大的地图,眼神落在了亚述城的位置,霎时,一丝绿光闪过浅灰色的眼底,只是瞬间,无人看见。
  “去通知亚述城的守城将军,直到黎明前,全城戒备。不许任何人进出城,所有士兵配齐武器待命在各自岗位。”
  “是。”几位将军应声,看见辛莫蓝伽挥手,几个人躬身退下。
  整场战争过于安静,除了埃及人先前的一次进攻,根本没有看见巴比伦人的身影,这太不符合那帮小偷的作风了,既然与埃及签下了联盟,那么这次战争怎么会没有巴比伦的份。
  然而,就在埃及人在亚述的强劲进攻下损失惨重的时候,巴比伦却没有出手相助,这难道是一个正常现象吗?
  不知为何,她隐约觉得今夜并未结束,前方那坎的进攻似乎只是一道开胃的小菜,而真正美味绚目的那道大菜,似乎很快就要上来了,只是时间的问题。
  ★★★ ★★★ ★★★
  黎明还远,亚述城受到巴比伦进攻的战报却已经摆在了辛莫蓝伽的桌前。
  很好,意料之中,情理之下。
  库仑塔看着坐在桌后的辛莫蓝伽,她在喝茶,眼神轻敛,看不见她的神情,但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镇定一如她经历的数场战争一般,淡然,沉稳,不符合年纪的冷凝。
  片刻,门外的士兵来报,那坎将军回来了。
  起身,绕过桌子走到前面,她笑着靠在桌边,双手环胸看着门口跨进来的风尘仆仆的高大身影,一身火焰的味道,还有血腥味。
  “将军。”那坎躬身,微笑着丢过来一个包袱,库仑塔接下,打开。
  光亮的头颅,没有气息的面孔是一张陌生的脸,他的眼睛安静地半敛着,嘴大张,森然的牙在满口尚未凝固的血液里绽放出刺目的雪亮。
  那是之前带领埃及士兵攻破亚述第一道防线的拉哈将军,被一刀从咽喉处割落的首级。
  刀口整齐平滑,从他的表情来看,甚至快得连他自己都始料未及。
  扬了扬眉,库仑塔将这个“礼物”送到辛莫蓝伽的面前。
  手掩上鼻子,微微皱眉,她的眼神显示了厌恶,看着那坎说道:“早和你说过,不要带这种东西回来,怎么从来不听?”
  这小子,就喜欢拎着敌帅的首级炫耀,没救的自大。
  大笑出声,那坎走到桌边扫了一眼桌面,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嘲着侍卫说道:“拿酒来。”继而大刺刺地坐下,被浓烟熏的黑白不一的脸上一口白牙尤其耀眼。“将军,这可是准备送给哈奎兹将军的礼物,他被这家伙伤的不轻,至少让他看看,也能解气。”
  “幼稚。”白了他一眼,一挥手侍卫从库仑塔手里接过包袱,退出去。“前线如何?”
  “埃及人的前线全覆,蒙西斯特赶到也只能看着他们的士兵收拾残局了,真可惜,本来可以一举击跨他们的。”侍卫端着酒走进来,那坎为自己倒了一杯,一口饮尽,顿时感觉被血腥味灌满的呼吸恢复了一些嗅觉。
  “蒙西斯特去前线了?”
  “是。不过阵线拉的太长,我看见他的时候,我们已经在撤退了。”
  与库仑塔对望了一眼,刚想开口,侍卫送来了亚述城的战报。
  展开羊皮纸,简单的几句话,将亚述城的近况说的很清楚……巴比伦还在进攻,但是成效不大,被亚述十万人的部队挡在城外。亚述城的将军请示辛莫蓝伽,如果天亮时还是这种局面,他们是换守为攻,还是继续守城。
  思忖了片刻,她昂了昂头,转身走到窗边,墨染的天空星辰灿烂的就像条波光粼粼的河,闪烁流动在弥漫着丝丝缕缕硝烟的天边。
  抬手抚上窗框,指尖无意识的轻剥着雪白的木框,夜风抖散她眼底幽冷邃远的烟灰色星光,既而擦着她的脸颊撩起窗边的白纱,一阵妖娆美妙的轻舞,微微失神。
  半晌。
  “攻。”她清冷淡漠的声音随着夜风盘旋进屋时,库仑塔颔首退了出去。
  那坎微笑,继续喝着他的酒,眼神从辛莫蓝伽托着火光的背影移开,看了一眼桌上的酒壶,狭长的眼弯起,笑的满意和兴奋。
  ★★★ ★★★ ★★★
  风很舒服,裹着阳光懒懒的吹进屋里,华丽的宫殿里随侍在旁的侍女静静等待着她的召唤,一切都美好的宛若她真是这里的主人,而非人质。
  艾希雅走到窗边,倚在窗框望着庭院里绿意盎然的丛丛连连,精致到一丝不苟的修剪,耳边是潺潺的水声,却无法打动她快要因为担心而四分五裂的心脏。
  乌莲达一连几天都没有找过她,这让她安心不少。
  这个只在小时候见过一面的巴比伦公主,除了那张美丽的面容外,没有一点让人想要靠近的理由,阴冷的个性和乖舛的行事,让她看上去更加可怕。
  仰头看着天空,那方碧蓝晴空被四方的屋顶框出一份生硬,白云悠然飘过屋角,带着眷恋的目光也随之失落的收回,艾希雅轻轻叹息。
  “大神官,公主来了。”侍女的声音换回了她的失神,一怔,回身。
  眉心的褶皱在望进那双暗红眸底时,又加深了几分。
  对于艾希雅带着抗拒的表情,乌莲达只是笑了笑,走到桌边看了看纹丝未动的食物,她才皱起了眉。
  “东西不合你的胃口吗?”
  沉默,随着她的视线看了一眼桌上的食物,一早送来的早餐,她一点没吃。艾希雅单手扶着窗台,面无表情的看向乌莲达,垂在身侧的手腕隐约间还有一丝钝痛。
  坐下,拿起银制的汤匙拨弄着盘子里的食物,随后招了招手,侍女将其端走了。
  “绝食不是一个好方法,或者你该想个别的法子,让我改变心意。”轻轻掸手,像是要掸掉什么浮尘,她挑眉望着她。
  仍然安静,只是眼神变得更加沉默。
  可是,乌莲达后来的一句话,让艾希雅的沉默瞬间瓦解,甚至是在顷刻间有了一种天旋地转的揪心,呼吸也跟着紧张起来。
  “蒙西斯特已经发兵了,你真该看看尼尼微城外,硝烟弥漫是种多么美丽的风景。”她不紧不慢的口气,仿佛是在说着天气,暗红的眸光始终没有离开艾希雅,从她瞬间蹙眉继而浮显惨白脆弱的脸上,她满意的看见了她的深深恐惧和担忧。
  一时语塞,冰冷的呼吸在唇边呼出时,艾希雅的目光越过乌莲达的身影,茫然的看向她的身后,片刻之间她眼前一片空白,干净的白,明亮的白。
  感觉出艾希雅的异样,乌莲达起身朝着她走过去,抬手轻轻触上那张白到没有丝毫血色的精致脸庞时,艾希雅猛然一怔,陡然抬手挥开了脸边的手掌,眸底一闪而逝一片冷光,衬着她蓦然间紧缩的夜色般暗沉的瞳仁,更加的冰冷森然。
  看着自己被挥开的手,眉间轻皱,继而牵了牵嘴角,她不以为意的撩开纠缠在颈间的棕色发丝,静静望着艾希雅,映着阳光的眸底两团火焰悄然燃起。
  “猜猜看,下个出场的该是谁?是那个狂妄自大的辛莫蓝伽,还是那个一心想得要到你的蒙西斯特?我的小公主,你还真是万人注目的焦点。”说着,她倒退着来到桌边,手指轻敲着桌沿,微笑的脸美的让人移不开眼,流动的金色光芒在她的裙边轻轻盘旋,很美,很冷。
  偏开脸,一片色如深海般的蓝从发间划过,荧荧闪闪,几缕发丝擦着肩膀边缘的伤痕滑落,缭绕荡漾在暗绿色的胸饰前,随着窗边的微风一阵轻舞,悠扬曼妙。
  “你会后悔的乌莲达,你在利用蒙西斯特的野心,如果让他知道我在这里,你们的联盟会瞬间瓦解,想知道他会怎么做吗?”如水一般平静冷凝的目光重新注视着桌边的乌莲达,艾希雅忽尔笑了,精致的笑容,盈盈的出现在这张一向温和从容的脸上,突兀的透着一丝残忍的美。
  “……你的巴比伦才是会真正消失的地方。”淡淡的吐出这句话,翘起的唇角,孩子气的顽皮而可爱,瞧在乌莲达眼中的却宛如黑夜般吞食一切的旋涡,狠冽到让人心里猛然一怔的温柔。
  何时,这个印象里总是淡然安静地立于母亲身后的小公主,竟然有着此刻这般鬼魅般可怕的气息……
  眼神一凉,转身朝着门口走去,在身后那道放纵的将乖戾的微笑与阳光明媚的温度融合在一起的目光中,乌莲达脚步匆匆的离开了房间,消失在门边的人鱼般窈窕的背影里透着错愕,亦或是逃避的仓促。
  笑,淡淡的,黑色的眸却越来越深沉。
  战争,还是在她最不想看见的时候,拉开了序幕,也许蒙西斯特说的对,谁都阻止不了战争的脚步,神不行,她亦不能。
  此刻,她真正担心的已经不在是战争的脚步会踏向哪里,而是已经在战争中的那两个最让她担心牵挂的人,他们……怎么样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