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佟佳轶事 作者:泽夕(上)

字体:[ ]

书名:佟佳轶事(清)
作者:泽夕
 
 
 
 
 
清乾隆年间,户部被举贪墨。龙颜震怒,责令三司彻查严办。
其间,曾任户部侍郎的佟佳·瑞园因延误了供应兵部粮草,落了个贻误军机的罪名被赐自尽。佟佳府的九小姐佟玖因几年前逃选跑到了草原才得以幸免。在包衣韩先念的搭救下,移花接木成韩府的九少爷韩鹿祈投身商海做起了生意。
而此时,另一个家族富察氏一脉已悄然崛起。
富察·济兰,养正堂的大东家,怡亲王世子弘暾的小姨子。与姐姐富察·雅图一样,未婚夫卒守寡家中,为世俗所晦气。
 
 
佟佳·纳多(故作可怜央求状):傅小姐,富察姑娘,济兰,阿济,兰兰,小兰,兰儿......
富察·济兰(无视加白眼):要么说,要么滚。
佟佳·纳多(狗屁膏药般不依不饶):借我五十万两。
富察·济兰(抽动下嘴角):什么?你当寡妇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么?
佟佳·纳多(无精打采):好吧
富察·济兰:不如,来我府上入赘吧。
佟佳·纳多(纠结绞手绢沉默不语)
富察·济兰:你是不是嫌我大你七岁!
佟佳·纳多(连连摆手):主要是——
富察·济兰:来人,把账房收拾出来,这是新来的账房先生。
佟佳·纳多:O__O"…!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乔装改扮 商战
搜索关键字:主角:佟佳·纳多富察·济兰 ┃ 配角:佟佳·虹筱富察·沁富察·米 ┃ 其它:
 
 
☆、第一章
 
  楔子
  清乾隆年间,户部被举贪墨,数额之大,涉及要员之多。皇帝龙颜震怒,责令三司,下旨彻查严办。转年秋后,有了定夺。主犯从犯皆数获罪,抄家的抄家,灭族的灭族,充军的充军。
  其中,曾任户部侍郎的佟佳·瑞园因延误了供应兵部粮草,落了个贻误军机的罪名被赐自尽。众人嗟叹,佟佳一族就此没落。
  
  <一>
  塞外的马车上。
  “九哥儿,佟佳氏老爷这枝就剩您这一点血脉了,现在从北面到塞外的官府到处都在通缉您,还是同老朽回江南老家避避罢。”佟府上早年的账房先生韩先念死死拽着佟佳·纳多的马缰绳,二人就这般僵持着。
  “去江南?去江南又能如何!”隆冬凛冽的寒风下,佟佳·纳多腥红的双眼,凌乱的发“此仇不报,我佟佳·纳多就罔为人女。阿玛,额娘——啊啊啊。”说着伏在马背上痛哭失声。
  “九哥儿,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十年不晚!”韩先念想着佟佳那些人临死前的凄凉,也忍不住老泪纵横。
  佟佳·纳多是佟佳·瑞园最幼的女儿,在族中行九,大家都唤她“九哥儿”。
  这个满室望族的小姐打小就不同那些养在深闺的汉室女子,她在草原上出生,长至八岁才回京。自幼爱游历善经商,马上步下的功夫也不次于府上其他的少爷,尤其颇爱马。
  从回京后,每年夏天都会出关到科尔沁草原上小住些日子避暑。
  佟佳乃满族大族,自□□哈赤的正妻哈哈纳扎青开始,先后出过几个皇后。康熙皇帝的生母孝康章皇后佟佳·念锦及康熙帝的孝懿仁皇后佟佳·仙蕊。但自隆科多获罪以后,家族就早不复昔日的荣耀了。所以,她的父亲很希望她能入宫为妃,重振佟佳氏的门楣。
  而她此次出来,就是因为选秀女的事跟阿玛闹翻了,跑到塞外草原,两年不归。
  可谁曾料,家族竟在这期间遭此灭门之灾,父母兄长,一个都没能存活。
  想想她几月前还是个皇亲国戚,一等公的嫡女,几月后就沦为一无所有的在逃钦犯,足可见这世道的无常和官场的险恶。
  再说这个韩先念,如今已是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年轻时追随佟佳氏的老太爷佟国维,一直到佟佳·瑞园时,多年来做着府上的大账房先生。
  算是真正的看着佟佳这些个少爷小姐们长大,而他对佟佳·纳多却又不同于其他少主子。
  说起来,这就跟他们韩家一直人气不旺,他一把年纪了才生了个老来子的经历有关。
  他儿子唤作鹿祈,刚好与佟佳·纳多同庚,在族里也是行九。他每日在佟府上忙碌,看着佟佳·纳多就跟看见自己儿子一样喜爱。
  及至她到十来岁的时候,她个小小的孩子竟对珠算和经商起了兴致。她阿玛佟佳·瑞园终日忙于政务,对她及少过问管教。
  于是,从那时起,她就每日的跟着韩先念学这些个经商之道。以及记账对账,这些账房们的技能,从不嫌枯燥,听的看的津津有味。
  到了十三四岁的年纪,府里府外的大部分生意往来,她竟然桩桩了熟于心。
  后来,韩鹿祈染上了肺痨,韩先念自己年事也高了,就辞了在佟家的差事,回家陪儿子去了。
  前不久,佟佳氏获了罪,他更是不敢在京城做过多逗留,变卖了家当准备回江南老家去。
  但临走前,心里记挂着在科尔沁的佟佳·纳多,还是带着儿子出关来寻她了。
  “韩先生,我是不会同你回江南的,窝藏钦犯是死罪,要灭九族的。”冷静下来后的佟佳·纳多坐在篝火前,感激的说。
  马车里时不时传来韩鹿祈剧烈的咳嗽声,刚出关不久他就染上了伤寒,一直高烧不退,这对本就病入膏肓的身体无疑是雪上加霜,再加上连日的奔波赶路,此时瞧着,已是时候不多了。
  又僵持了几日,韩鹿祁终是熬不住了,一口气没提上来,结束了他十九年的年轻人生。
  因为路途遥远,他得的又是伤寒,尸体不能带回老家,只能就地焚炼。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痛失父母兄弟的痛苦,让两个人变的神情麻木,相对无言。佟佳·纳多就这样看着火在韩鹿祁的尸体上噼里啪啦的烧着,仿佛也看透了人生。
  韩先念一夜之间就花白了头发,瞧着穿着灰布马褂乔装的佟佳·纳多说:“九哥儿,鹿祈没了,知道的人不多。”
  说着说着又是潸然泪下“你就这样扮着,跟我回江南去,鹿祈自幼随我在京,老家人并不认识他。家里还有些买卖,你要还有那报仇雪恨的心,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佟佳·纳多沉吟了片刻,屈身跪拜“阿玛额娘没了,先生又痛失爱子——以后,我为先生养老送终!”
  于是,一老一少,南下江南去了。 南下的小船上。
  佟佳·纳多的贴身丫鬟虹筱手里捏着剃刀,红着眼圈“咱们,找个地方隐姓埋名不好么?奴婢知道,你恨极了齐佳氏的表小姐。”
  “哦?”佟佳·纳多披散着头发,冷笑侧头看看平日并不多言的虹筱,又凝视着铜镜里的自己一字一顿的说:“我谁都不恨。只是,佟佳这一房,也不能就这么完了!”
  虹筱伺候她这么多年了,想想她那时对齐佳氏的表小姐心心念念,无话不说。说是不恨,此时手里紧紧攥着的那块玉把件儿又是谁送的?
  “阿玛额娘走时,我也没能——。”佟佳·纳多扣上手中的铜镜,扯了扯额前的头发“汉人有句话,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我没父母了,剃了头——我就是韩鹿祈。”
  几月后,江南韩府。
  “三爷!您可回来了。”管家早就候在门庭,看见韩先念一行人等回来了,一面打发小厮们去里面通告长房大奶奶,一面迎了上来。
  这是佟佳·纳多第一次来江南。
  她知道这么多年韩家靠着佟佳氏在京中的影响,在江南广做丝绸茶叶药材等生意,置办了些家业。却没想到,是这等的富甲一方的气势。
  于是,堵在心里多日来的阴郁,也随着到达了目的地,而稍有改观。
  再说这韩家,虽是宅门产业大,总共就不过三个房头儿。
  府上的大爷早年间就过世了,府里属大奶奶年长,经管着府里面的吃穿用度。大房头儿上,大少爷在山东外派做官,一年也回不来一次。两个姑奶奶也都出嫁了。
  二房头儿上,二爷自幼纨绔,年少时跟长兄不和,出去别府单过,如今除了年节按时分些家里的红利外,平时很少到府上来。膝下有四个儿子,一个闺女。
  而三爷韩先念呢,年轻时追随着佟佳氏在京里当差,韩府外面的买卖经营一直都是三房在操持。
  他家里头的三奶奶生了儿子韩鹿祈后就掏空了身子,孩子还没足一岁时她撒手人寰了。如今,韩鹿祈再这样一没,难怪韩先念心灰意冷,对什么都不大过问了,跟佟佳·纳多儿时印象中那个风风火火的大账房,简直判若两人。
  眼下随着佟佳一族这样一灭,韩家多年的靠山没了。整个府上显得死气沉沉不说,就连外面的生意买卖也是月月亏欠,大不如前。
  “哎呦,我的儿,快让大娘瞧瞧!”韩家大奶奶眼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韩先念身后的佟佳·纳多,拉倒身前打量着“这是九少爷,鹿祈吧?这孩子从小就养在京里,还是七岁头上见了那么一次。现在看来,跟小时的模样了却也不像了,祖宗庇佑,出落的这般好。”
  “这是长房的大奶奶,叫‘大娘’。大嫂,孩子大了,取了诨字叫‘佟玖’,唤她玖哥儿就使得。”韩先念沉声引荐着。
  “哎,玖哥儿好,长长久久的,意头也吉利。”说着里外的张罗着“快伺候三爷和九少爷洗洗风尘,到二爷府上请他们过府一趟,就说三爷带着九少爷到家了。”
  佟玖自己住着一套院子,仆人们早就备好了热水,虹筱伺候着她沐浴,洗着多日来的疲惫。
  佟玖仰头靠在浴桶上,头发披散在外,一手抚着已泛了青的额头一手撩拨着水,思忖着“没想到,韩家门儿这般大。”
  “依奴婢看,韩家这个大奶奶,一个妇道人家,能经管起这么大的宅院,也是个能耐人。”虹筱为篦着头发“哥儿如今不同往日了,到了江南,既然打算在商场上行走,干出番事业来。凡事就要多走些心思。毕竟咱们初来乍到,又是寄人篱下的。”
  “我知道,你放心。”佟玖将温热的手巾盖在脸上,闷闷的说:“你当当日草原上焚炼的是韩鹿祈么?是佟佳氏的九小姐。”
  更衣时,佟玖把玩着那块温润的手把件,问虹筱“这做个扳指如何?”
  虹筱为她系着褂子上的盘扣,听她这么问,瞧了一眼“哥儿自己喜欢就使得。这颗不系了吧?”系到最上面颈间的扣子,虹筱停了手。
  佟玖四下张望着,嘱咐着“这以后就是咱的家了,好在也是个住处,按京城的样子好生的张罗张罗。让小厮们给我搭铺火炕,这床我睡不惯。”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二>
  “今天,咱们韩家族里德高望重的,各房头掌事的都来了。我呢,老了,韩家以后的生意买卖就不再过问了,都交给犬子佟玖打理,还望各位对她多加帮衬。”韩先念说着,把象征韩家财权的金库钥匙,郑重的递给了佟玖。
  又象征性的说了些勉励激励的话,而佟玖也连连点头,很受教的模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