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百天谜恋日记 作者:引号君

字体:[ ]

 
书名:一百天谜恋日记
作者:引号君
 
文案
 
如题:短篇
 
程小春的谜恋日记,百日内有效。
 
没有帅哥美女,只有平凡的生活。
 
总之,谜一样~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小春,敬学 ┃ 配角:无 ┃ 其它:无
==================
 
  ☆、第 1 章
 
  程小春已经顶着寒风在公交站等了20分钟了,她不到8点就到了,去对面买了个馅饼后又回到公交站。
  今天是第21天,程小春哈出一口白气,一看表,上班快迟到了!
  留恋地看了车站最后一眼,程小春迈开步子往公司狂奔而去,眼看大楼就在眼前,路却迂回不见个头,这个大大的科技园最招人烦的就是这一点。
  卡着时间跑到地下一层,刷卡进门,呼,还好,领导没出现,门口也没有堆快件。
  把灯打开后,第一件事是摁空调开关,楼下太冷了,一会儿来人了她就去楼上转转。
  百无聊赖地把电脑打开,程小春又在公司内网搜了起来。
  这个没有英文名字的女人,内网上只有一个座机,照片也没有。
  来来回回看了几遍,她关掉了页面,在墙上的日历划下重重的一笔,然后打上叉。
  不知道今天还能不能见到那个女人。
  一直到9点才陆陆续续有人过来取件,程小春不慌不忙地查找然后登记,不跟人寒暄也不会微笑,偶尔会有还算相熟的同事过来找她聊天,她觉得也没什么可聊,反正她就是同事眼中不爱言语的小女孩。
  "在这里签一下字,对,签你的名字,中文英文都可以。"
  程小春盯着来人笔下的名字,失望一波接着一波。
  这些人,熟悉或陌生,见过一次或总能碰到,对她来说都没有什么分别。
  她只希望,那个叫敬学的女人能来取一下文件,她记得架子上还剩她两个快件。
  "到时间了,你上去吧。"
  赵焕秋跟往常一样在10点半来到了邮件室,每天的这个时候程小春需要到楼上柜子里去取件,她就来替程小春盯一会儿。
  程小春刚来的时候收发室还有一个正式员工在,程小春作为一个实习生也只是打打下手,可没过多久正式工离了职,就只剩下程小春一个人了,偶尔是会忙不过来。
  "好的,领导。"程小春从架子上拿出一圈钥匙,仔细辨认着。
  "叫我焕秋就行,干嘛总叫领导。"
  赵焕秋是程小春的直属领导,也是破例让她进来实习的人,面试那天经理正好不在,赵焕秋就过来面试,程小春有些拘谨地跟赵焕秋聊了几句面试就算结束了。
  离开大楼之后程小春叫她来面试的人发了个短信,大致是说觉得很投缘,想拿到这份工作。
  天晓得,她当时还以为那个号码是温柔的正式工姐姐的,才会说那样的话。
  结果上了班之后赵焕秋提起这件事她才知道,这是个误会,她居然跟凶巴巴的赵焕秋说很投缘……
  "你都来了一个多月了,怎么还这么生分,跟你的气质很不相符啊。"赵焕秋一见程小春呆呆的样子就想要打趣,毕竟程小春的形象打扮是偏中性的,剪着利落的短发,五官又精致,给人的感觉该是个开朗活泼的小正太。
  程小春尴尬地笑了两声,实在不知该如何回应,握着钥匙抱着信封错过身走了出去,"我就是比较慢热而已……"
  赵焕秋笑了一笑,翻起杂志。
  程小春的临时胸卡很不管用,一会儿灵光一会儿不灵光的,今天又是不灵光的一天,连地下一层的楼梯门都打不开。
  她只好绕过长长的走廊先去了B区,前台的berry刚好来地下有事,碰上满脸愁容的程小春,好心地帮她刷开了门。
  程小春道了声谢,跟berry一同进了电梯。
  她要先到3层,把该送的快递送到之后才能做其他事情,一想到敬学在四层办公,她就有些迫不及待。
  终于,该送的送完,该补的补完,三楼的柜子也已经取完,她迈着轻快的步子到了四楼。
  天不遂人愿,程小春还是看到了那个空空的座位,原来今天她没有来。
  整洁的桌面只放了一个水杯和几只笔,文件被收在文件夹里,电脑自然是关着的,椅背上放着一个大围巾。
  程小春不知那四四方方的大围巾是作何用处,毕竟暖气这么足,需要的该是加湿器和风扇吧。
  她不在,程小春的好心情也不复存在了,这普通的一天便没有任何波澜。
  下午3点半她按例继续去转楼,没有丝毫磨蹭,很迅速地结束。
  5点半收拾好刚送来的信件,跟赵焕秋打完招呼,按时下班。
  出了大门才发现雪已经积了几厘米厚,程小春的靴子踏入雪中留下小巧的脚印。
  她拿出刚买的小板机咔嚓咔嚓地摁着,发了个短信又觉得太冷,只好收起手机将手插回兜里。
  昏黄的路灯将她的身影拉长,她耐着饥饿听着歌,洁白的积雪在前方闪烁着一片晶莹。
  景象很美,只是无人分享。
  她无奈地咬了咬嘴唇,还是快些回宿舍吧。
  邮件管理是一个重复机械又无趣的工作,如果程小春不是因为弄丢了手机也不需要来兼职赚钱。
  实在没脸跟爸妈提起啊,最贵的一个手机在买爆米花的时候被偷走了。
  如赵焕秋所言,她已经实习一个半月了,忙的时候一群人围在身边问这问那让她手忙脚乱,闲的时候大半天也见不到人影,她就偷偷地拿出下载的电视剧来看,或者也会看看书。
  但自从认识了敬学,她的工作便没有那么枯燥了。
  想睡懒觉的小天使不需要跟勤奋的恶魔打架便无力地败下阵来,全因她早早地在公交站遇见过敬学。
  那是离公司最近的一个公交站,只要时间合适,能够遇到很多人,而下车后至少还要走7分钟才能到达大楼。
  于是为了这7分钟,程小春又开始了清晨的等待,今天是她认识敬学的第28天。
  该说皇天不负有心人吗?
  捕捉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程小春吃饼的动作停了下来,扬起嘴角。
  敬学下车之后显然并没有注意到程小春,她面无表情地匆忙经过,只给程小春留下一阵清香。
  她用的是什么香,有六月桂花的香气,程小春不及细想,抬起脚跟了上去,急促地上前与敬学并肩。
  或许不能说并肩,因为敬学的肩几乎要与她的下巴平齐了。
  "嗨!早上好。"程小春感受到自己内心的汹涌,可招呼打得有些僵硬,她甚至还扬起手摆了一摆。
  好蠢的动作,是学小狗在训练吗。
  好在敬学没有在意这些,她认出程小春后稍稍有点惊讶,"早上好,很巧嘛,又遇到了。"
  敬学的笑很特别,该怎么形容呢,明明有些清冷却能让人感到温暖。
  至少程小春是被暖到了,她搓了搓手,好像真的没有那么冷了。
  "很冷吧。"敬学看程小春走起路速度很快,以为她是太冷了。
  "还好啊,冬天不就是这样,都说下雪不冷化雪冷,昨天不是下了雪嘛。"能聊的无非是天气早饭和温度,程小春对敬学的了解并不多,她其实很想问一问这些天她为什么没来上班。
  "嗯,你很赶时间吗?"敬学望了望前方的路,刚走到路口,马路都还没过,时间还早。
  "啊?不啊!"程小春蓦地停下脚步,她是希望把这条路走上一个小时的。
  "我看你走得很急,不怕粥洒掉?"
  "啊,不好意思……"程小春都忘了自己的一只手里还拿着粥,再看敬学手里也有跟她一样的杯粥。
  她走路一向很快,特别是紧张兴奋的时候,几乎是控制不住的,想必又是犯了这个毛病。
  "没关系,我只是有点跟不上了,人老了。"
  "你多大啊?就说自己老了。"程小春手心冒汗,问得随意却掩不住慌张,是啊,她还不知道敬学的年纪。
  不过看也看得出来,岁月的痕迹不懂得隐藏,敬学后脑勺的短发发梢有几丝发白,程小春猜测过,她大概会在37岁左右。
  看着不像会保养的人,眼角的纹路清晰地可怕,恐怕其他人不会觉得敬学有多么特别,也只有程小春了,如待珍宝般想捧在手里奉在心中。
  "我啊,32岁了。"敬学很直接,虽然相交不深,但年龄本就是铁打的事实,藏着掖着又不会改变什么,对待这些她一向大度。
  32岁?居然比自己推测的还要小上五岁,真是……让程小春无话可说。
  不知不觉,两人已经到了公司门口,马上就要在电梯处分道扬镳。
  程小春看了下表,7分钟的路她们走了14分钟,整整延长了一倍。
  正在窃喜,上行的电梯来了,敬学的一只脚已经踏了进去。
  程小春眼角一抽连忙跟进了电梯,摁下了4层。
  "你也去4层?"敬学奇怪地打量着程小春。
  "嗯,有点事情。"其实是还没有聊够。
  可惜这电梯并没有独处的空间,很快又上来了几个同事,程小春被挤到离敬学最远的角落里。
  到了4层程小春没有下去,敬学也没有回头,程小春对她而言只是一个偶尔碰见的同事,一个萍水相逢的小姑娘,她其实根本不记得她的名字。
  目送敬学离开后,程小春回到了她的地下一层,邮件室本该锁着的门却是开着的,一缕灯光从门缝中溢出,
  程小春暗叫不好,又看了看时间,果然迟到了。
  因为那个女人,她得意忘形了。
  赵焕秋并不想责备程小春,只是把压在门口的快递取进来催着她登记,程小春理亏一些,放下粥便开始了工作。
  这一忙就是一上午,月初来的杂志和信件总会多一些,加上可能到了结算季度,很多支票会以快递的形式送到这里。
  程小春光是分杂志就分了两个小时,太多太杂,月度的年度的要分开装到特定的盒子里,盒子上写得便是拥有者的名字。
  还有几个分散在各处的领导,一旦有了信件就需要她亲自上楼去送。 
  总之,她没有时间去回忆与敬学相处的细节,这一天下来心里有如长了柔柔的茅草一般,杂乱躁动又难耐。
  轻轻地在日历上打了个勾,她终于可以下班了,时针刚刚走过7,天已然全黑下来。
  把东西都归置完全,她挎起包打算锁门。
  这个时候,门里面的座机响了起来,程小春后退一步,又走上前,还是刷开了门。
  她想着反正已经够晚了,也不在乎这一会儿,况且打电话的人那样执着,说不定会有什么急事呢。
  于是她三步并作两步,接起电话。
  "喂,你好。"程小春还是工作状态,音调温柔而曲折。
  听到她的声音,对方似乎愣了一下,"你好,请问邮件室还有人吗?"
  "你打的是固话,没有人那是谁在接你的电话?"程小春有些烦躁,没想到是无聊的人,要不是害怕对方是什么什么领导,她就直接挂电话了。
  只听对方轻笑一声,然后道歉,"不好意思是我糊涂了,那我现在还可以去取件吗?有点着急…"
  程小春沉默了几秒钟,忍不住长叹一口气,"你这会儿过来吧,先告诉我你的名字我提前找出来。"
  "好的,我马上到,我叫敬学。"
  挂断电话之后,程小春处于当机状态,今天是怎么回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