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芷音缘 作者:半夏的夏树

字体:[ ]

 
书名:芷音缘
作者:半夏的夏树
 
文案
本文介于小白和非小白之间
主角们闪光点满满缺点几乎找不到
不高不潮不快不慢
文笔粗糙幼稚
见谅
感谢板砖感谢指点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因缘邂逅 宫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上官音韵,容芷,莫凉,张钰 ┃ 配角:上官肆,上官衍,上官风义 ┃ 其它:表姐妹,一家亲
 
 
  ☆、病逝
 
  悦音宫内,当今圣上上官风义的怒吼响彻整个大殿,“一群废物,都给我滚!”不是‘朕’,而是‘我’,可见皇上有多怒。跪在地上的太医们汗如雨下,听得这话一个个连滚带爬都离开了。
  “咳咳-咳咳—,皇上…你不要气…太医们都尽力了…臣妾命当如此…只是放不下音韵…皇上,臣妾有一心事未了……”
  上官风义扶起自己的结发妻子即当今的皇后容月,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爱怜的说道:“爱妃莫要说丧气话,我会派人去把天底下最好的医师找来,一定能把你治好。”
  容月苍白的脸上显出宠溺的神情,“皇上说的什么傻话,宫里的太医已是天下最好的,皇上也别为难了他们。臣妾的身体臣妾万分清楚,只是实在有一事放心不下,皇上能否答应臣妾最后的请求?”
  上官风义清楚她放不下的是什么,原本有些犹豫的眼神在听到‘最后’这两个字的时候变得坚定。“月儿,你知我向来不会拒绝你,这次当然也不会。”
  容月这时候才将一直在床边不敢靠近的上官音韵招到身前,一手牵着上官音韵的手一手牵着上官风义的手,两手交叠,“皇上,臣妾只有音韵这一个孩儿,这孩子打出生没离开过我身边,没跨出悦音宫半步,臣妾这一走,还望皇上要保护好音儿啊。”
  上官风义的眉头不经意的皱了皱,最后像是下定决心般宽慰容月道:“月儿放心,只要我在的一天,就不会允许任何人动我音儿分毫。”
  “皇上,世事难料…”本不想如此苦苦相逼,但是她容月就是想让音韵当上皇帝,试问这天下,除了当上皇帝,还有别的办法可以保证她的音韵不受丝毫伤害吗?就算是当今圣上也有力所不及之时,所以她只能对皇上一逼再逼。
  上官风义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月儿,你还是这么固执。”算了,他死之后谁做皇帝有何差别么,既然没差别还不如遂了月儿的愿。将死之人,又是挚爱,无论如何他都狠不下心拒绝她,他总算明白为何音韵出生之日月儿坚持对外宣称是皇子而不是公主,她早已想到有今日。
  容月知道皇上这句话算是答应了她,转头温柔对着音韵道:“音儿,你先下去吧,母后有些话要与你父皇说。”一直忍着不掉眼泪的上官音韵不舍的看了一眼她的母后之后乖乖的走出房门,那滚烫的眼泪终于在踏出房门之后夺眶而出。母后要离开她了吗?她要变成小李子他们说的那种没人要没人疼没人怜的小可怜吗?她只有七岁而已啊…
  皇上一直在讲话,讲他们如何相遇,如何交心,如果这样能挽留住他的皇后,他愿意就此讲到天荒地老,只是容月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上官风义的心也在一点点往下沉,突然容月的手用力握紧了上官风义的手,上官风义的心沉到谷底,转头说道:“请音儿进来。”“是。”看到走进来的上官音韵,容月的眼神突然变得清亮,这是明显的回光返照。音韵半跪在床前握着容月的手,不太爱哭的小孩如今顶着一双红肿的眼睛。容月怜惜的摸着音韵的头,“音儿以后要乖乖听父皇的话,不要让母后担心,好吗?”用力的点头,小小音韵此刻多希望自己有回天的能力,让母后一直在自己身边。容月宽慰的笑了,她的音儿她相信不会让自己失望的。容月的眼神渐渐涣散,上官风义和音韵一直守在床边,直到容月的身体变得冰冷。
  该来的挡不了,要走的留不住,唯有把握当下。“来人,请天师到悦音宫作法七日,七日后将容后葬于皇宫后陵。这几日也不用上朝了。”“嗻!”这一年是昰十二年,大礼国的子民永远记得这一年,她们贤明的容皇后因病仙去,皇上发布号令大赦天下,并因此七日不上早朝,日夜守在容后棺边。
  远远望去,容后陵寝前,是一大一小两个萧索的背影,正是当今皇帝和九皇子音韵。“音儿,朕只问你一次,你想不想做皇帝?”这是音韵印象中父皇第一次用这么严肃的表情语气问她,聪慧如她,一下便醒悟这或许是母后的遗愿,因此也十分严肃的回答道:“回父皇,儿臣愿为父皇分忧解愁。如果儿臣做皇帝是父皇所愿的话,儿臣定当义不容辞。”这番话,既没有明确表明想或不想,而是把选择权丢回皇帝手中。上官风义赞许的看了她一眼,接着说道:“从一出生,你母后就将你当作皇子一般看待,她是十分聪慧的女子,想来音儿也必不会差,这江山将来有音儿辅佐,朕自是放心。一直以来,朕只有九皇子而不是九公主,音儿今后就和皇兄们一齐跟太傅习四书五经治国之道。”“儿臣遵旨!”                        
作者有话要说:  
 
  ☆、由暗处走出的莫凉
 
  容月一去,皇上就把悦音宫当成禁地,任何人等除非他准许才可进入。因此,九皇子音韵也不能够再住悦音宫。为补偿她,皇上赐了一座宫殿给她当作寝宫。原本还没有封王的皇子公主是没有自己的寝宫的,除了大皇子可以以准太子身份住在东宫外,其他皇子都是与自己的母妃同住。因此,各位皇子对九皇子的这一特殊待遇是既妒又恨。同时还有好奇,这位只有在年庆家宴上出现的最小的皇子,凭什么获得这般殊荣?如此,便有人忍不住想看九皇子出丑。
  深夜无法入睡,音韵披了袍子到院中赏月,这月色皎洁,可惜没有母后在身边给她讲各种趣闻。夜凉如水,小小人儿再怎么失意也抵挡不住睡意,起身正要回房,突的发现一只长着扁扁的头呈三边形状的蛇正盯着她吐出猩红的信子,兹兹的声音在这夜里甚是惊悚。没见过这种蛇的音韵不晓得这东西的厉害,正遇上前赶蛇,却突然腰身一紧,被人带出了一丈开外,正好躲过蛇喷出的毒液。来人甩手一弹,蛇已被飞石打中应声倒地。“公主小心,这蛇有剧毒,毒液碰到眼睛会瞎的。”竟然有会喷射毒液的蛇,音韵这才感到有些后怕,若是自己再走近些,恐怕双眼不保。
  惊惧过后是疑惑,“你是谁?”知道自己公主身份的也就自己的几个贴身侍女,这个人一身夜行衣,声音也陌生得紧,不似自己宫里的人。
  来人揭下面纱,微微躬身道:“属下莫凉,受容公主之命,保护九公主。”
  音韵思绪转得飞快,她既然出手救自己,应不会对自己有恶意。“你是母后身边的人?为何我从未见过你?”
  “是,公主见过奴婢无数次,只是没认出来罢了,我是悦音宫婢女颜。”
  颜?音韵想起来了,母后身边确实是有这样一个人,只是向来无声无息,毫无存在感,好似自己记事起就见过这个颜了。看来她一直在母后身边,而自己竟然一直没注意过。母后不会只托付一个人保护自己,那么……“颜?所以莫凉才是你的本名?你们有几个人?”
  “宫内有天、干、地、支、风、雷、电、金、木、水、火、土十二影卫,宫外各处都有我们的夜集。”
  音韵颔首,“所以,你是领卫?”
  眼前的女子面容姣好,年纪不过双十左右,浑身散发着几分心不在焉,音韵不太相信这样的人能做头领。
  “莫凉的身份比较适合贴身保护。”说白了就是她是女的,身份优势。
  她就说嘛,音韵正为自己的猜测正确而暗暗得意。不过,转念又沉下心来,“母后有没有什么交代?”
  莫凉知道公主迟早会问到,所以没有遵循容后的遗愿,一下子便把知情倾盘而出,“公主希望您当上皇帝,必要时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十二影卫包括所有的夜集以及塞外的十几万将士,都听候九公主差遣。”莫凉是抱着私心的,她想知道眼前的人是否如容公主那般值得死心跟随,虽说公主救了自己一命,但卖力与卖命是两回事,她想知道音韵值不值得自己为之卖命。
  母后竟然有这样的势力,那为什么这七年来母女二人要守在悦音宫中,七年里除年宴外都不敢外出?音韵不明白,不过她也不好问莫凉,也许母后有自己的打算。
  莫凉看着音韵没有表情的脸,心叹这小公主真是和皇帝越来越像,难以莫测的表情,让人难以猜测他们心中所想。数月前的她不过还是个在皇后身边撒娇的小孩,果然是经历过才会长大。“母后还有别的吩咐吗?”
  莫凉还是闲闲的开口,“公主吩咐属下要尽全力保护好殿下,殿下有什么需要也可以尽管开口,莫凉虽武艺不精,殿下若想学,莫凉也必当倾囊相授。”
  音韵越看莫凉越觉得眼熟,这不是悦音宫那个扫地的宫女么。记得有一次她看见莫凉在扫树叶还一直去逗莫凉想和她说话,哪知莫凉硬是无视她,装聋作哑,音韵只好放弃,那时候的莫凉和现在的莫凉好像长得有些不一样呢。“以后不要称呼我九公主,你可以直接叫我音韵。”
  莫凉被音韵这样盯着也有些不自在,“呵呵,音韵,莫凉脸上可有异样?”
  “嗯,想当初悦音宫总是一尘不染,这可多亏了莫凉,母后的眼光真是不错。”
  被看穿了…莫凉笑得自在,“呵呵呵,这是属下的职责。”
  武学之道音韵是要学,不过她不想和这个心不在焉的莫凉学,倒是易容术可以。“既然如此,往后,莫凉就在这汜月宫住下吧,这宫中没有悦音宫洁净,母后若知晓会不开心的。顺带,你教教我易容术。”抛下这几句话,小音韵潇洒的转身回房了,留下苦哈哈的莫凉。她们母女就是吃定了她不会反抗是吧,可是她就是真的不会拒绝她们,活该! 
  罡十三年,江南水患,救急上诏如雪片般涌向朝圣殿。皇上派了一拨又一拨的人带着赈灾粮款前往,回馈他的却是一个又一个坏消息,情况没有丝毫好转。今日,皇上在朝廷上又一次大发雷霆,“左相,朕命你全权负责此事,如今三月过去,灾民有增无减,温、苏、闵、台四州府尹纷纷请辞,你有何话说?”
  左相张元无奈答道:“回皇上,今年黄河水肆虐,乃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凶悍。大批百姓流离失所,缺钱少粮乃至互相残杀的地步。四洲府尹兢兢业业不敢浪费一粒米一箪食,尽全力呵护百姓,不惜奉出家底给灾民熬粥,可实在是杯水车薪啊。”
  皇上怒气更甚,“哼!朕不要听你这些废话!朕只问你,你欲如何解决这水患?如何安顿百姓?”
  张元苦着老脸说到:“臣以为,朝廷加大赈灾力度,增加钱粮,同时增派人手修葺河堤,方能缓解。”
  这一回,皇上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如今国库空虚,此法不行,你最好想别的法子。”
  皇上此言一出,文武百官纷纷交头接耳。光是台州,就已先后拨付了三千万两白银,其他州县也差不多,如今再指望朝廷拨款,实在是强人所难了。大臣们心知肚明,所以无人敢答话。
  九皇子音韵上前一步说道,“儿臣有一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皇上看了音韵一眼,“讲!”
  “如今形势,既要安抚百姓,又要修筑河堤,不若双管齐下,以工代赈,征召百姓修葺河堤,赏以工钱。则既让百姓有所食,免于其领取救灾款后坐吃山空重复领取赈灾款加重朝廷负担,同时亦免了兵部调配兵力的耗时耗力,可谓一举两得。至于工钱款项,四洲府尹俨然给我们诸位做了个好榜样,我相信在场文武百官一定会如四洲府尹般为我大罡黎民百姓倾囊奉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