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死神]情怎可料+番外 作者:可乐小闪/Sherry_soi(二)

字体:[ ]

 夜一房间
  碎蜂叉着腰站在浴室仔细的打量挂在前方的雪白床单,没有可疑的痕迹了.良久满意的点点头,
 
抹掉额上细密的汗珠, “证据销毁.”
  捶着酸痛的手臂和细腰,碎蜂有气无力的往沙发走去,一大清早被夜一折腾,身上已经非常不舒
 
服了,可发现床上那羞人的痕迹,碎蜂打死也不愿被别人看见的,只有亲自动手清理,环顾整个房间一
 
切恢复正常,忽觉头有些晕,脚下一个踉跄,却被人温柔的扶住,碎蜂豁的回头, “夜轩”
  “今天不要乱动了,好好休息.”温和的声线一如从前,夜轩嘴角带着淡笑,扶着碎蜂到沙发落座.
  “你...你(怎么知道)这几天都在干嘛.”碎蜂大惊,夜轩这口气,难不成知道了就快问出口话拐了一
 
个弯,实在不好意思开口,
  “谈恋爱.”夜轩轻飘飘的三个字却让碎蜂娇躯巨震,倒了杯热水递到碎蜂手中,夜轩轻笑道: “赫
 
丽贝尔对我很好.”
  “可是...你不是喜欢...那个家伙吗.”碎蜂支支吾吾,与夜一在一起,最怕面对的就是夜轩,不知为
 
何由衷的心疼这个女孩,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穿越时间的洪流,深刻的疼惜着.
  淡淡的金芒在蓝色的瞳中一闪而逝,夜轩拉起碎蜂的手,温和的声音蕴着忧伤: “对不起.”
  “恩”碎蜂茫然,怎会说这个. “傻瓜,你又怎么了”
  “我怎么不重要,见着你们好,我就安心了.”夜轩抿着笑,掠过淡淡的苦涩, “好好休息,她...还在外
 
面等我,晚点再来看你.”
  “你今天很奇怪,夜轩.”碎蜂拉了把就要离去的人, “到底怎么了”
  夜轩一滞,回眸是深深的笑, “没事,你总爱瞎操心.”
  “你在难过对不对.”碎蜂心口钝痛,无由来的.只盯着那双蓝色的眼睛,闪过慌乱. “是因为...我和
 
夜一吗.”
  “不.”不是这样...夜轩拢紧眉又舒开, “因为我自己.”
  “为什么”
  “我做了一件不可饶恕的事情,我痛恨自己,仅此而已.”
  “你变了些,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碎蜂握紧夜轩的手,不给对方逃开的机会, “你做错了什么事
 
.”
  “对不起,我...想静一下.”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若是没有我出现,你与夜一就算不能捅破那张纸,也会开心的生活在一
 
起吧.碎蜂心口闷得慌,竟有些歉疚,哪怕如此清楚,夜一与夜轩永远也不可能在一起.
  “你误会了,碎蜂姐.”夜轩瞳中金芒流转洞悉所有, “你与姐姐是既定的结局.”几百年前便以种下
 
因果.
  “什么意思”与我的梦有关吗...碎蜂疑惑.
  “正如你所想.”
  “你...你能知道我在想什么”
  “一些猜测而已,碎蜂姐不用太在意.”轻轻退开,夜轩抿嘴一笑, “放轻松些,我早已看开,也有了属
 
于自己的爱人,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
  “这样吗...”碎蜂垂下手,可心里仍旧不舒服,也说不上为什么.
  “是.”夜轩肯定的点头,转过身去,脸上的笑消失殆尽, “记住我说的,今日好好休息,别乱动...”
  “我,我知道.”碎蜂霎时间红了脸,自然明白夜轩话里的深意,只是...她是如何知道的.
  “这个船的隔音效果,其实并不怎么好.”至少对我而言是形同虚设.轻轻吐出这话,夜轩头也不回
 
的离去.
  碎蜂整个人都愣住,良久拿起沙发的抱枕捂住脸.这么说...全被听见了! “我以后要怎么见人!该
 
死的四枫院夜一!”
  清爽的海风拂面而过,却吹不散万千忧虑,夜轩静静伫立在甲板的栏杆前,平视一望无际的大海.
 
胸中属于魔轩的暴戾气息收缩回心房位置,蠢蠢欲动却怪异的奄奄一息.这很莫名其妙,缠斗了几日,
 
本应是两败俱伤,自己根本没占得多大的便宜,禁魔锥的力量对魔轩的伤害定然比自己大,这点无庸
 
置疑,可这个家伙绝不会是服输的人,怎么会突然偃旗息鼓了.毫无道理可言.夜轩蹙眉,百思不得其
 
解,可麻烦好像还不止这么一个呢,朱唇轻启: “出来.”
  褪去紧闭的气息,赫丽贝尔多少有些讶异,虽然明白自己与夜轩的差距,可如此远的距离,竟然也
 
逃不开对方的感知,不急不缓的走向夜轩身旁,赫丽贝尔缄口不言.
  “这几日,多谢你.”
  “不必,蓝染大人希望我尽力帮助你.”
  “他想要什么.”
  “蓝染大人只说诚心与你交好,并无利益交换.”
  “哼.”夜轩轻斥一声,仍旧盯着大海, “本王从不喜欠人什么,你回去告诉蓝染,在这个世上本王允
 
若不了的条件屈指可数,不必矫情大可提出来.”
  “我会原话传达给蓝染大人.”赫丽贝尔皱皱眉,夜轩的变化让自己非常不适应,以前虽说没有过
 
多接触,可多少知道这个女人待人温和,一身亲切的味道.此刻的模样却冷如坚冰.所以...她或许并不
 
像看起的那么好,那个叫魔轩的人...怕是还在纠缠.
  “在本王身边揣测本王的心思,如此大不敬是重罪.”
  冰冷的声线划过耳畔,赫丽贝尔瞪大眼睛退开一段距离, “你竟能知道我在想什么.”
  “无知.”夜轩瞳中金芒乍现,很快又恢复一片湛蓝, “念在你数日间相助于本王,这次就放过你.”
  “你真的还是那个四枫院吗”赫丽贝尔眉头紧皱,注目在夜轩面无表情的脸颊.
  “退下吧.”我是谁呵,我也迷惘了...若是可以选择,我倒是永远希望自己是那个一无所知的四枫
 
院.夜轩细不可闻的叹口气,万千郁结尽在其中.
  “除了蓝染大人,没人可以命令我.”赫丽贝尔冰冷着脸,一丝怒意闪过.这个女人...多狂妄.可抬眼
 
间夜轩的身影却不见了踪迹,暴戾的气息从身后传来,赫丽贝尔身躯巨震,整个后背也被冷汗浸湿,愕
 
然的长大瞳孔.这...不可能.
  “本王若是想要你的命,如斯容易,你可明白了...”
  豁的转身,赫丽贝尔目光落在夜轩身上,再一次愕然,果然是这样...这个女人,刚才那气息. “你的
 
眼睛,又红了.”
  夜轩整个人一滞,惊恐的神色一闪而逝,慌忙闭上眼睛,淡淡的金芒流转,细密的汗珠顺着额间落
 
下,片刻再度张开又是湛蓝的瞳.夜轩皱眉瞥了眼赫丽贝尔,转身离去, “不要激怒我.”
  “真是爱逞强.”赫丽贝尔目送夜轩走远,心中却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烦躁的吐出口浊气.赫丽贝
 
尔迷惑的自语: “四枫院,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To be continued…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五十六章 新的序幕
 
  
  既定的行程,环岛旅游第四天的下午,游轮在四枫院家的渡假海岛登陆.岛上有数栋别墅,家族管
 
理系的同学收拾好行李与房间都四散开自由活动,这几日一直在游轮上呆着,多少也有些闷了.而另
 
一方面夜轩的出现引起了真央与虚夜的高度关注,松本在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几番对话下来,也没能
 
套出任何有用的线索.可是最糟糕的消息倒是在夜一嘴里得到证实.赫丽贝尔与夜轩已然确认了关
 
系.据夜一所说,夜轩是斩钉截铁的告诉她,是真的.日番谷得到松本汇报时眉头立刻皱成了一团.赫
 
丽贝尔是如何做到的没有人知道.包括虚夜的人在内.虽然查不出因由,真央的人自然也不可能放任
 
不管,短暂的作战会议后,仍旧由松本接手挖墙脚的任务,展开针对夜轩与赫丽贝尔的 ‘棒打鸳鸯’大
 
战!
  时间:晚上七点地点:别墅某独立餐厅
  食具触碰碟碗发出清脆的声响,夜轩目不斜视淡然的吃着晚餐,左边是赫丽贝尔同样冰冷的动
 
作.右边松本咬着快开裂的筷子认真打量夜轩两人,目不转睛,神情凝重.
  夜一与碎蜂坐在三人对面,脸上是万千疑惑,两人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垂头递眼色,无声交流.
  夜一 :‘这三个人怎么了’
  碎蜂 :‘我怎么知道,好尴尬.’
  夜一 :‘松本这个家伙变性子了,这么安静.’
  碎蜂 :‘我已经开始怀疑,她是不是真的喜欢上夜轩了.’
  夜一 :‘纳尼!这么夸张’
  碎蜂 :‘不然你怎么解释她对拆散赫丽贝尔与夜轩如此执念,哪怕是家族恩怨,也不至于赔上自
 
己的终身幸福吧!’
  夜一 :‘说得也是,不然帮她一把’
  碎蜂 :‘我觉得还是不要参与的好,夜轩这样子像是来真的.’
  夜一 :‘赫丽贝尔这面瘫有什么好.’
  碎蜂 :‘那你更喜欢松本当你妹妹吗’
  夜一冷颤... ‘好吧,我还是保持中立.’
  “咳恩...”轻咳一声放下筷子,夜一举起酒杯先与碎蜂碰了一下,见着所有人的目光投过来,夜一
 
笑道: “今晚邀请大家一起用餐,是为了促进一下感情,毕竟赫丽贝尔...咳恩,新成员嘛,都不要太拘谨,
 
多说说话,一起喝一杯!”
  “哼!有人心怀鬼胎,自然不好意思说话.”松本阴阳怪气的讽刺,举起杯子与夜一碎蜂碰了一下,一
 
饮而尽.
  赫丽贝尔面无表情,也与夜一碎蜂碰杯,抿了口酒,彻底无视了松本的挑衅,气定神闲的又开始吃
 
东西.
  夜轩噙着笑,姿态优雅的与在座所有人碰杯,如赫丽贝尔般,缄口不言,继续用餐.
  气氛又回归死寂,除了食具触碰碟碗的声音,怕是连根针掉在地上也能让人听见.
  夜一嘴角抽搐了一下,怎么夜轩跟赫丽贝尔在一起也惜字如金了.
  碎蜂感同身受,疑惑的看了眼夜轩,后者扬起头一个唯美的女神笑,如沐春风.碎蜂点头回笑,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