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死神]情怎可料+番外 作者:可乐小闪/Sherry_soi(四)

字体:[ ]

 
 
 
  “小殿下,我等为您助阵!”一波未停一波又起,耀光从容不迫的迈出结境,两对光翼缓缓于背脊之处展开,炽烈的神光直冲霄汉!耀光一一望过结境之外剩下的四位王属,最后停驻在源夕音身上,笑道:“贤侄女,好久不见。”
  “世叔,我母亲大人倘若晓得你今日的所作所为,想必当初亦不会与你交好……”源夕音不急不缓的说,已是挥手唤出法杖,又念:“今日我最后一次这样唤你,是以当初敬重的世叔饯别,此一战……无需再顾念旧情。”
  话已至此,也没什么可说了,耀光飞身上前,震天动地王属之战,一触即发!
  “杀!!!”冲霄的喊杀声将神魔边境淹没,跟随魔摇战与耀光叛乱的魔神、主神尽数而出,血流成河,愁云惨淡!
  …………………………
  To be continued…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百八十九章 意料之外的谈话
 
  
  神魔边境
  结境之中,云雾缭绕的仙岛悬浮于高空,如梦似幻,与之结境外血流成河的炼狱景象形成鲜明对比。魔摇战负手而立,雄姿伟岸,俯瞰结境外喊杀震天的惊世大战,冷声念道:“这帮兔崽子个个都长大了,不知天高地厚!”
  “魔尊大人,您如此放心让小殿下出去迎战,不怕……出什么岔子吗?”蓝染含笑相望,瞳中异彩纷呈,为眼前所见的一切……多么奇妙啊,这片诸神的领域,真叫人兴奋异常。
  “无妨。”魔摇战极目远眺,搜寻夜轩与魔梢绫追逐远去的踪迹,嗤笑道:“本座已得到消息,此次围剿大军在易阳关汇军,不仅是因为那里存有瞬息万里的古祭坛,更是存有小祖易阳大帝留下的一宗器物,想必……此刻应在梢绫手中握着吧。”
  “哦?”蓝染眉宇一挑,颇有兴致的道:“不知这器物有何功效,值得他们万里迢迢选在那里汇军。”
  “我魔族大帝留下的器物,自是妙用无穷,功参造化!”魔摇战傲然无比,对于历代先祖的魔威,那是无不敬佩、憧憬!魔摇战说罢又将目光投向下方战场之上的耀光,缓缓道:“蓝染,本座果然没有看错你,你竟然能想到……耀光会将注意打到轩儿身上。”
  蓝染神情不变,心里倒是有些遗憾,魔摇战并未将那器物究竟如何说个清楚。不过……想来,早晚能见识到。蓝染舒眉而笑,柔声答道:“魔尊大人,您也说了,耀光走投无路,那么找上小殿下,便是唯一的拙计,早晚的事。”
  “哈哈哈……说得好!”魔摇战开怀大笑,声震长天……“光明小儿啊……妄想夺走本座的轩儿,简直是痴人说梦,可笑至极!”
  蓝染噙着笑意,静静等着魔摇战畅快大笑,许久,蓝染展望下方大战,道:“魔尊大人,看来您与耀光看似盘踞一方,各自为政,却有共同御敌的协议啊。”
  “没错。”魔摇战愈来愈欣赏蓝染,他的智谋,生平仅见,无怪夜轩也对他事事警惕……“此次这些黄口小儿来势汹汹,胆大妄为,本座自是要给点颜色瞧瞧,否则……真让他们翻天了!再者,听你说了耀光或许对轩儿有念想,本座也想试试他。果不其然,围剿大军只围着我魔宫,对他神宫不曾骚扰,他却肯应诺御敌协议,甚至没有出言讥讽。看那样子,好像恨不得洒尽热血,只为博得轩儿的欢心!狗急跳墙,何其可笑!”
  “……他入到结境得见小殿下后,立马追随小殿下出去迎敌,心思全然暴露无疑,已经无需揣测了。”蓝染无趣的摊摊手,谈笑间倒是瞧见一旁愁眉不展的赫丽贝尔,勾唇道:“赫丽贝尔,你在想些什么。”
  赫丽贝尔惊得一愣,赶忙回身行礼,不敢有丝毫隐瞒,答道:“蓝染大人,我……我在想,四枫院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你倒是无时无刻都在关心小殿下的安危啊……”蓝染眸光闪动,话音柔和,却叫赫丽贝尔泛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寒毛倒竖。
  “不……蓝染大人………”
  赫丽贝尔心脏狂跳,百口莫辩,话未说完,一旁的魔摇战拂袖而过,傲然道:“有何需要担忧?漫说梢绫此刻不是轩儿的对手,即便她有那个能耐,亦不可能去伤害轩儿……“魔摇战一语道罢,挥手击碎虚空,漆黑的空间洞口便以陈列眼前,魔摇战一步迈入,吩咐道:“你等留在此处,轩儿与梢绫离结境过远,未免出了纰漏,本座要亲自前往战场,堤防堤防。”
  “是。”蓝染一笑而过,目送魔摇战消失于仙岛之上,回首寻到赫丽贝尔,缓缓道:“你相信吗,四枫院夜轩……必败无疑。”
  赫丽贝尔浑身一僵,眼眸大睁,支吾念道:“蓝染大人……这…………”
  “呵……”蓝染静静欣赏赫丽贝尔变幻莫测的神情,随之轻笑一声,迈步远去……
  赫丽贝尔凝望蓝染的背影,早已是惊出一身冷汗,蓝染鲜少有将他真正的心思吐露,任何人都猜不透他,着实可怕至极……然而,他究竟如何得出的结论?能让他这般肯定的说来,必是准确无疑……赫丽贝尔愁绪万千,不由展望远处天际,夜轩与魔梢绫的身影早已超出自己视觉能够到达的地方,仅有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在那片宛如末日的天盖下,无声述说那一场看之不见的骇人大战!赫丽贝尔眸光闪烁,揪心不已,自语念道:“四枫院,无论输赢……你,要平安回来啊………”
  ……………………………………
  结境之外
  正午的艳阳烘烤着炎炎黄沙,一股股热浪灼人。然而,这一片炼狱般的战场,却阴云密布,天色异常昏暗,炽烈的神光、浩荡的魔气搅动苍穹,虚空崩裂,来自异时空的能量乱流,将这片天空冲击得摇摇欲坠!夜轩二人早已远离了主战场,或许两人都明白,倘若在近处战起来,那将会牵连无数魔兵、神将陪葬,无一生还!
  夜轩两手空空,冷面如霜,立在虚空上与魔梢绫遥遥相望,二人仅是对峙,亦能引动天地异象,撕裂空间……高空上罡风阵阵,吹的衣衫猎猎作响,夜轩眉梢一敛,冷声打破沉默,道:“既然侥幸拣回一条性命,何苦又来送死,本王对手下败将没有兴趣了……”
  “你真是这样想的?”魔梢绫难掩澎湃心绪,真是不容易啊……时至今日,想要见夜轩一面,竟也如此艰难。
  夜轩心不在焉的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外袍,抬首时,嗤的一笑,道:“不然呢?”
  魔梢绫面色一僵,很是揪心,夜轩所流露出的情感,如同上一次,她亲手斩杀自己时一般无二,无情而轻蔑,就像在嘲弄自己,毫无情意可言。魔梢绫心思紊乱,愈发迷惘,无论如何自己是断然不相信夜轩会做出叛乱之事,其中必有隐情!念及此处,魔梢绫诚然相望,悠悠道:“你究竟为何要随魔尊叛乱?你可晓得……两位陛下,还有……你的姐姐,有多么难过啊。”
  “矫情。”夜轩不耐烦的吐出两字,弹指打出一束墨光,讥讽道:“你领着百万大军,四位王属,数十位主神、魔神来到这神魔边境,该不会就是想跟本王说这些吧?”
  魔梢绫脚下不动,手背一扇,便将那束墨光打向别处。对视良久,魔梢绫忽的一叹,话锋一转,道:“你助我练成荒阳诀,应是明白此刻已不是我的对手,却敢出来迎战,不怕被我擒住吗?”
  夜轩双眸一凝,心脏重重一跳,万万想不到魔梢绫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快,说话亦不经考虑,根本不怕被人听到!夜轩眼神飘忽,焦急的四处观望,直至确认魔摇战还未跟来,心下终于平静,转而皱眉望向魔梢绫,她一脸莫名的笑意,不知在乐什么,叫人万般恼火……
  “放心,没人。”魔梢绫眉梢轻挑,将夜轩的慌乱举动映在眼里,有些东西倒是一清二楚了。
  夜轩紧紧抿着唇瓣,脸上甚有些被人说中心事的尴尬红晕,虽是极力掩饰,可也逃不过魔梢绫的眼睛。二人心照不宣的沉默了一阵子,夜轩亦是彻底平复,冷声又道:“你满嘴胡说八道,本王可听不懂你的疯言疯语,还是住嘴吧。”
  “不行。”魔梢绫一口否决,迈动脚步,不紧不慢的走向夜轩,随着距离愈来愈近,夜轩难掩惊慌失措,却又僵持着不知如何动作,极为不自在。魔梢绫犹如饭后慢步,直至临到夜轩跟前,忽然拽住夜轩的臂膀,然后将身后的摄魂祭日弓递到夜轩手中。魔梢绫点了点胸口,偏头言笑:“来,我正是送死来的,你可拉动弓弦,这一次彻底了结我的性命,争得寰宇第一的名号。”
  夜轩心神巨震,惊愕的瞪大美目,不可置信!气氛短暂的凝固,许久……夜轩蓦地惊醒过来,飞身后退远离魔梢绫,转念却发现那柄弓还在手里,慌忙如触沸水般丢还给魔梢绫,恼羞成怒:“你真是疯了!”
  “还要嘴硬。”魔梢绫啼笑皆非,直言不讳,随手摸出腰间的护身符,悬于空中,道:“这是你姐姐叫我带来给你看的,她说,无论你有什么难处,苦衷,大可先回去,总有解决之法,两位陛下定然也会原谅你的过错,虎毒不食子,夜轩……随我回去吧。”
  夜轩为之一震,刹那间,眼睑痛涩,鼻尖发酸,险些在魔梢绫跟前淌下热泪,虚张的朱唇轻轻开合,最终却也没能念出一个字。不久,夜轩缓缓转身,抹了抹眼眸,道:“这里的风沙真大……既然你无心与本王交战,那便退兵吧……本王可没有时间,听你说这些无趣的话。”
  “你到底在坚持什么?!”魔梢绫再也按捺不了内心的激烈情绪!话已至此了,夜轩却依旧执迷,不愿回头,魔梢绫百般揪心,又是恼火,不由望了眼手腕之上的金环,难道……真的要用强吗?
  夜轩脚下不停飞身远去,根本不想再多呆一刻……然而还未离开这片无人区域,暴戾气息由远至近,夜轩浑身一颤,飞速瞥了眼暗处,魔摇战负手而立,似在观望高空形势。就在这关头,夜轩听闻魔梢绫追来,大喊‘站住!’,夜轩秀眉一敛,回首时震天动地的心悸王威浩荡而去,将魔梢绫逼退数十丈。夜轩赤手空拳,打出几道光掌,魔梢绫游刃有余,一一化解,紧追不舍!夜轩银牙紧咬,憋得俏脸通红,终是停了下来,转而迎上魔梢绫,唤出辟冥劈动剑光,怒声道:“本王看在王叔的面上饶你一命,你却敬酒不吃吃罚酒,得寸进尺!既是如此,今日便斩下你项上人头,祭我边境上死伤的将士英魂!”
  To be continued…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百九十章 血战
 
  
  神魔边境
  “轰轰!”
  毁天灭地的撞击成为这片天地唯一的色彩,翻涌的劲气风浪掀动风沙万里,天崩地裂!
  “戚……”魔梢绫轻斥一声,自交锋点远远退开,旋即瞟了眼下方那道负手而立、霸绝天下的高大身影……真是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魔梢绫银牙紧咬,似有无穷恨意,一字一顿的念:“魔摇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