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白骨精 作者:沐忻

字体:[ ]

 
 
文案:
白顾静,终于还是倒在办公室,成就了时美的白骨精传说。
白顾静还有心愿未了,工作狂人的她,还没来得及好好谈一场恋爱,爱上一回,怎么可以就这么死翘翘。
《西游记》里,白骨精是被悟空打了三次,才算魂飞魄散。
白顾静只死了一次,怎能心甘情愿?
这不是个关于妖精的故事,虽然她美若妖孽;
这不是《西游记》的衍生篇,甚至你从头到尾都读不到半点孙悟空的消息。
这是一个工作狂人重生的故事......
“等等,作者君,请你告诉我,为什么我来了就结婚?说好的恋爱呢?”——白顾静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顾静 ┃ 配角:萧姗、宫爆老大爷 ┃ 其它:
==================
 
  ☆、新生如戏
 
  忙完手里的工作,就要停下来歇一歇,找个良人,好好的爱一场,才不辜负此生,白顾静总是这样对自己说。自打大学毕业入职的那一天起,白顾静就被各种目标、指标引导着,忙忙碌碌,有所作为,也正是因为她的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方才做到今天总监的位置。升职难,维稳更难,总要为了保持领先性,不断的提高自己的能力,承担更多更重的压力,还有日益亚健康的身体煎熬。每每回家,都会被问及与婚姻相关的话题,这个问题一直是白顾静计划外的内容,不做考虑的范围。随着年龄的增长,事业的稳定,白顾静做好准备,想要去迎接一场美丽的邂逅,笃定三生,携手白头。谈一场恋爱,成了今年的目标之一。
  “总监,这些是编剧送来的新的剧本大纲,”早已被书卷文案挤满了的书桌,又被助理堆上了一摞文稿,像是这样忙在文件中,已经是白顾静在办公室的日常习惯。秘书看看白顾静,脸色蜡黄、印堂发黑、有些担心,“你的脸色不太好,要不要去歇一会,工作总是做不完的,别太拼了。”
  公司上上下下觊觎总监位置的人大有人在,白顾静位置高高在上,自然能够体会此处不胜寒,全公司上下,除了总裁,就当属她的这个秘书,最讲人情味了,白顾静也只是对着秘书才有笑脸。猛地抬起僵直的脖子,竟是一阵钻心的痛,白顾静不自觉的嘶和一声,强堆笑颜,“好,谢谢你。我看完这个,就休息。”
  秘书点点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抱着白顾静处理好的文件,退出总监办公室,坐回座位的时候,仍旧时不时得往总监办公室张望。
  白顾静继续翻着材料,手里的签字笔,有力的划了几下,潇洒的签上自己的名字——白顾静。
  起身,扭了扭脖子,长久的保持一个姿势,身体的关节都跟着僵硬,稍作活动,就会嘎巴嘎巴作响。白顾静走到门旁的玻璃墙前,正好看到在往这边张望的助理,勾勾嘴唇,留下一弯好看的笑,勾勾手,示意助理进来。
  “总监,您找我?”助理推开门,走进来。
  “这些文件签好了,你拿去。等下我要休息会,有电话帮着接一下,我不想被人打扰。”工作中的白顾静,总是保持着清冷的口气,让人听不出感情。
  “是,我知道了。”
  白顾静合上百叶窗,在躺椅上躺好,只觉得胸口巨痛,整颗心脏都要摘空一样,微蹙的眉头,随着痛感的消失,缓缓展平,眼帘轻合,嘴角自然扬起。
  “啪”的一声,助理惊讶的回眸。重力作用下,白顾静的手臂自然垂落,打翻了茶几上的玻璃杯。杯子直直的砸在地面上,摔了个粉碎,杯中的茶汤,倾斜一地。
  “白总监......白总监!快来人呀,快打120......”
  急救医生感到的时候,探了探呼吸,看了看眼底,放大的瞳孔,在强光的照射下,也不再有集合的迹象。医生摇摇头,叹着气,遗憾的做出诊断“死亡时间......”
  禁不住打击的助理,瘫坐在地上哭泣,还有些人从外面走近来唏嘘。
  此时此刻的喧嚣,对于白顾静来说,都已成了与她无关的哑剧。躺椅上仰卧的白顾静,面带微笑,柳叶细眉平展,睡着了一样。
  ......
  白顾静醒过来的时候,胸口仍旧隐隐作痛,手捂着痛处,有砰砰的心跳回应,身子下面冰冰凉凉的,耳畔还有潺潺的流水声。睁开眼睛坐起来,白顾静捂着后脑勺,环顾四周。
  放眼望去,四壁凹凸不平,清一色的天然岩石,修长的藤蔓相互缠绕着,不知名的花朵,点缀成自然壁画。身后的岩壁,有一处漏穴,外面的光从这里斜斜的照进来。白顾静站起身来,才发现自己方才坐过的地方,悠悠地冒着寒气,用手一摸,冰冰凉凉。床脚凌乱的散着一身丝绸质地的鲜艳女装,随手拿起一件,抖开一看,白顾静半张着口,一副痴呆的模样。手里的这件,是一个玫粉色的肚兜,上面绣着的图案,很是抽象。
  洞室规模不大,却是应有尽有。冰床旁边立着一张石桌,桌面上刻了一张棋盘,石桌左右各有一洼处,里面放着黑白两色棋子。另有一张桌子放着些残羹冷炙,歪倒的酒壶酒杯什么的。看到这些白顾静才意识到,醒来就闻道的酒酿味道,竟是出自这里。洞中的水声,比先前大了许多,毫无规律,哗啦哗啦的像是有人故意而为。白顾静拿着肚兜,寻声而去,没走两步,就被从外面跑进来的一个穿着蓝色长衣长裤的古代佣人装扮的男人给拦下来,挡住了去路。
  来人一把夺过白顾静手里的肚兜,嫌弃的丢在地上,着急着慌的拉着白顾静就往外跑,“少爷,您快跟我回府吧,老爷夫人都等急了。”
  肚兜?蓝衣男丁?老爷、夫人?少爷?什么乱七八糟的,白顾静一巴掌拍掉男人的咸猪手,嫌弃的在身上蹭了蹭,“你是哪家影视公司的?”
  “影视公司?少爷,你说什么呢?我是白福啊,少爷。”
  “要给你这么一说,你是白福,那我还是小青不成?胡闹。”白顾静剜了一记刀子眼,不耐烦的指着被丢在地上的肚兜,“你给我捡起来!从别人手里夺了东西就往地上仍,你这人怎么这样。”
  白福不敢违抗命令,只好弯腰捡起肚兜,掸了掸上面的灰尘,交到白顾静的手里,苦苦哀求,“少爷......”
  “谁是你的少爷!我是时美文娱公司的创意总监白顾静,不是你的什么少爷。”白顾静就纳闷了,这么样貌端庄,身材姣好的美人,虽说前面平了一些,也不至于和男人一样吧,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外面又来了一个和白福差不多穿着打扮的人,前来催促,“少爷,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事关重大,我们还是即可启程吧。白福,你怎么还不带着少爷出来,这都什么时候了,就不怕掉脑袋吗?”
  “你又是谁?不是,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啊!你们这戏拍的也太投入了吧。”白顾静蹙着眉,看着眼前一唱一和的两个人。
  “少爷,我是青福啊。白福,少爷这是怎么了?”青福拽拽白福的袖子,小声嘀咕。
  白福摇摇头,很是无奈,看着白顾静一动不动的样子,又看看太阳,照眼前这情况,再不走,怕是真的来不及了,给青福使了个颜色,两人一左一右,抬起白顾静就往外跑跑。白福嘴里还念着,“少爷,得罪了。我们也是没有办法,要怎么处置,等您回府再说吧。”
  “你们放我下来!你们这两个胆大包天的混蛋,大白天的就敢强抢美女,我要报警!报警!你们快放我下来。”任由白顾静怎么喊叫,白、青二福,就是不肯松手,直到三个人跑出洞口,坐上马车,白、青二福担心少爷再度逃跑,愣是用绳子给白顾静捆起来了。
  “白福,少爷怎么今天怪怪的?”青福扬起鞭子,抽打着马屁股。
  “不知道,我进去的时候他就这样了,还说自己是女人。”马车颠簸,白福又往里窜了窜,他们家少爷出名顽劣,像是今天这样说自己是女人的时候,倒还是头一遭,白福摇摇头。
  坐在车厢里的白顾静,前前后后想了一下,胸口疼之前,她还在公司办公室里面整理材料,醒来以后就到了这么个山洞,接着就被穿着戏服的人给绑了。这难道是公司的新式减压项目,白顾静倒是听说总裁要给员工一些减压福利,可是这样的减压方式也太过特别了,白顾静可接受不了,想起桌上的那堆文件......“行了行了,你们赶紧给我解开,也别演了。你们赶紧给我送回公司去,我桌上还有很多文件等着我处理呢!要是耽误了,你们可负责不起。”
  白福撩起马车练字,看看绑着的白顾静,这扣还算结实没有被挣开,白福被白顾静瞪着,脊背发凉,“哎哟,我的少爷啊,你就别公务了,你什么时候有的公务。这绑我们哥俩是铁定给您松不了了,等到了府上老爷会亲自给您解绑的。”说完又把帘子放下来,马上就要进城里了,要是让人看着少爷被绑回府,不知道别人又要怎么嚼舌头。
  “我都说了,我不演了。你们怎么还没完没了啊,我的手机呢,你们把我的手机给我藏哪了。”
  “手机?什么是手机?少爷我见这您的时候,您手里只有一个女人的肚兜啊。”白福忠恳的回答着,青福却是捂着嘴,不敢笑出声音来。
  “别跟我打岔!我是谁,你们难道不清楚么?别废话,给我松绑,送我回办公室!”
  “您是谁,我们当然清楚,可是给您松绑,恕难从命。驾!”青福喊着,啪又是一鞭子打在马身上。
  “我去,”白顾静气的干瞪眼,公司上上下下,就是总裁都要给白顾静几分面子,这没见过面的小同事,居然能够这么理直气壮,白顾静忍不下去了,“好,那我问你,我是谁。”
  “您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功绩贺贺、武义高强、侠肝义胆的白饶白将军之子——白顾靖,我们的白少爷啊!”
  好么一场串形容词,全是形容那个将军的,白顾静不得不腹诽写剧本人的拍马屁精神,她也有种的佩服这两个演员的好演技,直到马车从树林里跑入阳关大道,白顾静透过起伏的棉布窗帘,若隐若现的看到窗外的景色,村庄和人们的装扮,白顾静傻眼了。
 
  ☆、皇帝赐婚(修)
 
  “现在什么时间。”
  “回少爷,现在已经巳时过半了。”青福看着太阳说。
  巳时过半,白顾静算了算,巳时是九点到十一点,那这巳时过半,大概已经是上午十点钟了,“我们回去做什么?”
  “听说圣上要赐婚,白福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一早上,老爷见您不在房中,就命我等一并外出寻少爷。老爷还交代,要是少爷不回,就是绑也得给绑回去。所以白福才敢冒犯。”
  皇帝赐婚,真是太荒唐了。看样子今天不陪着他们配合演好这出戏,白顾静是没有办法回到她熟悉的办公桌前,继续处理她的那堆文件了。
  吁的一声,青福拉近缰绳,马儿停下奔跑的脚步,原地踏步调整呼吸。白福则是先一步跳下车,给白顾静找来马凳,掀开布帘,和青福一前一后,把上了绳索的白顾静,抬下车,送入附中。被举起的白顾静,清楚的看着门前匾额上用金漆书写的两个大大的汉字——“白府”,门外不远处还围着一些穿着古朴旧衣的老百姓,他们大多都在对白顾静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你们说,这白将军赫赫战功,为人正派,怎么就养了这么一个吊儿郎当的败家子。”
  “是啊,是啊,听说昨天晚上又去吃花酒了,还把人家的姑娘给包了,这种人,啧啧啧,真是丢脸。”
  “可不是,你看看他那副样子,哎,白瞎了一副好皮囊。”
  白顾静被抬进去的时候,就听着门外的家丁,呵斥遣散着外面的民众。这出戏也真是够可以的了,要是让白顾静知道谁是剧本编剧,非得扯了他的皮不成。
  见着白福和青福举着个人回来,一早就有家丁跑到大厅禀报白饶去了。白饶和夫人,一左一右,在打听等候着败家子的归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