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易与时安+番外 作者:无瑕歌

字体:[ ]

 
文案
 
易尧和时遇安同岁,时遇安上小学的时候易尧上小学,时遇安上初中的时候易尧上高中,时遇安上高中的时候易尧已经大学毕业出国留学了。
易尧二十二岁就获得了IC历史学和语言学双博士学位,她带着证书和一身荣耀回国的时候,时遇安已经嫁人生女,据说她大学只上了一个月。
易尧是公认的天才,家世好,相貌好,脾气好,教养好,简直是堪称完美。时遇安除了一副好皮囊,与易尧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时遇安已经忘了易尧,她只记得小学时有过一个特别厉害的同学,每次都得全校第一,是老师最喜欢的学生。易尧却一直记得时遇安,那个用一块糖换了她的初吻并和她“私定终身”的莽撞女孩儿。
易尧:“你和他离婚,孩子我来养。”
时遇安:“你有病啊?”
易尧:“你想始乱终弃吗?”
时遇安:“……”
这是一个灰常狗血的故事~
又名《霸道总裁爱上我》《我的天才女朋友》《爬上人/妻的床》《强攻与弱受》……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易尧,时遇安 ┃ 配角:时畅,江澄,魏楚歌,康家兄妹,易家三兄弟等 ┃ 其它:百合
 
==================
 
  ☆、人/妻
 
  “让易轩查一下这个人,我要她全部资料。”易尧推了下眼镜,把一张照片递到易舜面前。易舜伸手接了,照片上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女,眉眼弯弯的笑着,格外明朗灿烂,只是这照片怎么看怎么像是偷拍来的。易舜狐疑的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易尧,翻过照片,后面写有时遇安三个字,字迹隽秀,自成风骨,显然是易尧写的。
  易舜把照片放进口袋里,拍着口袋保证,“放心吧,不出三天肯定全都出来。不过大小姐,这个漂亮小姑娘是谁啊,你这刚回国什么都没做呢就要找她?”易尧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叉放在腹部,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四年不见,易舜你废话越来越多了。”易舜举起双手,一脸谄媚的笑,“我就随便问问,嘿嘿。对了大小姐,爷爷让我问你晚上回不回家吃饭啊?”
  易尧揉揉眉心,拿起办公桌上的文件翻了翻,点了点头,“回,不过我想先见见大哥。”易舜耸耸肩,一脸无所谓,“我爸在总公司呢,我陪你去?”易尧摆摆手,“你来不就是问我回不回家的么,回去交差吧,顺便和老爷子说一下,我后天要回X大做一个演讲,让他晚几天给我安排工作。”易舜答应下来,易尧就起身赶人了。
  下午三点多,易尧打车来到易氏大厦,进到大厅后才想起忘记问易舜总裁办公室在几楼。她环视了一下富丽堂皇的大厅,无奈的摇摇头,走到前台,微微一笑,“您好,请问总裁办公室在几楼?”前台小姐微笑着冲她颔首,“小姐您好,您要找易总?请问有预约吗?”
  “预约啊……”易尧有些苦恼的皱起眉,前台小姐见她气质矜贵,不像一般人,好心的建议道,“不然您给易总的秘书打个电话?”易尧了然一笑,掏出手机晃了晃,“可以打电话?”“当然可以。”前台小姐被她的笑容恍了眼,易尧拨通了电话,“喂,大哥,我是阿尧。嗯,我在楼下,你不用下来,给前台打个电话就行了。好,等会儿见。”
  易尧刚放下手机,前台电话就响了,前台小姐接起电话说了几句话,神情立刻变得紧张起来。搁下电话,她向易尧深深鞠了一躬,“抱歉易小姐,我不知道是您。易总办公室在二十三楼,请您上去吧。”易尧点头,冲她挥挥手,“谢谢,再见。”前台小姐愣愣的看着她的背影,喃喃自语,“原来这就是易家的天才。长得那么好看,又是易氏的大小姐,还那么有礼貌,天呐……”
  易尧坐电梯上了二十三楼,电梯门一开,易敬远就笑吟吟的张开双臂迎了上去,“阿尧,欢迎回来。”易尧与他拥抱了一下,微笑看着他已经不再年轻的脸,“大哥,好久不见。”易敬远有些感慨,伸手摸摸她的头,“是呀,大哥工作太忙,也没时间去看看你,一别四年,阿尧好像又高了点儿,又漂亮了呢。”
  易敬远是非常宠爱易尧的,易尧与他并非一母所生,她是老来子,足足比易敬远小了二十三岁,与易敬远的大儿子易舜一般大。易尧对于易敬远来说既是妹妹,又像是女儿。易敬远有三个儿子,膝下无女,对易尧更是疼爱有加,更别说易老爷子有多宠这个小女儿了。
  易尧挽着易敬远的手臂往办公室走,“老爷子的身体还好吧?还有我妈,还是天南地北的跑?”易敬远笑着点点头,“爸身体还好,自从你上次说过他,他就烟酒不沾了。小妈现在在法国呢,我已经让易舜告诉她你回来了,估计过不了多久她也就回来了。”易尧又问了些家里的事,易敬远也都耐心一一和她交代了。
  易尧从易氏大厦出来时已经将近五点了,易舜被易老爷子派来接她,车刚开了不到五分钟,易尧就拍着易舜的肩膀下命令,“路边停车。”易舜有些摸不着头脑,却还是听话的找了个地方停车。车刚停稳易尧就打开车门大步走了下去,只留下一句“在这等我”。易舜愣愣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虽然四年没回来,大小姐那么聪明,应该不至于走丢吧?”
  “魏楚歌!”易尧小跑着追上一个年轻女人,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女人回头,有些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易尧?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易尧松开她,微笑着看着她,“刚回来,看着比较像你,原来真的是。”魏楚歌哈哈一笑,围着她转了一圈,啧啧两声,“不错,易大小姐居然还记得我,真的太荣幸了!”
  易尧依旧笑着,落落大方的任她打量一番,漫不经心的问她,“对了,你现在刚大学毕业吧,我记得你和时遇安,都是X大的?”魏楚歌挑挑眉,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颇有深意的看着她,“要打听小安就直说嘛,还像当年那样拐弯抹角。怎么,易尧,我就说你喜欢她吧,现在还不承认?”
  易尧耸耸肩,“我从来就没否认过啊。”魏楚歌叹了口气,摊手道,“虽然不知道你这么优秀的人为什么会喜欢上小安,而且一喜欢就是那么多年,当然我也不是说小安不够好,只是与你总有那么一段差距。但是作为她的朋友,我必须奉劝你一句,易尧,小安已经结婚了,你就不要再……嗯。”易尧皱眉,提出自己的疑问,“她,结婚了?”
  “她现在不仅是人/妻,还已经是人母了。”魏楚歌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那丫头是怎么回事,大学刚上了一个月就退学消失了,一年后回来,不仅带回了一个男人,还有一个小婴儿!”易尧脸色有点不太好,却还是勉力笑着,“她过的怎么样?”魏楚歌有些迟疑,“还行吧,就是和她老公相敬如宾的,一点儿也不像平常的夫妻。”
  易尧伸手推了下眼镜,笑的一脸轻松,“我后天在X大有场演讲,没事的话去看看?”“可以啊。”魏楚歌笑着点点头,“易大小姐亲自邀请,我一定到场。对了,要我,找小安一起去吗?”易尧沉吟了一下,慢慢摇头,“不用了。”两人又寒暄了一会儿,交换了手机号,魏楚歌就走了。易尧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阴测测的勾起嘴角,“人/妻?人母?时遇安,你好样的……”
  易尧与时遇安曾是小学同班同学,易尧从小就笼罩在“天才”的光环之下,加上性格原因,几乎没有人愿意和她玩儿,时遇安除外。时遇安是个不折不扣的自来熟,神经大条的异常可爱,长相也是惹人喜欢的甜美型,班里没有人不喜欢她,她也喜欢和所有人玩儿,包括易尧。
  时遇安小时候的成绩不能说差,但也绝对不算好,对于每次都得第一的易尧她特别崇拜,就算易尧对她爱答不理的,她也还是很直接的表达着对易尧的崇拜之情。时间久了,易尧就习惯了身边有个跟屁虫,她喜欢拉着她问些奇怪的题目并且对她给的答案深信不疑;她喜欢拉着她和她的朋友们一起做游戏纵然她总是一副不耐烦的表情;她喜欢昂着头冲她笑把一块奶糖偷偷塞进她手里纵然她总是对她露出鄙视的表情……易尧习惯了身边有一个时遇安,也并不排斥时遇安带给她的种种。
  小学毕业前夕,班里举行了告别会,一个男生和时遇安打闹着,开玩笑的说,“时遇安你这么不淑女以后一定不会有人愿意娶你!时遇安你嫁不出去了!”许多人一起哄堂大笑,附和着说时遇安嫁不出去啦!时遇安噘着嘴不搭理他们,可是脆弱的萝莉心还是受到了伤害。
  放学的时候时遇安没有像平时那样叽叽喳喳说个没完,低着头一言不发的走着。易尧忍不住问她,“你怎么了?”“他们说我嫁不出去!”时遇安噘着嘴,泪眼盈盈的看着易尧,易尧心说她幼稚,却还是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随意的说道,“大不了我娶你啊,别不开心了。”时遇安眼睛一亮,踮起脚搂住易尧的脖子,使劲在她嘴上亲了一下,然后笑弯了眼,“好啊好啊,我以后嫁不出去易尧就娶我,我盖了章,你可不能耍赖哦!”然后塞了块奶糖在易尧手心,得意洋洋地昂起小脑袋,“这是定情信物!”
  “再见易尧,明天见!”时遇安蹦蹦跳跳的走远了,易尧愣愣的摸着自己的嘴巴,心里有一块轰然倒塌了。再后来,时遇安上了初中,易尧也上了初中,不过她们不是同班。时遇安起初遇到易尧总会和她很熟络的聊东聊西,后来她在初中又有了新的朋友,易尧也跳级去了初三,她们就很少见面了,就算偶尔相遇,时遇安也只是笑着与易尧打一个简单的招呼,就与她的朋友们说笑着走远了。时遇安从来没有回头看过,她也从来不知道易尧看着她背影的眼神有多么难过。
  时遇安要上初二的时候,易尧考上了重点高中,她守在时遇安经常走过的路旁等着她想和她告别,却看到了她和一个男生挽着手走过来。时遇安笑的仍然阳光开朗,却让易尧的心坠入了冰窖。易尧转身走了,手里的一整罐奶糖全扔进了垃圾桶。
  易尧再见到时遇安的时候,她考进了她所在的高中,成为了她的学妹,可是,时遇安已经认不出易尧了。她从易尧身边走过,然后回头看了一眼她,笑嘻嘻的和魏楚歌说那个学姐长得好像她小学同学哦。时遇安走远了,易尧摘下刚配好不久的眼镜,掰断了丢进垃圾桶。
  时遇安高中时住校,魏楚歌是她的室友,也是她整个高中时代最好的朋友。易尧有意和魏楚歌打好关系,她当时是X中最风云的人物,曾蝉联三届市联考冠军,是公认的天才。魏楚歌对于易尧接近她一直抱有怀疑态度,在易尧第N次有意无意的向她打听了时遇安的消息后,她终于忍不住问出口,“易尧,你是不是喜欢小安啊?”易尧愣了一下,但笑不语。
  后来易尧被保送入了X大,仍然与魏楚歌保持着联系,从她那里得知时遇安的一切消息。时遇安出丑了,时遇安摔了一跤,时遇安被老师骂了,时遇安考了第一名,时遇安谈恋爱了,时遇安被教导主任棒打鸳鸯了,时遇安……魏楚歌猜易尧一定很喜欢时遇安,但她从来不主动出现在时遇安面前,也从来不献殷勤,总是默默地,悄悄地关注着她。魏楚歌从小学画画,很有浪漫主义情怀,她觉得易尧的爱真是太伟大了,明明那么喜欢,却不舍得靠近。
  魏楚歌做了许多年的间谍,直到易尧在X大刷新了一个又一个记录,大二下学期就拿到了毕业证书,风光无限的出了国,二人的联系就此戛然而止,易尧彻底从时遇安的生命里消失了。一别四年,魏楚歌没想到会在街上与易尧来了这么一场偶遇,更没想到,那么多年,她还是喜欢时遇安。可惜时遇安向来不着调,连大学都没上完就跑去结婚生孩子了,她与易尧,可能真的是有缘无分。                        
作者有话要说:  自娱自乐啊哈哈哈哈哈……
 
  ☆、演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