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死士 作者:布衣娃娃(上)

字体:[ ]

书名:死士
作者:布衣娃娃
 
但尽人事,各凭天命
 
想一下还是补个文案:
 
本文讲诉的是一个落野市长在自驾飞行时神奇的穿越到一个语言不怎么通,文字也完全不一样的地方,于是变成了结巴加文盲,然后利用自己的纵横知识在新世界闯荡的故事。
 
ps:请自动忽略主角栏配角栏神马的,都是浮云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三教九流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羽翎,苏怡,刘芷凉,楚芊芊 ┃ 配角:瑜舒,鬼奎 ┃ 其它:
 
  ☆、(一)
 
  夏日炎炎,即便是房屋大开也没有一丝风透入门窗,羽姑娘屏退左右只招来家宰,似乎有要事要议,然而桌上茶水渐凉却不见家宰入内,羽姑娘那双躲在轻纱斗笠后的双眼时不时的会瞟向门外,显然是等得有些着急了。
  盏茶时分,王家宰才气喘吁吁的跑进大门双手辑一礼拜倒在地,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禀姑娘,各国细作已探明,吴侯、柳公、赵公、宋侯等弱小之国都有意前往蓬山赴会。”说完趁机喘了一口气,又观察了一下羽姑娘的表情,无奈她的整张脸都躲在轻纱后面,看不真切,于是他又接着说道:“夏、卫、韩、齐这四个大国目前动向不明,细作还未回报。”
  王家宰说完后就静静的等着姑娘的吩咐,即便是姑娘不说,他也隐隐能感觉出蓬山之会必有一场大战。
  当年刘氏一统天下,血缘宗亲封公爵,开国元老封侯爵,各赐封地领土无数。
  如今天下共有十二诸侯国,北齐南卫东夏西韩,中姚秦,这大胤刘家的天下已被各路诸侯占去四角,天元之地还被姚秦所占,其他的小国也只能夹缝求生,而正主刘天子却早已名不副实,此番姚秦的秦侯让各路诸侯齐聚蓬山,名义是各路诸侯朝见天子,实则却……这口气羽姑娘如何咽得下?
  想到这里王家宰又偷看了羽姑娘一眼,只见羽姑娘正襟危坐似是沉思,也似神游,良久才听她道:“此番蓬山之会实质如何大家都心知肚明,若真是朝见我刘家天子,为何不让各路诸侯前往朝歌朝圣,而要去姚秦的蓬山一会?这明明是秦侯姚震打着天子名号要各路诸侯去朝拜他,可见其野心之大,我已力谏天子不可前去赴会,然而……”
  羽姑娘顿了顿,略略压住怒火又道:“吴、柳、赵、宋、越、燕、楚是小国,万万不敢开罪姚秦,定会赴会,而夏魏韩齐四国在十年前国力倒可与姚秦一拼,可如今……夏魏韩不必说了,这三国最终都会去,只是这齐公就不好说了。”
  家宰沉吟一会顺势说道:“齐国首君刘耀和我天家本是一家,三百年前其平乱有功,天子将蓬山至淇水一带分给刘耀,封刘耀为齐公,然而六十年前姚秦伐齐占去蓬山,如今会址设在蓬山,秦侯姚震这也是在存心辱齐,新任齐公一向桀骜且励精图治十年,齐人善冶铁,两年前已冶出铁器,如今齐国国力已大不同往日,齐公断不会去蓬山自取其辱。”
  “姚震早就对齐国虎视眈眈,窥觊其南阳关与阴晋关这一天堑,若是占去南阳阴晋,北可取齐,南可逼卫,最后取天子而代之……”家宰越说声音越小,羽姑娘只是略一点拨,他便已知形势之险,既然刘天子执意要去赴蓬山之会,羽姑娘断不会袖手旁观,却不知姑娘将要如何行动?
  于是王家宰又是一辑道:“请姑娘明示。”
  羽姑娘沉默半晌,似乎也在做着什么重大决定,最后才缓缓道:“至刘高祖开国以来,频封诸侯将相,天家国土已四分五裂,近三百年来,各国都在勾心斗角兵戎相见,强吞弱国以增强自己国力,而天家国土已封赏殆尽,国力物力皆不能与夏齐韩卫相抗,更别说与姚秦相敌。如今羽儿所能做的,只能尽力保存天家面子。”
  羽姑娘轻叹一口道:“王家宰听令!”
  王家宰双手一辑,“属下听令。”
  “速领一百死士赴蓬山,伺机而出——”羽姑娘语气微顿,眼里透出寒光,从齿间逼出几字:“诛杀秦候姚震!”
  “一百……”王家宰倒抽一口冷气——这几乎是倾巢出动啊!难道羽姑娘要和姚秦拼个玉石俱焚?
  “姑娘,秦侯姚震下步将欲如何我们尚不清楚,作此决定似乎为时过早,况且天家……”
  还不待家宰说完羽姑娘就打断他分析道:“就算刘家气数已尽,我也要力保天家刘氏颜面,这次行动不容商议。若是刺杀成功姚秦失君必伤元气;若是不成,惹怒姚震,他也必将矛头指向齐公;正好让这两头豺狼先拼个你死我活,待这两家大伤元气天下大势又会重新依实力划分,希望趁这空档,天子可以振作起来百废待兴。”
  王家宰听完不禁神色一怔,再重新审视了一遍这个刚满十八的少女,不想她小小年纪却有如此眼光,心中不由得又敬佩几分,此女若为男子,那天家……还不待他的思绪神游,羽姑娘又说道:“王家宰,速领一百死士随我赴蓬山。”
  “随您?”王家宰闻言一个激灵,立即跪下道:“羽姑娘,万万不可,刘天子还需要您,大胤还需要您,您万万不能有事。”
  “王家宰,蓬山之行是姚秦摆下的鸿门宴,也是我审时夺度之时,”羽姑娘话锋一转,语气冷肃,“我倒要看看,天下十二路诸侯,还有几家是真心尊我大胤天子的。”
  王家宰听后还是皱眉,可是不等他开口劝说,羽姑娘就打断他道:“这一百死士……对我们来说几乎是倾巢出动,我既赌下重本,必不能本利倾覆,传令下去,就说不论何方,不论生死,羽翎必与他们同在!”
  “羽姑娘!”家宰已被羽翎这番壮志林云的话感染,激动得不能言语,深吸一口气后才说道:“姑娘既已决定,那就请带上瑜舒和鬼奎,有他二人相助胜算更大。”
  “王家宰,此番行动何人都可带,就是不能带这二人。”羽姑娘毫不留情的驳回王家宰的提议。
  “这是为何?”
  “原因有二:你我都知这二人虽是人单,却可敌千军万马,正是‘惊蛰'主力,这次刺杀若是不成,还可保留一部分主力,以后他二人还能将‘惊蛰'壮大,此行若是有何不测,王家宰,‘惊蛰'以后就靠你了!今后局势你我都说不准,羽儿不求能救大胤,但一定要保住刘氏!”
  “羽姑娘!”王家宰自知羽翎注意已定,是任何千言万语都说她不动的,而且此番托付遗令更是对他的一番敬重,但他在感激之余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羽翎去涉险,也只能恭敬一辑劝道:“还请羽姑娘从长计议。”
  羽翎注意到老家宰在授命辑躬时正用袖子偷偷擦泪,也心知自己此行凶多吉少,说不定自己亲手培养起来的一百兄弟姐妹也会……想到这里心中不由也一酸,强制忍住泪花,“我意已决,不必再说。”
  而后羽翎沉默半晌,若无其事的说道:“听说王家宰最近收了一个奇士?”
  听见羽翎问话,王家宰立刻回道:“禀姑娘,此人确实是一奇士,可是不是近日受的,此人来到惊蛰已快一年。”
  “哦?”
  羽翎素知王家宰不轻易赞人,既然王家宰如此力荐此人,看来此人必有过人之处。
  “此人是否巧舌如簧,能言善道?”
  “回姑娘,此人非但不能言善道,而且还患有口吃之症。”
  羽翎略略一惊,压住疑问又问道:“此人是否聪慧过人,上通天文下知地理?”
  “非也,此人几乎是目不识丁。”
  羽翎当真不解了,玩笑道:“既非能言善道,又目不识丁,家宰却说此人是奇人,难道此人长有三头六臂?”
  “回姑娘,此人只有一颗脑袋两双手,和我们一模一样并没有多生一张嘴巴一只眼。”
  羽翎微微一笑道:“那羽儿是真迷糊了,请问家宰,此人究竟奇在何处?”
  老家宰见羽翎服输,也不再卖关子,轻轻一捋胡须道:“此人奇在生有一双巧手。”
  “巧手?”
  “是,属下相信,只有羽姑娘想不出的东西,没有她造不出的东西。”
  羽翎相信王家宰此言有些言过其实,然而也并不点破,只是轻声问道:“请问家宰,此人造出过哪些让你称奇的东西?”
  王家宰早就猜到羽翎会有此一问,将双手往后一背,在房里轻轻踱着脚步,缓缓道:“此人刚来之时,就设计出许多奇兵异器,相信不用属下多说,羽姑娘多少也了解一些。”
  羽翎沉吟一下,想起前段日子死士们的兵器都焕然一新,而且全是自己没有听闻没有见过的,最近仗着这些奇兵异器,刺杀行动也事半功倍,派出的死士也多是凯旋而归。
  “前些日子,此人又造出会自己行走的木牛,这用来搬运粮草真是省时有省力,属下认为此物若是用于行军打仗,一定是物有所用。”
  “会走的木牛?”羽翎不再说话,她已经不再关心此人还造出过什么东西,因为仅凭这些,就已经让她心服口服,虽然她心已服,但脸上却看不出任何变化。
  王家宰见羽翎并没有要见这人的意思,又急急说道:“姑娘,她还有更神的地方。”说完便摇着头,侃侃而谈:“此人这大半年来画了很多图纸,终日泡在冶金室里,常常一待就是一整日,属下问她欲造何物,她说飞机。”
  “飞机?”羽翎微微皱眉,“此为何物?”
  “回姑娘,据此人说法,属下猜测是一种在天上飞的机械大鸟。”
  羽翎听后沉默半响,似在思考,而后又冷冷道:“荒唐,此人若不真是神人,那就是疯子。”
  “姑娘,属下认为疯子之所以会是疯子,是因为高处不胜寒,只因凡人不可理解而已。”
  羽姑娘不再说话,而是陷入短暂的沉默与深思,继而又问道:“敢问家宰,此物是否已造出?”
  “唉……说来惭愧,此人在冶金室待上了大半年,可是却不见成果。”
  羽翎听后恍然大悟,笑道:“王家宰真是用心良苦,看来举荐是假,助人才是真吧?家宰是害怕此人日夜待于冶金室,唯恐终有一日逼疯自己,所以想要羽儿带此人去篷山,分散一下她的注意力。既然如此羽儿就见上此人一面。”
  “回姑娘,此人你早已见过。”
  “见过?”羽翎双眉微微一蹙,似在凝神思考自己是在何处结识此人,如此神人该有自己显着特征,自己当过目不忘才是,怎会一点印象也没?
  王家宰见羽翎苦思无解,又提示道:“此人还说,是羽姑娘让她拿着惊蛰令来绮猡春寻姑娘的。”
  惊蛰令?羽翎心中一颤,莫不是她?
作者有话要说:  
 
  ☆、(二)
 
  羽翎突然忆起一年半前,自己在大胤帝都朝歌遇到的一个落魄之人,落魄且怪异。
  那日她正在街上暗察民情,却看到一个举止与衣着都甚为奇怪的人。
  身体发肤授之父母,这人明明是女子,却只留着齐肩短发,身上的衣饰也甚为怪异,任凭羽翎游历甚广,也看不出是哪国服饰;而且别人身上背的都是青铜剑,此人身上背的却是一个颇似头盔的怪异之物;还有那人脚上的一双鞋,似靴又不是靴,羽翎着实认不出是何物。
  因为她是头次遇到装扮如此奇怪之人,所以好奇心使然,自己也就自然而然的跟着这人,没想到这人居然到了觅贤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