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死士 作者:布衣娃娃(下)

字体:[ ]

 
 
 
  羽翎闻言杏眉冷竖,冷冷道:“秦使阁下,此处是大胤宫室,岂可胡言乱语?”
  李询回头一望,见是刘氏长公主,这次争亲事件的女主角,不敢公然挑衅,于是略略收起了气焰,语气仍带有七分讥笑三分讽刺的道:“李询知罪。”
  说完他又对天子道:“不如让御医先看看娘娘玉体,也好让下臣有个回复。”
  见天子没发话,李询挥挥手,跪在地上的两个女官立即起身,由内宰领到帘中为王后诊脉,隔了盏茶时分她们才一脸纠结的从帘内走出,给一旁的御医汇报王后病症,御医听完皱着双眉,眼里透着茫然,却是一言不发。
  李询见状立刻带着他们叩头拜倒:“李询先行告退。”
  天子冷冷道:“送客。”
  回到驿馆,李询才开口问道:“大胤王后所患何症?”
  御医皱皱眉道:“回大人,娘娘的脉象几位奇怪,像是热症有疑似寒症,还有些冷热交替,下官实在是难以判……”
  他的“断”字还未出口,李询就一脸不耐烦的打断他,“什么热寒冷热的?我是问你她到底是真病还是假病?”
  老御医毫不迟疑的答道:“是真病!”
  这下到轮到李询皱眉不语了,他在房内踱了两圈,闷不吭声的回屋了。
  在李询前脚刚走,柳途便也领着御医来看望王后了,然而有所不同的是柳途依照大胤律令做足了礼节,也给足了天子面子,所以很顺利的见到了大胤王后。
  这次柳途带来的是个女医师,那医师是尼姑扮相,并不踏进门帘,只在帘外闭目发功,也别也看不出其中玄机,只当这个女医师真有两把刷子。
  待发功完毕,这女医师缓缓睁开眼睛,依旧面不改色,别人问她情况如何她也不回答,只是轻轻一笑,待回到驿馆,柳途问她情况如何她才道:“王后无病。”
  柳途听完微微一笑,吩咐信凌道:“王后身体并无异样,立刻将这消息放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  
 
  ☆、(五十五)
 
  大胤那边因为刘天羽的婚事而闹得天翻地覆,刘芷凉带着楚芊芊在宋国却做起了明商暗盗的生活。
  这几日来刘芷凉听着从大胤那边传来的消息,心情一直好得不得了,十分满意自己布下的这枚棋子,大胤越是混乱她越是高兴。只是刘天羽最后花落谁家还是未知之数。
  半个多月前大胤皇后因为公主的婚事愁得卧病不起的消息刚刚传来,姚秦那边就有了动静——居然从宋国采购了大批奇珍异宝运往大胤,算是给公主的聘礼,然而还不等这批珠宝运到大胤,才刚刚出了宋境入了秦境就被一批强盗掠了去。
  押送珠宝的士兵无一人生还,连个目击证人都没留下,秦王姚震暴跳如雷,没想到在自家门口糟了盗贼,颜面尽失还不好意思到处伸张,公然缉拿盗贼,毕竟秦国才刚刚结束两场大战,实在没有力气再花人力物力去追察这件事,情急之下只好急召李询回来暗察。
  而李询这边呢?
  他前脚出宫,柳图就后脚进宫,还带出一个和他全然相反的消息一一皇后竟然没有生病!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在屋里气得来回踱步,"这就是他们的缓兵之计,那个皇后根本就不可能生病,齐国既然证实了消息就不会罢手,我得好好想想办法。"
  于是他立刻飞书给了秦王,秦王便立刻命人从宋国购了聘礼火速运往大胤。
  从宋国到大胤,只要穿过秦过境内的小村庄就能到,李询只要拖住天子,在这段时间内不把公主下嫁齐国就好。之后在等待的这段时间内,他几乎每天都进宫,天子则是推托国母病重需要陪护而拒绝见他。这让他作为一个大国上卿的尊严被大大的折损了,于是他每天都在皇宫内不顾身份的大呼小跳,出言不逊,弄得天子好生烦躁。
  李询在天子面前表现得越猖狂,由齐公刘逸假扮的柳图就表现得越谦逊,依旧每天都去皇宫中行礼慰问,他相信两个截然不同的表现自然会在天子脑海里留下好印象。
  然而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事情却没有一点进展。刘逸丢下国内的政务跑到大胤来求婚,随着时间的拖延,他的心腹信凌看在眼里就越来越不安。
  他私底下问刘逸到:"主上,既然皇后是装病的,为何不直接揭穿她,要她快做决定,我们也好早日返回齐国,为何你还要每天进宫请安,你看秦国已经定了聘礼,不日就可送到王宫了!这可不能再拖了!"
  "哦?"
  刘逸看着从国内传来的重要奏折,心里虽然烦乱,却是面部改色的淡淡道:"谁说皇后是装病?"
  信凌闻言瞠目结舌。
  "主上不是带仙姑去诊治过吗?难道还会有假?"
  "哦……"刘逸恍然大悟,"假是不假,只是……"
  "只是什么?"信凌有些着急了。
  "只是那仙姑是假的。"
  "啊?"信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若那仙姑是假的,那么李询为什么天天进宫逼天子?”
  "哈哈哈。"刘逸想着李询那脸红脖子粗的暴怒样,不禁放下奏折笑了起来,"哪有什么仙姑啊,若不这样说李询那厮又怎么会天天在天子面前张牙舞抓?"
  "现下只要一切如常,与李询形成个鲜明的对比,公主迟早都会是我齐国的。"
  说完他放下奏折,理理衣襟,又到了向天子请安的时候了。
  "可是此计也不能长久呀!难道李询不会察觉?那时他发现这是个套,一定不会对我们善罢干休的,他可是个无所不为的小人!"信凌是越听越觉得不安。
  "正因为他是个小人,他才不会说穿。"
  刘逸披好狐裘,边走边道:"你以为他不知道皇后是真病了?可是李询他是个好大喜功且又急功好利的小人,才会死死抓着这条假消息不放,这正是我们的机会呢。"说完他掀起帘子走了出去。
  刘逸才走了几步就碰见灰头土脸的李询,便得意的笑了笑招呼道:"怎么,上卿大人又碰了一鼻子会吗?"
  李询冷哼一声,"柳大人你别得意得太早,即使你天天去请安我看也没什么用,你就算自降身份在哪趴着,天子也不会为之动容。"
  他逼近刘逸恨恨道:"天子虽然懦弱可并不糊涂,我们一个为狼一个为虎,在天子眼里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看你也不用自讨没趣。"
  刘逸闻言哈哈笑了两下,"李大人好比喻,可是在下却不信这个邪。"
  "哼,这段时间你表现得还不够吗?若是天子有意他早就赐婚了,又何苦拖到现在?我看天子是另有盘算!"
  李询说完冷冷看了刘逸一眼,见他一脸茫然,不禁得意起来,一压语调道:"柳大人看样子你还不知道吧?昨晚天子可是密见了宋国和夏国使者呢!"
  刘逸微微一怔,"你是说……"
  "可不是嘛,我看这个公主可能我们两家谁也得不到。"
  刘逸微微思量一下,哑然厮笑道:"在下看是李大人多虑了,就目前这情况天下还有哪家来敢趟这趟浑水?我看不必我家主上出手你们姚秦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他。"
  李询见自己的谎言被揭穿,却是面不改色的冷笑着。
  就在这时一个小厮连滚带爬的急急冲过来,跪在李询面前,也不管有没有外人在场,立刻扯着嗓子喊道:"大人,不好了,送给大胤的聘礼被劫了,秦王正在发怒呢,急诏您回去先商量对策!"
  李询闻言大失惊色,而刘逸则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上卿大人,在下看您还是快点回去,你这不是前碰壁后掉坑吗?"
  李询见柳图在这幸灾乐祸,一肚子火气没地发,突然一脚踹在小厮身上,吼道:"你懂不懂规矩?没见到有外人在吗?还不快滚!"
  求婚事不成,偏偏又在这紧要时候出了岔子,李询觉得头都要裂了,眼下大胤还不急,看天子的样子还不会把天羽公主许给齐国,自己可以先回去另外派个人来守着。
  于是他抖抖衣襟,仰着鼻孔对刘逸道:"柳图,你别太嚣张,我看劫聘礼这事八成就是你们齐国干的,你们怕公主要嫁到秦国而从中破坏,你们齐人就没一个好东西,尽干些偷鸡摸狗的事!"
  "哟,上卿大人,齐人可没惹你,你可别到处乱咬人,凡是都是要讲证据的呀。"刘逸依旧不徐不慢的接口。
  李询又恶狠狠的瞪了他两眼,甩开袖子走了。
  见李询离开,刘逸才暗自叹了口气,自己离开齐国也有一段时日了,国内事务都交给宰相处理,重大决择虽然会通过飞鸽传书由自己决定,但时间也不能拖得太久,得早点结束这边的事情才好。
  这时他开始深深的想念起刘芷凉来,若是小妹还在齐国帮忙处理政务就好了,兴许嫁掉祁阳公主刘芷凉是他这辈子做的最愚蠢的决定,这茫茫天下也不知道小妹在哪,过得好不好。
  话说自从刘芷凉来到宋国后宋国就不太平,一直在闹贼匪,而且还有几起发生在官道上。宋侯气得有好几夜没吃下东西,因为丢失的有几箱宝贝是他花了不少人力物力才找到的,在这年头是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的无价之宝。
  为了保护这几箱宝贝他特意采取了声东击西的手段,压了几箱货上官道,真正的宝贝则是秘密护送,可谁知这盗贼却万分能耐,不但偷走了官道上的货物,还连密送的宝贝都偷走了!宋侯为这事耿了好几天。
  宋侯叹了口气,刚才又有宦臣来报押送给秦国的货物也在出了宋境不久之后被劫了,这事虽然没发生在宋境上,却难保秦王不会多心,况且秦国现在像个不定时炸弹,看谁不顺眼就炸谁一下,若是秦侯姚震用这件事做文章,估计宋国会因此而遭殃。
  于是宋侯下了重令,一定要全力帮助秦王追回失物,第二是树新风全力捕缉盗贼,国内若是出现偷盗且证据确凿的格杀勿论!
  正当宋国上下正因为盗贼而闹得风风雨雨时,刘芷凉正悠闲的打量着自己面前的几个箱子,她轻轻抬起箱盖瞥了一眼就重重的合了起来——真是一堆不值钱的废物!
  到宋境后不久,刘芷凉就密令楚芊芊出去帮她干了几件事,事实上这几件事都是同一件事,说通俗点就是偷盗打劫,其中还有一件轰动天下的事,就是劫了秦王送给刘天羽的聘礼。
  其实那些聘礼她也看了,并不觉得怎么样,以秦王的品位实在是选不出像样的东西,虽然都是宝贝,不过就算是宝贝也不能互相比的。
  比如说黄橙橙的黄金是宝贝,珠宝玉石是宝贝,从海里捞起的巨大红珊瑚树也是宝贝,但是相比之下那些黄金珠宝就要比红珊瑚俗气得多,充其量也只能配些庸脂俗粉,不过……她想了一想,觉得配刘天羽是绰绰有余了。
  虽然瞧不上这堆东西,但也不能说没有所获,从宋侯那劫来的几箱东西还真称得上是无价之宝,得好好计划才是。
  此时只听"吱嘎"一声响,石壁上出现一个旋转石门,穿着夜行衣的楚芊芊走了进来,她一把扯下脸上的黑布,走到刘芷凉身后站定,说道:"夫人,一切照你的吩咐办妥了。"
  "没有留活口?"
  "一个都没有。"
  刘芷凉满意的点点头,她转头,看见楚芊芊站在黑发上的一些雪粒化成水珠,嘴里不断呵着白气,便将自己怀里的紫金炉塞到她手里淡淡道:"拿好,别冻坏了。"
  楚芊芊也就很听话的,抱着暖炉很安静的站在她身边。
  刘芷凉依旧是一箱箱的检查货物,有的摇头有的则是面无表情的轻轻合上。最后她点了几个箱子道:"这几箱是从秦王那弄来的,最近风声紧,我们暂且保管着,那几箱是你前几日从宋国官道上劫来的,都是些不值钱的废物,留下容易误事不如一把火烧个干净。"
作者有话要说:  
 
  ☆、(五十六)
 
  "烧个干净吗?"
  楚芊芊有些惊讶,"这些都是我花了好大力气才弄来的。"她走向前去,把箱子一箱一箱的打开,试图说服刘芷凉改变主意,可是刘芷凉却瞥也不瞥一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