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上官,别跑! 作者:沧海惊鸿(下)

字体:[ ]

 
 
  “心得倒是不敢说,”文澜对上上官橙的目光,“就是比一般人多读过几本书而已。”
  “哦,”上官橙状似更有兴致了,“那澜姐觉得历史上哪个朝代最好呢?”
  “最好嘛,”文澜故意拉长声音,像是在逗弄一只急切想要得到自己手中毛线团的猫咪,“当然
 
是唐代了。”
  果然——
  上官橙一凛,继而精神为之一振:她就知道,这个文澜肯定是大唐穿越来的。
  她面上不动声色,依旧保持着之前的兴致,追问道:“唐代的历史将近三百年呢,澜姐比较
 
喜欢哪一段?太宗的‘贞观之治’,还是高宗的‘永徽之治’?或者是武皇陛下的大周?或是李隆基
 
的‘开元盛世’?”
  文澜暗笑,婉儿,算你有良心,还记得称朕为“陛下”,嗯,剩下的那些,管他是老公、是孙
 
子还是前夫哥呢,都是浮云,浮云!高阳,高阳才是我的真爱!
  “阿嚏!”双手扶着方向盘,不耐烦地等红灯的吕靖宸打了个秀气的喷嚏,于是心情愈发烦躁
 
  单说文澜,听了上官橙的一席话,故意不解地问道:“上官小姐怎么不提‘元和中兴’,还有‘
 
宣宗之治’?”
  上官橙暗翻白眼,那都是李隆基的儿孙辈吧?那个时代的人会认得上官婉儿?开玩笑!
  “我还没读到那些历史,”上官橙也算是实话实说,“澜姐,我失忆了,你懂的。”
  文澜恍然大悟般地点头:“懂的懂的。”
  “那澜姐到底喜欢哪段历史呢?”上官橙不依不饶地追根究底。
  “都喜欢。”文澜促狭地眨眨眼,脑袋里响起《小龙人》的主题曲——
  就不告诉你,
  就不告诉你,
  就不——告诉你!
  好吧,暴露年龄了。
  上官橙一点儿都不觉得文澜偌大年纪眨眼睛卖萌有什么可爱的,相反,她觉得那张漂亮的脸
 
,怎么那么欠抽?
  她到底没试探出文澜的真实身份,怪只怪她脸皮没文澜的厚,她在这个世界的阅历也没有文
 
澜深。
  上官橙觉得累,心累,她开始怀念和文晴在一起的感觉。文晴从不会让她觉得有压力,除却
 
希望得到她“爱的回应”,文晴从不会对她要求什么,文晴始终以她为重,始终对她有足够的耐心
 
  这样不好,上官橙暗自摇头,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她生怕自己和文晴多相处一天,对这个
 
人就会多一分依赖。
  文澜显然不想让她放松,又开口道:“上官小姐可以考虑下是否要接受我的邀请,来演上官
 
婉儿。”
  上官橙眉轻蹙,她晓得文晴的妈妈经营着一家影视公司,如果是文晴问她是否要饰演某个角
 
色,无论是从经纪人的角度出发,还是从身为“少东家”的角度出发,都是理所当然的。而文澜…
 
  上官橙不由得打量文澜——
  她不是读书人吗?即使走出象牙塔,那也应该是在所谓的“研究所”里就职,为何说让自己考
 
虑是否“接受”她的“邀请”?
  这其中,还有什么关窍是自己不了解的吗?
  文澜将她的表情一一收入眼中,特有耐心地解释道:“想必上官小姐已经不记得了,晴晴的
 
妈妈,也就是我的二婶,目前掌管着文家的企业,也就是世纪影视,但是她迟早要退居二线把产
 
业留给下一辈。而我,是世纪影视的第二大股东,晴晴如果不接手公司的话,那么就要由我来掌
 
舵了。”
  上官橙的眉头皱得更紧,为什么她嗅到了阴谋的味道?长年累月在勾心斗角中过活,让她的
 
直觉格外敏感,她细品着文澜的话,打量着文澜的神色,想从对方的言行中探究出其真实的想法
 
  可她纵然聪明,对这个世界的了解终究是有限,基于这些浅显的认识,她实在没法看清眼前
 
人的真实内心世界。
  文澜终于在上官橙脸上看到了自己希望看到的表情,满意地勾了勾唇,“晴晴的心性,并不
 
适合做生意。我想二婶也是这么想的,最后她会把公司交到我的手里。”
  上官橙心头大震——
  这个文澜,她会不会做出什么对文晴不利的事情?
  可是,那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文晴又是自己的谁?
  文晴的确不是自己的谁,然而,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她是对自己最好的人,让自己不至于在
 
这个陌生的地方无措、无助。
  何况自己又占据了文晴爱人的身体?
  她的事,怎能同自己无关?
  如果,眼前的这个人当真要对文晴不利,那么我要不要提醒文晴小心?
  可,这个人,真的会对文晴不利吗?
  何以在文澜的眼中,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杀意?
  上官橙前世在阴谋中摸爬滚打几十年,更是阅人无数,早就练就了对危险的强烈敏感性。若
 
是文澜当真对文晴有敌意,她自信能够察觉得到。
  而且,以文澜的狡猾,她会让自己清楚她的谋算吗?
  “上官小姐很关心晴晴?”文澜莞尔。
  上官橙抿紧嘴唇,没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故意宕开话题:“澜姐学养颇深,就这般放弃
 
了学术研究,不觉得可惜吗?”
  文澜“呵呵”:“如果我说我更喜欢钱呢?”
  上官橙语结。
  “上官小姐喜欢钱吗?”文澜不依不饶。
  上官橙一滞。
  “上官小姐喜欢权吗?”文澜紧追不舍,不容许上官橙有丝毫的逃避。
  上官橙的脸色微白,额角不由得沁上一层冷汗。
  “上官小姐……”不等文澜问完,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是文晴。
  文澜暗皱眉头,小崽子真没眼力价儿,眼看老娘就要替你拿下你媳妇了,偏偏这会儿来捣乱
 
。可小崽子的电话,她不接不放心。
  “晴晴。”文澜一副不耐烦的口气。
  “澜姐!你和吕靖宸咋回事啊?她要给你送吃的为啥打我电话?”
 
  ☆、第65章 猪皮红枣汤
 
  “澜姐,你和吕靖宸到底什么情况?”文晴压低声音,又偷瞄了一眼房门,还好,她妈没注到
 
她在干吗。
  文澜一颗心提溜到了嗓子眼儿,“你刚才说什么?靖宸……吕靖宸要给我送吃的?”
  伶牙俐齿小钢炮瞬间卡壳卡得嘎嘣嘎嘣的,逗比如文晴都听出了电话那头的异样。
  哼哼,澜姐你激动成这样,真敢说和吕靖宸木有奸|情吗?
  啧啧,跟吕靖宸有奸|情,口好重。
  文晴暗自摇头,深觉一代大好青年即将折于深井冰之手,一朵清冷绝艳的高岭之花顷刻间化
 
作小、雏、菊——
  真是不忍直视啊!
  文晴掩面。
  “澜姐,其实你的脑袋是因为吕靖宸才磕破的吧?”文晴雀跃,我大百合园地又有新成员鸟!
 
想想从此之后,澜姐再也没法儿拿上官橙说事儿了,不要太美好啊!
  把柄什么的,要紧紧攥牢。文晴握拳。
  此时的文澜,“风中凌乱”什么的已不足以形容,正应了那句话“我这吧吧的,还给人上课呢”
 
  谁能想到吕靖宸要么跟她老死不相往来,要么就跟她玩儿突然袭击。姐们儿你这不是惊喜,
 
是惊吓!
  可文澜是谁?她才不会承认奸|情授人以柄。
  文澜甩了甩她那裹了一脑门子白纱布压根就甩不起来的秀发,用飘柔就是这么自信。
  “你净八卦些不着边的事儿,真是在娱乐圈混久了的。”文澜恢复了清冷的声线。
  文晴不服气地“切”了一声,姐你当我三两岁的小娃娃吗?就您刚才那惊喜+惊吓+颤抖的声
 
音,专业演员都学不来。我也是有耳朵会听的好吧?
  “我脑袋磕破确实和吕靖宸有关,不过不是你想得那种。”文澜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骄傲
 
又自信,却在不经意间抬头对上了上官橙玩味的目光,不禁一哆嗦——
  话说小兔崽子啥时候来电话不行?
  “我想的是哪种啊?”文晴笑嘻嘻地,不怕死地追问。
  文澜轻哼一声,“说正事。吕靖宸怎么着?”
  装,装,你就装吧!
  文晴深深地鄙视她堂姐,竖着耳朵听门外她老妈的动静,环境所迫,不得不把一颗八卦之心
 
暂时收起。
  “吕靖宸说给你炖了猪皮红枣汤,补气补血的。”
  文澜心跳快停了,强抑着情绪才没吼出那句“她在哪呢?”。
  “澜姐你是不是特想知道她在哪儿?”文晴欠欠地问。
  小兔崽子找死呢!文澜嘴角抽。
  “有屁快放!”
  火了?
  文晴吐了吐舌头,不敢再造次,乖乖地续道:“她本来是开车去我那儿的,还让我下楼去取
 
。哎我就奇了怪了,她又不是联系不上你,为毛还要假手于我啊?啧啧,她难道怕见到你?”
  文澜已能听出她话语中的促狭,既囧又心焦,唯恐最后的结果是晴晴不在家,吕靖宸又不愿
 
见自己直接扭头就走了,什么猪皮啊红枣啊,统统随风散了,连点儿油星儿味都没留下。
  “别废话!”文澜急切地说。
  “嘻嘻,甭担心,你的小宸宸听说我没在家,正经犹豫了两秒半呢,最后还是决定亲自给你
 
送去了。估计这会儿快到了,你别假傲娇装高冷的不给人家开门,熬个汤费工夫着呢,好歹人家
 
一片心……”
  文澜不耐地挂断,把文晴没完没了的聒噪隔绝在了电话那一端。
  小宸宸要来……啊呸!什么小宸宸?酸死了!
  靖宸给我炖了汤,她还惦念着我呢!好,很好,极好!姐抛头颅洒热血,高低是没白白牺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