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酒医之春风酒楼 作者:曲落无痕

字体:[ ]

 
 
文案
京城因一起食物中毒案导致人心惶惶,中毒范围忽然扩广三大州县,却唯独苏州仍旧昌盛。
 
苏州,巨富商贾盘踞地,为查案第一线索,柳长歌奉命前往苏州调查详情。
 
苏州首富杨成风爱女杨若烟中毒昏迷,杨成风倾尽一切寻神医。公主闯入苏州,阴错阳差被当成神医单阳子“请”入府衙。
 
百里晴迁因医术高超而被济世堂追踪挑战,机缘巧合,二人在苏州相遇。
 
经过调查,发现中毒事件与一家酒楼有关。顺藤摸瓜,发现“春风酒楼”的背后,还隐藏着另一个秘密…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百里晴迁,柳长歌 ┃ 配角:霍修平,顾菲菲,杨若烟,青衣,宁雨诗,易春风,卫伏松,安逸之 ┃ 其它:酒医
 
 
 
  ☆、第 1 章
 
  蔚蓝的天空中飞快的划过七道摄魂无比的蓝光,七个身穿各异颜色服装而面若修罗的男子身姿轻盈的落地,每个人的手指成爪状,隔空虚抓,仿佛在控制着什么,而他们所在的七个位置竟在阳光的映照下忽隐忽现着幽蓝色的鬼火。
  他们是西域最厉害的八大使者,精通奇门遁甲,医蛊阵法。他们是西域王得力的部下,更是西域子民心中尊贵的供奉。代表他们身份的就是他们的衣着颜色,分别是赤,橙,黄,绿,青,蓝,黑,却独独没有紫。
  “百里晴迁!就算你医术与武功冠绝中原,今日你也别想逃脱我们的天罗地网!黄泉路上,要怪就怪你自己多管闲事!”黑袍使者黑眸中划过一抹冷光,与其六大使者动作一致的旋转掌风。他们所占的位置上空幽蓝鬼火噌的一声爆涨了趋势,顺着他们手中一根根的银线飞快的涌向正中央那淡雅而立的女子。
  女子白衣飘荡,嗖嗖劲风冷厉而又刚硬的刮着她面无表情的苍白脸孔,而她周身的穴道仿佛被什么东西固住一般,导致她丹田内的真气无法正常运转散出,堵在经脉里,十分胀痛难忍。
  如水般的眸子里,全是一个人的身影,与那张清丽脸孔与祥和眉眼的温柔,虽然那脸孔上满是惊骇与恐惧,却不会影响她的美。
  此刻惊魂一线,七股幽冥般的森冷气火瞬间流到自身,她忽然仰天嘶叫,白衣被急促的真气充盈着瞬间鼓涨。砰的一声,似乎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气息,是什么爆炸了吗?
  柳长歌的心停止在这一刻,水雾逐渐弥漫双眼,前方因剧烈的爆破而激起大片烟尘,当中混合着模糊不堪的血肉与喷溅的鲜血,不!她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挟持柳长歌的宁雨诗也满脸的惊骇,心中颤抖不已,此时她后悔了,她原本只想让百里晴迁受到教训而已,可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当烟尘散去之后,她们看到了那七人凶狠得意的脸孔,以及,那漫天飘散的白衣碎片!
  “不!”柳长歌奋力挣脱了宁雨诗的禁锢,哭喊着跑到正中央那一滩血的地方,她死命的抓着染着鲜血的泥土,撕心裂肺的哭喊:“晴迁!晴迁!不要!我不要这样!”
  原本尘埃落定的结果已经昭然天地,可七大使者的眼里忽然有一种细微的转变,好像一丝纤细的光泽从他们脸上轻盈掠过,他们盯着柳长歌极近悲伤昏厥的样子。
  一抹快意划过每个人的眼底,只是,天上忽然飘起了雪花,洋洋洒洒如柳絮随风般的美丽姿态飘洒在那女子的肩头,染白了她乌黑的发丝,也与地上那摊乍眼的血互相融合,形成了两片刺眼的光耀。
  柳长歌心如死灰,轻轻闭上眼,一丝血痕从她苍白的唇边流淌下来,她始终接受不了百里晴迁已经死了的事实,从头到尾这都是一场阴谋,她还傻傻的跳了进去,最终搭上了晴迁的命,这一刻她愿意随晴迁而去:“黄泉路上,你不会孤独的。”
  “公主…!”
  五指间的缝隙里全是夕阳那温暖的光耀,从指缝里望着天际尽头的光,略有刺眼,略微祥和。
  柳长歌放下了手,映入眼帘的是空旷寂静的街道,到处都充满了孤寂苍凉的色泽。很难想象,这里会是天子脚下的京城,京城会这般苍凉吗?任谁也不会相信吧,可事实却摆在眼前。
  三天前的京城繁华昌盛,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就因为一件食物中毒案,引起了百姓的恐慌。之后中毒事件接二连三的发生,导致中毒至死的百姓已有数百人之多,在恐慌的氛围中,百姓纷纷举家迁移。三天后的京城,已经了无人烟,就像一个穷苦的延边小镇一样,各家的酒楼商铺与店面全都贴着封条,等待官府查明真相后,再行处置。
  查明真相?柳长歌的脸上露出讥笑,京里的官员几乎都人人自危,就等着父皇下旨准许他们告老还乡呢。能够扛得起这件案子的就只有一个人,他就是数月前的科考状元,此时已是当朝的丞相,安逸之。
  安逸之是朝廷中最年轻的丞相,仅不到三十岁便坐上丞相的位子,其文学功底与对社稷上的政见都颇得父皇的赏识,为了弥补朝中文武官员的缺失,朝廷在这几个月中展开了两次文武科举,取文武全才者担任国之栋梁。
  而各州县的官员也都按各人政绩进行升迁,直至如今,好不容易把朝廷规格好,京城却出了这档子事,官员们也都恐慌了起来。
  “公主,您已经见到了皇城的空寂,是否可以回宫了?”安逸之身着深红官袍,阳光抚在他俊朗儒雅的脸孔上,令人想到那个温润如诗的宫廷御医陈明哲。
  他们两个虽气质有些相像,但本质却完全不同,陈明哲是在大事小情面前都表现得十分淡定得体,以治病救人为己任。安逸之却是怀抱着家国天下,其有容乃大的内心可比济世之心更加难得。
  柳长歌忽然转身,眯眼盯着安逸之:“听说川,蜀,丰三大洲已经频频出现食物中毒事件,其下挂的几个县也都受到了波及。现在唯一重中之重的就是苏州,苏州的各类产品一直都在为皇室供应,在御膳这方面,由你全权负责,不能让宫里的任何一个人出意外。否则,本宫拿你是问。”
  安逸之凝起眉:“难道公主就没有想过吗,川州蜀州丰州都离京城很远,依然免不了波及。而苏州却是京城西川河下游的富饶之地,居然没有发生一件中毒案,不是很蹊跷吗?”
  柳长歌想了想,也觉得苏州那个地方很可疑,思虑半晌,眉头松动:“那么安丞相的意思是?”
  安逸之禀道:“臣打算派人到苏州地界去调查,不知公主意下如何?”
  柳长歌一边往回走,一边说:“如果你有十足把握的话,本宫没有任何意见。最近父皇的身体因劳累过度而透支,朝政方面已经交给太子。这件重大的事情还要通过太子才能决定,安丞相先回去吧,这件事本宫会与太子商议,决定之后再传召你。”
  安逸之目送柳长歌的身影逐渐消失,皱眉深思一会,便转身上了轿子,大队人马风一般的返回丞相府。
  秋风洋洋洒洒的吹着树叶,纷飞的落叶掉了一地,随着漂浮的尘土静静远去,京城的街道又恢复了苍凉。
  皇宫后花园中,一张精致的紫檀木桌上摆放着笔墨纸砚,这套精致的文房四宝产自苏州,笔杆是用上好的白玉制造而成,此时这支笔正被一只修长干净的手握着。
  柔软的毛尖正在这幅洁白如雪的画卷上尽情挥洒着,每一丝线条的勾勒与细致的描绘都仿佛在将主人心中那浓厚丰满的情感一一完美的呈现。
  画卷上的女子一身素白长衫,在摇曳的柳叶衬托下更为绝丽,湖水在斜阳的光耀下轻轻飘荡,她站在那棵挺拔的柳树下,唇边的笑意美妙绝伦,纤细的腰上悬着一个精致的花色酒囊。
  而最为浓重的一笔就是她眉眼间的那抹动人的风情,竟被栩栩如生的描绘出来,作画之人想必是深刻的记住了她眉眼的神韵,所以才能画出这份意境。
  一声叹息夹杂着婉约的遗憾,男子的双眼如星眸般璀璨,只是专注而神往的看着画上的女子。这是自己的杰作,通过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手,自己的笔锋,来勾勒出的一副思念图。名曰思念,其实这女子是有名字的,她的名字就如同她的人一样,充满了洒脱与从容。
  男子眼神飘忽,情不自禁的呢喃:“千里姻缘一线牵,为何你百里晴迁却无法让人触碰你的心。可惜啊,你已经走了。在那个桃花纷飞的夜晚,你走的如此安静。我眼睁睁看你消失却无法留住你,因为你心无旁骛,只有酒才能得到你的青睐。”
  男子放下了笔,轻轻端起了酒杯,浅酌一口,的确是醇厚芳香。他仿佛是体会了女子喝酒时的心情,那般沉醉,那般享受。酒是个好东西,它是情感的寄托,更能缓解忧愁。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好可怜,得不到她,只能喝着这杯孤独的酒。
  柳长歌走进花园时便看到这一幕,太子柳允兆正目光飘忽的盯着桌上一幅画卷,举着酒杯的手还停在半空,倒有点对月独酌的诗意感。
  可她竟然看到太子飘忽的眼神中有一瞬的专注,由于距离远,她无法看清那到底是一幅什么画。所以,她只能慢慢的靠近他,倒要看看让太子如此专注神往的画会是一幅什么样的名作。
  京城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情,太子居然在这里沉沦风雅,柳长歌心中恨铁不成钢,脚步难免重了一拍。
  太子察觉她的接近,立刻抽出一张白卷覆盖在那幅画上,望着柳长歌的目光虽然平淡,却在掩饰着心虚:“皇姐,你来御花园怎么不知会一声?吓了我一跳。”                        
作者有话要说:  本人是慢思维,也请诸位喜欢本文的看官多一点耐心,谢谢!
 
  ☆、第 2 章
 
  将太子的心虚看在眼里,柳长歌不动声色的瞟了眼桌上那幅被宣纸掩盖住的画卷,洁净而超薄的纸张出自苏州造纸坊的工料。这纸张的好处就是凝墨,墨滴上去不会轻易散开,薄薄的一层可以看见下面人物的模糊轮廓。
  柳长歌轻颦一下她那两条优雅的眉,端起桌上那杯喝了一半的酒,轻声淡雅:“太子真是好兴致啊,御花园中作画独饮,可惜还没入夜呢。本宫记得此刻你应该出现在御书房批阅朝臣们的奏折,而不是在这里附庸风雅。画上的女子是谁呀?”
  柳允兆听着听着险些没被她的话绕进去,刚要顺势说出那女子的身份,却及时勒住了缰绳,左思右想也只能这么说了:“是太监们送来的美女图,皇姐也知道,我已经到了该选妃的年纪。所以我就让小允子搜罗了几张女子图,先看一看有没有我喜欢的类型。”
  话说到这份上,柳长歌就不得不以一个看待成年人的眼光看着他。柳允兆竟被这目光看的心绪不宁,浑身不舒服,他的手也死死的按着桌上的宣纸,就为了防备皇姐会突然好奇的掀开。如果让皇姐知道他喜欢的人是百里晴迁,恐怕会天下大乱吧。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心虚,本来男女之情是很正常的事,他可以明目张胆的将这份爱光明磊落的展现在其他人面前,却唯独在大皇姐面前,他总是下意识的掩饰,奇怪的心理不能凭借他的本意为所欲为,他只能让这份悲切而懦弱的情感在无聊的借口中掩埋。
  柳长歌不再追问画上女子的身份,而是皱眉严肃起来:“京城的食物中毒案已经扩大范围,三大州县因此受到波及,今日在朝堂上,安逸之应该把这件事情上奏了吧,你怎么看?”
  一提到正事,柳允兆立刻抛弃方才的尴尬与心虚,态度恢复端正,执笔在宣纸上写下一个人的名字:“只要找到她,问题便迎刃而解。”
  柳长歌面色平然的盯着他笔下那四个字,这个人的分量的确举足轻重,她也的确有本事帮助自己将这件看似普通却实则非常诡异的中毒事件查个水落石出。
  并非质疑朝臣们的能力,对于治国纳谏,朝臣们自然得心应手,但对于这件案子的严重度来说,单靠安逸之个人力量,短时间内根本查不出什么。
  国家等不了,百姓更等不了!柳长歌低声一叹:“的确,如果有她在,问题便不再是问题。”
  柳允兆惊喜的问:“大皇姐是要派人去找百里晴迁吗?可你知道她此刻在哪里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