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亲爱的,心理医生(GL) 作者:子羡(下)

字体:[ ]

 
 
    听着陶夭夭轻哼一声,似乎是对于卓其华口中那一句‘和朋友吃饭’表示出了不满。卓其华的心
 
中咯噔一下,一时之间不知所措了起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卓其华潜意识里是不愿意,陶夭夭知道赵小琪的存在。当然,卓其华也不愿
 
意,赵小琪知道陶夭夭的存在。
    如果能够保持现状就好了,卓其华想要的不多,只要能够像现在这样,与陶夭夭斗斗嘴,调侃
 
几句,便已然足够了。
    虽说陶夭夭从未对自己喜欢同性这件事情,表现出半点的歧视。可知道卓其华有同性倾向,和
 
亲眼见到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卓其华心中是害怕的,她害怕有一天,因为自己的性取向,失去
 
了与陶夭夭斗嘴打趣的机会。
    不知是不是卓其华的错觉,总觉得挂断了赵小琪的电话之后,与陶夭夭之间原本和谐的氛围,
 
变得尴尬起来。
    ……
    ……
    卓其华的家,陶夭夭来过两回。第一回醉的不省人事,第二回却是清醒的。在这座不大的城市
 
里,陶夭夭根据记忆,顺利的找到了卓其华的小区。
    尽管希望能够多些与陶夭夭的独处时光,可终究还是到达了目的地。
    卓其华下了车,对着车内的陶夭夭开口道别道:“谢谢你的晚饭,时间不早了,你早些回家休
 
息吧,我上楼去了。”
    “嗯。”陶夭夭点了点头,目送着卓其华离开。
    卓其华站在原地,张了张嘴巴,还想说些什么,却是不知自己究竟想要说些什么。方才是意识
 
到自己与陶夭夭之间,早已从最初来回斗嘴的冤家,变了味道。
    微微摇了摇脑袋,卓其华的情绪显得有些低落,耷拉着脑袋转身离开。
    见卓其华转身离开,陶夭夭发动汽车准备回家,却听卓其华忽然是开口唤起了自己的名字:“
 
陶夭夭……”
    “嗯?怎么了?”陶夭夭停下了车子,从车窗向外探去,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卓其华没有说话,而是急匆匆的向着陶夭夭的方向跑去。雨雪地滑,卓其华险些是要摔倒,踉
 
跄了一下。待稳住身形之后,又是一阵急促的小跑,就好像下一刻陶夭夭便会消失不见。
    两人对视了良久之后,终是听卓其华低声的开了口:“你说,我们算是朋友吗?”
    陶夭夭并未想到卓其华险些摔倒,跑至自己面前,只是想要确认这么一个问题。愣了一愣,好
 
似认真思考了一番,随即听陶夭夭道出了心头的答案:“算!”
    似乎是从陶夭夭的口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此刻的卓其华一扫方才的低落,笑得灿烂。
    “那个……你想上去再喝一杯卓式奶茶吗?”
    天空中持续不停地下着小雪,雪花中又夹杂着小雨。卓其华略显局促的站在车外,对着车内的
 
人儿做出了邀请。
    看着因为紧张情绪,而面红耳赤的卓其华,陶夭夭噗嗤一笑,拉起了手刹,接受了小气鬼的邀
 
请。
    陶夭夭指了指楼梯的方向,对着卓其华开了口:“小气鬼,我有点醉了,你背我上楼。”
    “什么?你喝多了?刚才酒驾的时候,看你挺机灵的嘛。”冲着陶夭夭翻了一个白眼,卓其华嘴
 
上抱怨着,可还是低下了身子,做出了一个背她上楼的动作。
    其实,陶夭夭愿意跟着上楼喝杯奶茶,卓其华的心都是快要蹦出胸膛,又怎么会在意背她上楼
 
    “姐姐,我的千年老腰好像是闪着了,你还是自己下来走吧。”卓其华的伟岸形象并未维持多久
 
,才爬了不到两层楼,就听到她示弱说道。
    “醉了,我醉了。”陶夭夭却是不依她,将锁着卓其华脖颈的手,下意识的紧了紧。
    “几天没见,你的体重见长呐,再养几天可以直接拉去屠宰场。”卓其华啧啧嘴巴,吐槽了两句
 
,随即咬着牙关,死撑着向着六楼走去。
    陶夭夭笑而不语,看着卓其华打肿脸充胖子,心中开心的很。恨不得看着卓其华气喘吁吁的再
 
爬十层,却不知道心头洋溢的这份愉悦是为何。
    卓其华一步一顿的向着六楼爬去,也是头一回觉着自己选了六楼住家,实在是傻缺透顶的选择
 
    站在五楼,卓其华喘着粗气,用力咳嗽了两声,将楼上的感应灯给弄亮。叹了一口气,埋头向
 
着六楼的位置走去。
    到达六楼的那一刻,卓其华没有预想中的那般轻松。几乎是僵硬着身子,将背上的陶夭夭放了
 
下来。
    看着抱膝坐在自家门口的人,说话一向麻利、口齿伶俐的卓其华,此刻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
 
不出来了,结结巴巴的说道:“小……小琪,你……你怎么来了?”
 
  ☆、第52章 所有人的幸福
 
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赵小琪,让卓其华不知所措起来,僵直了身子,尴尬的站在原地。
    明知道此时此刻,与其三个人傻傻的站着,倒不如随口扯些话题聊聊,显得更为舒坦些。
    亲眼看着眼前的陶夭夭和卓其华的亲昵,赵小琪愣了一下,心中一阵刺痛。似乎,卓其华从未
 
背过自己,方才脸上挂着的笑容,居然是那么的灿烂。
    赵小琪不愿意多想,首先打破了沉默,开口说道:“家里的灯坏了,我一个人害怕,就自作主
 
张跑你这儿来了。其华,这位是?”
    “她是朋友,叫陶夭夭。陶夭夭,这是……这是赵小琪,也是我朋友。”简单的介绍,愣是让卓
 
其华背脊上冷汗一片,终于是明白了‘煎熬’两字如何书写。
    朋友,这个词用的好。既可以当作情侣的朋友,又可以是解释为普通朋友,就要看你如何理解
 
。卓其华没有细说,爱咋理解就咋理解吧。
    听完卓其华木讷的介绍之后,陶夭夭与赵小琪互望着点了点头,没有什么多余的交流。可眼神
 
却已然是在对方的身上,来回打量了好几番。
    “其华,她这是怎么了?”赵小琪没有开口直接询问,为什么要背陶夭夭上楼,而是顿了顿换了
 
一种方式,面无表情的开了口。
    面对赵小琪的问话,卓其华自然是不好点头承认,自己对陶夭夭心生情愫。忙是开口扯了一个
 
蹩脚的谎话:“陶夭夭喝了点酒,有点醉了,我……”
    声音却是越来越轻,直到闭了嘴,都没能将那一句蹩脚的谎话说清楚。
    “噢,我还以为是扭到了脚。”赵小琪的声音不大不小的,又传进了卓其华的耳朵里。
    这么一句略带讽刺意味的话语,让卓其华不知如何作答,只是微微低下了脑袋,不去看小琪的
 
表情。
    不得不说,女人的直觉精准的吓人。又或者说卓其华与赵小琪之间的关系,不需要陶夭夭动用
 
直觉,也能轻易的察觉出来。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叫做赵小琪的女孩,应该就是卓其华的恋人吧?陶夭夭暗自叹了一口
 
气,终于是意识到自己卷入了一个纠葛着的感情漩涡。
    陶夭夭刚想开口告辞,赵小琪的邀请抢先道出了口:“进屋坐坐吗?”
    ……
    ……
    屋内,卓其华在厨房里煮着茶水,时不时的向着客厅里端坐的两人望去。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
 
,只觉着自己的一颗小心脏,要被这两个女人的气场下,震慑的爆裂开来。
    在厨房里喘了两口大气,卓其华紧赶慢赶的泡好了三杯奶茶,一杯一杯的端了出去。
    于是乎,不消一会儿,三个人各占着沙发一角,又是一人捧着一杯奶茶,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下
 
来。这样沉闷的气氛,让卓其华焦躁了起来,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又不知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而直到陶夭夭将杯中的奶茶喝尽,这般让人窒息的沉闷气氛,还是徘徊在三人之中。
    陶夭夭将杯子轻轻的放在茶几上,站起了身子客气的向着卓其华和赵小琪道谢,随即又道:“
 
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家去了。”
    说罢,向着大门的位置走去,站在门口对着卓其华和赵小琪点了点头,带着微笑走出了屋子。
    关上房门的那一瞬间,陶夭夭脚下带着几分踉跄,几乎是夺路而逃。
    她一分一秒都不想在这里多呆下去,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心却是隐隐作痛。甚至不顾丢在遗
 
落在地上的发饰,几乎是冲向了停车库。
    “陶夭夭……”卓其华跟在陶夭夭的身后,大声呼喊着她。
    听到卓其华的呼喊声,陶夭夭顿了顿身形,却没有因此而停下脚步。相反,加快了脚步,上了
 
车还未坐稳身子,便是启动了奥迪。
    汽车带动起了一阵寒风,擦着卓其华的身子,彻底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卓其华的视线落在地上的,那一枚被陶夭夭遗落的发饰上,蹲下身子将发饰捡了起来。又是小
 
心翼翼的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将发饰装进了口袋里。
    看着后视镜里,卓其华的身影越来越小,直至消失不见。陶夭夭终于是哭了出来,一直以来,
 
都活在陈冶平影子下的陶夭夭,每天努力工作,努力微笑,努力活得像个人。
    又是疲于奔命,应付形形色/色的示好和表白。心中那根被生生拉扯着,几乎快要断掉的弦,
 
憋得她喘不过气来。
    卓其华就在不经意之间,闯进了陶夭夭的世界里。虽然,时常带着不屑和戏弄将她气得无奈且
 
无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