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颜 (GL) 作者:onion

字体:[ ]

 
 
    《红颜 (GL)》作者:onion
 
文案
 
一局棋,一局殇。
 
内容标签: 恩怨情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殷离 ┃ 配角:殷语默,上官钰 ┃ 其它:
 
    ======================================================================
 
 
    
 
    楔子
 
    第1章 江山
 
    
 
    这是个繁华盛世,开疆辟土的波澜壮阔早已远去,腥风血雨下的刀光剑影亦逐渐暗淡,河山正好,风光无限。
 
    只不过,辉煌背后,往往便是藏污纳垢所在。
 
    为巩固来之不易的皇权宝座,先帝特开设了两座机要幕府——儒门,墨府。
 
    儒门,行面上之光明事,遍布四司十二衙门,太平时或为强辅,一旦生乱即化身为刃,无情绞杀。其所驯养之人,多半饱读诗书,胸中沟壑万千,经年历练过后,获封成为下一任的重镇要臣亦是有的。
 
    而墨府,则专行台下之隐晦事,俱都潜伏在暗,无孔不入,但凡君王有令,一律灭之,取意为“兴君之利,除君之害”。所养者多为亡命之徒,杀人手段层出不穷,无所不用其极。
 
    常言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有这两门煞星在,朝堂上下谁还敢有异心,盼只盼能安安稳稳多享几个舒心日子,无疾终老才好。虽说大局是稳住了,可谁知内里竟又出了岔子。
 
    想当初,办下这两系门阀的乃是一对死对头,素有芥蒂,不久便分道扬镳,如今各自大权在握,枝繁叶茂,更益发地看对方不顺眼,好在先帝积威甚重,总算还制得住他们,尚且相安无事,那些个岁月流金、歌舞升平的逍遥日子倒也持续了颇久。
 
    直到,先帝驾崩,新君继位。
 
    朝局动荡,山雨欲来风满楼。
 
    儒门和墨府都心照不宣地有了各自的安排与动作。
 
    作者有话要说:
 
    主角全是坏人,本文没有圣母~
 
  
 
    第一章·弃子
 
    第2章 相遇
 
    
 
    九王意欲逼宫。
 
    墨焉面无表情地将白色蜡丸放进假山上一个毫不起眼的小洞里,然后快速离开。穿过小巷,走至拐角,低头,一个特别的符号毫不意外地出现在了墙角的青砖上,指出放置新蜡丸的地方。
 
    每次都是如此,驾轻就熟,既不知道取走蜡丸的是谁,也不知道留下标记的是谁,甚至连是不是同一个人都不知道,墨焉要做的只是通风报信,其他无需多问。
 
    然而,这并不代表她只会做一件事。墨焉还会使剑,两柄短而薄的小剑,比最锋利的匕首还要轻还要快,可杀人于无形。她来自墨府,乃墨府精心安插的棋子,放置在最喧嚣热闹的东城——九王殷冶的官邸。
 
    在墨府,只有出类拔萃的杀手才配拥有姓氏,能被冠以墨姓的更是凤毛麟角。所谓出类拔萃,无非就是走出试炼大门的时候,脚底下踩着更多的尸体。犹记当日,迎着久违的第一缕阳光,墨焉整个脑袋都是疼的,杀戮太多,麻木的心忽然被温暖灌注,竟是如此难受,她用力拽紧了手中的生死牌,整整二十四张!两天两夜,一共二十四条人命,尽都埋葬在身后那片看不到尽头的幽深老宅里了。
 
    弱肉强食,为生而杀。
 
    这是被墨府从死人堆里捡回来以后,墨焉所学到的第一条训示,很是实用。
 
    推开面前硕大的雕漆梨花木门,神秘的墨者圣殿无声开启,想到自己将在这儿受封赐姓,墨焉心里涌起一丝雀跃。虽不喜欢墨府的冰冷与残酷,却一直坚持着,因为她笃信,只有足够强大甚至独当一面,才可能依靠这样的力量去寻回当初失散的姐姐。
 
    圣殿修饰得异样奢华,与刚才危机四伏死气沉沉的老宅简直天差地别,可惜墨焉没有时间去欣赏太多,凌厉杀气迎面扑来,一柄长剑瞬间将左肩穿透,霎时血花飞溅。墨焉咬紧牙关并未吭声,多年的苛刻修行早已让她明白,无论怎样的惊叫与呼痛都不能挽回颓势,这个时候,只有进攻,一往无前,以死相拼!
 
    当赢不了的时候,就带着对方一起死,赌命!
 
    墨焉相信这次自己同样可以做到,就像拿下那些生死牌一样。可是她错了,对方出手太快,甚至连样子都没来得及看清,后脑就挨了重重一击,意识开始模糊。恍恍惚惚,墨焉看到一个模糊红影,穿着精致的鹿皮短靴,红艳艳的,然后是一句戏谑感叹:“原来,不过如此。”那人声音清清冷冷,也是个年轻女子。
 
    墨焉不甘,愤恨无比,却是无可奈何地失去了知觉。为此,她晚了一年才获得墨氏之姓。而对方没有痛下杀手,对她来说更是奇耻大辱。醒来过后的墨焉几近癫狂,多方打听仍旧一无所获,那个女子仿佛凭空出现,尔后又再凭空消失,没有人知道她来自何方、去往何处,好像从来不曾来过一样。不少人认为,墨焉是被老宅里阴森恐怖的试炼逼急了、吓狠了,才会这般胡言乱语。
 
    此事一度沦为笑柄,直至第二年,墨焉手持三十六面生死牌杀气腾腾地重新迈进圣殿时,方才堵了悠悠众人之口。
 
    转眼已走至王府大门,这门气势磅礴,和当年竟有几分相似,难怪叫人生了错觉。
 
    “哟,秦嫣秦姑娘回来了。”看门小厮一溜烟地跑上前来,百般殷勤。
 
    墨焉微微含笑,面上表情变得丰富而生动,在九王府里,她是手艺出众的绣娘,性情温婉,人缘颇好。本不该这么快就受到如此关注,奈何上月府里最最拔尖的绣娘突然被九王收为义女,拟欲送入宫中陪伴皇后左右,荣华富贵近在眼前,于是绣娘们登时变得紧俏无比。
 
    “秦姑娘,王爷在西厢房候着呐,这两日进了几匹软烟罗,姑娘您可得给新晋的郡主娘娘绣上美美的几套衣裳才好。”小厮一叠声嚷着,笑容满面。墨焉点点头,这郡主娘娘便是之前那位绣娘了,长得太过好看,有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事。
 
    绕过屏风,穿过回廊,墨焉来到西厢房前,对门敞开着,可以直接看到内里并排而放的两张八仙桌,以及桌上展开的天青色软烟罗,淡淡色泽于朦朦胧胧中氤氲而出,如烟似雾,果真不俗。桌子另一端的太师椅上躺了个男子,锦袍玉带,容颜清癯,也不知是闭目养神,还是仍在梦中。黄铜香炉里袅袅飘着檀香,微微薰醉。墨焉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她留意到四周一个丫鬟都没有,安静得过分。
 
    醉翁之意不在酒?
 
    只不知如此做作,是要把自己也送进宫中去拉拢人心,还是,这九王其实相中了自己?真若如此,倒也不算坏事,起码探查起消息来会方便许多。
 
    墨焉瞄了太师椅一眼,不动声色地细细端详那匹软烟罗,和这边若有若无地保持着距离,她知道,越是心计深沉的男人,越是耐得住性子。约摸过了半炷香功夫,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发生,依旧是一个专注品布的绣娘和一个平稳入睡的男子。
 
    墨焉的嘴角弯了起来,在窗外光线折射的阴影中泛起一丝轻蔑冷笑,然后迈着小步,慢慢来到黄铜香炉旁边,捏起一片檀香,加了进去。就在这时,太师椅上的男子缓缓睁开双眼,右手轻轻捏住了墨焉左手,一下一下,不轻不重地揉捏着,恰到好处,温暖而舒心。
 
    “九爷怎么醒了。”墨焉露出娇羞神色,略微侧身,玲珑凸透的身姿展露无遗,欲拒还迎。
 
    “嫣儿果然可人。”九王殷冶坐了起来,顺势将墨焉拉入怀内,安静感受着少女的体温,倒是没有再进一步,这样的男子,这样的温存,换做寻常女子,怕是早就动了心。奈何墨焉心如止水,只暗中运劲将俏脸憋得通红,讷讷不做声,委顿在殷冶怀中,装出温顺模样。
 
    春意渐浓,风光旖旎。
 
    忽地,长廊外头传来一声娇叱:“皇兄,你又使坏!”墨焉身子一震,这声音好生耳熟,只记不起来在哪儿听过。殷冶对墨焉的反应很满意,用力搂住她腰身,并不放开,冲外面笑道:“小妹,别来无恙?”
 
    白影闪动,门外走进一个美貌少女,腰悬宝剑,银色剑鞘随步伐晃动而烨烨生辉,端的神采飞扬。
 
    “你是新来的绣女?”少女凑到墨焉面前,眯起一双丹凤眼仔细打量。
 
    如此这般,墨焉也不好再坐在殷冶身上,连忙起身行礼:“小女子秦嫣。”随即又望了望殷冶。
 
    “这是十七公主。”殷冶笑笑,抚了抚衣摆上被墨焉坐出来的褶皱,波澜不惊。
 
    “叫我殷离就好,成天公主前公主后的,也不腻烦。”殷离牵过墨焉,夸赞道:“姐姐长得真水灵,跟画里的人儿似的,难怪皇兄动了心。”说到后半句,已然转向殷冶,嘻嘻一笑:“九皇兄,你把上官姐姐弄宫里去了,以后谁陪我解闷儿?不若就把这位姐姐赏了我吧。”
 
    “胡闹!”殷冶喝了一句:“女孩子家,要她做甚?”
 
    “九哥要她做甚,我就要她做甚。这天下都是咱家的,难道我连一个女子都要不起么?”殷离眼中精光一闪而过,似笑非笑,墨焉在边上看得真切,暗道不妙。
 
    果然,殷冶叹了口气,看着这个被宠坏了的妹子,摇头道:“罢了罢了,不过你也得问问人家乐意不乐意。”墨焉见状,立时做出惶恐模样,半跪在地,心里益发打起鼓来,弄不清楚这位公主葫芦里卖什么药。转眼瞥见殷冶面上露出玩味神色,仿若狐狸一般狡黠地看着自己,于是涌到嘴边的拒绝话语就再也说不出口了。
 
    “姐姐跟我走,我不比他好?”殷离一手拉着墨焉,一手冲殷冶一指,眼角眉梢尽是骄傲,也不等墨焉答话,拖着就走,留下串串娇笑。
 
    两人一路小跑,不知不觉来到后花园中,那殷离这才松了手,反复又将墨焉从头到脚看了两遍,忽道:“姐姐身子骨不错,这一路跑来气不喘脸不红的。”墨焉心中微怔,面上不露声色,笑道:“公主陛下不也一般地不累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