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亲爱的,我在准备聘礼 作者:妍墨(上)

字体:[ ]

 《亲爱的,我在准备聘礼》妍墨
 
2015-07-10
 
文案
 
   柳月觉得自己很辛苦,辛辛苦苦喜欢个人,这人不喜欢自己,一心爱着她的青梅竹马,竹马青梅什么的还没有搞定,又出来个前女友。自己累啊,这人还没有追到手,就得应对一堆堆的女人,自己这是为那般。
   林可觉得自己很辛苦,与青梅竹马相恋不成,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自己喜欢,又喜欢自己的人,怎的不自觉的就将自己给卖了。工作上卖给她父亲,当然女承父业,也是她的。生活上也给卖了,什么都被没收,自由什么的更别说了。为什么自己聘礼送了一回又一回,好像没有尽头,而人始终没有娶回家。
可是你乐意,你也乐意不是,且看这对愿打愿挨的冤家如何成双。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可,柳月 ┃ 配角:燕飞飞,林玉儿 ┃ 其它:
 
 
    ======================================================================
 
    第1章 第1章 我很倒霉
 
    
 
    “前面的站住,救命啊,抢劫啊!”柳月边追边呼救,可是无人搭理。
 
    现代人有个特征就是,别人叫救命,绝对不会出手,但是有什么热闹,肯定是一窝哄的上前围观。不但围观还上前指指点点,就像现在,柳月的呼救无人理会,各走各的路,没有听见没有人看见。
 
    小偷,不,应该说是抢劫犯了,他看见一路都没有人阻挡自己,心里那个得意啊。手上是个GUCCI的包,提着的重量,看来货不少,这一趟收货不少。
 
    于是他看见看见前面有一个女人低着头,慢悠悠的走路,似乎没有发现这边的动静。他心中很气这人的不长眼,当着自己的发财路了,于是扯开嗓子叫道。
 
    “丑女人,走开。”抢包的人没有丝毫顾忌。
 
    “前面的女人,死开,别挡大爷的道。”抢包的人见前面的女人没有反应,再次吼道。
 
    “死开,别挡道。”抢包的人大声吼道。
 
    “抢劫啊,帮帮忙,帮我拦住他。”柳月一看终于有人挡在抢劫的人面前,心中顿生希望,虽然自己都觉得希望有点渺茫,还是出声求救。
 
    这下你默不作声的人终于抬起头看了看,似乎才发现这里出了状况。一张秀丽清俊的脸,有着女性的温柔和婉,也有着男性的棱角阳刚,那是一种俊美和秀雅的结合。只是此人四目茫然,眼神涣散,一副不知所以然的样子。
 
    “死八婆,滚开啊,别当老子的道。”抢劫的眼看越走越近,吼道。这女人太不长眼了,挡老子的道,小心老子一巴掌拍死你。抢劫的怒从心头起,直冲冲的往那女人身前跑去,不长眼的死女人,要你知道老子的厉害。
 
    他跑到这人身前,举起手,噗通,倒在了地上。抢劫的怔了怔,不相信,爬起来,一拳出去,啪,再次倒在地上。
 
    这下抢劫的明白了,自己碰到了硬茬子,在地上张望了一下,换个方向,准备逃走。开玩笑,要是警察来了,自己可走不了。
 
    一只脚出现,踩在了他手掌上,使劲拧了拧,放开。抢劫的疼得抬起头,望了望眼前一张冷漠的脸,左手抓着自己的右掌,甩了甩,再给自己吹了吹,好疼啊。
 
    这是柳月终于赶上来了,她双手撑着自己的腰,喘着粗气,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包,我的包。”她手指着抢劫手里的包,气喘吁吁的说。
 
    那人弯下腰,将手包从抢劫的手里拽过来,递给她。
 
    “谢谢,谢谢。”柳月拿着包,弯着腰喘着气,喘息着说,没有顾上看看帮助自己的人。
 
    这时那些视而不见的路人终于围上来,看着被踩在地上的抢包人,一副打抱不平的样子说。
 
    “这年头,风气越来越不好了,既然抢劫了。”某大妈说。
 
    “就是,就是,人家小偷还是一门技术,他这个抢劫太野蛮了。”抢劫者表示自己很无辜,自己这行也是要看眼力和勇气,当然还是体力活。今天自己选的时间,路口,被抢者,都好,眼神也很好,那包,那分量,绝对是惊喜啊。
 
    只是自己绝对是自作孽不可活,为什么一定要跟此刻踩着自己的人过不去呢。为什么要嘴贱骂人,为什么一定要走这儿,为什么要冲上来。为什么要那么死心眼啊!现在可好,不但提高了小偷的地位,自己也很快要被警察带走了,因为自己已经听见了警笛的声音。
 
    所以在场所有围观人群和当事人中,只有这位抢劫的大哥清楚的记住了这位导致自己被抓的罪魁祸首的面貌,所以见义勇为不是容易的事,因为容易被记恨报复。
 
    在指指点点和警察的问询中,柳月终于想起要拉着自己恩人一起去做笔录时,才发现,人不见了。
 
    柳月暗自懊恼,自己真是失礼啊,名字没有,谢谢没有,自己记住的样子还模糊的很,也是根本没有,这位恩人从头到尾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从警局出来,在警察大哥关怀警告中回到家。
 
    “小姑娘,你要是拿这种包,要是不开车,也别节约那么一点打的的钱了。不然以后这样的事肯定还是会再发生。”警察大哥一副和蔼悦色的样子。
 
    “今天真是你运气好呢,有人帮你,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好,也不是每天都会有这样的好运。”警察大哥见是个漂亮姑娘,使劲碎碎念。
 
    自己当然知道今天是幸运的,刚开始一路那些人不动声色的冷漠,可是狠狠刺伤了自己的心。
 
    对帮助自己的人,自己怎么什么都没有问,什么都没有说。
 
    啊……
 
    柳月在心里暗自懊恼,这真是糟糕的一天。
 
    想着每天要去公司报道,她强迫自己入睡,第一天,一定要有好的形象,一定不能迟到,一定不能像今天这样糟糕。
 
    在这样的纷乱的心思重,柳月不是很安稳的睡着了。
 
    鼎丰投资公司是柳月要去的公司,是国内大型投资公司中的佼佼者。它是私募基金,面对的客户却大多是大型公司,基金,投行,银行,和个人资产非常丰厚的个人,这些个人的名字绝对能在财富榜上找到,不管是公布的还是私下评出的。
 
    所以公司的实力绝对是大大的。柳月来这公司是因为父亲要她来这看看上层人士对于财富的分配,对于风险的把握,对于行业的观察。
 
    要知道投资很是一个很繁杂的事,你得考虑经济,政治,文化,产业,行业,眼前,远景及远景规划,你的看国外,看区域,看国际形势。公司你你还得考虑公司的管理层,公司结构,资产,债务,产品,及竞争对手。具体到投资要看,自己手中资金,时机,操盘者是抛货还是建仓,这是主力洗盘、拉伸还是想把你震出局,你的建仓时机和你抛货的机会,若是你资金大,还得考虑是不是被盯上了,会不会被吃掉,是与对手联手赚一笔还是两两厮杀,自己一人最后吃独食。
 
    总之父亲跟自己说了一大堆,要自己多注意看领导人的讲话和他们对于资金的行业分配划拨。注意国内外的汇率,看会不会打货币战争,若是发生会发生怎样的结果,对哪些有影响。
 
    总之父亲说了一大推,柳月听的是云里雾里,反正就是不明白。
 
    父亲看她懵懂无知的样子,就叫她来鼎丰投资了。柳继峰是鼎丰投资的大股东,自己本身也有投资公司,只是没有鼎丰做得好。但是只有柳月这一个女儿,事业只能由她继承,所以就算他不忍心,还是将女儿放到了鼎丰投资来。
 
    不说其他,首先先认识这些投行里的大咖,了解它自有的运行的规则,说不定还能找到些青年俊秀,将他们拉到自己公司,这样就太完美了。对于自己的女儿,柳继峰还是很有信心,自己女儿的能力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看人的眼光,那是超准的!
 
    完全不知父亲有多少心思的柳月心里想的就是,自己好好表现好点。若是完全凭借父亲的关系,那自己也太囧了。
 
    然而现实就是,由于昨晚的辗转反侧,很晚才入睡的柳月起晚了。以自己平时不敢想象的速度飞速出门后,到达公司楼下,看着久久不愿下来的电梯,看看时间,只有四分钟了,于是柳月果断的选择,走楼梯。
 
    直奔楼梯,高跟鞋蹬蹬的声音响个不停,结果就是,她扭脚了。在三楼时,柳月崴脚了,她坐在楼梯口,愤恨的将鞋脱下来敲打着地面。一定是昨晚自己的祈祷不够多,不够诚实,不然今天怎么一如昨天,那么倒霉。爸爸,我对不起你。想着这两天自己的倒霉运,柳月完全放开自己平时的形象,有点懊恼的不管不顾。
 
    在拍打中,柳月发现有脚步声传来,抬头一望,就看见齐肩碎发,面容清俊秀丽的女人从楼上走下来。一身正式的西装西裤,不是套裙,手指甲夹着香烟,一脸冷漠的看着柳月。
 
    想必是她在抽烟,听见声音,忍不住下来看看。她皱着眉看了看柳月的情况,眉一挑,走了。
 
    柳月心里那个郁闷,有必要冷漠到这种程度,一句虚情假意的你还好吧都不问吗,虽然我们不认识,可是……自己真有这么倒霉么!
 
    不一会,脚步声再次响起,却是刚才那女人去而复返,此时她手里拿了一双鞋。看了看,跟不高,但是小巧精致。
 
    她缓缓来到柳月身边,伸手握住柳月的左脚,摸了摸脚踝处,问道,“是这儿吗?”
 
    这人看起来冷漠,但是手很温暖,柳月在心里想到,听见那人问自己,赶紧说道。
 
    “是,嘶……”手上的触碰让她忍不住疼出声。
 
    那人见她肯定,也不管柳月同不同意,将她八厘米的高跟鞋脱下来,一边轻轻揉了揉她脚踝,一边握住她的脚掌。而这样的接触让柳月轻轻的颤了颤,她咬住牙没有让自己出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