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世倾城之水月传奇 作者:轻年

字体:[ ]

 
 
文案
墨轩羽本性醇和,一根筋,却被动地卷入一场又一场争斗,成为阴谋和恩怨的牺牲品,混乱的环境将她的单纯一点一点磨灭,最终成就的,除了刻骨的仇恨,还剩下些什么?看一个深情却被情伤,多情也绝情的人如何笑傲天下!
 
内容标签:报仇雪恨 恩怨情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墨轩羽,药青叶,雪落 ┃ 配角:药灵儿,独孤御风,慕容云 ┃ 其它:
 
 
 
 
  ☆、第一章 药谷灵界
 
  深山幽谷,雾气缭绕,这是一片世外之地,谷中百花争艳,四季如春。略显潮湿的晨雾沾在巡山童子的衣领,微微濡湿。一行人沿着山路走,肩上扛着木桶,说说笑笑,摇晃的木桶不时碰撞,清脆的声响远远传开。
  他们每个清晨都会如此,山上没有水井,谷中的长老为了督促学徒们练功,总爱叫他们早上下山打水,尽管山上的大水缸里从来不缺清水。带头走在前边的是个女孩儿,穿着白色的襦裙,一众男子跟在她身后,嬉笑地唤她叶儿。
  女孩儿只是柔柔地笑,眉眼低垂,很是温顺柔和的样子,但跟在她身边的男子却不敢逾矩,见她笑得温婉,如同山间那眼清澈的泉,美不胜收,又笼了一层朦胧的雾,看不清,摸不着。
  从山上下来,走了接近两个时辰,几人终于来到了山脚下的长生湖畔,湖边有青色的岩石和白色的细沙,衬着微波的湖面,水色竟是罕见的碧蓝,四周寂静安谧,偶尔有水鸟嬉戏,带起清澈明了的柔柔水声。
  “哎呀,那是什么?”
  一个冒冒失失的少年卷着袖子,打算去近水的青岩上打水,却在登上岩石准备放桶的时候,见着脚底下内凹的小坑里浮着一团白色的东西,看着像是个浮尸,吓了一跳,连连后退几步,喊声穿透了雾气,惊动了在场的其他人。
  被唤作叶儿的姑娘赶忙上前,朝那坑里看去,果然见着一个白色的人影,身边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子见着她脸上有些焦急的表情,自告奋勇地走过去,脱了外衣,一下跳进水里,将浮在水面上的人拖到岸边,再由另外几人合力拉起来。
  直到这时,他们才得以看清这个人的长相,着了男装,是个男子吧。因为在水中浸泡很长时间,他的脸有些浮肿,但依稀能看出此人落难前清秀的容貌。叶儿让他们将这人在地上放平,入眼的景象竟让几人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那贯穿胸口的伤已经停止流血,但伤口却发脓溃烂,破碎的衣服下边,露出伤口,腐坏的肌肉上还有蛆虫在蠕动。几人胃里一阵翻滚,几欲作呕,但看着叶儿平静的脸色,生生忍了下来。
  叶儿走到这人身边,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感受到微微拂在指尖的气息,心里骤然松了一口气,回头叫身边那些伸着脖子想要一探究竟的人快快去打了水,然后从怀里摸索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颗丹药喂进这人口中,也不管他是否能够下咽,便将他抱起来,小心不去触碰他的伤口。先前救人的男子见状,连忙赶上来,想接过叶儿手中的人,却被她轻易躲开了。
  凭借如此娇小柔弱的身子,叶儿竟然可以将比她自己高出许多的人轻松抱起,而且不费吹灰之力便躲开那男子的殷勤,个中原因,可见一斑。
  回山的时候,气氛就没有先前那么轻松了,依旧是叶儿走在前面,不同的是,此时她怀里还抱着一个垂死的人。几个男子跟在她身后,撇着嘴,不敢大声说话,唯有低低地嘟囔,叶儿又发了她的慈悲心。
  叶儿却不去理他们,脚下步伐加快,来时两个时辰的路程,这次只花了不到一半的时间,便走到了。向守山的童子报备一声,叶儿带着刚救起的人直接去了她的别院,将一众人扔在脑后。
  将这人直接带入自己的卧房,叶儿把他安置好,便迅速除了他身上的衣物,打算替他处理胸口上的伤,在她眼中,没有男女之别,看着躺在她床上的人,眼中只有作为医者的慈悲和救赎,纯洁得如同天山上的初雪,让人生不出心思去亵渎。
  但当除去这人的上衣,让她惊愕的景象出现在眼前,一向以医术高超自居的叶儿竟也红了脸颊。原来躺在她面前的是个女子,再抬眼看了下这人的喉咙,确实没有男子那般突兀的喉结。叶儿哑然失笑,竟因为这人穿了一身男装,就先入为主地将她视作了一个男子,没想到自己也会犯这么浅显的错误。
  没有再纠结这人的性别,叶儿迅速将她的衣物除去,从惯用的药箱里取了一把锋利的匕首,用油灯将刀刃灼烧至滚烫,再快而准地将伤者胸口的腐肉割掉,等伤口的肌肉出现正常的色泽,叶儿快速将准备好的上好生肌膏涂在伤口上。
  做完这一切,叶儿再次从怀里掏出先前那个瓷瓶,将一粒丹药塞进女子紧闭的口中,看了她一眼,然后收拾好药箱,出门去。刚刚走出房门,自家的院子便被人推开,叶儿抬头看去,见一个少女鬼鬼祟祟地关上门,回头看见自己看她,有些窘迫地红了脸,咧着嘴笑了。
  “说吧,来干什么?”
  叶儿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也不理她,刚才处理那人的伤,已然耗费了极大的心神,她现在感觉有些疲累,便循着院子中的躺椅坐下,闭目养神。尽管看不到,却可以听到少女脚步轻轻的,忸怩地挪动到自己身边,叶儿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带着些许宠溺,等着少女开口。
  “那个……小妹,我听说你最近又研制出一种很厉害的丹药?”
  闻言,叶儿无奈睁开眼,看着眼前舔着脸贼兮兮的姐姐,顿感头大,这人三天两头就来光顾她这小院,总爱趁着自己不在,偷偷摸摸顺走一两瓶新药,现在被自己抓个正着,竟然也一点都不害臊,明明是自己的姐姐,却是极需要自己这个妹妹来照顾她的,也不知道这古灵精怪的性子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
  “嗯。”
  叶儿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那……”
  对着那双充满希冀的眼睛,叶儿莫名发笑,但却绷紧了脸,耸耸肩,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道:
  “刚才已经用光了。”
  “啊?”
  少女一下瞪大眼睛,嘴角微微抽搐,怎么就用光了呢?她这人没有别的什么爱好,唯一有兴趣的就是研制毒药,但是令人遗憾的是,有时候她自己配制出来的毒药,自己却不会解,全要倚仗这个妹妹,每每替闯祸的她解围,而几乎每次叶儿配制出来的新药,都会成功克制一种她自己配制出来的毒药。
  昨日刚收到消息说叶儿又研制出一种新药,今日便趁着她带人下山偷偷溜进来,哪成想一进院子便被抓包了。叶儿看着她颓丧万分,耷拉着肩膀的样子有些好笑,这人永远都是一副孩子气的表现,那微微撅起的嘴,看起来像是没有讨到糖果的小孩,委屈而无奈。
  尽管她是自己的姐姐,但叶儿一直认为,她是需要自己保护的,看她如此委屈的样子,心里也不忍心,便将怀里的瓷瓶取了出来,笑看她道:
  “好了,逗你的,还剩了一粒。”
  这药一共就成了三粒,却让她毫不犹豫地给那屋里仍旧昏迷的人用了两粒,可见叶儿的心足够纯净善良。站在叶儿身前的人闻言却是突然抬起头,原本还撅着的嘴现在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嘿嘿笑着,扑到叶儿身前,一把抱住她:
  “我就知道叶儿最好了!”
  “咳咳!药灵儿你给我适可而止!!”
  咆哮声几乎洞穿了整个小院,叶儿一脸黑线地看着自家小院倒地不起的院门,以及双手叉腰站在院门口的红衣女子,不发一言。倒是扑在叶儿身上的药灵儿一个激灵爬起来,站得笔直,僵硬地回头,待她看到那人真容,硬是在脸上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哆嗦一下,笑得讨好:
  “小、小沫……好巧。”
  “巧什么?!我说你一大早突然消失是去干什么了,原来又跑到青叶这里来讨药,说吧,闯什么祸了?”
  被沅绯沫这么一吼,药灵儿扯了扯嘴角,有些尴尬,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倒是药青叶闲散地躺在椅子上,也不起身,斜着眼看着眼前两人,不说话,仿佛看戏。扭扭捏捏过了半晌,药灵儿才终于说出事实真相:
  “还不是那个风玉龙,他竟敢招惹你,我一怒之下就用了点最近新弄的毒……这个,嗯,现在呢,他估计已经快死了吧……”
  沅绯沫一记眼刀给她飞过去,简直无奈至极,也惊叹药灵儿实在胆大包天,要知道那风玉龙,虽然身体羸弱,但好歹也是水月皇族,水月专程送他来药谷养身,现今药灵儿如此折腾人,如果不小心闹出人命,药灵儿该如何是好?
  好在现在已经拿到药青叶的新药,药灵儿二人没有多做停留,药灵儿笑嘻嘻地揽着沅绯沫走了,留药青叶独自一人,仰着头,望着天空发呆。药谷的一切都同平常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小院内侧的房间里,还多了一个昏迷不醒的人。
  药青叶发着呆,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药谷山间特有的微风轻轻拂过她的面颊,带来祥和与安宁,于世外相隔。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卷开始更新啦,与上一卷相比,这卷会多一些江湖气~*^_^*尽量日更,如果遇到急事我会请假,谢谢各位捧场!
 
  ☆、第二章 白驹过隙
 
  等药青叶醒过来,天色已经有些迷蒙,没想到这样一躺,就去了整整一日,似乎最近越发嗜睡了。青叶无奈地摇了摇头,坐起来,回身进屋去看早上救回来那人的情况。
  躺在床上的人依旧一动不动,似乎没有要醒来的迹象,药青叶再次叹了一口气,伤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是和什么人结了仇怨,如果不是被下山打水的他们碰巧看见,这人怕是真的没有活路了。
  药青叶在床前站了一会儿,确认躺着的人的确不会醒过来,便推门出去,离开别院,去了西边的院落。药谷中每处的景物都不相同,却同样的美不胜收,一路上翠柳扶风,蝶影浅舞,惹人视线。
  西边的院落里住的大都是从外边进来药谷求医的人,药青叶大致看了一下,便朝着一个方向走过去,还没有走到,远远便听见药灵儿在院子里喧嚣吵闹,和什么人争执不休。药青叶摇了摇头,脸上神色颇为无奈。
  轻轻推开院门,走进院子,再毫无预兆地推开正中那间屋子。正吵闹的人一下安静下来,只一眼,药青叶便知道了为什么药灵儿竟然如此闹腾。沅绯沫手中端着一碗药站在床边,药灵儿一手抓着沅绯沫的手腕,明显是要夺药,而另一边的床榻上,躺着一名脸色苍白的男子。
  那男子一脸病弱的样子,却丝毫不影响他俊朗的丰貌,不过此刻那张英俊的脸上满是愁容,目光落在沅绯沫与药灵儿手中不断争抢的药碗上,无奈至极,却不发一言,当房门被推开,男子眼中闪过一瞬的精芒,终于得救了…… 
  药灵儿两人见到推门进来的药青叶,手上的动作不约而同地停下,脸上均有些尴尬,本来是药灵儿早上闯了祸,人家风玉龙现在双手都动不了,半废人一个,沅绯沫感觉药灵儿如此闹腾,与人有愧,便打算亲自给风玉龙喂药,哪知药灵儿醋劲大发,死活不肯,要自己动手,沅绯沫想着药灵儿哪是要给人喂药,足足的报复,也就不依,如此争执了快一炷香的时间,还是没有休止。
  “你们两个都出去。”
  药青叶走过去,接过引起争执的罪魁祸首,一直神色柔和的脸也冷了下来,面色不善地将两个惹祸精扫地出门,药灵儿吐了吐舌头,只要她家小沫不给这家伙喂药,怎么着都行,于是欢天喜地地拉了沅绯沫就走,末了还不忘拉上门,朝药青叶嘿嘿的笑了两声。
  风玉龙见药灵儿和沅绯沫都走了,独留药青叶端着药站在床头,抿了抿唇,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麻烦你了,青叶医师。”
  药青叶摇了摇头,不甚在意,在床头的矮几上寻了一只勺子,便一勺一勺将药喂与风玉龙喝,原本这些事情都可以差遣药谷里的童子来做,但风玉龙身份在那里,哪怕药谷再怎么与世隔绝,有些根本上的东西还是不会变的,谷里的长老特意叮嘱了药青叶,好好照看此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