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微笑的邂逅 作者:慕旸

字体:[ ]

微笑的邂逅
    作者:慕旸
  一记笑容,沉落心底,爱过、痛过、恨过、怨过、放过,回归如初。
 
第一章 初遇
更新时间2015-6-10 10:15:16  字数:2631
 
 又是到一天的下班时间,乔慕文收拾东西给她的上司夏平安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她还有些事情要交代,电话接通后:“哥,你等下会来公司吗?”欧阳文听到电话夏平安说快到公司了,乔慕文干脆在公司等,当面交接比较清楚。
  这个被乔慕文叫做哥的上司夏平安与乔慕文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只是他们的身世也相仿,无父无母,带点远亲,刚好夏平安从原上班的公司出来,自己开了家货代公司,便把乔慕文带出来帮自己,无兄弟姐妹的他便把乔慕文当作是自己的妹妹,乔慕文也叫着他哥哥,乔慕文跟随他来S市五年了,除去车祸休养的那一年,乔慕文在做这份工作已经四年了,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她从来不去计较夏平安给他多少工资,能遇上一个好老板比什么都重要。反正夏平安也和她一样的想法,能遇上一个让自己信任的下属什么都重要,如今乔慕文已负责公司大小事物,夏平安则在外面跑业务,他根本不用担心公司,因为乔慕文都会应付自如。
  过了五钟电话想起,看了眼座机显示的号码,乔慕文知道人已经到了,接起来电话,“哥!”
  “下来搬下货!”夏平安从车上下来,抬头看了下自己的公司灯亮着,知道乔慕文还没有下班。
  “好!”乔慕文挂下电话,带着钥匙办公室的门反锁来到楼下,看到那一车货,再看到每件都这么大,预计应该有16/17公斤吧!乔慕文扶额的在心里感叹:他们真的都当她是男人和他们一样大的力气了。30多件货被乔慕文和夏平安一件件的从车上搬下来,夏平安付了请车费让司机离开了,把需要重新包装的箱子和乔慕文又一起搬到二楼公司,剩下的放在门口让保安室的帮忙看着。
  夏平安一边喝着水,一边把资料递给乔慕文,对着乔慕文说“你先下班吧,剩下的我等下过来处理。”
  “好!”乔慕文接过夏平安递过来资料,然把之前打印出来文件,分别放在这两份资料上,今晚收到的这两票件是要出口到美国和德国的,得好生操作好,在便利贴写上要交代的事项,乔慕文关上电脑斜挎着背包准备回家,路过一楼的保安室,特意走过去,“叔叔,麻烦您帮我们看这些货!”
  “好的,放心吧!”保安室的人笑着对乔慕文说道。
  乔慕文点头道谢走出大楼,在回去的路上买三串烤鱿鱼垫肚子吃,她实在太饿了,不顾形象的在大街上边走边吃,慢悠悠的吃完,掏出纸巾擦完嘴,把垃圾丢进了路边垃圾桶。双手插在裤子口袋悠闲走在回家的人行道上,她旁边的机动车道已经排了一天长龙了,快要接近路口的时候,她看到从一辆白色轿车的驾驶门被打开,穿着同车颜色一样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踩着高跟鞋急急忙忙的下车跑到车尾想开后备箱吧!乔慕文到了晚上在没有带眼镜的情况下,视力是不太好,但是路口的交通信号灯还是看得清的,她停下来看着那女人刚下车,手还没有碰到车尾箱,交通信号灯就亮起女人这条车道的绿灯,她前面停的车都走了,后面的车也在开始按喇叭,乔慕文又见她急急忙忙的跑回驾驶座开车,车子居然没有启动离开,后面的车接着一辆辆从她旁边变道开过,一向在外人面前都是面瘫形象的乔慕文在月光下卸下包袱扑哧的笑出声,突然想到自己现在也正在处于考驾照期间会不会也发生这样的状况,为了安全考虑还是收敛点笑声好。
  见着白色车子终于在红灯亮起前启动离开,往对面一家饭馆临时停车位开过去,乔慕文过完马路,近距离的看着这辆白色的车子,玛莎拉蒂,这地方还有玛莎拉蒂,乔慕文有些好奇想看下在车里的人长得啥样,刚刚她下车离得有些远,也没有看清。乔慕文特意放慢脚步路过玛莎拉蒂,借着路灯偷瞄了眼坐在车上未下车的她正和饭馆门口的保安交谈,他们在说什么反正乔慕文是没有听到,飘逸的长发披在肩上,白皙的脸颊,精致的侧颜,仅是一个侧脸,乔慕文的心时隔多年不规律跳动着起来。想到她之前的举动乔慕文不禁的笑出声来,又快速收声大步的离去,留给车里人一到震惊的背影,她也不知道车上的人在她偷瞄的时候也在看她。
  纪韵从来没有像今天晚上这么倒霉过,先是被自己的死党放鸽子,又被她一个电话忽悠到来这个鬼地方。想着之前一份比较急的文件随着公文包一起丢件了后备箱,看到前面的红灯应该还有点时间。她打开车门踩着高跟鞋快速的走到车尾,手还没有碰到后背箱,绿灯就亮起来,前面的车子开走了,她后面的车子又在鸣笛催,气得的她,出口骂出脏话,“靠!”转身回到车里。跨进驾驶座“砰”的一声甩上车门,扭着车钥匙,弄了下居然没有打着火,看着后面一辆辆的车从她旁边开过,司机的嘴型明显是在骂她挡道,在车辆间隙间,纪韵边捣鼓车子,不经意的扭头刚好看到对面人行道的一个人看向她这边,她看到那人头是黑非黑的垂肩短发,身穿一件格子衬衫,卡其色的休闲裤,背着一个斜挎包双手酷酷的插在裤子口袋里看着她坏笑,没一会就看到那人继续在向前面的路口走,路灯下照着那人脸上的笑容,她知道自己刚刚的一切举动都被那人看在眼里。心里越来越窝火,把一切怒气都发泄在车子上,过了二十八年了她还是第一次出洋相。打着火了,油门踩到底朝对面的聚会点冲过去,把车停到边边,刚准备下车,就来了一个保安,敲着她的车窗,见到车窗慢慢的下去,映入他眼里的是那种惊艳,以前看到美女都是只能电视上看得到,现实生活中还真是难得看到这么美的女人,活活的把他惊呆了,强装镇定的提起神问到,“您好,请问您是到哪边吃饭的?”
  纪韵有些不耐烦,尤其是保安的眼神让她有些鄙夷,她知道自己这副皮囊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夸赞,侧着身子向外面看了下,说着保安身后旁边的那家餐馆,保安听后神色有些尴尬,原来不是到他们餐馆吃饭的,但是她把车听在店门的停车位,会占有把店里的停车位占住,等下来了客人就没有地方停,为了自己的饭碗,保安还是硬着头皮说道:“不好意思,您可能要停到前面旁边餐馆的停车位。”
  纪韵真的想不通那死女人为什么把她约到这种廉价的地方,连个停车位都要计较,正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她看到保安身后有个人经过,正是刚刚在人行道上看她的人,她的视线越过保安停在这人身上,原来是个“她”,两人的近距离她可以目测到这人的身高应该一米六七左右,也是拥着一副臭皮囊,早在之前看到她脸上的笑容,纪韵就想把拖到车里来揉搓一番,让她嘲笑,居然不要命的敢嘲笑自己,哼。她打算快速的转弯停好车准备抓人。看到那人还在过马路,以为是直走,没有想到会经过自己的旁边,她又听到一声‘扑哧’的笑声,看来又在笑刚刚自己的举动,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纪韵懒得管什么停车位,甩上车门,按下遥控,转身走人,没有走两步又退回来,笑着说道:“要是我的车有任何的不适,就有你好看了。”说完甩着钥匙大步的向前追去,可是前方早已没有她的影子,纪韵像个泄气的皮球回到死党约定的餐馆里。
 
第二章 女儿
更新时间2015-6-10 11:07:27  字数:2403
 
 纪韵跟在服务员身后走进包厢,在服务员退出去后举起手上的车钥匙便朝那个不顾形象大吃大喝的女人丢过去。看到她头顶好像是长了眼睛一样,看都不看一眼就伸出手接住自己丢过去的钥匙。见某人爵着饭菜抬头看向自己,嬉皮笑脸的离开座位,把自己迎过去,“纪大小姐,您终于来了,我等得花儿都快谢了?”
  “蓝瑾,蓝大小姐,蓝大姐,拜托你下次约约个好点的地方,看到这里我会有种太阳打西边出来的感觉,你不是非上流场所不进吗,怎么现在跑到这种寒酸的地方来。”纪韵洁癖的抽着桌上的餐巾纸垫在椅子上,没坐下一会,如坐针上,浑身都不舒服,她想赶紧离开,“蓝瑾,你到底找我什么事?还约到这种地方来?”
  “我喜欢了一个人,我甚至不知道她叫什么,应该就是住在这里附近的吧!就是擦身而过,我便喜欢上了她,在这里埋伏了几天就是为了遇见她,可是从那天见到她后,她就一直没有再出现。”蓝瑾有些伤神感慨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她只为了等一个人,等那个她心跳的人,而且还是个女孩。她和纪韵两家是世交,两家在商界里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他们都是家里的独生女,丰厚的家庭背景,让她们成为天之骄女,身边有些朋友打着打赌看是有哪个白马王子将她们拿下。亲密的点朋友却知道她们这辈子都不会有白马王子,只会有公主,因为她们天生有着同性相吸,她们注定只爱同性,但是她不会爱纪韵,两个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太熟悉了,互相都没有那种爱的心跳,只有密不可分的亲情和友情。两家人在知道她们的性取向后,没有半点指责,只要她们幸福快乐就好,甚至还撮合她和纪韵在一起,两家合为一家。活生生的把她们赶出了家门增进感情,她们独自居住,她和纪韵家里都会为各自准备一间房间,她们虽然和人暧昧但不滥情,都只为等待那么一个让她们心跳的人。
  “额,你没有发烧吧!”纪韵忍住嘴里要喷出来的菜,想到自己之前的举动还不是和她现在一样,摸着蓝瑾额头,相处了二十几年,都是没心没肺,从没有见过她现在这样,纪韵她祈祷着,那个人千万不要和蓝瑾口中说的是一个人,是一个人也不奇怪,她们所有的兴趣爱好都是一样的,喜欢的类型也是一样。她忐忑不安的问着蓝瑾,“你说的这个人是不是过肩的短碎发,穿着比较中性,背着一个灰色的双肩包。”蓝大小姐千万不要说是,千万不要说是……
  “韵,你怎么知道,你认识她吗?她在哪里?”蓝瑾激动转身握住纪韵的手,突然头脑闪过,对于纪韵,她比纪韵的父母还了解,有些口吃了,“你,你不要告诉我,她是你的人了?”
  “我也是刚刚才和她第一次见面,等我停好车再去找她,人就不见了。若不是来的这个地方我根本就不会见到她,瑾呀,只能怪你这个月老让我和她遇上了。”纪韵得意悠闲吃着菜,这地方虽然不咋滴,不过菜还做得不错,她喜欢吃辣,一边吃着串串虾,一边想着那人。不管她和蓝瑾争什么东西,她们之间的友情从来都是一如既往,再怎么破坏都是分不开。
  此刻蓝瑾有些后悔莫及,她怎么就没有想到旁边这个死女人和自己一样,“不管怎样,我才不会把她让给你,我们公平追她,到时由她选择,她选择是谁,另一个人都要满满的祝福。”
  “好,成交,锤子剪刀布,赢的1、3、5,输的2、4、6,周日一起。”
  为了心跳的爱人,纪韵和蓝瑾的霸气十足,互补相让,终于在第十次锤子剪刀布,由蓝瑾赢得。想到明天就是周日,两人的起跑线都是一样的,只能是看之后谁先遇到她。不过她们只顾着想到自己的作战方式,完全没有意识到她们要得到人是不是和她们一样是否会爱女人,追爱长路漫漫,得坚持不懈。
  纪韵在停好车去找乔慕文,之所以没有找到,是因为乔慕文走进了小吃店,打包晚餐。乔慕文不会想到自己今后的人生就被两个女人定下来了,而她早已忘记了自己对她们的举动,她早已习惯了自己一个人,习惯了孤独。公司和家两点一线,一层不变的生活,按时吃完晚餐,收拾行李,在之前她已经向夏平安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回老家看看。看到桌子上放着的车票,想到明天就要回家去看看奶奶,心里就有些痛,有些害怕,怕她仅剩有的亲人也丢下她离开,怕她从此后无牵无挂、孤孤单单,怕以后再也没有人想奶奶一样爱她,对她唠叨。抹去眼睛里的泪水,把桌上的车票放进了钱包,拿起床上的睡衣走进了浴室,明天还要赶早车,她得早点休息。
  纪韵把蓝瑾送回她的别墅,便在她那里住下,反正明天还要一起去守株待兔。
  乔慕文在天刚亮便起来,洗漱完毕拖着行李箱坐着第一班地铁去赶回家的火车,待纪韵和蓝瑾到达各自的相遇地点,乔慕文早已坐在火车上,靠着窗子睡着了,一连几天,她们都失望而回,乔慕文像突然出现突然的消失在她们的这个世界上。
  又到了一个周日,纪韵和蓝瑾两人又来了,原本以为今天又要失望而回了。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她们看到了乔慕文,一副刚睡醒的样子,今天她装扮十分简单,头发乱乱的,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一件白色棉质的短袖T恤,一条红色的休闲裤,脚穿着人字拖走在一家小卖铺门口。纪韵和蓝瑾都迫不及待的冲上去,站到了她面前,她们这才发现乔慕文手上牵着一个3岁左右漂亮的小女孩,她们一下子从天堂掉进了地狱,两个人脑里闪进同样一句话,‘她结婚,还有了小孩’。两人都不知道这个小孩其实是夏平安的女儿夏紫琪,脑海一味闪过她结婚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