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竹马贤妻 作者:方外懒人(下)

字体:[ ]

 
☆、第81章
 
第八十一章
    夏时远看卫战拿着电话走出去,快到门口的时候才接起来,并且面容一肃,不知怎的,心里有些微的发紧,直觉这个电话跟自家有关,而现在能关联的也只有父亲了。
    小五和老二连夜在医院盘查,而皇天不负有心人,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些线索,甚至可以说是夏红兵异真正原因,但事实好像真的就是来打击人的。
    卫战听完电话只觉得夏红兵也够倒霉的,偏偏摊上这种事,而且这人也是够蠢的,那么多方法偏偏选择了一种罪极端的也是最伤人的,不过可能人跟人的经历不同,价值观也是如此,在他看来无法理解的事,在人家的世界就是正常路子,所以即使有些无语,他也没发表意见,毕竟他们也就是见过几面而已,对方就是个标准的外人,跟他没多大关系,他看重的不过是自己媳妇儿,孙子和小远,恩,也许是未来的孙媳妇儿,只是真到了那一天,好多事情又要另说了。
    只是现在迫在眉睫的还是把这事儿跟阿秋商量一下,他又给唐自秋打了个电话,唐自秋没想到事情今天就查出来了,听完后一惊,是又喜又忧,喜的是终于知道原因,忧的是这事真不好办,这么大的事,而且夫妻俩发展到这一步,解铃还须系铃人,他们能做的也只有推一把。
    卫战和唐自秋商量一把,打定主意后,就回到客厅,夏时远观察许久也没察觉什么异常,只是到下午四点多的时候他突然接了通电话,回来就说是唐自秋身体不舒服,他要赶紧回去,夏时远和卫奡一听也是使急忙慌的,反正现在民政局也快下班了,就算夏父夏母赶去也晚了。
    夫妻俩也有点担心,唐自秋身体一直很好,这次真是有些突然,卫战车刚开出几分钟,就听到卫奡淡声道,“爷爷,您到底有什么事,找了这么一个借口。”
    而夏时远也是一脸‘何必如此’的表情,卫战丝毫不尴尬,”有点事儿,回家让阿秋跟你们说。“
    夏时远和卫奡也不着急了,不怪他们识破卫战扯得慌,实在是平时唐自秋哪怕稍微少吃了点,他都不太放心,要是真的身体不舒服,他哪会这么淡定的跟夏父夏母打招呼,早就急吼吼的走了。
    到家的时候,唐自秋饭菜都备好了,只是他看看夏时远微微叹了口气,招招手让他们吃饭,吃完再说。
    此时一桌人异常的静默,不像往常东一句西一句的交谈,饭到尾声,唐自秋又看了夏时远一眼,带着些微的怜惜,卫奡不动声色的握住夏时远的手,夏时远也察觉到了,咽下最后一口食物,”唐爷爷,你们是不是查出什么了?“
    唐自秋点点头,”小远,我也不瞒你,今天你卫爷爷派的人查出了点东西,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你爸爸这段时间异常的原因,但……这也确实不是什么好事,你做好心理准备。“
    夏时远深吸口气,”没事儿,爷爷您直说就行。“
    唐自秋轻声道,”你还记得几年前咱店铺被砸那事吧,当时红兵不是被打伤了胃,还将养了好长一段时间。“
    夏时远心里”咯噔“一下,点点头,母亲也就这一年来才停下给父亲补身子,而且父亲一年前还坚持每个月检查身体,也是说没事了,现在才一年检查一回。
    唐自秋突然有些于心不忍,”当时是没什么大事,其实当时胃里有块积血,不算大而且咱镇上医疗设施一般,所以没查出来,其实当时放在县里和市里也不一定查的出来,除非到省城的大医院,可是当时咱也没想那么多,一般来说这东西就算没查出来,但是医生开的药也有消除这个的作用,然而谁知道血块儿不但没有随着药效消失却越来越大,造成了胃部频繁的发生炎症,有些地方滋生了胃息肉,胃息肉若是刚开始还好,但发现的时候已经非常严重,种种结合之下,非常具有癌变的可能,现在他的情况是越来越严重了,必须赶紧治疗。“
    他叹口气,眼中满是忧虑,”而且这些病并不好治,必须去市里或省里,咱县里的技术肯定不行。“
    夏时远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癌“是多么可怕的一个字眼,带走了多少人的性命,父亲具有极大的癌变可能,他双手直哆嗦,卫奡握住他的手不断揉搓,夏时远勉强回神,”唐……唐爷爷,那他跟陈寡妇的传言是不是因为这个?“虽然嘴上这么问,但他心里一紧确信了大半。
    卫战接话,”据分析应该是,虽然我们不知道他们具体怎么商量的,但他跟陈寡妇并没发生关系,只是给了她钱,并且据小五说,这段时间他会再给对方一笔钱,一刀两断。“
    夏时远心神动荡,他”来“这边之后,家庭和睦,并且家人身体健康,偶尔有些正常的小病,都是人类身体的正常机制,他现在就想回去,回去,马上把父亲拉进医院,没有什么是比生命更脆弱的了,他们是一家人,他怎么能瞒着呢,况且把事情闹到这个局面,想起来就是一团乱,还有母亲,就算知道他有苦衷,可是会原谅他吗?不管初衷是什么,但伤害了就是伤害了。
    卫奡看他心情不对,暗中朝长辈打个招呼,一把抱起夏时远走进卧室,夏时远感觉到自己突然腾空,习惯性的搂住卫奡的脖子,想起当着爷爷们的面脸颊一红,挣扎中却被卫奡在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不重却让他全身一颤,变成了煮熟的龙虾。
    他安安静静的窝在卫奡怀里,听着他的心跳突然就安下心来,至少长戟还在!
    卫奡把他平躺放在床上,自己就侧躺在外侧,一寸寸的描摹他的面容,眼神温柔,”夏夏,你要相信凡事我们只要尽最大的努力去做,就问心无愧,而现在知道这些事实的除了夏叔这个当事人,就只有我们了,现在夏叔夏婶闹离婚,夏婶还不知道情况,现在你最需要的就是冷静,知道吗宝贝?虽然这对她来说残酷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她有知情权,至于怎么选择我们干涉不了,但我们现在最紧要的是治疗夏叔的病,你说对不对?“
    夏时远在他的轻声细语下冷静下来,握住卫奡的手轻啄一下,”长戟说的有理,我刚才一听脑子就跟炸了一样,只想着回去带着爸去医院,也没想想回去要具体的怎么做,“他紧紧抱住卫奡,”长戟,多亏有你。”
    卫奡揉揉他的软发,“傻媳妇儿,明天我们就回去,这事儿不能耽搁,正好这段时间我们没什么事,还可以再医院照顾夏叔,就瞒着小蔷和小诺,前几天咱不是有个新的点子,就说我们是有事跟夏叔出去考察了,让他们好好考试,至于大哥他们,想必过段时间才会回来,他们年纪不小,我们不特意隐瞒但也不必专门通知,发现了就过来,但不发现最好,有我们帮夏婶呢,怎么样?”
    夏时远听他短短时间内考虑的面面俱到,感动的一塌糊涂,在他颈窝蹭来蹭去,“长戟……长戟……,你总对我这么好,都被你惯坏了,哪一天你要是不在我身边了可怎么办?”
    卫奡失笑,“傻瓜,我怎么会不在你身边呢,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你可是我认定的媳妇儿,不许离开我,知道吗?恩?”
    夏时远搂住他的脖子,跟他额头相抵,鼻尖相触,“这可是你说的,我们说好了,一辈子在一起好不好?”
    卫奡轻轻一蹭,“我们不是早就说好了吗?”
    夏时远舌尖愉悦的轻舔他的薄唇,“是,我们早就说好了,长戟宝贝。”
    卫奡眼神一沉,毫不客气的攻城掠地,看着夏夏嘴角银丝滑落,轻轻一勾含在嘴里,夏时远捶他一下,耳尖发红,卫奡轻声呢喃,“羞什么?夏夏的口水我都吃了多少遍了,香香甜甜,好吃的很。”
    夏时远瞪眼,“长戟,你……都跟谁学的?”
    他双唇水润,不断地厮磨,看起来有些艳丽,双眼盈盈,犹带些迷离,眼尾微挑还有淡淡的红,卫奡被他瞪得再次扑了上去,“你又勾引我。”
    夏时远拍他,他哪儿勾引了,净瞎说。
    他俩磨蹭了一会儿,就出去跟唐自秋他们说一下刚刚的想法,这时候外面的饭桌已经收拾好了,唐自秋看俩人那表情,微微一笑,“呦,这是做什么了?”
    夏时远听这调侃意味十足的语气,脸微微一红,卫奡淡定的拉着他坐下,状似天真的问道,“外公,你这嘴唇怎么有些肿啊?“
    唐自秋被外孙这么直接的问话弄得老脸一红,这都是在厨房……
    卫战瞪了卫奡一眼,死小子!
    夏时远仔细一看,这唐爷爷的双唇跟他刚被长戟亲后好像,难道他也被亲啦?这屋里也只有卫爷爷吧……
    他赶紧把这个念头挥走,说起正事,唐自秋和卫战都相当赞同,唐自秋道,”有什么困难不要藏着掖着,要跟我们说。”还是让卫战明早送他们到县里,也是怕有什么事。
    夏时远点点头,“谢谢唐爷爷。”
    唐自秋一摆手,唬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夏时远点点头,心里满是感激。
 
☆、第82章
 
第八十二章
    第二天几人又起了个大早,卫战出发时随手打了个电话。
    他们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夏父夏母刚出门,两人保持了个不远不近的距离,谁也不跟谁搭话。
    夏时远他们就看着两人往民政局门口而去,并没有下车而是默默的跟着他们。
    毕竟夏父夏母这时候是不可能让孩子们知道他们离婚的,贸然冲上去他们肯定不会承认,而他俩也没有时间像昨天一样整天盯着父母,毕竟总有顾不及的时候。
    而如果到了民政局他们办离婚证的时刻,他们就可以抓个现行,到了这个地步就算不承认也无济于事,这样他们可以顺理成章的解决父母之间的矛盾,而不是贸贸然的说出一切,这样的方法简单粗暴,却是最有效的也是最直接的。
    夫妻俩到民政局的时候,人家还没有上班,这个年代离婚的人不多,但还真有大早上就来门口等的,不只他们一家。
    他们左边有一对夫妻看着对方的眼神简直跟仇人差不多了,那男人脸上还有明显的没有长好的血道子,那女人说是鼻青脸肿也不为过,这夫妻俩明显是动了手的,而且谁都没客气,夫妻俩过日子到了这个份上,真是可悲亦可叹。
    还有对年轻人,不过很明显人家跟他们相反,是来办结婚证的,脸上带着喜气洋洋的笑容。
    夏时远喟叹一声,所以说,民政局真是个矛盾的地方,它给了多少人夫妻名分,同时多少人从这里出去后由已婚变为单身。
    那对离婚的夫妻速度很快,不到五分钟就就出来了,到了这个份上,谁也没再看谁一眼,除了这个门之后就分道扬镳,互不相干。
    李雪琴和夏红兵在凳子上坐下,拿出办理离婚手续所需的一切证件,工作人员看他们面色平和,并不像许多要离婚的人脸上甚至带着愤恨和不耐,不由劝说道,“你们就真的不在考虑一下吗?结婚是人生的大事,离婚也是如此,它们可能不会发生在每个人身上,但是一旦发生可是关系一辈子的,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你们咋个好好想想吧。”
    他们这个工作,可算是各式各样的人都见过,这个时代离婚的少,所以见有希望了还会劝劝,再过个一二十年,离就离吧,反正多了去了。
    夏父夏母听了这么多,只是摇摇头,“我们已经决定了。”
    看他们这么坚决,对方无奈道,“你们可要想好了,这章一旦盖下去可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当然你们还可以复婚。”想也知道,一旦离婚,复婚的少之又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