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青楼公主是我老婆 作者:傾晴

字体:[ ]

 
 
文案
莫云倾,因一段曾爱过翻云覆雨的恋情结束了,一时想不开自杀了,然而上天给了她第二次机会。
她穿越到古代,遇上了一位在青楼的公主-----令狐漓汐。她发誓无论如何也要把这公主掰弯并由她给她一辈子幸福,到底得到第二次机会的云倾能否遇上对的人呢?
~★~☆~★~☆~★~☆~★~☆~★~☆~★~☆~★~☆~★~☆~★~☆~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傾漓汐 ┃ 配角: ┃ 其它:
 
 
 
  ☆、穿越了
 
  看着喜欢的女生牵着别人的手,穿上那纯白的婚纱,一起走向那所谓的未来… 我却无能为力去挽留,只能在面上挂着那虚假的笑容和他们握手,送上那一字一句也仿似剖心般痛的祝福。我没留在那里多久便走了,因为我知道,能在她身边站的人,不再是我。坐上那辆充斥着我俩回忆的火红色跑车,回想起那天她向说的一字一句…
  「云倾,我们分手吧,我们根本不会有未来。对不起,允许我继续自私好吗?这些东西是你送我的,现在都还你了,我走了,我们还会是朋友。」小语永远也不会知,我对她的爱,她永远也还不了。我带着淌血的心,用力踏在加速器上,我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就这样直直的连人带车冲到海里去了。再见了,我曾经爱过的你。
  好痛!我摸了摸痛得快要撕开的头。放眼望去,附近一遍荒凉,身边还躺了三个穿古装的人。我心里埋怨着:真是没有同情心,人家可是自杀呢,他们救起了我也算了,居然还要昏迷的我为他们拍戏装死,真可恶!
  「喂!这里是哪里?」我推了推躺我旁那人的身。
  很冰!难…难道死了!?我伸手探了探他的气息…根本没有气息!我从我那大背包拿出手机,想要报警,这才发现这里连信号也没有。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思绪,得出一个结论…我穿越了。
  正当我想要否定这个答案时,树下一团正在颤抖的黑影传到我眼中。我小心翼翼地从地上拾起一枝树枝,并走到那黑影前蹲下。
  「喂…」我用树枝戳了戳那团黑影。那团黑影抖了抖,慢慢的探出头来。
  「小…小姐!呜呜,太好了,太好了!」那个叫我小姐的女生扑到我怀里。
  「什麽小姐,你是谁?这里又是哪里?今年是什麽年?」我看着怀中脸蛋脏兮兮的人问。
  「小姐你不认得琉璃了」琉璃错愕地看着我问。
  「那个…抱歉,我好像撞到头,失忆了。」我不忍心告诉琉璃真相,只好说谎骗她,神呀,原谅我,我是出於好意的。
  「小姐…就算小姐你失忆了,琉璃也会好好照顾小姐你的。」琉璃眼中流露出坚定的眼神。
  「别叫小姐了,既然我也失忆了,你就叫我云倾好了。」我摸了摸琉璃的头说。
  「不…奴婢不敢。打从老爷帮琉璃取名字开始,琉璃就是小姐一辈子的婢女。」琉璃严肃地说。
  「琉璃、流离,不吉利,以後叫莫悠若好了。」我自故自地说。
  「奴婢高攀不起 !」琉璃慌了起来。
  「什麽高攀不高攀,叫再叫我小姐了,从现在开始,你琉璃不再叫琉璃,也不是我的婢女,从今以後你叫莫悠若,是我莫云倾的妹妹。不可以反对,也不可以不接受我的照顾,懂了吗?」我看着悠若强硬地说。
  「呜呜,知道了,云倾姐姐。」悠若感动地看着我说。我擦,云倾姐姐,那个名字听上去多麽矫情呀,我才不要叫姐姐。
  「那个呀,悠若,我现在开始会女扮男装,你别让别人知道我是女儿身,不然我很难找工作来养活你。」我真聪明,我心理正自夸着。
  「知道了,云倾哥哥。对了,现在我们要去哪里?」悠若看着我问。
  这时我才发现,我根本不熟这里,要去哪我怎知。
  「呵呵…先离开这里吧。对了,为什麽我们会在这?还有,他们是…?」我指着那些尸体问。
  「我们在回城途中遇到山贼了,然後我和小姐你们失散了,我後来来到这里时,就见到你们都死了…是悠若照顾不力!」悠若突然跪下来。
  我汗,古代人还真矫情,别人不小心跌下来摔死了也要怪自己,还好我借尸还魂了,不然这傻瓜见她小姐死了,哭完还不赶着自刎吗!
  「傻悠若,不关你事。你看,我也没事呀,别怪自己了。」
  「哥哥,我们可以埋了他们吗?他们一直也很照顾悠若。」悠若眼睛红红地说。
  「好!」
  不过在这之前…大哥,先借你的衣服一用,小弟感激不尽。换上某大哥的男装後,我便把他们埋了。悠若亦为他们做了一个简陋的墓碑。拜了拜後我们离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1次寫文章,寫得不好的地方請各位指出,謝謝大家咯~
 
  ☆、相遇了
 
  离开那里後,我和悠若在附近乱走了一段路,可是就是没走出这该死的森林。我在现代世界为了小语,我学了各式各样的东西,厨艺 、魔术、合气道…太多太多了,我也数不清了。所以我也养成了一副壮健的体魄,虽然看上去弱弱的…
  「悠若,你累了吗?累的话我来背你好了」我停下来,看着严重落後的悠若。
  「不…还能…走。」悠若喘着气说。
  「别装了,让我来背你吧。」我蹲下来。
  「不…不能这样,怎…怎能让…」悠落上气不接下气说。
  「上来!」我命令。
  悠若像是被吓到了,也不敢再说什麽,乖乖地爬上我的背了。
  「傻悠若呀,你是我的妹妹,妹妹接受哥哥的照顾是天经地义的事,知道了吗?」我苦口婆心地说。
  「嗯!」简单的一个字,却可以听得出里面所包含的千言万语。
  过了一会,我便听到背後传来平均的呼吸声,我知悠若睡着了。突然一抹冰凉滑过脖子袭上心头,我心里一紧,发誓要好好照顾这个妹妹。同时,我决定要在这个世界重新做人,把什麽小语抛在脑後。
  累死我了!我找到一株早已被砍掉的树干坐下,小心翼翼地把熟睡中的悠若抱在怀里。
  突然树後的草丛出现点小动静,我警惕地拿起身旁的树枝,往草丛戳了戳。一个白影迅速从草丛飞扑出来,我冷静地看着那白影。
  原来是头小白狐,看到这只小白狐後我松了一口气。这白狐看上去挺可爱的,捉回去当宠物也不错…嘿嘿,我从背包拿出一小片面包,放在脚旁。或许小白狐太饿了,牠不假思索便走上前吃着那片面包。我马上用背包套着小白狐,牠挣扎一会便没有动静了,我好奇打开背包一看…敢情是只贪吃的白狐,居然在吃着面包!切!我背上背包继续上路去了。
  走着走着,清晨蓝色的天空不知在什麽时候换上了白色的衣裳。此时,我们终於来到了一条人烟稠密的大街上。
  「让开、让开!」一台马车迎面冲来。
  我迅速把背上的悠若抱在怀里,然後用尽身体的力量,向左一跳。我紧紧的抱着悠若,以免她被摔伤了。
  「什麽事?」一把声从车内传出。
  我抬头看去,车上出现了一个蒙着面纱的女生,她走到我面前,并蹲了下来。她脸上虽然蒙着面纱,还是隐隐勾勒出那完美的轮廓。我敢肯定面纱下的她绝对长得倾国倾城。
  「这位公子没受伤吧?」语言十分温柔地问。
  「没…没事。」我吃力的回答。
  「陈二,扶他们上车吧。」那女生说完就走了上车。
  我本想拒绝的,可是我连拒绝的力气也没有,只好任叫那个叫陈二的人抬上车。我们上车後,马车也继续跑了。我小心地把悠若放到腿上,然後打量了一下车里。
  坐上桥好一会儿,那女生开口问:「这位公子叫什麽名字?」
  「在下莫云倾,这是家妹莫悠若。」此时的我真感谢曾经看过的古装剧。
  「敢於姑娘芳名是?」我心里不断自夸自己能够学以致用。
  那个女生突然贴近我的脸,我凝视着那神秘的黑眼珠。那女生莞尔,一股幽幽的芳香便缠扰着我的鼻腔,最後我昏睡过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相遇永远就是那麽狗血的╮(╯▽╰)╭
  还是那句,请各位大大给点意见吧~
 
  ☆、新生活开始了
 
  「云倾哥哥!」谁?正当我想睁开眼看看到底是谁打扰我的美梦时,又有另一把甜美的声音出现了。
  「妹妹你醒来了?」女子问。
  「对。是姐姐你救了我们?」悠若礼貌地问。
  「呵呵,算不上救,本来就是我的错。」女子答。
  「怎会呢?姐姐你大可把我们掉在街上不管,别人大多会觉得是我俩活该而已,但姐姐你却收留了我和哥哥。敢命姐姐高姓大名?」悠若依旧礼貌问。
  「大家也叫我漓汐。」漓汐回答。
  「悠若…」我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
  「云倾哥哥你醒了!?」悠若紧张地摇着我。
  「咳咳,傻瓜,你哥哥头也给你摇晕了…咳咳。」我感觉喉咙乾涸得像火烧。
  「来,喝点水吧。」漓汐把一碗水送到我手上。
  「谢谢漓汐姑娘出手相救,请问这里是…?」我喝上一口水,四处打量着。
  「这里是望月楼。」漓汐说。
  「什麽!?」悠若大吃一惊说。
  「怎麽了吗,悠若?」我又喝上了一口水。
  「云倾哥哥你不知望月楼是京城最大的…的青楼?」悠若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噗!我把刚喝到口里的水喷到漓汐身上了。敢情这里是青楼,还要是最大的。绝对不能让悠若留在这些烟花之地。
  「抱…抱歉,漓汐姑娘。我看我和悠若也打扰你了,我俩也差不多该走了。谢谢姑娘的照顾。」我匆匆忙忙地走下床,悠若马上扶着我走向房门前。
  「云倾姑娘且慢。」漓汐出口阻止我们离开说。
  「请问漓汐姑娘有何指教?」我抖了抖回头问。
  「难道云倾姑娘就这样拂袖而去?」漓汐向我露出一个疑问的表情。
  「敢问漓汐姑娘想要云倾怎样呢?」我战战兢兢地问。
  「若想从这里离去,请你先归还照顾你俩所用的八万两。」漓汐依旧从容不迫说。
  「八…八万两!?」悠若被吓得结结巴巴。
  「漓汐姑娘能告诉云倾你用了什麽药材来照顾我俩呢?」我质疑地问。
  「千年人参和我的照料。」漓汐悠閒地细品着茶说。
  「云倾不曾记得有主动要求由漓汐姑娘你亲自照料。」我理直气壮说。
  敢情这漓汐要在本小姐脸前耍无赖,管她的,反正我和悠若也没钱还。
  「的确。若非我带你俩回来,你俩现在应该会横尸街头。」漓汐走到我面前说。
  「云倾先谢过姑娘救命之恩,恕云倾多言,若云倾还不了,姑娘会怎样处置我俩?」我不慌不忙问。
  「那就请你俩留下打工了。」漓汐淡然说。
  「明白了,云倾答应你,但所有债项由云倾一人独揽,悠若不会卖身的。」我坚定地说。
  「没问题。」漓汐轻轻一笑说。这一笑差点把我的魂魄勾走了,幸好定力够,这个漓汐真像妖精。
  「琴姐姐。」漓汐向门外叫。
  一个女生从门外走进来,站在我们和漓汐之间说:「小四你多久没找琴姐姐,琴姐姐都快忘了你的样子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