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先小人后君子 作者:漠然逝

字体:[ ]

 
 
文案
 
你要吃干净。
内容标签:甜文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声、楚凝 ┃ 配角:何安婕、方慧中 ┃ 其它:GL/温馨/青葱
 
  ☆、第一章
 
  颜声的母亲柳小婵生病了,要进市医院做个普通的切瘤手术,颜声父亲早年在车祸中意外死亡。柳小婵担忧颜声乏人照顾,便托有多年交情的老友赵雯帮忙看着颜声。
  那年颜声七岁,刚上小学一年级,女同学们基本都留着平凡的妹妹头,独她和赵雯的女儿楚凝披着发尾微卷长及腰的秀丽头发,在班上惹来众人艳羡。只不过她们的性格全然不同,楚凝与颜声不合拍。
  楚凝曾问过颜声,“你在跟我竞争是么?”
  颜声老练平静地回答,“没有。我的头发有些自然卷。”
  抢我台词。楚凝万分鄙夷她。
  同居的这段时间,颜声令楚凝的父母亲大开眼界,心想一个不谙世事的儿童怎做得到这般文明这般体贴。
  颜声的乖巧体现在各个方面,单论早上起床也不用长辈三催四请。她写完作业后很少看电视,会去帮赵雯干家务活。赵雯喊她说话时她随叫随到。平时不挑食,口头禅是谢谢。
  赵雯如沐春风,大为讶异,在通话柳小婵时常常止不住地称赞颜声,并让柳小婵在医院好好调养身子,叫她别操心颜声的事。实际上,颜声丝毫不用人操心。
  相反的,楚凝的劣迹罄竹难书,她爱漂亮的同时又邋邋遢遢,衣服从不叠,喜欢吃水果,但遇到要剥皮的她都令颜声替她服务,简直懒到不同凡响的地步,踩脚踏车去上学时还边打哈欠,颜声往往在她后头,提醒她转弯、刹车等等。学琴时则是铮铮琮琮拨两下算完,颜声会为她将断弦除去,续上新线。
  这种时刻楚凝才觉得颜声有很难得的美德。她明朗快活,从未瞧不起颜声,也不打压颜声,但是偶尔介怀颜声夺她一半或者大半的父爱母爱。
  一天,颜声在房间里做功课,楚凝拿着一幅画兴冲冲地跑进来,对她炫耀,“喂,颜声,来欣赏欣赏我的新作品。”
  颜声抬头,被对方差劲的画功惊到。年段一度盛传楚凝有出类拔萃的艺术天分,走的是毕加索抽象天才的路线,私下随手涂鸦之作都被捧到了天上去,甚至于班主任花价钱买了她的一幅画挂在办公室,其他小朋友跟风误认为楚凝的功力遥不可及,又钦慕又嫉妒,由此,楚凝对于自己是奇才这一点一向深信不疑,日日穿着皇帝的新衣。颜声知道“内/幕”,楚凝的富商父亲楚大成赞助了现代小学不少东西。
  眼下,楚凝娇嗔地斜睨颜声,“倒是说句话。”
  颜声晓得这样下去她是在浪费光阴,她再一瞥那副毫无章法的画,鸡皮疙瘩竖起,偏偏又不忍心伤害楚凝。颜声思忖道,上帝是公平的,楚凝家庭富裕,阳光美貌,缺点却是一抓一大把。
  颜声伸手取过楚凝忘在她房间的提琴,用音叉试了试音,然后说,“上面的颜色好像一团揉不开的酱。”
  楚凝误会她的意思,立即骄傲自豪地说道,“有人说我用色大胆了些。”
  颜声又去试提琴的音准。
  “我准备下次画一幅四米乘五米半的油画。”楚凝说,“我爸答应我帮我开个小型画展。”
  颜声暗想不妙。
  楚凝以为颜声少见多怪回不过神,遂忘了要逼颜声歌颂她的画。她现在很高兴,便神不知鬼不觉地去了厨房预备食物奖励颜声。今天家中其余人不在,她搬过一条凳子,煮了一锅饭,接着从冰箱找来进口鱼罐头,有模有样地翻煮又翻煮,不多时盛了端上,放上两个汤匙,把整盆不知所谓的晚餐递给颜声,嗓音清亮地说,“你饿了没,我俩一起吃。爸妈不在呢。”
  颜声见她猛地热情,不很习惯,心底更挂注楚凝的画。
  楚凝其实还不饿,她复又去拾起她的画作,沉浸在荣耀之中。
  颜声心事重重地吃了一口不知是粥是饭的粥饭……登时俏眉紧拧,再一转头,楚凝居然倒在床上睡着了,可爱的小脑袋埋在颜声的枕头上。想当然,做出这样高难度的晚餐是挺累人的。
  “楚凝。”颜声唤她。
  楚凝半睡半醒,眼睛没全张开,“干嘛?”
  “你没有画技可言,没学走先学跑,你连用笔都不对路,如果真的有兴趣,那你需要进修。”颜声鼓足勇气说。
  “颜声,你,你在说什么!”楚凝尖叫一声,奔出房间。
  从今开始,二人绝交……
作者有话要说:  来开长篇。
 
  ☆、第二章
 
  适逢双休日,柳小婵身体康复,打点起了出院事宜,赵雯带颜声来接她。楚凝碍于赵雯面子,勉强尾随。
  那天颜声穿了条淡粉色连衣裙,梳一个马尾,娇美可人,清澄的大眼睛水灵灵地望着母亲,赵雯一手拉着她,颜声轻拍赵雯手背,微笑一下,再走过去抱住母亲消瘦的腰身,鼻头发酸又强作沉稳地喊了声“妈妈。”
  楚凝望见这一幕有一丝动容,小小面孔分外鲜明晶莹。赵雯意会到后,推了推女儿,“你也该和颜声道别了。”
  “没头没脑,道什么别?”楚凝愣愣的。
  “颜声要回她家了。”
  “那我们还是同班同学呢,天天见面。”楚凝隐约闻到颜声身上的香皂气息,心道,我还记恨她,坚决不同她讲话。一面想着一面舍不得,红彤彤的嘴唇紧抿。
  赵雯心知肚明,不动声色地偷笑。其实她和柳小婵商量过了,让颜声暂时还住她家,她家有电毯厚棉被,有好吃的下午茶,还可调派颜声关注楚凝的学习,两人平日可以结伴去校园上学,兼能减轻柳小婵负担,何乐而不为。更何况,楚大成赵雯夫妇十足疼爱懂事的颜声。
  在说这件事时,柳小婵踌躇不定。
  “小小一幢唐楼,单人床和书桌即挤满一间房,地段又显偏杂,离校远,光是烟头和空啤酒瓶在走廊上就满地都是……”赵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柳小婵最终是答应了。
  “不忍心分开吧。”赵雯取笑假惺惺振作的女儿。
  楚凝说,“真不明白怎么跟你交流沟通。”
  “她仍住我们家。”
  “啊?你开我玩笑啊!”楚凝装出不感兴趣,“随便。”
  四人去了餐厅吃饭。
  席间,坐在楚凝身旁的颜声对她说了一句,“这儿的菱角很嫩,脆脆甜甜,家里很少煮这个,你要不要多吃点?”
  楚凝别过头,避免两人视线相接。
  颜声又说南宫巷有菱角湖。
  楚凝出声,“别吵。”
  “这两孩子。”赵雯笑嘻嘻的,“闹别扭顶多三天和好。”
  “孩子都这样。”柳小婵也笑着说道。
  “她们是一株并蒂莲。”赵雯说。
  楚凝丢下筷子,双手插腰。
  颜声夹了一块菱角放入她的碗里。
  楚凝趁她认真对话大人时,悄悄品尝了一口,后来迅速吃干抹净。
  当天晚上,楚凝翻出一本百科全书研究菱角。
  一次校庆活动中,校长站在礼堂台上致辞,楚凝心不在焉地听,压低声音对排在她身后的颜声说,“放学后载我去菱角湖吧。”
  这是她们“绝交”三年后,楚凝首次主动开口。
  颜声正在专注地聆听校长解说节目安排,一脸不解地端视楚凝。
  楚凝一生气,掏出口袋里变态的畸形鬼娃娃吓颜声,颜声花容失色,周围的人都觉得楚凝太欺负人,没少露白眼。
  颜声很快镇定,沉声嘱咐,“不要在外面这样。”
  “现在走吧!”楚凝不曾检讨脾气,兴之所至,莫名的开心,她拖起颜声软绵绵的手。
  温馨在颜声体内轰然涌起,她跟着楚凝的脚步,猫着腰从后门逃出礼堂。
  黄昏的菱角湖在清风的吹拂下起了涟漪,水天一色,日月之所出,星斗之所生,别提多悦目了。
  这份宁静,和念书时的宁静有天渊之别。纯挚美好。
  颜声默默记下这一幅画面,留下了深刻印象。
  楚凝不甚开窍,呼出一口气,直觉满足了心愿,任务完成,挥挥手说要回去。
  颜声一脚踩在脚踏上,她了解楚凝做事率性,从无计划。
  “对了,我们去吃挫冰好了。”楚凝指挥道,她总感觉应该为这一回的和好庆祝一番。
  挫冰店有一个十八岁高中生在里面打工,他对楚凝有点意思,讨好地附赠了一大碗芒果味挫冰。
  “那个老人家,没见过美女似的。”楚凝朝颜声抱怨。
  颜声低下头,不吃白不吃,她舀了一块芒果。
  楚凝借由桌布遮掩捉了颜声搭在腿上的左手。
  颜声吃惊,右手一晃,勺子扎在了冰沙上的冰淇淋球上。冰淇淋球的造型毁掉了,颜声心情却不差。
  “等吃过挫冰后我们去小卖部买糖果。”
  就为这事……颜声眨眨眼。
  楚凝着力抓着颜声的手,姿态亲热,作出哀求状。
  颜声颔首,人小鬼大地说,“以后我能为小朋友补习,赚点零用,到时买多少糖果也行。”
  楚凝应道,“颜声颜声,你真是人穷志不短。”
  颜声笑,“我想赶快长大。”
  “我希望我一下子十六岁!说不定我妈不管我了,可晚上十二点再睡觉。”楚凝咬下一口果肉,畅快感在嘴里丝丝化开。
  甜蜜极了。
  “我也是。”
  童年大约是最易飞逝的时光。
  初中毕业后,颜声依旧在赵雯家住宿,放假时则回老家问候母亲。
  颜声成绩斐然,高中分在甲班,楚凝成绩属中上水平,分在乙班。
  清晨到校时,楚凝故意慢吞吞地徘徊在颜声班级外,在得到颜声一个笑容后方满意地走开。
  颜声做值日时,也常常遇见楚凝。以后,她包揽班上的扔垃圾活,兀自心旷神怡。
  放学后,颜声因功课越紧,间或上晚自习。
  楚凝有次守在门外等颜声回家,颜声太努力写作文而忘了她,楚凝在两个小时后使性子,怒喊,“颜声,再不出来我不理你了!”
  颜声茫茫回神,急忙收拾文具,背起书包。
  颜声的同学窃窃私语,倍感楚凝嘈吵,一脸娇纵相,特别喜欢使唤人,据说以前作业丢了便问颜声的来顶包,罚抄也得颜声代劳,颜声,简直是她家的灰姑娘,所幸颜声的心刚强,从来不因此淌眼抹泪。
  “太不值了。”有一名女同学同情地对颜声说。
  颜声不介意,不过经对方一说,她回忆起了去年的一个雨天,她和楚凝统共带了一把伞,路十分的滑,她们不骑车。彼时交通堵塞,她们行了很远很远的路,颜声为楚凝打伞,为了楚凝不被淋湿,颜声牺牲了半边原本干燥清爽的衣裳。她是出于自愿,但在其他人眼里,倒是变了味。
  颜声思考着,我过得很好,叔叔阿姨也待我好,吃饱穿暖,又有楚凝在,哪需那么病态地无事呻/吟?她只常叮咛楚凝,“在外面收敛点。”
  楚凝不以为然,照样里外“欺负”颜声。
  颜声反而省下力气做正经事,楚凝没受伤,她不多计较。
  楚凝就说过她最是没心没肺。
  颜声撩了下耳边的一缕发丝,说,“楚姑娘,我是无肠公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