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与邻书+番外 作者:请叫我低调君

字体:[ ]

 
 
文案
不曾许过你地老天荒。
可时光已经代她说尽了情话,
只是你不知道。
 
======写着玩,练练手========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舒扬,秦斐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1.
  齐舒扬刚打了个盹儿,就被手机吵醒了。她看了一眼,没接。可没过几分钟,就听到一个气冲冲的声音,“齐舒扬!”
  得,聂雨找上门来了。一旁的苗颖对她挤眉弄眼,一副看好戏的模样。齐舒扬瞪她一眼,连忙迎上聂雨,“小雨,你怎么来了。”
  聂雨就扯开了嗓门,“这日子没法过了!何承天简直不是人!”齐舒扬觉得头皮发紧,赶紧拉着她去休息室,拐弯时就看到同事苗颖和小周嬉皮笑脸地望着她,齐舒扬深感无力。
  “又怎么了?”齐舒扬给聂雨倒了杯水,“何承天又怎么招你了?”
  “王八蛋!”聂雨一口气喝完水,“我跟你讲,何承天他就不是个男人,我都跟他七年了,七年!老娘一辈子大好的青春都交待在他身上了,可一提结婚他就怂,一提结婚就怂,他根本不爱我!我要跟他分手!”
  齐舒扬眼观鼻鼻观心,听聂雨鸡毛蒜皮地细数何承天的不是。原来都已经七年了。想想聂雨跟何承天这七年风风雨雨都过来了,俩人就跟夫妻似的,就差一个证了,也是不容易。床头吵架床尾和,齐舒扬这七年来都听得耳朵长茧子。
  聂雨把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都翻了个透,“——他就是不爱我,说什么有感情还在乎这张纸,我特么就在乎了!要是换成秦斐,他早巴巴地领证去了。”
  齐舒扬无力扶额,“小雨,你骂就骂何承天,总扯上秦斐算怎么回事?秦斐已经结婚生子了,孩子都五岁,你老这样耿耿于怀的何必呢?”
  “呸!”聂雨啐她一口,“秦斐不是个好东西,你也不是!”
  齐舒扬懒得搭理她。
  聂雨说,“我就不明白了,何承天是欠了你们家怎么的?走了一个秦斐,又来一个你,死活跟你们家掰扯不干净!你们姐妹俩都不是好人!”
  “聂雨,你在气头上,我不跟你一般见识。”齐舒扬额上青筋直跳,按耐不住地想给她一巴掌。
  聂雨讽刺地看她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说完拽起包走了。
  齐舒扬总算松了口气。也不知道到底是谁过不去这个坎儿,秦斐跟何承天都分手七年了,每回聂雨都能逮着秦斐跟何承天吵个没完。她揉揉眉心,懒懒地靠在椅背上小憩,没敢睡等着另一个人物登场。
  果然,大概没过十分钟,何承天来了,“离婚!这回一定离婚!天天逮着鸡毛蒜皮的事儿就吵吵,我快疯了!”
  齐舒扬好笑地看着一脸颓丧的何承天,“你们什么时候结的婚?”
  何承天有些迷茫,“哦,好像还没结婚。”又咬牙切齿,“那更好,连跑腿都省了,爱走走!”
  “那赶紧回去分。”齐舒扬摆摆手,没什么情绪。
  何承天不乐意了,“舒扬,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劝和不劝离啊,你这么做太不厚道了。”
  “哦,那你们就不要分。”齐舒扬很不走心。
  “不行,老子受够了!”何承天义愤填膺,“你说聂雨,遇点事儿就陈芝麻烂谷子地翻旧事,动不动就说我跟你姐藕断丝连,还让不让人过日子了!哦,对了,秦斐什么时候回来?”
  齐舒扬眼皮都没抬,“不知道。”
  “唉,你说她一个女人,大老远跑国外干嘛?亲戚朋友都见不着。”何承天叨叨会儿,看齐舒扬不是很想搭理的样子,摆摆手道,“好了,我知道你不喜欢秦斐,可你也太不关心她了。再怎么说那也是你姐啊。”
  齐舒扬扬眉,“有这心思,你不如多关心关心聂雨。”
  “回去就分手!”何承天也走了。
  终于安静下来,齐舒扬吐出一口气。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自从秦斐出国后,她就好像更加生活在秦斐的阴影下,让她喘不过气来。
  她和秦斐是发小,刚开始的时候邻居秦斐是典型的别人家孩子——长得好成绩好,处处压她一头,后来秦斐爸爸去世,齐舒扬爸妈就把秦斐当成自己孩子,对她比对齐舒扬还好。齐舒扬原本也挺喜欢秦斐的,可秦斐性子傲,做事情又常常不按常理出牌,对于乖宝宝齐舒扬来说,秦斐简直就是异类。再加上齐家父母一见着秦斐那热乎劲,好像秦斐才是他们亲生女儿似的,让一走在秦斐身边就会被自动忽略的齐舒扬十分不痛快,连带着对秦斐也不冷不热了。
  秦斐和何承天是初恋,两人都是学舞蹈的,身姿气质自不必说,学生时代一向被认为是金童玉女。当然,在这对金童玉女身边,根本没人注意到还有一个灰不溜秋的乖宝宝齐舒扬。但秦斐二十二岁那年出国前,跟何承天提出了分手。何承天哭得不成人形,就差没下跪求秦斐别离开,但是秦斐去意已决。
  秦斐出国第二年,找了个英国男人,没多久就生了个混血儿,如今已经五岁。秦斐妈妈独自一个留在国内,和齐家父母跟一家人似的。齐舒扬倒是很喜欢秦妈妈,秦妈妈女儿常年不在身边,对齐舒扬也是十二分的亲近。
  说起来,齐舒扬对秦斐也没有那么讨厌,就是心里不平衡。她心里其实很疼爱秦斐,就像秦斐待她如亲妹。这么多年以来,她们的远亲近邻几乎都把她们当成亲生姐妹看待,齐舒扬也早就自然而然地把秦斐看成亲姐一样。自己的姐姐,她齐舒扬可以埋汰可以不喜欢,但决不允许旁人对秦斐置喙。                        
作者有话要说:  
 
  ☆、第2章
 
  2.
  “哎,快让我看看小思齐。”齐妈妈指挥着齐舒扬倒腾电脑,跟秦斐和秦斐的儿子秦思齐跨洋视频。
  齐舒扬弄好后,就被齐妈妈赶走了,“让开让开,先让我看看小婓和思齐。”齐舒扬一头黑线,就没见过这么嫌弃自家女儿的妈妈。
  刚被挤到一边去,就听到视频里秦斐的声音,“干妈!”
  哦,干妈。齐舒扬撇嘴,总觉得秦斐才是他们亲生女儿,自己反倒是捡回来的吧?秦斐早就认了齐家父母为干爹干妈,齐舒扬是干妹妹。每年秦斐都会接秦妈妈去伦敦过一阵子,还时常捎上干爹干妈一起。只不过齐家父母和秦妈妈都不习惯国外,老人讲究个落叶归根,所以在外面过一段日子就会回来。
  她啃着苹果听齐妈妈和秦斐母子闲聊,想起当初听到思齐这个名字的时候秦斐的话。她问,哟,思齐——秦斐你这是思我如狂吗?
  秦斐白她一眼,美得你!我这是思念故土,感念干爹干妈!
  又说,你看你白念这么多书,见贤思齐不知道啊?多好的名字。
  齐舒扬漫不经心地扫她一眼,急什么,你心虚啊。想我就想我呗,又不丢人。
  秦斐眼珠一转,就换了副表情,笑嘻嘻地问,扬扬啊,姐姐可想你了。你来伦敦帮姐姐的忙呗!
  不去。齐舒扬说的毫不犹豫,我爱我的祖国。
  秦斐嘁一声,就让她滚一边儿去。
  秦斐比她能干,比她厉害。齐舒扬都知道。秦斐在国外不仅找了个对她死心塌地的英国男人,还自己开了工作室,教授舞蹈。而且秦斐特别有商业头脑,她老公自己有家不小的公司,秦斐自己借势也在公司里做事,说是涨涨经验准备自己开公司。相比之下,齐舒扬在国内也只是自力更生而已,连秦斐的脚后跟都够不着。虽然事实上确实是秦斐比她强上百倍,可她也受不了总被自家父母嫌弃。
  这不,那边齐妈妈刚跟秦斐说完话,又开始叨叨了。
  “扬扬,你也看看人家小婓,要男人有男人,要事业有事业,家庭有了,孩子也有了,你再看看你,都二十八了,连个正经的男朋友都没有!你要是有小婓一半,我和你爸也就省心了。”又拿起一堆秦斐寄来的东西,“哎,小婓也真是有心,花这些钱。”
  齐舒扬不说话。
  “小婓真是懂事,老秦有福气啊!有个这么好的女儿,不像我,命苦!女儿这么大,还得操心。”
  齐舒扬听得心里直冒火。可她得忍着。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对她就是嫌弃嫌弃嫌弃,一提起秦斐就夸夸夸。好像她有多差劲似的,虽然跟秦斐比是差劲了些,可那也不是人人都能成为秦斐啊。她自力更生,努力工作,待人真诚,好好生活,这不就足够了?难道非要像秦斐那样折腾?她不是那样的人,她就爱小富即安的生活,有错吗?
  齐妈妈还在念叨,“这得花多少钱哪,真羡慕老秦家啊。扬扬你也跟小婓学学,你说你俩一块长大的,你怎么就长成这样了呢!一天到晚就知道工作,工作这么多年还是个小职员,买个房小婓还给你垫钱了呢。”
  齐舒扬暗自深呼吸,到底没忍住,“我让她垫了?钱不早就还给她了?她有钱,她土豪,你们找她当女儿啊!从小到大你都觉得秦斐什么都比我强,人家秦斐小时候学舞蹈学艺术,你们培养我了吗!秦斐高中时就在外面夜不归宿怎么不见你们说?是,什么都是秦斐好,我比不上她,我走行了吧!”
  她心里憋屈,抹了把眼泪就往门外走。
  齐妈妈急了,“老齐老齐!你听听你闺女说的话!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妈了?说她两句还不行了,这么多年我辛辛苦苦养大了一只白眼狼啊!”
  齐爸爸赶紧过来拉住齐舒扬,唬着张脸对齐妈妈说,“你这是干什么!你看看你说的什么话,干嘛非要跟小婓比,小婓挺好,我觉得咱扬扬也不差啊。扬扬就这性子,你非要让她大富大贵,她没这个命。”
  齐妈妈生气,“就说我命苦!你们齐家都不是好人,老子是这样,闺女也这样,我怎么这样命苦哟。”竟然抹眼泪。
  齐爸爸立刻心软了,“你说我一个教书匠,你让我怎么挣大钱嘛!咱们现在不愁吃不愁喝的,不也挺好?”他过去给齐妈妈擦眼泪,“还哭上了,一大把年纪了,你至于的?”
  齐舒扬看着也心疼,可就是忍不下这口气,“爸妈,我先走了。”
  “站住!”齐妈妈喊住了她,“明儿去相亲!”
  相亲——齐舒扬倒抽一口冷气,顿时觉得面儿上不自在。怎么的,人家姑娘屁股后面都一堆追求者,到她齐舒扬就得跟货架上的白菜似的,让人挑挑拣拣?她别的没有,就是随了齐爸爸的好面子,当即冷了脸,“不去!”
  出了门,冷风一吹,就把她情绪吹散了。再怎么样,也不该跟自己娘亲置气。齐舒扬也明白,齐妈妈是恨铁不成钢。不比齐爸爸淡泊名利,齐妈妈是有点虚荣。看看邻居家秦斐那么出色,他们两家关系又这么好,齐妈妈心里不舒坦也难免。虚荣心这东西,恐怕是个人都有点。就说她齐舒扬,要不是为了虚荣心,也不至于这么抵触相亲。推己及人这么一想,就更觉得不该惹自己娘生气了。她在楼下站了会儿,轻轻叹气又回去了,“妈,别生气了,我去就是。”
  可心里也是委屈啊。说完就眼泪啪啪落,忍都忍不住。齐妈妈一看,哎呀不得了,心疼得不行,也不哭了也不喊了,连忙过来拉住了她,“哎,哎,扬扬,别哭啊,都是妈妈不好,不想去就不去。好男人多得是,我闺女又不差,还愁找不着?”
  齐舒扬破涕为笑。她妈妈刀子嘴豆腐心,她自己知道。不过为了没对象这事儿跟她妈生气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齐舒扬妥协似的叹气,“去,去就去。”一大把年纪了,还要个什么脸皮?相就相吧。而且她自己也不是完全不急,毕竟已经二十八了,再过两三年就是下架白菜,再想找只怕更难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