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与我的旧室友 作者:子安梵臣

字体:[ ]

 
书名:我与我的旧室友
作者:子安梵臣
 
文案
很短很短的短篇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拥抱
 
  张家萌现在的心情很微妙。
  她木然地整理着行李箱。其实也没什么可以收拾,或许明天就可以回来了。
  当她那位成天为生活奔波的妈妈打电话来,以满是无奈地口吻说出“哥哥”两个字的时候,张家萌就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
  爸爸一天前在微信动态中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一句很俗气的话,她读了眼睛发酸。
  张家萌强烈地感觉,可能要出事了。结果真如她所想,只是她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件事。
  她的哥哥,那个大她两岁的男孩,一直都很沉默,不大主动和这个妹妹说话。不,应该说,他很少主动和任何人说话。说他内向,似乎不足以形容,说他自闭,又言重了。
  即使这样,张家萌仍能感觉得出,哥哥是爱她的,甚至爱她超过爸妈。很奇怪是不?张家萌也这么觉得。
  但是她一直不能懂哥哥,他清冷的样子仿佛没有人能走进他的心……
  张家萌拎着行李箱一步步走下四楼楼梯。从来没有哪一次下楼像今天这样忐忑。就在刚刚,她做了一件现在回忆起来很尴尬的事……
  张家萌接到妈妈电话后,心情止不住的低落,好像自己精心设计的未来仅仅一句话就被打碎。
  郁闷的她坐在宿舍楼前的亭子里默默回忆着妈妈的话,挂电话前的叹息声沉重地捶击她的心。
  今天是星期六,周围欢声笑语,偶有一两对情侣走向亭子,看见张家萌也悻悻地走开了。她甚至自暴自弃地想:你看别人多么正常,不幸全落在我的身上。
  往这边来的情侣似乎越来越多,张家萌不知道这个地方有这么好,终是受不了幸福的炫耀,又不能明目张胆地烧死他们。最后她捏了捏口袋里的打火机,向宿舍走去。
  孙蕾那时候正准备去食堂解决午餐,抬头就惊恐地发现张家萌穿着一身嫁衣,啊不是,红衣泪眼朦胧地盯着自己。
  “……萌萌,……你……”还未问完,就见着一抹红色飞影般撞进自己的怀中,逼得她后退了两步才接住。
  孙蕾心想,这要是形容成“一抹红色利箭般撞进自己的怀中”,自己八成当场喷血身亡。
  孙蕾愣了。自己和张家萌曾经是室友,也不过普通室友的感情,甚至跟其他室友比起来,感情怕还要淡一点。因为张家萌不总是说话,经常是她们三个一起,而她单独活动。
  现在大二分了专业,她和张家萌恰巧分到了一个学院一栋楼。偶尔遇到也不过点头微笑说一声“Hi~”,甚至有时候张家萌根本不搭理自己强撑的热情。
  那么,现在,自己怀中的她,是要闹哪样?
  孙蕾试图推开张家萌,正饿着呢!“萌萌?”
  怀里人抱着她的腰的手又紧了紧,闷闷地说:“孙蕾,我……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喜欢你了。”声音带着哭腔。
  喜欢?我怎么看不出来你喜欢我?孙蕾心里吐槽。
  估计这孩子中二病又犯了,大一的时候就有点这样。曾经有一次她逃课躲在被窝里睡觉,张家萌在下面看电视剧,尼玛平时看起来那么淡漠得她居然在跟着视频演台词,语气音调居然拿捏得很好。孙蕾表示当时就被雷到了。
  那么照现在的情形,张家萌应该刚刚看完一部校园言情。
  张家萌被周末的情侣闪到单身狗眼,为了身体着想,不得不伤心地回宿舍。猛然望见那个熟悉的身影,从接到妈妈电话后到现在无处发泄的郁闷和难过瞬间全部汇聚到心头,鼻子,和眼睛。
  张家萌想抱着孙蕾哭,想向她倾诉自己的遭遇,想问她怎么办?想把她作一个依靠。可是等她情不自禁地说出:“再也没有机会喜欢你了。”那股被烦闷激发出来的勇气也用尽了。
  她分析了下现在的形式,尼玛想死的心都有了好么?太丢人了!一时间脑袋非常混乱。
  张家萌颤抖地松开孙蕾的腰,低着头喏喏地说:“不好意思,心情不好,有感而发神经,别介意。”说完便像交代完任务似的刷卡跑进了楼道。
  孙蕾还来不及询问一句,盯着空空的楼道思考了几秒,觉得还是先吃饱饭再说。
  张家萌上了二楼就停在楼梯转角处,隔着玻璃看着距离不远的身影。
  她向里望呢,是不是担心我?
  不要担心我啊喂,我只是一时脑残!
  这么说,她是不是也有一点点喜欢我?
  ……她走了……
  张家萌盯着已经空无一人的楼下,胡思乱想。                        
作者有话要说:  
 
  ☆、大一
 
  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女生?什么时候察觉对她不能言说的感情?来得悄无声息,当它露出马脚时,她已然无路可逃,它挥之不去。
  一年前,张家萌跟着爸妈还有堂哥第一次来到这座中国最繁华的城市,憧憬多于忐忑。在嘈杂的火车上,她一路幻想她的大学生活,小说中美好的校园和善良的同学与她的期盼重叠。不得不承认做了六年的好学生努力了六年如今把休闲娱乐全部强烈地寄托在了大学。
  张家萌以为自己是宿舍里第一个到学校的,没想到一跨进门,就看见其他三个床铺都整整齐齐地叠好了被子,书桌也摆放了台灯、电风扇和一些其他小用品。但是她们都不在宿舍。
  整理好一切打算和亲人出去吃离别前最后一顿的时候,她们回来了。看来她们已经认识了。
  3号床的女生首先说了声“Hi~”,她看起来很热情,比张家萌高,大概165的样子,脸算不上好看。
  张家萌有点害羞,跟爸妈在小城镇呆了十八年,她似乎不大知道怎么和外人相处。张家萌对她笑了笑。
  女生愣了一下神,继而笑得灿烂,“你好啊,我叫孙蕾。如果大二不分宿舍的话我们四年都在一起啦。”
  “我叫张家萌。”怕她误会成“加盟”还举起桌上的笔记本指给她看。
  今后的无数次回忆初见,张家萌都羞愧于自己表现不好,觉得当初应该那样说而不是这样。
  孙蕾似乎特别热情,也不知道是不是刚上大学的亢奋。她家是甘肃的,张家萌想,我家在安徽,一南一北,一东一西,隔得好远呢。
  孙蕾她这个人认真,有时候也挺逗比的。有一天她突然严肃地跟张家萌说:“萌萌,你是不是你们家最可爱的人啊?”张家萌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那句歌词,“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为什么这样问啊?”
  孙蕾当即扑哧一笑,“因为家萌,你是张家最萌的人啊!啊哈哈哈~”拍着大腿,笑得有点癫狂。
  张家萌完全get不到她的笑点,只是演技爆表释放了一个看似无比真诚的笑容,同时一本正经地思考:她哥哥张家乐也不是家里最快乐的人啊?
  孙蕾笑过后突然盯着张家萌笑意未散的眼睛,认真地说:“萌萌,你笑起来,挺好看的。平时多笑一点。”
  张家萌听了心里甜甜的。她清楚自己,也不是第一次被别人说笑起来好看,但是没有哪一次像这次那么开心。
  但是张家萌不是一个好演员,不能每时每刻演技爆表。
  张家萌信星座。她是天蝎座,所以生性淡漠,性格似乎随着哥哥,有点冷,不主动,仿佛总是与别人隔了一层。当喜欢的人和讨厌的人摆在眼前,你看不出她对他们态度的区别。
  现在张家萌知道,那时自己是喜欢孙蕾的。但是表面上无论如何也表现不出来,面上冷冰冰的,心里却喜欢得紧。
  再高的热情在冰山面前也会被冷却、凝固。张家萌相信,孙蕾更愿意和另外两个女生相处,因为不用自己拼命找话题,不用承受没有回应的尴尬。
  张家萌后悔自己那么冷,那么沉默,但是她一边后悔着,一边又没有办法改变现状,自己好像就是踏不出那一步。眼睁睁看着孙蕾和另一个室友“秀恩爱”,她只能兀自难受着。连带着也对那个爱向孙蕾撒娇的女生产生了莫名其妙地憎恶。
  当张家萌真正给自己这种奇妙的感觉下定义的时候,并没有受到多强的震撼。毕竟那时候她已经看过了一些比较著名的称为耽美文的东西,也查阅了有关同性恋的知识。
  只不过,她仍旧过得痛苦。她喜欢孙蕾,又不能和她更进一步,尽管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太贪心,明明已经是室友了,明明朝夕相处,还想过分地占有?她嫉妒与孙蕾关系好的女生,觉得她们像在勾引,独处时她也深思熟虑重新审视自己的心态,会羞愧地发觉自己逐渐变成了以前的自己非常讨厌的人。当把孙蕾的一颦一笑都回忆一遍后,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同性恋,还是只是掺杂了强烈的占有欲的友谊?
  你看,因为孙蕾,张家萌把大学期望中的悠闲过成了痛苦。
  大一,圣诞节将近时,张家萌去超市买了四个玩偶,其中一对是一红一蓝的同一款式,像情侣款。回去之后,她故作淡定地一人一个,像是随意分发,当保留红色把蓝色的玩偶扔给孙蕾时,其实心里紧张地要死,这好像是第一次将心意表露出来,虽然略含蓄。
  4号床的室友看了看自己的礼物,跟她说,自己想要孙蕾手上的那一个。张家萌小声说不行的,但又编不出个理由来……
  大一快要结束,一次晚上四个人都在宿舍。张家萌打开一个帖子,帖子说往下翻就会看到意想不到的东西,张家萌直觉是吓人的类似于鬼啊人头什么的。她有意叫孙蕾陪她看。孙蕾在她的书桌旁弯腰,滚动鼠标,是一段长长的吊桥,中间突然冒出一个血淋淋的人头,果不其然,张家萌吓得紧紧抱住了孙蕾的腰,头就埋在她的腰上。孙蕾像哄小孩般安慰她。
  只有张家萌自己知道,她和孙蕾一样,从来不怕这些东西,只有她自己知道,为了这样一个抱抱,她纠结了很久。
  其实女生之间亲昵的举动很正常,但是张家萌不喜欢那样,如今想来,到底是因为自己是一个冷情不愿意和别人有过多接触的人,还是因为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女女授受不亲”?……                        
作者有话要说:  
 
  ☆、哥哥
 
  张家萌坐在回安徽的火车上,刚刚妈妈又来了电话,得知自己快要到家,把张家萌骂了一通,说什么大事啊需要你回来,耽误学习,你能帮上什么和你哥也不说话!
  张家萌很想告诉妈妈,自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只知道读书的书呆子了,她学会了玩,学会了虚度时光,接触的东西多了,也有了自己的想法。或者说以前被压抑的想法都在大学爆发。
  但是她不敢,妈妈现在已经很伤心了。她只想顺着她的意。学校里接到妈妈的那一通电话,她就知道,今后,有些事情,再也无法如实说出口。
  前几天哥哥向家里出柜了,他是gay,他喜欢上一个男人。张家萌不明白,为什么哥哥这么着急坦白,为什么偏偏选在这个时候,选在,她之前?某些瞬间,张家萌会怨恨哥哥。
  回到小城镇的家,妈妈来车站接张家萌,尽管埋怨她浪费精力,但从妈妈的脸上还是可以看出几个月不见对女儿的思念。一路聊到家,张家萌小心翼翼地问到了哥哥的问题。
  妈妈叹气,系统地给张家萌叙述了这件事,接着又无奈地把哥哥骂了一遍,最后怪自己没有管好他。
  一直到家,张家萌自始至终未曾对这件事发表一句言论。
  她的妈妈,从小到大从未离开这个闭塞的小城镇,同性恋这一词在她的大脑中还没有形成概念,她甚至想不到,男的和男的能一起像情侣般生活。大学之前,张家萌也想不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