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情有独钟+番外 作者:青衣成白

字体:[ ]

 
 
文案:
 
情有独钟:百度解释是对某个人或某件事特别有感情,把自己的心思和感情都集中到他(她、它)上面。
他的眼里心里俱是江山天下,他的眼中心中全都是他。
待天下光风霁月,他可能回他情深意长?
CP:白芳华X林镜 前世今生,情有独钟。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前世今生 情有独钟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镜、白芳华 ┃ 配角:白荣华、朵颜公主等 ┃ 其它:前世今生,情有独钟
==================
 
  ☆、第 1 章
 
  第一章被杀
  “去洛阳看牡丹?”说话的是个看上去十余岁的少年,他说话声音十分的清晰,含着笑:“不让我去就不去好了,没什么。”幼童黑白分明的眼睛看过去,奶公竟不敢和他对视,无声的行礼告退。
  空旷的宫室中,白芳华端端正正的跪坐在案几前,一笔一划的练字,完全没有被奶公的话影响。
  是了,他的祖父,当朝皇帝准备带领众妻妾和儿孙去洛阳赏牡丹,独独要求不带他,这是多么明显的厌弃啊。换个人,这么小的孩子知道祖父不喜欢他,怎么着都要难过的,但白芳华从来没有这种情绪。
  他自出生就知道皇帝不喜欢他,一直对所谓的祖父没有期待,怎么会难过?不过是一个祖父而已,又不是他的父母,他怎么会因为他而生出难过的感觉?
  白芳华是当朝皇帝白羧次子和前朝朵颜长公主的独子。
  在前朝夏朝还在的时候,朵颜长公主,末帝同母所出的幼妹嫁给当时的陈国公次子,也就是白进做继室。堂堂的天子嫡亲幼妹被迫嫁给陈国公的次子做继室,由此可见帝弱臣强到了什么地步。
  至前朝灭亡,陈国公白羧登位,朵颜长公主当殿大骂白氏窃国,一头碰死大政殿。
  那时白羧还要面子,下旨厚葬朵颜长公主,并且赞她忠义。
  虽然面子做好了,但对朵颜长公主的不喜欢全部转移到了白芳华身上,白芳华在皇宫和众皇孙学习,皇帝也不打他不骂他,不缺吃少穿,只是冷遇针对他。
  一般七八岁的小孩早就崩溃掉了,但白芳华什么感觉都没有,安安稳稳的长到了十岁,没有心理变态,没有畏畏缩缩,真的很了不起。
  甚至说句实在的,白九郎是白家这一代最出众的小郎君。
  是的,最出众。从容貌风仪到学问武艺,白九郎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白芳华实在太优秀了,白进对他回护的紧,白羧也拿他无可奈何。
  白进并四个儿女最疼爱白芳华,除了白进还没有人如此娇惯儿子的。自古以来抱孙不抱子,慈母严父什么的训诫白进从来不放在心上,白芳华已经十岁了,还经常抱着父亲撒娇,足可羡慕死天下大部分怕父亲怕的要死的儿子。
  白芳华不在意皇帝带不带他,白进却不忍心儿子受委屈,他给他送来许多的珍奇古玩,又亲自看儿子,抱在怀里哄了又哄,这才念念不舍的走了。
  因为白进一向对他宠爱,他的一个哥哥一个同父姐姐并不敢怠慢他,一一看望安慰了他好久才走了。
  白芳华心中轻轻吸了一口气,有些倦怠的揉着眉心。他虽然年岁不大,却也知道他的父亲实在不容易,皇帝和太子对白进逼得紧,白进虽然实力不弱,但并不是皇帝,掣肘极大。
  “小郎君歇一会啊。”奶母絮叨:“不耐烦见三郎大娘他们就不见,谁还能勉强小郎君不成?”
  白芳华轻声道:“奶母别这样说,他们是我兄姊,一样是我阿父的骨肉。”
  说到底,他到底是看在父亲的面子上和这几个兄姊相处,不然以他的性情,不会有应付这几个弯弯绕绕心思的耐心。
  白芳华心里烦躁,根本不知道如何排解。
  连着几天白芳华都心情不太好的样子,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敢凑到他身边,小郎君眼睛一扫,几乎让所有人胆寒。
  “小郎君……,不好了。”近卫的声音带着颤音:“太子和汾王在洛阳行宫杀了景王殿下……。”
  白芳华手中的毛笔笔直掉到地上,月白色的地毯晕开一片墨色。
作者有话要说:  
 
  ☆、第 2 章
 
  第二章九郎
  白芳华仅仅失态了一会儿,很快就平静下来,轻声道:“去洛阳。”
  “小郎君……。”
  “怕什么?”白芳华缓缓的道:“我本就有一个前朝公主的母亲,再来一个逆贼父亲又有什么了不得?我就不信他白羧敢杀了我!”
  “备马车,我要去洛阳。”
  “小郎君……。”
  “那是我的父亲。”白芳华唇角泛起锋锐的笑意:“身为人子,我总该……送他最后一程。”
  他的眸子黑白分明,一眼看过去竟没有人能反抗。
  要说皇帝白羧也吓得不轻,他早知道几个儿子为了皇位弄得和斗鸡眼一般,但还是没有想到太子竟然手刃亲兄弟,又惊又怒。
  “大郎,为什么?”白羧微微阖眸不看逼宫的长子,痛声道:“你是太子,谁能越过你?你竟然连自己的嫡亲弟弟都容不下。”
  太子的脸上并没有逼宫成功的喜悦,反倒是带着一种无法言说的痛楚:“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你给我太子的地位,但你给我太子的权利了吗?一起打江山,我出力比他白进少吗?白进杀了我和三弟不算,连我的子女也不放过,呵呵,你怎么不问他为什么呢?”
  皇帝震惊的看着太子,连连说道:“你疯了,你真的疯了……。”
  “是你们疯了!”太子冷冷的道:“我从地狱爬出来了,准备把你们这些人都送下地狱,一个不饶!所有偏袒白进的,所有对不起我的,我都要诛起九族!”
  “废话太多!”还带些稚嫩的童声在太子耳边响起来,太子骇然看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长剑。
  皇帝灰白的脸色好了一些,连忙道:“九郎,太子已经疯了,快把他绑起来。”
  白芳华右手扣住白还的脖子,左手长剑一挥,砍断白还左臂,拖死狗一般把白还拖到皇帝身边,轻声道:“外面太子的心腹已经被我屠戮殆尽,皇上出去主持大局吧。”
  皇帝先是被发神经的儿子吓得半死,又被白芳华的血腥吓得快要晕过去,但他明白轻重,到底战场多年,很快就回过神主持政务。
  很快,皇帝就控制住局面,三子汾王下狱处死,一干参与谋逆的人下狱被诛,景王子白芳华救驾有功,被封为景王,先景王一系人归于景王。白芳华踏着血色从洛阳城门到洛阳行宫,单人单骑遇到阻拦就砍杀,据说,那天死伤在他手下的多达千人。不到一个月,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年仅十岁的景王报得父仇,救得圣上,英武盖世,白芳华本人却没有一点喜色。这所谓的英雄名头和王爵都是因为他父亲的死,若是可以,他宁可不要。
  “九郎,三郎和十四郎、大娘子来探望您啦。”奶母轻声道。
  “让他们进来。”白芳华轻声道。
  白芳华站在窗前,身体单薄纤细,没有成长起来的孩童容貌秀丽,身上的血腥却浓烈的化不开。
  白荣华心中微微一颤,温声道:“九郎。”
  白芳华微微颔首,徐徐道:“大娘和三郎十四郎坐。”
  十四郎怯怯的把自己藏在长兄的阴影里,不敢冒出头来。
  “九郎好些了吗?”白荣华闻声问道。
  “一切安好。”白芳华唇角泛起了一点笑意,亲自给兄长斟茶:“三郎可好?”
  白荣华颔首,眼睛里却露出复杂的情绪来:“一切多亏九郎,若没有九郎,我们和陛下都不能幸免。”
  白芳华摇了摇头,轻声道:“都过去了,不说这些,三郎也辛苦。”
  白荣华看向白芳华,他以前是很嫉妒这位弟弟的,因为同样是父亲的儿子,父亲却更加疼爱九郎,但在此时此刻,他却不得不承认父亲疼爱九郎是对的。
  九郎一人一剑从长安赶到洛阳为父亲报仇雪恨,他那时在牢房里瑟瑟发抖,担忧自己活不过第二天。父亲的眼光一向精准独到,九郎确实值得疼爱,他从牢中被放出来就决定再也不嫉妒九郎。
  “刚刚四叔到我府中……。”白荣华慢慢的说道。
  白芳华眼中闪过一丝戾气,但很快就归于平静:“他想的不过是太子之位。皇帝若是再立皇子,论长论嫡怎么着也该他了。”
  “九郎的意思是?”
  “我有什么意思?皇帝四个嫡子三个已经歾了,只剩下一个老四……。”白芳华轻笑一声:“但他的儿子可还不少,陛下二十六子呢,现在活着的还有十九个呢。再有,皇后已经薨逝多时,陛下也该立一个新皇后了。”
  “九郎是说……?”
  “虽然陛下年近六十,仍是龙马精神。”白芳华微微一笑,“他定是也喜欢有一个美貌年轻又身份高贵的妻子的和活泼可爱的嫡子,至于前朝那些被打压的世家,他们也是极希望出一位皇后的不是吗?”
  白荣华微微颔首:“九郎觉的哪家的女子好?”
  “陛下喜欢哪个就是哪家女子好。”白芳华声音徐缓而清晰:“不论选中谁,都是她和她的家族的荣幸。”
  白荣华道:“九郎这手一出,纷争又起,新朝建立仅四五年……。”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白芳华轻慢的道:“不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不会有事。”
  “我不是担忧自己,我是担心百姓困苦……。”白荣华叹息,
  “你连自己的亲人都救不了,居然妄想救世?”白芳华轻笑了一下,说不出的讥诮讽刺:“三郎,你好慈悲的心肠,可是谁来慈悲我们呢?”
  “我就是说说……。”白荣华有些难过的看着他,因为父亲的死,九郎的心肠变得坚硬而冷酷,再也不是以前还有些柔软的小儿郎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 3 章
 
  第三章美膳居
  不过几天,张娴妃就举办了一次百花宴,邀请了帝都有名的世家名媛和夫人。再不过几日,天子下旨,指赵女冰玉为皇后,择日婚娶。
  一个月后,赵冰玉成了皇帝的新皇后。
  能被皇帝看上,赵氏女容颜绝对不差,人还聪明。这样一个女人足以搅浑皇室这一滩浑水。
  白芳华不耐烦在长安看他们斗鸡眼一般,遂给皇帝报备一声,准备各处走走。至于京中,有白荣华看着,怎么都不会让景王这一系吃了亏。白荣华自然挡不住这位如今风头正盛的弟弟,白芳华一个人带了几两银子就出门了。
  如此简单的配置,加上他不凡的容貌姿仪,不出事才怪。但白芳华怕这些吗?他的人生中还没有过畏缩这种举动。
  所有想把他当作肥羊的人都做了他的肥羊,他一路行去,根本没有缺过钱。他五年时间几乎把整个大陈走遍了,甚至他去过突厥、铁勒、更远的高丽等,随着阅历加深,年华渐长,他的身上沉淀着一种常人没有的从容不迫。
  再次回到长安城的时候,他的眼底平静而温和。白荣华已经娶妻,甚至已经有三个孩子,几个孩子非常生疏的叫他九叔,让他忍不住笑起来。
  他的眼睛里带着温和的笑意,从眼底到眉梢,非常的柔和美丽:“时间过得真快,想当年你我还是稚龄少年,如今侄子都这么大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