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墨落青心 作者:上官琰清

字体:[ ]

 
 
文案
``````
“嗯,今天吃的特别多。”小白的夕青还没有发现墨白话了的意思。
“刚刚那碗面,我已经吃过了。”墨白继续道
“我知道啊,就是你剩了那么多,我才吃的。”夕青不知道墨白究竟想讲什么
“所以”稍稍停顿,“特殊佐料的面条味道是不是特别好?”
“味道是蛮好的,不过特殊佐料是什么?”夕青呆呆的问,她没吃出两碗面条有什么不同啊!
“哦,没什么。”墨白将电脑放在茶几上,靠近夕青,“口水而已。”
夕青再次僵硬,石化当场。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女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墨白,慕夕青 ┃ 配角:叶紫,Eva ┃ 其它:第一次在晋江发文,请各位看官莫手下留情
 
 
  ☆、背景介绍
 
  馨德学院门前,一辆布加迪威龙划破寂静的深夜,紧紧的刹车声伴随着车身漂移的曲线稳稳地停在贵宾停车位上,车门打开,一个身着浅黑色外套的女子顺势而出,“我到了。”按下挂机键,风一般的走进了学校的传达室。自打这刹车声响起,传达室的保安就注意到了这边,来这馨德的哪一个不是身价倍高的,哪一个都得罪不起,再说能开得起布加迪的更是少数。“您好!请问您找谁?”其实保安大叔还是愣了,毕竟大晚上还戴墨镜的人真的很少见。还没等女子回答,便传来了来自文侃的声音,“墨小姐,您请进。”这人是从传达室墙壁的移动门出现的。女子随文校长进了移动门。保安大叔们都愣住了,这是谁啊,竟劳的文校长亲自接见。
  馨德学院和其他学院其中一个不同之处就在于它的学院结构,它的行政楼被安排在传达室之上,而且学院内的各个地方都有错综复杂的通道,对于内人来说,那是方便;而对于外人,那您最好是有买保险了。而就在这样一个地方竟然出现了资源外窃,说出来都难以置信。 移动门内,文校长斛軗的走在墨白的旁边,他不知道现在走在他身边的女子在想些什么。明明只是个二十六的小孩,比自己小了十二岁,可是文侃走在她身边竟有一种被低气压环绕的感觉。墨白:馨德学院创始人后嗣,更是墨家的第一继承人,说是继承人,实际上很少人知道在两年前墨白就以幕后管理者的身份完全掌控墨家的所有商路,可以说现在墨家的掌门人正是墨白。墨白,墨,白,正如她的名字一样,黑白两道她墨白都是一等一的存在。这一次,主要是由馨德这边负责研制的针式注射药剂器的资料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外窃,事情虽然严重,但没想到会让墨白亲自出手。不一会就到了文校长的办公室,墨白直接走到了文侃的皮脂转椅上坐下。“说说吧,事情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开门见山,她没时间去纠结。缓缓摘下墨镜露出了墨白蓝色的眼眸,文侃一震可没人说过,这墨家掌门人是个混血儿。总归是个老前辈了,马上回过神来,“现在知道资料外窃的窗口是学院的一个高级问学堂的主教IP,但是没有办法知道是谁?”“也就是说资料还没有被拿出学院”,墨白拿起桌上的青瓷钢笔,旋转了一圈 ,“那么为什么不能由我们自己从那个学堂中把资料拿回来?”文侃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墨小姐,由于馨德传统,每一个学堂都有自己主教IP,且有自己的防火墙,知道密码的只有学堂的人,其他人没有权力知道密码。即便是作为校长的我。”墨白又转了一圈青瓷钢笔,“那窃取资料的人到底是学堂的人还是误打误撞不小心把资料传输到学堂,你都无法得知了。”“是。”文侃又将头低下了一分,这个人的气势太盛。墨白听了心里的怒火是又上了一重天,转动青瓷笔的手霎时停在空中,“资料外窃那晚学院的监控系统是否出现故障?”“是,暂停工作了25秒。”文侃不知道墨白为什么会问这个,25秒,他不相信有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破了研究所的防火墙并安然离开。而对于墨白,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25秒有太多的可能。“继续完成药剂器的后续研发工作,将这个高级问学堂所有人的资料马上发到我的邮箱,还有给我准备一份入学申请同意书,明天开始我会以学生身份进入高级问学堂学习,”说完墨白放下了青瓷钢笔,又戴上了墨镜,甩下了一脸迷茫的文侃离去。她不爱解释,她也没有必要解释。                        
作者有话要说:  开始了哦,晋江第一步O(∩_∩)O~~
 
  ☆、初见
 
  驾驶着布加迪威龙,墨白飞驰在道路上,脑子里也飞驰着这件事的碎片。这件事太蹊跷了,尤其是在这个时候赶在科技园正式开幕之前。不过所幸的是,被窃取的资料仅仅是之前研究中断的一部分。现在的重点是找到这个埋在内部的炸弹,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而且能在25秒破译防火墙的人,的确是个人才,若能收为己用~~~~想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好好的大街上那个白衣女子偏偏要站在她的驾驶道上,尖锐的刹车声响彻整个街道,幸好是高性能的跑车,否则墨白想她今天真是脱不了官司了。不过她记得她没撞上那个女子的,怎么倒了?
  打开车门,来到了车头前,看着那个按着脚踝,长发都散落到地上的人,墨黑的发映衬着雪白的风衣,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小姐,你没事吧?”墨白受不住这种两厢静默耗时间的气氛,开口询问。不过等了许久,都不见回应,墨白不得以蹲下察看。风衣女子回身看着墨白,大大的墨镜遮挡着后面白皙的脸庞,没好气的说:“大晚上,戴墨镜,你是存心撞我吧!”墨白实在是无语,她的墨镜是用特殊的材料制的,外藏内现的,不过没有必要解释。摘下墨镜,墨白缓缓的说道,“你叫什么名字?要去医院吗?”看着摘下墨镜后墨白清晰的脸庞,尤其是那双蓝色的眸,女子有一会的沉醉,“慕夕青,夕阳的夕,青色的青。不要了,我回家休息就好了。”本就没想要这个人负责,她毕竟没有撞到她,不过刚刚的态度让她不舒服罢了,而且是自己胡思乱想才没有看见她的车,并不全是她的错。挣扎着想要站起,可是好像是伤的有点重。
  墨白看不下去,她没有办法让这个人在浪费她的时间了,更不想看到这个人那么逞强。她一把拽起慕夕青的胳膊,拉到了自己的怀里。夕青被这样的突如其来给震慑到了,挣扎着,结果只有更紧的怀抱和冷冷的“不要动”三个字。有一点点被吓到,夕青不敢动了,不过在她的怀里有一股青草和薄荷的香味,很舒服。腰部被有力地拥着,瞬时凌空,被安放到了车头上。只见墨白微微弯下身子,看着夕青的脚踝,已经红肿了,这女人还不想去医院是有病吧!不知道为什么,慕夕青觉得被眼前的人看着心跳竟在加速。又一次,还没反应过来,慕夕青又被墨白拥在了怀里,然后被放在了副驾驶座上。夕青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同是女人,这个女人力气那么大。墨白回到车上,看着慕夕青还没有系上安全带,无奈出声“安全带。”“啊?”夕青似乎是刚刚的酒劲上来了,脑子开始迷糊了。看着这个迷迷糊糊的女人,墨白最后的耐心被耗尽了,直接侧过身子,将安全带替夕青系上。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庞,夕青真的迷糊了,她微微前倾~~~~~~
  感觉到微微湿润的热气在耳边徘徊,墨白诧异的回头竟是一张放大的脸庞,刚刚在车位并没有仔细看过她的样子,现在近距离一看,碎碎的刘海掩上微微合上的眼睑,白皙的肌肤透着酒醉的微红,墨白微微叹口气,这样的人~~~~~系上安全带,墨白回身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机械表,时针已经指向12了,距离明天去学院还有不到7个小时,转头看了一眼在座位上迷糊着的夕青,拿起手机,“Eva,马上请DO.叶到我别墅来。”说完,脚踩油门,绝尘而去。留下依然静默的马路,亦是如同不曾改变~~~~~                         
作者有话要说:  
 
  ☆、狠心的女人
 
  回到别墅,Eva早早就守在了别墅门口,布加迪横停在大门前,Eva一见布加迪出现便迎了过去,墨白打开车门。“DO.叶到了吗?”“是,大小姐。”Eva很奇怪明明是去解决资料外窃的,这个副驾驶座上的女人是怎么回事,不过她就算再想知道也不能问,她跟了墨白5年,即便已经有5年,她也没有理由去牵制墨白想要做的。“好,让她去客房。”墨白绕到车外,准备叫醒夕青。“慕小姐,慕小姐”连带推了推,夕青才有反应,睁开了眼,模模糊糊的,不过还能看清墨白,“是你啊,我在哪?”看着夕青迷糊的样子,墨白没有办法,真是遇见这个女人,一堆麻烦事。“看医生。”说完,墨白直接抱起了夕青。似乎是习惯了墨白的突如其来,夕青这次很安顺的呆在墨白的怀里。
  “大小姐,要不要让保安帮忙”Eva看着墨白抱起那个女人,更惊讶了。她并没有觉得以墨白的能力没有办法抱起一个女人,更不是怕墨白累着,只是她无法确定这个女人的身份,可以让墨白放下身份的女人,到底她的出现是福是祸~~~~
  “马上安排我和林泉、Sam的视频会议。”墨白没有直接回答Eva,不回答既是不需要。听到吩咐,Eva便去安排了,只是这都凌晨了,少不了那俩家伙的唠叨。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夕青的酒劲差不多散了,睁着迷茫的眼看着这个像宫殿一样的地方,她抬头看着墨白“不是看医生吗?”墨白低头瞥了眼夕青,她懒得解释,依旧在不停地向前走着。
  “喂!”夕青一见墨白不理她,脾气就上来了。你想她好好的一个28青年,男朋友变心,结果被甩的是她;喝酒解愁,结果过街撞车;撞完司机没跑,结果是这么一个木头,把她弄到这个地方。还不见墨白给她回应,夕青伸手在墨白的腰上拧了一把,结果不见这个木头有丝毫反应。
  总算是到了,墨白已经恨不得把这个女人扔掉了。“叶,过来看一下慕小姐。我还有事,处理好了通知我。”墨白将夕青放在了客房的双人床上,就转身潇洒离去。DO.叶看着离去的墨白,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想笑,这家伙就这么把怀里的人扔啦。转身笑看着夕青“慕小姐,请问您哪里不舒服?”
  夕青从被丢下的落寞中回神,真是明明就只是认识不过几小时的木头,竟然会把自己的心搭进去。“只是脚扭了。你是医生吗?”看着眼前这个穿着鲜艳红西装的女人,有些不安心。
  DO.叶一听,扑哧一声笑出来,“如果不是,那慕小姐害怕吗?”她扬起脸好笑地看着夕青。
  “额~~”夕青有些无语,这人明显表里不一嘛?不过看着她张扬的笑,夕青内心的一点点不安心也没有了。
  “我姓叶,单名一个紫,职业:医生。”DO.叶重重强调了医生两个字,伸出手,“你好。”
  “你好,我是慕夕青,夕阳的夕,青色的青。”夕青握上DO.叶的手。
  “青涩的夕阳,慕小姐的父母一定是很浪漫的人。”DO.叶对着夕青灿烂一笑。“哪只脚扭到了?”
  “左脚。”夕青发现她真的很爱笑,连现在给她检查的时候都一直在微笑。在她身边的人也会不自觉的开心,不得不说这样的人真的很适合做医生。
  而另一边墨白正在与林泉和Sam开着视频会议,
  “Sam,明天开始我会离开公司一段时间,所以明天我会将公司所有的事务都交给你。但这件事不要让其他人知道。”墨白对着电脑说出这一番话,语音未尽,而另一边Sam已经炸毛了。
  “什么嘛?墨墨你怎么可以这样,我都没有任何准备啊!”Sam挠着他乱糟糟的头发,明显一副刚从床上起来的样子。孩子气的脸上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Sam你别急,我有我的打算,你是公司的总经理,我不在,公司当然应该你做主。”墨白一副轻松的样子。
  “啊,墨墨,~~~~~”Sam还在那边发疯,墨白直接屏蔽了和他的对话。
  “墨,为什么安排他来替你执事?你明明知道他不行的。”林泉两手交握在胸前,虽然也是刚刚从床上被叫起,但明显的,整齐精神很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