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情人的自我修养 作者:晓暴

字体:[ ]

 
 
文案
 
似乎很有道理又萌哒哒的文案:
爱情是什么?对司向颜来说,这个很多人渴望并想要得到的感情于她而言却是一文不值。这个世界什么都是虚假的,唯有权势才可以让她觉得安心。只是,当那个虽然顶着翁凛燃这种听来十分正气的名字,外表却如狐般奇媚的女人闯入她的世界,死皮赖脸要当她的恋人,潜入她的房间偷她东西,司向颜想,这世上除了女人和男人,是不是该多一个性别,翁凛燃?
 
喜欢她香喷喷的味道,喜欢她淡漠的小眼神,喜欢她看似冷艳高贵的气质,更喜欢她对自己不屑一顾的嘲讽式微笑。司向颜的一切都让翁凛燃着迷,明知有毒却还是想要靠近,占有。金钱?权利?脸皮?统统去见鬼,她就是要成为司向颜的女人,对她好,为她付出所有的一切,好情人的自我修养第一条,自家的颜颜永远是对的!以下数条,同上… 
 
当然,除了没羞没躁的主cp,还有没脸没皮的副cp!
 
第一次遇到小渝,钟槿澜只觉得这是个又瘦又小的可怜娃。虽然五官还没长开,那脏兮兮的小脸倒也还勉强看的出是个小美人胚子,当做打发时间的宠物应该是再合适不过。况且,多个人伺候自己似乎也是不错的吧?然而,不知哪一天开始,言听计从的小不点突然变成了沉默寡言的高冷少女!她再也不给自己洗衣服做饭!在自己风流一夜回来之后给自己按摩!在自己醉醺醺的时候喂她一杯蜂蜜水!最重要的是这个狼子野心的小崽子此时为什么会如此强势对自己?到底是誰造的孽?!
 
钟槿澜:小渝渝,来给我倒杯水~
钟槿渝:哦。
钟槿澜:你别碰我!我要喝水!
钟槿渝:呵… 
 
这文一直yy了好久,现在忍不住,终于是发出来了,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前期不虐,后期不好说…结局he,中途必然虐~相爱相杀不来一发肿么对得起观众呢?
 
内容标签:强强 虐恋情深 爱情战争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翁凛燃.司向颜. ┃ 配角:钟槿澜.渝 ┃ 其它:卖萌小清新
 
==================
 
☆、第1章
 
    头很疼,眼前也很晕,这是钟槿澜起床之后的第一个感觉。身体无力的很,就好像和人“奋战”了整晚那般,腰酸背痛。扭了扭肩膀,看向旁边空了的水杯,莫名的有种失落感,不过这种感觉很快便被钟槿澜彻底忘了去。
    “钟槿渝…小渝渝,妈妈贴心的小棉袄。”深吸一口气,钟槿澜扯着嗓子开始高喊,没过多久,房间的门被推开,一名身材高挑的少女站在门口,安静而沉默的看着全身□□,用双腿夹着棉被的钟槿澜。“闺女,给妈倒杯水。”见自己喊的人终于过来,钟槿澜开心的笑着,完全不在意自己的身体被看了去。作为女人,她对自己的身材有绝对的自信。只是…
    小家伙刚才的表情真无趣,就算是母女,难道看到自己这么诱人的样子都不激动一下吗?
    “给。”过了一会,钟槿渝端着水杯走回来,张口吐出一个字,把热水放在桌上。
    “唔,闺女真是越大越不贴心了,说好的蜂蜜水呢?”钟槿澜嫌弃的看着那杯热水,眼神带着几分不满和忧郁。不过埋怨归埋怨,她还是美滋滋的把水接过来,毫不在意的翘起腿喝着。那女性的部位暴露在阳光下,钟槿渝微眯起双眸瞄了几眼,便急忙转身走出了房间。
    “啧,我话没说完就走了,没礼貌的小家伙。”见钟槿渝一转眼就没了影子,钟槿澜拿出放在枕头下的手机,拨通电话薄里仅存的唯一一个号码。电话响的时间很久,对方应该并不空闲。一次没有接通,钟槿澜不气馁的再打过去,响了几声之后,那人终是接了起来。
    “有事?”轻缓而单薄的声音传来,没有问候而是直达重点。钟槿澜早就习惯了这种对话方式,倒也符合对方的性格。
    “司大小姐在干嘛?什么时候有空出来?”
    复古的木制钟摆哒哒的响动,虎皮的沙发周围站着一排身着黑色西装的保镖,而沙发上面则坐着一男一女。男人有着干净利落的短发,白皙的脸颊,穿着同为白色的西装。他安静的坐在那里,有些拘谨的拿着手机放在女人耳侧。而女人则是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沉默的涂着黑色的指甲油。
    女人的侧脸很美,深咖啡色的长卷发垂落在她的肩膀和后背上,偶尔散下来,女人会侧头将其撩上去,露出精致的整张容颜。纤细的柳眉,狭长而深邃的凤眼。她的眼窝很深,将瞳孔显得格外深邃,其中仿佛藏着许多话语。琥珀色的眸子带着犹如猛兽一样的狂傲之气,却收放自如,随时可以隐匿于无形。
    许是保持同个姿势有些累了,她向后靠了靠,将腿翘起,黑色的紧身连体衣更加凸显她完美精致的身材,修长的大腿被皮裤包裹着,将其显得愈发纤细。听到钟槿澜的问题,司向颜停下涂指甲的手,思索片刻才缓缓开口。
    “等我打给你。”简短的五个字结束,司向颜将头挪开,旁边的男人识趣的关掉电话。而后,整个房间又恢复到之前的安静,没人再说话。
    “向颜,时间不早了,我们去休息吧。”过了许久,像是终于忍不住那般,男人开口说着。然而,他等到的就只是一如往常的沉默。司向颜依旧自顾自的涂着指甲,纤细修长的手指犹如白瓷玉器,美得让人想要握住去欣赏。
    “听说你这次立了大功,想要什么奖励?”司向颜没理男人的话,倒是说了另一件事。这时,在房间里站了许久的翁凛燃松了口气,这才抬起头仔细打量着司向颜。虽然以前就听过她的名号,也看了几百次这人的照片,只不过,真人倒是比那些固定的画面要好看一百倍。揉了揉黑色的中分长发,褐色的双眸始终凝聚在司向颜身上。翁凛燃勾起唇角,忽然走上前几步,站到司向颜的身前。
    “老大既然要给奖励,应该什么都可以吧。我不要钱,也不要地盘,我想…当你的情妇。”翁凛燃的话音落地,屋子里是比之前还要沉默的安静,司向颜的身子微微一僵,很快又恢复过来,拿着指甲油把最后的尾指涂完。
    就在这时,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站起来,不满的瞪着翁凛燃,那副模样就好像很不得要把她吃掉一样。“你是谁手下的人?敢在这里胡乱说话。向颜,这种人还给她什么奖励,直接让她收拾东西滚蛋!”男人叫做沉落,是目前司家大小姐承认的男友,只不过,这身份怕是坚持不了多少天。
    “坐下。”就在沉落激动之时,一直没开口的司向颜忽然出声。听到她格外低沉的声音,沉落心知她可能不太高兴,当下也不敢说什么,急忙坐回到沙发上。终于把最后一个指甲涂好,司向颜把指甲油收起来,又检查了自己干净的双手,这才抬起头去打量翁凛燃。
    她个子不低,和175的自己差不多高。穿着性感的黑色短裙,那领口很低,不用仔细去看,几乎是随便一瞄便能看到其中深邃的沟壑。双腿修长笔直,腰细胸大。那张脸在美艳之中带着几分勾人,双眸带着笑容与自己对视,单薄的粉唇向上翘着,是带着得逞和几分挑衅的笑容,完全没有触犯了自己逆鳞的觉悟。只这么看着,司向颜也跟着扬起唇角。
    “你刚刚说,你想要的奖励是什么?”
    “我要当你的情妇,既然你已经有了男朋友,我就只能抢这个位置了,不是吗?”翁凛燃笑着回道,双眸直落在司向颜涂着口红的唇瓣上。那色泽真的很诱人,像是落水的樱桃,又像是火红新鲜的血液,让她极其想要亲上去。就亲一口,碰那么一下,哪怕不把舌头伸进去,想必也是极其美味的。
    过分的自信就会变成自负,这是司向颜对翁凛燃的第一个定义。想要借自己上位的男女不少,但还没有谁敢这么直接的说出来。看了看已经干掉的指甲油,还有身边已经气急却还在忍耐的沉落,司向颜站起身,走到翁凛燃旁边。
    近距离看,这人的长相的确出众,就连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只是,如果对方觉得自己会被她这种女人引诱,那就大错特错了。
    “你…”见司向颜只是站在自己身边,不答应也不拒绝。翁凛燃吸了吸鼻子,有些贪婪而沉迷的闻着司向颜身上那股类似海水和薄荷混在一起的味道。淡香而不浓郁,怎么闻都不会让人觉得腻。如果能够舔遍这具身体的每一寸地方,应该就不会饿了吧?
    这么想着,翁凛燃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有感觉了,而司向颜偏偏在这个时候勾起她的脸颊,和她更加贴近。那深刻的味道萦绕在鼻尖,带着警告意味的琥珀色双眸像是久居皇位的王者,带着不怒自威的霸气,却又不失女性细致妖艳。司向颜越是靠近,翁凛燃就觉得身体越发的无力。腿间有些湿湿黏黏的物质流露出来,真真是羞耻极了。
    就在翁凛燃准备迎接司向颜的热吻时,对方却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越过她离开了房间。身体才产生的悸动瞬间消失全无,看着司向颜高挑的背影,翁凛燃微微皱起眉头。果然,自己喜欢的女人,就是这么难以捉摸呢。
    “向颜,刚刚那个女人真是奇葩,我明天就叫人把她弄走,绝不会让她再骚扰你。”跟在司向颜后面,沉落咬着牙说道。见距离司家别墅的大门越来越远,时间也很晚了,沉落想了想,忽然快步走过去抱住司向颜。“向颜,今晚让我留在这里,好不好?”沉落能感觉到自己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全身都在发抖,搂着司向颜的身体让她觉得恐慌,可这副冰凉的身体,却又让他,或是说让每个看到的人都为之着迷。
    “沉落,你越界了。”司向颜说着,推开沉落,朝着属于她自己的房间走去。后者显然不肯放弃,还想要前进,却被门口的保镖团团围住。
    “向颜,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你为什么还是不肯认同我?”沉落有些无力的站在门口,见司向颜停下步子,他无神的双眸又凝起一丝期盼。然而,等待他的却是更加无情的宣判。
    “你没错,只是不够资格。”
 
☆、第2章
 
比约定时间晚了半个小时,司向颜才不急不缓的从车上下来。保镖将她围在中间,引来门口不少人的侧目,她挥了挥手,止住要跟来的保镖,不需要多言,手下便知晓该怎么做,安静而沉默的站在酒吧周围,看似随意,却将出入口围了个水泄不通。
    世燃酒吧是司家旗下诸多酒吧之一,偶尔也会被司向颜作为和手下交涉的地点。而司家,便是这橦沪市黑道组织的龙头。司向颜的父母本都是黑手起家,两家门当户对,又有生意上的来往,便顺理成章的结合,从而有了司向颜。
    最开始,司父司母并不想让他们最疼爱的女儿走上这条打打杀杀没个安稳的道路,可随着司母被人迫害,司父也在她读大学时发生车祸身亡。当时的司家并不只有司向颜一个孩子,还有司父在外面与情人生下的儿子。为了不让司家的基业流入他人之手,亦是为了保护自己,司向颜便接管下了司家的所有生意,成为了如今的司老大。
    司家不像一般的黑道家族,他们涉黑,总会找个白道的身份作为掩饰。而司家却是一条路走到黑,全然的任性霸道。司家涉及军火和毒品两大灰色交易,警方日夜视司家为眼中钉,却奈何找不到一点证据,亦是因为司家的权势太大,牵涉太广,迟迟无法下手。外界人叹服司向颜的手段,逐渐不再叫她司小姐,也没再把她当成是初出茅庐的小丫头,而是真正的一家之主。
    “司大小姐,看看你手腕上的表,你可是又迟到了。”进入酒吧,坐到熟悉的位置上。司向颜才落座,身边的女人便抱了过来。她穿着淡咖色的毛衣,不停的用柔软之处挤压着自己的手臂。这份触感,如果没猜错的话,对方定然是真空上阵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