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同心+番外 作者:翎舞柒零

字体:[ ]


 
   《同心》作者:翎舞柒零【完结+番外】

    晋江2015.08.02完结

    文案

    狄秀是越秀萱的父亲为了自己的女儿而找来的全能保镖,可以保护越秀萱的安全,也可以照顾她的衣食住行,但万万没想到两人最后产生了化学反应。

    狄秀为了之前许下过的诺言,一直坚持着,无论怎么样都会回到越秀萱身边,只是误会会不会让两人相距越来越远?

    其实这就是一个忠犬和她的主人相爱的故事,完全没有相杀的内容哦,因为主人招招手,忠犬就摇着尾巴追过去了。

    她们从高中开始纠缠直到步入社会,如何看清自己内心。

    本文带些灰暗,也带些养成。

    你都点进来看了,不评论留爪怎么行?(摸刀

    不留评论,不收藏,无良作者悲愤之下会写成悲剧的QAQ

    对了,有什么想法意见欢迎留爪探讨~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狄秀,越秀萱 ┃ 配角:王梓,魏怡 ┃ 其它:百合

    本文转自晋江文学城,原文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407500

    第1章 那一年

    越秀萱一直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什么时候认识的狄秀,什么时候开始怕黑,什么时候开始害怕一个人呆着,也不明白家里人对她七岁之前的事情讳莫如深,甚至于家里没有她七岁前的任何照片,每次她好奇的问自己的父亲越昊时,总是被哥哥,管家或者是狄秀用各种理由搪塞过去。

    而越家的所有合作伙伴乃至于仇敌都知道,越昊,越家的现代家主,跨越S省黑白两道的霸主,最大的雷区就是越秀萱的七岁。

    因为在越秀萱七岁那年,发生过一件大事。

    七岁那年,越秀萱走出校门的下一刻,还没等司机发现就被人先一步的捂着嘴巴带走,因为是刻意的挡住她的身体,路边的司机并没有发觉。

    越秀萱惊恐的望着掳着自己人,只是半张脸隐藏在帽衫之下,能看到的只有下巴青色的胡茬,想要挣扎却被人粗暴的握住双手,低沉的声音带着威胁“不要乱动,不然就杀了你”,秀萱从没被人威胁过,被吓得手脚发软乖乖闭嘴,走过拐弯后被塞进了一辆破旧的面包车中。

    “这就是越昊的女儿?”下巴被人挑起,粗糙的手指摩擦着滑嫩的皮肤,“叔叔,叔叔你放了我吧”越秀萱紧张得动都不敢动,眼角都带着泪滴。

    “还真是漂亮呢,和你/妈妈一样”身边的男人无视她的求饶,用手摸了摸她的脑袋,“你/妈妈,真是个漂亮的人,秀萱,你长大也会是个美人哦,把她的眼睛蒙上”甚至连最后一句话都是微笑着说出的。

    “大哥,越昊会来吗?”坐在前座的手下转头望面色疲惫,胡子拉碴的男人,“她在生了秀萱之后就死了,越家也就只有一个女儿,怎么可能不来”小秀萱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本能的猜想是和自己有关的,更是往角落里缩了缩。

    不知过了多久,车停了下来,她被人揪着领子提起来,“爸爸,哥哥..快来救救我”她吓得尖叫起来,但似乎没人理会,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后被丢在地上。

    “小秀萱,不要害怕哦,叔叔是不会杀了你的”那个认识自己母亲的男人语气轻柔,如果秀萱现在看得到,甚至还能看到男人温柔的能滴水的眼神,“只是叔叔想要给你爸爸一个教训”

    蒙住眼睛的黑布和绳索先后被解开,越秀萱怯怯的望了望四周的环境,空旷什么也没有,场子中央只有一盏白炽灯,“小秀萱,有机会的话再见面”男人和其他看着凶神恶煞的叔叔退到了门口,男人接过枪打中了灯,然后冲着越秀萱挥手,大门被人合上,场中再无半点光亮。

    越秀萱刚开始还壮着胆子在里面摸索,窗户,所有能泄露光的地方都已经被木条灯封了起来,就算是通风口也严密的处理过,渐渐得秀萱发现这里面安静得可怕,甚至连滴水声都没有。

    “有人吗?有人能救救我吗?爸爸,哥哥,你们在哪里?”到后来,越秀萱只敢缩在身子紧紧地挨着墙壁,这样子才能给她安全感。

    没有光亮,没有声音,没有时间,越秀萱刚开始还能嘀咕念叨到后来整个人都迷糊起来。

    不知到了什么时刻,门口传来杂乱的声音,甚至还有某个熟悉的吼声,很熟悉但不知道是谁?越秀萱使劲的睁着好像有千金重的眼皮。

    大门被木条封死,越昊趁机环顾了整个房子,这里就像是一个不透光的密室,也隐隐有了不详的预感,果然,在破门在手电筒照光下发现了蜷缩在角落的越秀萱。

    “萱儿?”越昊将她搂进怀里时发觉她手脚冰凉,一张脸已经没了血色,胸口的起伏不仔细根本看不出来心疼不已,这怎么会变成这样?

    几天后,挂钟的指针指向了十二点,别墅里的所有人都显得非常紧张,“好黑,好黑”房间里又传出了尖叫,越昊三步并两步冲到房间里。

    “萱儿乖,萱儿没事了”越昊紧紧的搂着挣扎的秀萱,“不要杀我,不要杀我!”睡梦中的秀萱蹙紧眉头,大口喘气。额头上密集的汗珠,脸上的恐惧一览无余。

    “医生,医生!”一直在外面侯着的私人医生用小手电照了照秀萱的眼睛,“瞳孔有些涣散”说着从随身携带的箱子里拔/出一管针注入她的体内。

    越秀萱的挣扎越来越弱,最后重归平静,呼吸也平稳了下来,房间里的几人互相对视一眼,看出眼里的担忧。

    “小姐的精神情况不太好”医生面色凝重,“一个成年人即使处在绝对安静的情况下都不能挺过三天,小姐还这么小..”

    越昊深深的叹了口气,“我知道,那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

    “我可以催眠让小姐忘记这段记忆,只是小姐以后绝对不能收到刺/激,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医生深思片刻。

    “可以,什么时候进行催眠?”越昊担忧的望了眼秀萱所在的房间。

    “催眠是随时都可以的,只是老爷..”医生欲言又止,“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催眠之后的小姐会感觉到自己忘了些事情,这段回忆以及将来小姐的生活您得有所打算啊”

    “你的意思是..”越昊明白医生的意思,“柔儿生下萱儿就去世了,生前一直念叨着这一胎一定要是个女儿,告诉我要多宝贝多宝贝她,我怎么能..”

    “父亲,我觉得医生说得对,妹妹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您也看到了,自从救回来,睡觉都不敢关灯,夜夜噩梦”听到声响先后赶来的越天越晨相视一眼,最后还是由已经15岁的大哥越天开口了,

    “我觉得也是,要是苏医生真能除去萱儿的记忆,凭着我们越家的势力保着妹妹也没有问题吧?”越晨也应和道。“这次就是个意外”

    “我怎么能保证这种意外不会出现第二次呢?你们先去睡,明天还要上课呢”越昊也十分为难,孩子终究是会找大的,将来该如何解释。

    “哥,你说妹妹以后还能出来吗?”坐在前往学校的汽车中,越晨越想越不放心,望向一旁的越天,想要寻求主意。

    “父亲主要是不放心妹妹的安全,要是我们能解决这个问题,他也就不会反对”越天分析,“问题是,怎么样才能让父亲安下心来”

    汽车拐弯时,身后汽车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加速超车,司机反射性的向右打方向盘,却正好有个低着头,衣衫褴褛的人撞向这边,顾及后座两位少爷,司机也只能选着刹车,避开那个乞丐。

    “你不想活了啊”强制停下车的司机升起一股怒气,还没有人敢让越家停车让行的,摇下窗呵斥不问不顾想要过马路的乞丐。

    “你听不见吗?小小年纪寻死别来大道上啊,真晦气!!”司机忿忿不平的多嘟囔了几句,越天眼尖的发现过去的乞丐回头了,那眼神冷得快要冻结住一切,幸/运的越家司机还没有注意到,喋喋不休的叫嚣。

    “有点意思”一个主意袭上心头,越天嘴角上挑,“大哥怎么了?”越晨顺着越天的眼神望去,“等我查清背景,妹妹也许就能和我们一起去读书了”

    越天看着保姆送到妹妹房间里的晚饭几乎没有动过,鼓起勇气对越昊开口,“父亲,我有个主意”

    “什么?”越昊也收回眼底的担忧,“如果我们去找个同龄人让她陪在妹妹身边怎么样?”

    “哦?”“长大之后的妹妹一定不会愿意每天有着保/镖跟着自己,就像我和弟弟一样,但如果是从小陪着自己长大,应该就不会那么排斥了”越天说出自己的想法。

    “你的意思是,让一个小孩让她来保护萱儿?”越昊沉凝片刻嘴角泄露出笑意,“天儿,你这么说是因为心里有所人选了?”

    “前两天,我在上学的路上,司机差点撞到一个应该是和妹妹年纪相仿的小孩,虽然车子即将撞到,她的眼里也没有恐惧”越天回想那天小孩的模样,“然后我让管家去查了她的背景”

    “然后”越昊饶有兴趣的听着,“那小孩叫郁涵,六岁,父亲吸毒过量猝死,母亲不堪生活压力自杀,现在一个人居住,最重要的是她一个人活过了一年多”

    “一个人?六岁”越昊倒也产生了兴趣,“有点意思,父母五岁死了,靠什么活过一年”

    几天后,一个手下敲门进来,后面两人抓着一个小孩,“老大,这就是您要的人”

    郁涵被反手扭出,她冷冷地看着高坐着的越昊,那双琥珀色的眼眸像是毒蛇窥探着猎物般狠毒。

    “老狄,你看这小孩怎么样?”越昊望向一旁站着的管家,管家上前四处捏了捏郁涵的骨头,引得对方一阵挣扎。

    “挺不错的,而且身份很干净”管家重回越昊身边,“天儿的计划你觉得呢?”

    “小姐的确不能只躲在老爷您的羽翼后面”管家看向郁涵,“无牵无挂,挺好挺好”

    “你想要不要一个新的人生?”越昊心里有了主意睨视着郁涵。“我需要你为我护一个人,而我保你衣食无忧”

    “好”郁涵没犹豫多久,直视着越昊点头。

    “从此你姓狄,因为你比小姐晚一年出生,所以你父亲征求我同意之后,直接让你用了越秀萱的秀字”越昊满意的点点头,给出了新身份,“去把她处理干净,然后带她去见小姐”

    “女儿,跟我走吧”管家走到狄秀面前,两个手下已经放开了钳制的手,狄秀默默地望了眼管家,拉住了管家的手。

    “狄秀,把这人记到脑子里,这是你一辈子都要跟随的人”重新处理过,焕然一新的孩子漠然的望着躺在床上,呼吸平稳的越秀萱。

    越昊的手放在狄秀的脑袋上,“这个人我决不允许她受伤,不容许一根头发掉落,你知道吗?”身边的管家猛地一脚踹在狄秀的脚窝跪倒在床前,“记住,不能让她受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