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总裁复仇记GL 作者:请叫我低调君

字体:[ ]

 
文案:
    总裁大人心狠手辣,前世和唐曼相爱相杀。
重生后,总裁大人画风大变,却不知道小绵羊开了外挂。
简而言之,就是两个蛇精病前世互相折磨死了,重生后相亲相爱的故事。
只不过,这条相亲相爱的甜爽之路好像不是那么顺畅……
 
~~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曼,施奕 ┃ 配角:濮元思 ┃ 其它:GL
 
 
==================
 
  ☆、第1章 捉奸在床
 
“砰——”
    巨大的撞门声惊醒了唐曼。她脑袋昏昏沉沉,抬手揉了揉额角才睁开眼睛。然而眼前的一切都让她感觉如此不真实——
    麦森集团华中区行政总裁施奕,正一脸寒霜地站着。踹开门的大概是她身前那个一身黑西装的魁梧汉子,看模样是个保镖。
    不不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女人怎么会在这儿?还一脸要杀人的表情?
    唐曼有点懵。她只远远地见过施奕一次,是在本市一个政要的酒会上。第一眼看到施奕时,唐曼就浑身一震,好像被电击了一样。那天施奕身着湖蓝色曳地长裙,不盈一握的纤腰上系着黑色绸质飘带,浑身散发着深邃神秘的气息。乌发盘成髻挽起,露出光洁的额头。那双带着锐利的眸子此刻双瞳剪水,端地是眉目如画。她鼻子翘挺,唇色红润,微一仰头就露出白天鹅一样的优美玉颈,谈笑间风流万种。施奕体态风流,举手投足间却带着不容亵渎的高贵典雅,颔首微笑时却又让人如沐春风。唐曼竟然下意识地咽了口水,从没见过这么美还这么有气质的女人。
    那时唐曼就想,以后谁再夸自己漂亮,就让他看看施奕。看看什么才叫容貌气质绝杀的女人。
    然而此刻,唐曼却无暇顾及施奕的外貌了,因为施奕眸色凌厉,眼带寒霜,整个人自带数九寒天的冷空气,嗖嗖地让房间里温度骤降至零下。
    唐曼不由得哆嗦一下,伸手扯了扯被子。然后她惊恐地睁大眼睛。
    自己竟然不着寸缕!!!
    “小奕,这事儿是我不好。但你性冷淡,我是个正常男人,总有这方面的需求——”
    唐曼看向说话的男人——“濮总!”
    没错,这个男人是濮元思,麦森的执行总裁,真正的亚太区ceo。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施奕的老公。而且,他也不着寸缕的跟唐曼在同一张床上。
    濮元思看了她一眼。
    唐曼震惊的无以复加。唐曼这个人有个最大的优点,就是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能迅速冷静下来。但是她也有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抓不住最关键的点。比如此刻,唐曼迅速扫过施奕、濮元思,再想一下现在的情况,立刻冷静了下来。她深吸一口气,不急不缓地开口,“施总,请听我解释。”
    ·
    ·
    “你脑子里长得都是草吗?!!”陆鸢气的要抓狂,抓起枕头就往唐曼脑门上砸,“这种时候你不应该惊慌失措大喊强|奸喊救命吗!!你解释个鬼啊!你才是受害者啊!你……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
    唐曼把脸埋在枕头里,任由陆鸢死命的拽被子找枕头砸她。
    陆鸢是她的死党,现在是娱乐圈三线小明星,演过几部质量不咋地的片子,混个脸熟,有几个粉丝。人长得不俗,出了名的大眼美女。但有一点,脾气火爆。听唐曼说完事情的经过,陆鸢恨不得敲死这个脑子总不跟正常人在一条线上的死女人。
    “很明显是那个贱男人给你下了药,对你图谋不轨,你竟然还想着解释,唐曼你到底长没长脑子啊你!你气死我了!”
    唐曼认识濮元思,是因为她所在的公司跟麦森有合作。庆功宴上,没想到濮元思竟然出现了。这么大的超级boss,唐曼的老总怎么可能放过。唐曼呢,作为她们公司门面担当之一,自然无可推脱地被抓去了酒桌上。
    说起来,唐曼最讨厌男人提到她的脸。这是唐曼的死穴,一旦男人夸她漂亮,唐曼立刻就恶心得不行,不管对这个男人印象本来有多好,只要提到她长相,就会立刻被唐曼拉进黑名单。当然,唐曼也不是一开始就是这样的。其实她一直没觉得自己有多好看,只是总有人夸她。一般唐曼都把这些话当客套话。唐曼性子比较爽朗,属于外柔内刚那种,很好强。但令她苦恼地是,无论她做事多么努力,事情完成得多么漂亮,却永远没人关注到这一点。所有人说她都只会说,呀,你真漂亮。别人永远把她当个花瓶。甚至总有些无中生有的诽谤和非议,让唐曼憋屈的内伤。
    久而久之,再听到男人提到她的脸,唐曼就打心底厌恶。觉得男人怎么都这么肤浅,脸脸脸,就知道脸,能不能看点别的!所以她一直刻意弱化这一点,长相柔弱装扮却偏中性。
    白衬衫,黑色修身裤,马尾辫,斜刘海。干练又清爽,而且言行举止不扭捏。
    陆鸢经常说她,一个直女长成了娘t。主要是她腰细腿长胸略平,穿上衬衫稍微低低头胸就不太显。
    唐曼不服气,好歹是b呢!
    陆鸢就不屑的笑,唐曼看一眼她鼓鼓的丰满,顿时就说不出话来了。
    这会儿唐曼把自己埋在枕头里,闷声闷气地说,“说什么都晚了。”
    她那天其实只喝了一杯酒,按理说不可能醉的。而且公司那么多同事呢,就算醉了也不会出事啊。可就是那种情况下,竟然发生了意外。
    唐曼心里是有点感激施奕的,如果不是那天施奕及时赶到,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呢。可事情不妙就不妙在,唐曼那天说的话实在没有什么卵用。濮元思的话更是把事情越描越黑。看施奕那眼神,很明显是把她和濮元思当成了狗男女。唐曼恨死濮元思那个贱人了。
    陆鸢气恨地直跺脚,“我要杀了那个贱人。”
    “放着我来。我要把他大卸八块剁了喂狗!王八蛋!”唐曼咬牙切齿,可是没一会儿又蔫了,“亚太区ceo,摸都摸不着,怎么报仇嘛!”
    真是憋屈死了。
    “幸好我不在施奕的公司,不然估计施奕能把我生吞活剥了。”
    陆鸢气恨的磨牙,“告他!”
    “……”唐曼瞥她一眼,“一没证据,二没权势,告什么?”
    陆鸢眼里直冒寒光,“这笔账,我一定给你讨回来。”
    唐曼顿时感动得眼眶发热,抱住陆鸢不做声。
    陆鸢拍着她的背,温柔地安抚着。半天,等唐曼情绪缓下来,陆鸢说了句,“你虽然看起来是个娘t,可实在是太受了。”
    “那我以后多吃点。”唐曼还带着鼻音,瓮声瓮气地,“你是不是说了病句啊,怎么有点不通顺呢。还是娘t都很胖?”
    “噗……”看她眼眶通红,还不忘一本正经地纠正自己,陆鸢一下笑喷了。
    唐曼不明所以,眨着眼睛看陆鸢,不知道她在笑什么。还不时接过陆鸢手里的纸巾默默擦眼泪。
    这事儿她实在太憋屈了,内伤不已。吃了这么大一哑巴亏,还被施奕当成那种女人,唐曼不知道是内伤自己险些吃了大亏,还是内伤施奕那种厌恶愤恨的眼神。
    原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可唐曼没想到,第二天去上班就迎来了另一道晴天霹雳——
    麦森收购了唐曼所在的公司,而且接手公司的新老总就是麦森集团并无实权的行政总裁施奕!
 
  ☆、第2章 绝地反击
 
唐曼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辞职。
    虽然她本来就要升职了。可是相比升职,还是先保住小命重要。唐曼直觉这次收购和施奕接手公司,应该多少和自己有关。
    她始终忘不了施奕那个眼神,那才是厌恶和恨不得将她扒皮抽筋的感觉。
    虽然这件事上唐曼并不理亏,而且实质上她自己才是受害者。然而可惜的是,唐曼没有处理好。那天施奕拿起手机咔咔咔拍了n多照片,唐曼都没回过神,濮元思已经黑了脸。
    唐曼毫无防备,也没有半点证据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照片在施奕手上,唐曼即便这时候辩解,也只会被认为是狗急了跳墙,反咬一口。根本没人会相信她。这个哑巴亏,唐曼是吃定了。
    而濮元思呢?唐曼大约也猜得出来,施奕手上的照片成了濮元思的把柄。这个时候没人能站出来替唐曼说话。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唐曼打算去辞职。
    可她还没刚到人事处,就见人力资源总监兴奋地握住她的手,“小唐啊,你真幸运,新老总一来你就升任了总经理助理,和经理平级啊。”
    虽然她本来也是要升任经理的,但是总经理助理却是比经理还要吃香呢。毕竟佛祖身边好蹭香。所以公司里的人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不过倒是没人说闲话,毕竟新任老总施奕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已婚女人。要是换成个男人,只怕唐曼又要陷入恶意揣测和人民群众的口水里去了。
    然而唐曼怎么可能高兴得起来。她心里咯噔一下,不由道,“糟糕。”这摆明是冲着自己来的。
    “糟糕什么!这是喜事,大喜事!”人力总监说,“这可是上头指名道姓地要你呢,我就说小唐,噢,不不不,唐助理这么漂亮,一看就不会是一直做小员工的嘛!”
    “……”唐曼脸更黑了。做什么职位和长相有什么关系!她深吸一口气,正色道,“总监,我要辞职!”
    ·
    ·
    要是能这么轻易辞掉职位离开公司该多好。
    施奕的秘书拿着合同过来,“唐小姐,你跟公司签了两年的合约,如今才一年不到,要是辞职的话……这是违约金。”秘书amy指尖点了点那个六位数的数字,唐曼惊住了。什么时候还真算违约金了!!她又不是搞核心技术的,没签过保密协议,可这违约金完全是按照技术部来算的。唐曼正要说话,amy压低音量道,“施总让我特地嘱咐你,别不知好歹。”然后压着的合同下面就露出了一张照片,唐曼心里一紧,待看清时就松了口气,那不过是张风景照。
    可这其中的意思,唐曼也是懂了。看这情况,施奕是不可能放过她的。
    唐曼别无选择,只好收拾东西去了总经办。
    从此开始了暗无天日的职业生涯。
    说是助理,可她做的工作连勤杂工都不愿干。拖地擦窗户洗马桶还充当搬运工。如果只是干体力活那也没什么,可amy每天受命专注挑剔唐曼一百年,正常上班八小时,唐曼要加班到十个小时,还要动不动被amy尖着嗓子训斥,那训斥的声音整个总经办都能听到。
    尤其是,唐曼根本没见到施奕的影子。相比施奕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她唐曼却连个正式的位子都没有,只在总经办门口摆了一张办公桌,竟没个隔间甚至任何遮挡物。就只有孤零零一张小桌子,一个小凳子,前台都算不上。像个看门狗一样。风萧萧兮易水寒,唐曼每天上班都跟壮士断腕似的凄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