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在原点等你 作者:唐老七(上)

字体:[ ]

 
 
文案:
 
童年的陪伴,
童年的回忆,
多年后,你是否还会记得?
青春懵动,暧昧滋生,
多年后,此情是否依旧?
快快长大,长大后,你若不弃,我定许你多彩人生!
 
 
缘起缘灭;
缘深缘浅;
你若不离,我定不弃;
如若想飞,我便执手相送;
你追求想要的幸福,我诚心为你祈祷;
如果累了,倦了,轻轻转身,我在原点等你····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语诺|姚静姝 ┃ 配角:奈尔森|方文昊|陆羽明|韩琪 ┃ 其它:真爱经得起时间的打磨;执着受的起千山万水的阻碍;心中有你一切皆值得!
 
 
==============
第1章 姚静姝噩梦般的童年
星期五的傍晚总是孩子们最为撒欢儿的时候,因为第二天是双休日;没有家长催促着快吃饭快写作业的叫骂声;没有小伙伴们讨论着谁数学好谁作业写得快借来抄抄得呱噪声;有得只是孩子们玩了命得疯玩叫嚷。
“小七·····”
“小七·····”
“小七?~姚静姝,跑哪去了?赶紧从哪个石头缝里给老娘蹦出来,听见没有?”郑素芹站在家门口一次一次喊疯玩中得姚静姝无果后终于暴怒了。
郑素芹就纳了闷了当初孩儿她爹绞尽脑汁一宿没睡觉翻着字典给起个‘姚静姝’这么个名字,就是希望她能像一个美丽的小公主一样文文静静得长大。这孩子可倒好,整天跟着一帮臭小子们屁股后疯玩没一刻老实时候,真是白白辜负了她爹这份苦心啊,这么好听个名字硬按在她头上算是给毁了。郑素芹宁可叫这孩子得乳名‘小七’都不愿意再多叫她得大名来侮辱‘姚静姝’这么文雅的几个字。
“哎,哎,停,停停”小伙伴中个子最高的一个小男孩突然叫停了身边吵着要往上冲占领制高点得小伙伴们。转头推推身边的姚静姝说:“小七,好像是你妈在叫你。”
“啊,是吗?那好吧,我不玩了。”姚静姝放下手中姑且算做是‘战斗武器’得小树枝拍拍手往家的方向一溜烟儿得跑了。
“喂,老大,你们为什么都喊她‘小七’啊?她不是叫‘姚静姝’吗?”高个子男生身边一个小男孩看着跑没影的姚静姝问。高个子男生抬眼看看姚静姝消失的方向“她不喜欢我们喊她得大名,她说她是初七生得又刚好七斤家里人都叫她‘小七’让我们也那么喊。”说完高个子男生继续‘指挥战斗’。
“姚,静,姝····”姚静姝听见郑素芹一字一顿得调高嗓门喊着自己的名字脖子一缩,每次当老娘这么念自己得大名时都预示着老娘要濒临暴怒得边缘需得小心应付。
唉~~~随着郑素芹第N次的叹息声中终于看见姚静姝正低着脑袋一点一点得往自己面前挪。看看这灰头土脸得熊孩子,还真真是刚从石头缝里爬出来的样子哈!郑素芹狠狠瞪了姚静姝一眼“晚上,去你时姨家住。”说完转身回家,已经懒着再多说这野孩子一句了。
姚静姝听老娘的话后,瞬间变得不淡定了,“哎呀,妈,你怎么不早说呢?哎呀,快快,我得去换身干净的衣服。”姚静姝一把摘掉悬在头上的树叶,抖了抖身上的一身灰。“不行,不行,我还要洗洗。”姚静姝絮絮叨叨得呈跳跃式串到郑素芹的前面一头扎进家门。那速度,啧啧~~要是每件事姚静姝都能那么积极也不至于让郑素芹过早得愁出几丝银发啦。
小孩子间得友谊多半取决于长辈之间得关系网。郑素芹闺中密友有三人,从小一起长大婚后还时不时得腻乎在一起聚会,自然各自得小孩也就时常凑做一堆一起玩耍。
至于姚静姝不淡定的原因郑素芹心知肚明,这个从小天不怕地不怕的假小子,唯一能令她安静片刻的也就只有自己闺中好姐妹家的女儿安语诺了。说也奇怪了,按说小诺大姚静姝5岁根本就不屑跟这个小屁孩一起玩耍,偏偏小屁孩就喜欢跟在小诺身边诺姐姐长,诺姐姐短得叫。更为难得的是,这个猴子一样的小屁孩竟然知道在小诺面前扮乖,装可爱?这可令郑素芹两口子大跌眼镜,不过也乐得省心,难得能有一个让这猴崽子消停得人。
姚静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一听‘安语诺’的名字就莫名其妙得不淡定。她期待能经常跟安语诺见面又害怕见到安语诺。是人都知道安语诺聪明;文静;落落大方;懂事得人见人爱,花见花凋谢的小公主;只有姚静姝知道安语诺其实就是个以大欺小;小心眼又记仇得超级腹黑大魔头。偏偏这么讨厌的一个人在每一次欺负姚静姝到发誓再也不见安语诺之后的数周就又开始念叨她,缠着妈妈带自己去找安语诺,期待着下一次得见面。
太早的记忆姚静姝是想不起得,唯一有印象的就是自己在大概3岁左右的时候吧。第一眼看到安语诺就傻呵呵得盯着安语诺看了好久,然后就屁颠屁颠得跑到安语诺面前张开她短小的胳膊抱住安语诺,两手抓着安语诺漂亮得小裙子傻呵呵得叫姐姐。好吧,原谅姚静姝忘记了自己刚刚在玩橡皮泥弄得脏兮兮得小手。姚静姝没有看到安语诺在姚静姝抓着自己今天新穿得一身雪白的公主裙后微皱的小眉头,也就永远都不知道这个漂亮的大姐姐为什么从来都背着大人们‘虐待’自己的理由。
姚静姝很不想承认她当时真的只是被这个长着大大的眼睛,穿着好漂亮得裙子得大姐姐给吸引住得,而姚静姝的噩梦就此开始。
安语诺会在陪姚静姝玩过家家时,怂恿姚静姝拿着过家家玩的小碗去偷橱柜里的奶粉来吃(妈妈们是不允许小孩子偷吃太多甜食的。家里又都不富裕,干吃奶粉的行为等同于浪费加败家。)然后再状似很随意得领着姚静姝在家长们面前多晃了几圈。当姚静姝被老娘发现狠批一顿的时候,还适时地说上几句“看吧,我说这样是不对得你偏不听我话,挨说了吧。”当姚静姝委屈得想要为自己辩解时又刚巧被安语诺打断“那个,芹姨啊,是我没看好小静,你就别怪她了,我领她到院子里去玩。”说完牵着姚静姝得小手就往外走。看着是牵,实际那力道足以令姚静姝忍着因疼痛而在眼圈打转的眼泪闭嘴,乖乖跟安语诺走。郑素芹拉着自己的好姐妹时佩云眼露慈祥得看着两个小孩手牵手离开感慨道:“唉~云啊,看你家闺女咋教得那么懂事呢。真好的孩子。我家那熊孩子要是有小诺那么省心该多好啊。”姚静姝听着身后妈妈对拉着自己的这个施暴者得夸奖,眼底得泪水又多了一圈。
安语诺还会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挖出条毛毛虫强行放在姚静姝手上让她观摩,还恐吓自己‘不许哭,拿稳虫子,不许摔到可爱的小毛毛。’然后在家长们出现的时候,突然大叫一声哭着扑到大人们面前哭诉‘姚静姝故意拿虫子吓唬她。’姚静姝没有被手里得虫子吓到,反倒是被安语诺这突然得一嗓子给吓一跳。疑惑这个刚刚强迫自己跟她一起数虫子有几条腿得小诺姐姐怎么一下子又哭着说怕虫子了?不明所以得姚静姝还没理清头绪呢,就被大人们一通数落外加罚蹲墙角。诸如此类得事会随着两人年龄得增长而随之等级增强。
 
作者有话要说:
本人文化不高,学历没有,傻傻一个东北虎妞。全凭一腔爱好小说的热情横冲直撞。带着很多青涩,有很多不足,渴望得到大家的指导,渴望能够在这项爱好中获得更多的乐趣。谢谢!谢谢!谢谢啦!
 
   
 
 
 
第2章 姚静姝的反抗
姚静姝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漂亮姐姐总是主动找自己玩又经常欺负自己?当姚静姝准备珍爱生命远离安语诺的时候,又常常会被安语诺那安静看书的样子;望着某处发呆的神情;回眸微微一笑露出两颗漂亮得小酒窝的样子给吸引,令姚静姝瞬间忘记之前的种种,继续‘小诺姐姐,小诺姐姐···’的跟着安语诺屁股后任她戏耍。不过姚静姝也随着年龄得增长而顺带长一些脑子,也会总结一下自己过往得失败经验得出一些结论:只要装出一幅楚楚可怜得小模样似乎能令安语诺欺负自己欺负的不会那么厉害。偶尔还会安慰一下自己给自己分糖吃。但姚静姝发誓那也真的只是偶尔,少得姚静姝略显苦涩的童年中,只用那五根手指就能数的过来的难得一见的温柔。孩子的世界很单纯,似乎就只为安语诺难得的温柔姚静姝愿意去等,愿意任安语诺欺负,期待下一刻安语诺就能良心发现得对自己好那么一点儿。
姚静姝跟着自家老娘来到期待已久得时姨家。一进门,就看见安语诺扎着马尾辫,干净漂亮的小脸清晰的展露人前;穿着她一贯喜爱的白色系,棉质长款及臀小衫,配一条米色贴身打底裤膝盖上有一对抽象的小兔子造型的图案,脚上穿着同样是小兔子造型的棉拖鞋;
安语诺恭恭敬敬得喊了一声“芹姨好,静—姝来啦,快进屋。”热情得将两人迎进屋里。
姚静姝暗暗送安语诺一个大大的白眼,讨厌的安语诺,明明知道自己最讨厌被人家叫‘静姝’的,偏偏安语诺每次都把这两个字咬得特别重的叫自己,哼~坏人。
“哎,小诺真乖,好像又长高了呀,还是那么漂亮。”郑素芹笑呵呵得将安语诺搂进怀里抱抱。
姚静姝躲在郑素芹背后继续在心底默默鄙视这对儿母女的各种伪善行为。
屋子里郑素芹和时佩云的另一个闺蜜林秀锦领着她得小儿子已经早到了。平时各自都忙着自己的事业;家庭;其实真正在一起聚聚的时候很少。估计就是因为见得时候太少,间隔的时间又太长,才会让姚静姝那么不长记性得每次被安语诺作弄,又每次见到安语诺都那么开心。姚静姝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开心个什么劲儿啊?!
林秀锦的儿子任仁比姚静姝小2岁,大概每次安语诺和姚静姝都太专注于作弄和被作弄的过程,反到忽略了这个憨憨的小弟弟。
姚静姝越过眼前这对恩爱情深的伪母女先一步进到屋里向两个阿姨打招呼“时姨,锦姨,我们来啦。”
“哎,哎,来了,过来坐,快来。瞧你妈,就知道疼你小诺姐。”时佩云笑呵呵得向姚静姝招手。
“小七姐姐好。”任仁看向姚静姝,用稚气得小童音喊了一声继续闷头摆弄他手里的小玩意儿。
姚静姝笑着在经过任仁时,顺手摸了一下他光光的小脑袋算是打招呼了。接着走过去,坐到了林秀锦和时佩云中间。
林秀锦搂着姚静姝也是喜欢得不得了,看着姐妹们都是生个贴心小棉袄,就自己生了个赔钱得臭小蛋子,就越发得喜爱好姐妹们的漂亮可爱的女儿们了。
郑素芹牵着安语诺走到两个闺蜜跟前坐下“锦,你可不用那么疼爱着我家这野孩子,我家这女孩还赶不上你家任仁老实呢。”
“妈,我哪有?”姚静姝如今也10岁了好赖话她可是听得出。
“就是,就是,谁说俺们小静是野孩子呀。俺们这叫性格活泼对吧?小静。”时佩云楼了搂姚静姝笑着说。
“就是,就是。”林秀锦附和着。
姚静姝听着俩个姨对自己的评价立马挺胸抬头得看向郑素芹,那神情高傲得,就像个小公鸡。
安语诺看着姚静姝得样子眼中流露出温柔神情嘴角微翘。安语诺的脸刚好被郑素芹挡住,姚静姝也就错过了安语诺这难得一见的美丽风景。
热闹地吃过饭,大人们聊天,小孩子一起玩耍。已经15岁得安语诺不太会像小得时候一样跟小孩子们一起玩耍,多半也就是围在大人们身边听着她们聊天。姚静姝当然也自虐的选择跟在安语诺身边陪着她一起。可怜了任仁,从来聚会都是他最无聊的时候,明明有两个姐姐却没一个陪他玩。
“小云,你老公还没消息吗?”郑素芹问。
她们闺蜜几个聊着聊着,就不知怎么聊到了安语诺她爸爸身上。对安语诺的爸爸姚静姝是没有多大印象得。从有记忆以来就没见过这个人,只知道他常年在外地,具体在哪里,为什么从来都不回家?当时年幼得姚静姝是无从得知的。姚静姝只是发觉一直静静听着大人们聊天的安语诺大大的眼眸中,有一种类似忧伤得情绪一闪而过。姚静姝不喜欢看到安语诺这时候的样子,过分安静,安静得让姚静姝感到烦躁,可是她死都不敢去招惹安语诺。这么多年被安语诺欺压的姚静姝,不是没想过反抗,并且也无数次得实践过。可换来的永远都是安语诺早早得识破,然后再反被安语诺狠狠得‘报复’回来外加变本加厉的‘折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