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人,小姐有请GL 作者:南宫凡水

字体:[ ]

 
 
文案
电梯停电,她抱着快递一口气爬了三十层,回头晕晕乎乎,翻了两个滚嗝屁在豪华公寓楼道上。
再醒来莫名魂穿到荒郊野外,碰到个冷气逼人的家伙,让她摇身一变成了首辅家的千金。
闵蓉:那个谁,看在你救了本小姐一命的份上,就留下来吃个饭,过个夜吧。
那个谁:在下还有公务在身,恕不久留。
闵蓉:别啊,更深露重,春宵苦短的……
……
丫头:老爷夫人,小姐得相思病啦!!
 
 
简而言之,就是首辅家千金,无所不用其极倒追锦衣卫大触的感人故事。
 
PS:本文架空。因为作者君历史极差,虽然部分参照明朝,但扯淡成分居多,深究党勿入!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虐恋情深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闵蓉,叶斓 ┃ 配角:~ ┃ 其它:穿越,倒追,死缠烂打
  ☆、第一章
 
她好像躺在乡下外公的拖拉机上,田间的泥土地坑坑洼洼,车开起来不免颠簸,晃得她晕晕乎乎。尤其是后仰不断撞向栏杆的脖颈,几乎痛得要断掉一样。
    闵蓉一觉醒来,虽然眼睛还有点睁不开,但已然发觉事情有些不寻常。她明明还在工作,怎么会在乡下坐拖拉机?
    于是挣扎着想起身,寻着边上的靠背慢慢往上爬,直到爬到某一处,身下的‘拖拉机’微微一颤,停了下来。
    呼,可算是停了,再这么开下去,她肯定得吐不可。
    嗯?这拖拉机不对啊,软乎乎的,滑滑的,还有温度!闵蓉觉着自己是不是中邪了,摇了摇脑袋,又抬手狠狠地揉了揉眼睛,半晌之后试探着睁开一只来。
    入眼的场景郁郁葱葱都是草木,倒真像她小时经常玩耍的林子,不过终究不是同一个。她的脑袋渐渐恢复清明,这会儿努力一下,好歹是把另一只眼睛也睁了开,然而低头又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处境,一下子就把她惊得差点整个人弹飞出去。
    这哪是什么拖拉机啊,她根本就是被人抱在怀里走!刚才自己还往上爬了一段,于是造成了现在这么个情况——双手勾着对方的脖子,脸就蹭在人家的颈窝里,小手还不知趣的摸人家的脸……啧啧,瞧这脸长得,眼不斜嘴不歪的,岂一个美字了得?白白嫩嫩,摸起来不软不滑更有怪事。
    哎呀,仔细定睛一看还有大惊喜!美人一身古装版制服,头戴帽,腰佩剑,挺直的腰杆让人不忍掰弯,漂亮又精神,光看看就让人忍不住要吞口水!闵蓉发觉就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好想把她那严严实实的襟口撕开来看看,里面一定也很可口。
    “小姐,流涎了。”接着美人就发话了,低沉的嗓音比她看起来还要冷。
    翻译成白话就是:小婊砸,你流口水啦。反正闵蓉是这么理解的,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哪还有遇见人就叫人家‘小姐’的?
    这么想着就有点生气,抬手拿袖子撸了撸自己嘴角的银丝,而后恍然间又发现了一件事情,不由瞪大了眼睛。原来穿着古装的不仅仅是眼前这位冰山美人,她自己也是。只是与那干练的制服完全两个风格,她的是广袖长裙,粉透透的布料,尽管沾了尘土又破了几个洞,但依然飘飘的好像小仙女。
    这什么情况啊?!
    “我,我在哪啊?”她激动地说起话来都开始结巴,虽然迷恋美人的怀抱,但还是急躁躁的挣脱出来站在了地上。还好,除了后颈有点痛,身体其他部位一切正常。
    “北城郊,息宁寺。”
    闵蓉歪了歪头,满脸的无解,“那是什么地方?”她说着又四面看了看,还真给她隐隐看到一座庙宇,不过一瞧就是年久失修了,破败的不成样子。
    想到这里,闵蓉忽而整个人愣了一下。接着又不敢相信的狠狠揉了揉眼睛,再次向那远处的庙宇看去。
    天辣,明明隔着这么远,她为什么能看的那么清楚?她没带眼镜啊,隐形的也没带!
    “小姐?”瞧她这样,边上的美人似乎也看出了不对劲,不由疑惑出声。
    然而闵蓉的脑袋里早已乱成了八宝粥,她急的来回蹦跶就是想不明白,然后突然紧紧扯住美人的胳膊,“这到底是哪啊,我的眼睛啊,我的眼睛怎么了啊?!”她带着哭腔的叫喊骇的对方一头雾水。
    美人眉头一簇,“小姐的眼睛,看不清了?”
    闵蓉哭着摇头,“看的太清楚了啊!”好多年没感受过这么高的像素了,简直就跟梦一样。“你快告诉我这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啊?”
    “小姐对之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闵蓉低着头想了想,“记得啊,我当时正在送快递,但是电梯停电了,我就爬楼梯,爬了三十几层,把我累的!然后送完我就下楼梯,我就脚滑了,我就摔了,我……”
    闵蓉没再说下去,因为对方微凉的手这会已经落在了她的额头上。
    但很快她又回过神来后退一步避开,“你摸什么啊,我没发烧……诶,你是不是不信我说的啊,我没骗你,我骗你干嘛啊……”
    “……”传言首辅家千金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但刁蛮任性,脾性暴躁,如今她果然是见识到了。
    叶斓双手环胸,颔首静静的望着她。本意还想听听她能说出什么奇言怪谈来,却不料这女人却突然又折了回来杵到她跟前,然后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抓起她的一只手臂,冲着她的手就狠狠咬了下去。
    叶斓被她咬了个措手不及,瞬时吃痛的倒吸一口凉气。然而闵蓉咬下去的深度,让她甚至不敢立马把手抽回来,否则没准还能被扯掉一块皮肉。
    好一会儿,闵蓉才松开嘴。看着被自己咬得出了血的两排牙印,她有些疑惑的抬头看向脸色早已一片阴霾的叶斓,“疼不?”她提着胆子问道。
    再高深的忍耐性也不能受用,叶斓看着她,表面虽然还努力保持着平静,但隐隐变化的气息已经很清楚的表明:她现在很生气!
    多少年没人敢这么咬她,这女人仗着自己首辅千金的身份就敢这么戏弄于她,当真以为她不敢对她怎么样?
    因为闵惟正视这个宝贝女儿为掌上明珠,所以她一失踪,那老家伙便叫停了锦衣卫上上下下所有的事情,出来替她寻女,甚至把官威压倒了她叶斓头上。那股子气尚未有处发泄,现在寻到了人,竟然还要受这女子一番戏弄。叶斓当时就想,杀了这女人,回去复命就只说找到了尸体,闵惟正那老东西又能拿她怎么样?
    然而闵蓉过惯了现代简单的生活,实在不能达到古人暗下勾心斗角的境界,她不知叶斓心中所想,仍是一表天真,“看你面不改色的,难道不疼?所以我还在做梦咯?”肯定是这样,否则这情况也太离奇了。
    叶斓收回手背于身后,转身平复了一下心情,“天色不早,小姐如果再不走,就得赶不回去了。”方才所想,在心里爽一爽就算了,叶斓还不打算真杀了这女人。回去把人好好地交还给首辅府,也算是闵惟正欠了她一个人情。
    原想着既是做梦,那一切就不能太当真,吃这美人几口豆腐也算是赚了。但闵蓉还是不放心,所以以防万一的在自己的腿上也掐了一把。好家伙,疼得她眼泪一下子都飙了出来。
    “你等等!”抬眼瞧叶斓已经走了,闵蓉随后几步追上去,“我必须得告诉你,现在这个情况很复杂,你一定不相信……要不然你先告诉我,这是哪里,我问的是什么国家,还有什么年代。以及我叫什么名字,我是谁,你要带我到哪里去……”
    叶斓再次停下脚步,不得不说,看闵蓉着实紧张严肃的样子,还真叫她有点信了。
    闵蓉被她冷冷的眼神一扫,顿时就不敢再叽歪下去,“你当真不知?”叶斓凝眸问。
    闵蓉委屈的摇头,心想要真让她碰上穿越那种坑爹的事情,她到底该怎么坦然面对?“我……”她咬了咬,索性还是用起那好用的千年老梗,“我应该是失忆了,刚才你就当我胡言乱语,”她摸了摸后脑,“我头疼,大概记性有点错乱。”
    叶斓沉吟片刻,想来不管真假,能堵上这女人的聒噪便好。于是择其之重点而答之:“你是首辅大人的嫡女,名为闵蓉。”
    名还是她的名,但这首辅大人是什么鬼?
 
  ☆、第二章 (捉虫)
 
叶斓是习武之人,加上腿长腰直,走起路来都裙角带风,还习惯性的喜欢跨大步。其实闵蓉平日里忙着四处送快递,脚程比起常人来也一点不慢,就是乍穿上这麻烦的大长裙,相当的不适应,走几步就险要摔一次。最过分的是,前面那背对着她的家伙分明都听见了,却故作不知。
    所以急躁躁的追了几次叶斓的步调后,她终是忍无可忍,一气之下索性耍赖的坐下不走了。
    “小姐这是何故?”察觉到身后的尾巴没了动静,叶斓回身明知故问道。
    想想就算对方心里有数,但说起来还是丢人了些,闵蓉就揉了揉脚髁,理直气壮的装柔弱,“我脚疼。”
    叶斓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她正在揉弄得脚腕,但很快又避嫌似的将目光错开,不知信了没有。回头又看了看前面的路,“何时不疼?”
    这问题问的……“哎呀,这可不好说。”闵蓉也陪她演出一脸为难,而后忽然又冲她张了张手臂,“要不然,你继续抱着我走?”
    “多有不便。”哪知叶斓想也没想,嫌弃她似的一口拒绝。
    “哪里不便了,你刚才不就抱了?”
    叶斓一表严肃,“那时小姐昏迷,逼不得已。”
    “那你就当我还昏着不就行了?”
    “不行。”
    这人虽然一口一个小姐客气的叫她,但其实脾气大得很,根本没怎么把她放在眼里。闵蓉一开始还被她唬到了,不过瞧她也不敢真对自己怎么样,后来胆子才又大了起来。
    但为什么就不行呢?她抱着她看起来也不吃力,大不了她保证不趁机占她便宜还不成?只听说古人是想保守,常道男女授受不亲。可没听说女女也授受不亲啊。
    想到这又不由奇怪起来,现代流行中性美也就见怪不怪了。可这是古代,瞧叶斓这制服长靴的,俨然一副男子才有的装束,怎么看都有点像古代的官府中人。若不是肯定事有蹊跷,她一定会觉得这是在拍戏或者cosplay。
    不过现在闵蓉的脑子里把自己曾看过的古装剧都捯饬了一遍,才想着这女人该不会是什么冷面女捕头吧?特定奉她那什么首辅老爹之命来寻她。
    这么想就忍不住要确认一下,于是开口就问:“对了,你在哪上班啊?”
    “……?”
    呸!“呃,我的意思是,你在哪里当差?”
    叶斓狐疑的看着她,按理说她一身飞鱼服,怎可能有人不识?不过转念又一想,这女人脑子显然是出了点问题,可另当别论。
    “锦衣卫。”她答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