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步可求姒+番外 作者:c时光

字体:[ ]

 
 
文案
文案:
步为芷第一次见到姒锦,就知道这个女人是一个“狠角色”。出口就是民法刑法多少多少条,唬得人一愣一愣。
那天,也是步为芷第一次在口头上败下阵来,却输得心服口服。
甚至对这个有些严谨的大律师产生了兴趣。
和她唇枪舌战,看着她义正言辞的模样是步为芷的乐趣。
可是步为芷没想到的是,心却是在第一次见面时便已经沦陷。
 
如果说第一次相遇是偶然,第二次相遇是必然,那么第三次相遇便是命中注定。
那么我遇见的你,为什么会是哥哥的女朋友?
 
原名《步可求姒》被说名字冷门,现在这个……ORZ。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步为芷,姒锦 ┃ 配角:温严,温芯,林菱,木涵,其他 ┃ 其它:百合,gl,he
 
  ☆、第一章
 
  第一章
  五月初,天气晴朗,步为芷正趁着小长假和朋友在外面游玩,路过一家手工糕点店,想着正好母亲喜欢吃绿豆糕,于是进去想带几份回去。手工的东西本来就很受喜爱,店里生意也很好。她进门就扫了一眼货架,便发现绿豆糕竟然只剩了一盒,于是便伸手去拿,而与此同时,另一只手也同时伸了过来。步为芷动作一顿,视线顺着纤长细嫩的柔荑往上移。
  玉手的主人,长发一丝不苟地盘起,一身剪裁合宜的套装衬出窈窕身段、优雅气质,第一眼,便给人明媚自信的观感。玉手并没有收手的意思,似乎在等她让步,步为芷觉得有些莞尔。怎么,自己短发,穿得休闲了点,就把自己当“绅士”了?也就一瞬间想法的轮转,步为芷有了捉弄人的兴致。
  “我好像比你早一点哦?”步为芷嘻笑,露出了白白的牙齿,一脸灿烂,反正就差直接说不让步了。
  “我已经和店家说好价格,达成共识。”她道。
  步为芷顺着她的视线看向她身后,胖胖的店老板正尴尬陪笑,不知该怎么处理眼前的景况。
  “但是你还没付款,不是吗?”换句话说,交易未完成。步为芷可不是省油的灯。其实也并不是真的非买不可,也没有那个坚持,步为芷只是觉得有趣,便与她卯上了。事后回想,还真的觉得当时的自己真的很无聊。
  “根据民法xxx条明定:买卖者,谓当事人约定一方移转财产权于他方,他方支付价金之契约。当事人就标的物及其价金互相同意时,买卖契约即为成立。换句话说,我问了价格,老板同意,双方达成共识,要约与承诺相合,意思表示健全,买卖契约已然成立。”明眸淡扫了步为芷一眼,由错愣的她手中取来那盒绿豆糕,末了还再多捅上一刀——“别和一名律师争论物品归属/权的问题。”必败无疑!
  律师?那种能把黑拗成白、死说成活的黑心职业?虽然自己哥哥就是一个律师,步为芷也丝毫不觉得自己如此想有任何不对。败下阵的步为芷神情不见挫败,反而勾起了一丝兴味。“你一向这么强势,从不认输的吗?”好倔强的女人。不过有趣!
  强势?她只是知道自己要什么、追求什么,并且坚定执行,从不迟疑罢了。如果这叫强势,那她认了。“随你怎么说。”没气量的人,懒得和她说。之前误认为她是男的,觉得有失绅士,但她一开口,那绝对让人可以很清晰的听出她性别的声音,带有一些软糯和清脆,配上她因为发短而有些中性的面容,有些矛盾,又似乎无比和谐。
  姒锦付完钱,从老板手中接过来装好袋的绿豆糕,步履沉定地走出店门。
  这是她们的初识,她知道她是一名律师,并且个性刚强倔强。她们的初次交锋,姒锦大获全胜。不过也让步为芷有机会学了一条法律常识。最后,不欢而散。
  九月初的一个周末,在一个热得人都快要中暑的下午,身为体恤员工的好老板,步为芷出来打算给店里几个员工买杯冷饮,虽然在开了空调的室内是丝毫不觉得热的。正要拐弯,突然一道黑影晃过眼前,来不及反应的步为芷被撞得身子不稳,连退了好几步,这一撞,也撞翻了她提在手中刚买的冷饮。
  这是怎么回事?大马路上玩跑步比赛吗?还是在三四十度的高温里?脑残!
  等步为芷稳住身子,只来看到一道背影匆忙离去。拉回视线,却发现地上掉了一个皮夹。应该是刚才那个人掉的吧?跑的这么匆匆忙忙,东西都掉了。“喂,东西掉了。”步为芷张口喊人,可是对方也只是回瞥她一眼,便仓促地拐了个弯,跑了。
  怎么回事?东西掉了都不要啊……有这么赶?步为芷弯身拾起皮夹打量了下,女用皮夹?那又怎么会从刚才那个男人的身上掉出来?而且再怎么赶时间也不至于连捡回皮夹的空档都没有吧……一个模糊的臆测闪过脑海,翻开手里的皮夹,打算寻找相关的身分证明,来证实自己的想法。在步为芷要打开皮夹的一瞬间,一道身影在她面前停下。
  “皮夹还我!”声音里还有停不住的喘息。
  步为芷动作一顿。心里无力吐槽,真是个尴尬的场面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人赃俱获?缓缓抬头,当发现入眼是那张熟悉的脸容时,她唇角勾起浅笑,反而不急着解释了。“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皮夹是你的?”步为芷带着浅笑,出口的却是刁难。
  “里面有一张身分证,一张健保卡,名字是姒锦,出生年月日是1986年7月21日,身分证字号是……”接着很流畅地背出一串数字,紧接着说:“里面有张便条,写着`锦,晚上一起吃饭。`还有现金五百三十二块钱,五张一百,一张二十,一张十块,两个一元硬币,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步为芷傻眼。律师的记忆力都这么恐怖吗?
  核对了皮夹内的东西,确认无误,步为芷看着张透着亲密讯息的便条微微皱眉,可是出口的却是:“86年,原来你这么老啊……唔,还是巨蟹座,真不像。”说完还略显遗憾的摇摇头,一副惋惜的模样。
  怎样可以既有效又快速的挑拨一个女人呢?那就莫过于在年龄、身材、长相上挑衅了。很显然,步为芷相当谙于此道,并且成功将姒锦给惹毛了!
  “关你什么事!现在该轮到你解释,我被抢的皮夹为什么会在你手上?否则就等着法院见!”姒锦语气中都有掩饰不住的气愤。
  嗯?这是又要讨论物品所有权了吗?果然是当律师的,这就是职业病啊……“您老眼花吗?抢你皮夹的是我吗?我只是无辜的路人甲,他要是不是撞了我,早跑了,你还想追你的皮夹?做梦吧!我的东西都被撞翻了,都还没要你赔偿我的损失!你还诬陷我……” 步为芷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说到最后还刻意装作有些委屈,扁了扁嘴。
  其实吧,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大家解释清楚就好了,可是遇上她,步为芷就有些管不住自己,非要与她呛声,忍不住和她杠上。虽然事后回想她可能又觉得自己无聊透顶了……
  “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同伙,你就是接应他的,来不及跑就被我逮住了,我是失主,东西也在你手上,根据刑法xxx条,意图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抢夺他人之动产者,处……”姒锦出口继续是法律律条。
  “停!”这还没说完,便被步为芷打断。这真是狗咬吕洞宾啊……无辜,太无辜了!步为芷经不住感慨。“好,又搬法条是吧?”有了上回的经验,步为芷这次没有被唬得一愣一愣,从容不迫的拿出手机,拨号。“哥,在忙吗?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有人公然指控与事实不符的罪名,造成当事人名誉受损,你说该怎么办?”
  “根据刑法xxx条,公然侮辱人者,处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罚金。xxx条,意图散布于众,而指摘或传述足以毁损他人名誉之事者,为诽谤罪,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罚金。为芷,有人找你麻烦?需要我出面吗?”耳听着电话里哥哥背着法条,眼角余光看到眼前的女子嘴角无声蠕动,默念出一模一样的字句。这两个人,真是……真的很想让他们厮杀一下。步为芷恶意的想。但是想归想,嘴上却回应:“不用了,哥,我可以自己处理。”挂了电话,步为芷将皮夹隔空抛向姒锦。“物归原主,你所谓的侵占罪不成立,至于窃盗罪,也得拿出真凭实据来,否则……”淡哼,“我刚刚听到什么来着?刑法多少条来着?那是什么罪?”
  刑法xxx条,妨害名誉及信用罪。姒锦在心底重复。其实她早就相信步为芷的清白,只是有些不爽她的态度,不卯那一口气怎么也不舒坦。“了不起就赔偿你的损失而已!”道谢的话姒锦说不出口,翻开皮夹抽出一张百元钞塞进步为芷掌心。“不用找了。”接着转身,走人!
  看着掌心的纸钞,再瞥向那道走远的纤影,唇畔下自觉勾起淡淡笑意。这女人,真有个性。再次相遇,步为芷又多知道了关于她的事,她叫姒锦。
  二次交锋,她险胜。也再次上了一堂法律常识课,而场面依然不太欢乐。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第二章
  九月底,适逢农历八月十五,是大家都回家过中秋的日子。步为芷在离十字路口不远处,看到一辆银灰色小车,会注意到它也是因为自己的自行车正好停在它的后方。而已经绿灯了,这车却没有启动的意思。这是怎么回事?这车塞在这没法过去,步为芷只能耐心等旁边道的车开了,才顺着车流一起走了。经过那辆车的时候,从半开的车窗眇到了一张摊开的地图。不到二十分钟,就又遇见了那辆车。缓缓开着的车,半开的窗户,摊开的地图,只是这一次步为芷看到了车主半掩在地图后的白皙耳垂,银色的耳饰,和几根葱白玉指。俗话说得好,条条大路通罗马,走不同的路会碰到同一个人,其实也不用太意外。步为芷已经把母亲交代的月饼都已经送完了,这次准备回家了竟然再次见到了这辆车。所以,她还在迷路啊?步为芷不会说,她已经连车牌号码都背起来了!既有些想笑,又有些同情。如果自己不是从小在这长大,可能也是会迷路的。这次中秋回来和母亲一块过节,没想到还遇见这么有趣的事情。不过再这样下去,这天都黑了,她到时候可能更找不到路了……心想着反正月饼已经送完了,那就去做一回雷锋!步为芷把车骑到小车的车窗旁,伸手敲了敲玻璃。很快车窗降下。两人面对面的时候都愣了。
  “是你?”纤细的眉蹙起,因为之前两次不算愉快的经历,再次见到步为芷,姒锦本能的口气有些不太好,“有什么事?”
  啧,又是这女人……反正她不把自己当好人也不是第一次了,淡定淡定。自我说服完毕,步为芷开口问,“你要去哪里?”
  “不关你的事。”姒锦冷淡回到。
  “的确不关我的事,我只是想提醒你,这条路你已经走三遍了!”步为芷努力控制着快要脱口的笑意。
  “要你管,路本来就是给你走的。”看出步为芷眼里藏不住的笑意,姒锦口气更差。
  “如果看到有人鬼鬼祟祟,我作为一个本地市民肯定要注意她啦!”明明不是想这样说的,可是一见到她,步为芷就忍不住嘴,就想闹闹她。
  “谁鬼鬼祟祟了?我又不是你!”姒锦瞪她一眼,别开脸不打算再理她,手机正好响起来,她刹住车,接起电话。
  “喂?我快到了,你也刚到家,不用出来接我了……嗯……我找得到……好,待会见。”姒锦挂了电话,便瞥见窗外那张似笑非笑的脸。
  忍住笑,步为芷挑了挑眉,对姒锦说道:“你确定不要我管?”这里岔道口多,不熟悉的人很难绕出去。这句话步为芷没说。“你没发现你一直在这里绕嘛?”故意把口气放得有些怪异。步为芷还坏心眼的顿了顿,继续道:“通常这种情况叫`鬼打墙`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