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从别后 作者:十五月亮圆(上)

字体:[ ]

 
 
文案
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
专一,百合向,he.
 
内容标签:性别转换 宫廷侯爵 乔装改扮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源,云萱 ┃ 配角:赵清,赵济,肖婉,贾正威等 ┃ 其它:从别后,忆相逢。
 
 
  ☆、穿越非我想,来之则安之
 
  睁开眼,入眼便是黄花梨床顶,雨过天青色纱为帐,华贵不失清雅。赵源细细打量着自己周围,镂空的雕花木窗透过点点细碎的阳光,正洒在紫檀木书桌上,书桌后是大大的书架,上面的书?不好意思,大多是繁体,原谅赵源作为一个现代人,对繁体实在是无奈了。总之整个房间就是古朴有格调,赵源不禁默默的赞叹起房屋主人的品味。
  想来紫檀木黄花梨都能拿来做家具,这户人家也该是非富即贵的了!但是!等等!为什么我会在那么古色古香的房间!刚刚,刚刚我明明在睡觉来着!
  卧槽!不是真的那么狗血穿越了吧!想到这不由惊呼一声,再听这声音,赵源自己惊呆了,居然是童音!掀开被子看看自己小胳膊小腿,大概只有一两岁!我天!难道我一21世纪大好青年得再装嫩十几年?!
  更重要的是!我还没有向我女神表白啊!之前一直顾虑,怕女神接受不了,一直没敢说,从高中到大学毕业,暗恋7年,做了那么多年闺蜜!现在好了!直接穿越了!见面机会都没了!早知道还不如一不做二不休,表白了算了!赵源在心中默默的遗憾。
  外面的丫鬟听闻有动静慌忙围进来,一小丫头见床上人自己坐了起来,大叫一声“啊,小王爷醒了”,骤闻如此高分贝的声音,还未适应自己穿越事实的赵源表示,自己又要晕了。忽然见那么多人,赵源觉得自己又有些晕了。
  正准备说话,就见有个外罩淡黄色褙子,下着青色襦裙的四十来岁的妇人撩开门帘子走了进来,扫视一圈,眉峰微挑,本来慈和的面容瞬间凌厉起来,“在乱嚷嚷什么,打扰了小主子休息仔细你们的皮”,这时一个穿红绫袄背心的丫鬟上前,福了下身,回道:回刘嬷嬷,小主子刚刚醒了,梅香也是一时激动,还望嬷嬷原谅则个。”
  “小王爷醒了?你们不赶紧通报王妃还在这咋呼什么啊!老天保佑,总算是听到了王妃的诚心,小王爷福大命大,日后必有后福。”说着便往架子床这走来,看着赵源虽是一脸茫然,但脸色已恢复红润,想来没有大碍,又在心中将满天神佛感激了个遍,之后便急忙去告诉王妃这个好消息。
  此时的赵源依旧是一脸茫然,周围的丫鬟们自是殷勤准备膳食,倒茶给赵源压惊,不一会儿便听到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不一会儿一个身着香色长袍,身上并无珠翠,长相温婉的二十来岁的妇人走了尽力啊,虽然并无珠翠装扮依旧不阻碍妇人的华贵和气质,可能因为赵源的事过于担心而显得身体过于单薄,脸色也有些苍白。
  看见赵源看起来安然无恙地坐在那,很明显松了一口气,脚步也不再那么匆忙,缓缓来到赵源身边检查了下她的气色,确定无大碍后似是对赵源说,又似是在自己下定决心,“我的儿,以后母妃定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到你,一切危害到我儿的,母妃都当为你铲除!” 
  看赵源的样子似是还懵懵懂懂,考虑到孩子的年纪,便又嘱咐了丫鬟尽心之类的,又亲自照顾着赵源睡下,才又贵妇范的走了。
  等到赵源再睡一觉起来,觉得自己的思维稍微恢复了些,就开始捋自己的思路。“小王爷?”“我儿?”!!!!!!!!搞什么!!!掀开被子慢慢的去接触,卧槽!现在才发现!21世纪大好女青年穿成男的了?!要穿就算了,要穿成男的也算了,但是能不能不要让我带着记忆穿啊!这要我怎么去适应啊!
  过了几天,赵源已经慢慢的从开始的不适应、暴躁到如今的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了。没办法,既然不能回去也不能改变现实,自己也没有自杀一遍去试试能不能回去的勇气,就只能尽自己的能力在这里过得更好了!于是赵源也开始试着去接受现在的生活,首先就要了解自己所处的环境了。
  自己所处的朝代是□□,类似于穿越前国家历史中的唐朝,如今正是鼎盛时期,周边小国及海外国家无不拜服,只希望能够更好的与□□合作来促进本国发展,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一个万国来朝的国家。
  而自己呢,哦,穿来的自己的身份,是个世子,名字也叫赵源。便宜老爹是□□的景王,如今□□皇帝世宗的同胞弟弟,从小就唯皇帝老哥之命是从,更是在夺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挺自己老哥到底,同时给予了极大的帮助,所以在世宗登基后,在给诸多先帝皇子只封郡王,却给自己便宜老爹封了景亲王,世袭罔替,对于这时候的古代人来讲,真是无上的尊荣了。毕竟那些郡王,等他们的世子袭爵都得降等袭爵,等个几代这个爵位就没了,但是世袭罔替不一样,只要这个王朝还在,没犯什么大错,子孙后代的荣华富贵都是跑不了了的。
  说起来,对于原来的世界,除了还没有对女神表白,总的来说是没有什么遗憾了的,毕竟前世父母都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有了她之后就开始各玩各的,不怎么管她。 
  自己醒来后对自己自称母妃的是景王妃,是左丞相张显的嫡女,身份尊贵,外祖父张显科举出身,所以自己母妃的学问也是棒棒哒,进退有度,腹有诗书,与便宜老爹也算是相敬如宾了。虽然自己老爹依旧与其他身处高位的人一样,并没有对自己妻子一心一意,不过也没有偏宠小妾到无法无天,到让母妃的地位动摇的地步。
  自己刚醒过来时来的那个刘嬷嬷是母妃的陪嫁嬷嬷,一直对母妃忠心耿耿,这次赵源落水,险些丧命,她也是急出了不少白头发。那个惊叫的丫鬟叫礼画。说起来古人的生活还真是奢侈,即使是前世身为富二代的赵源也自叹弗如。王府共给他配了2个大丫鬟(红菱,素云),4个二等丫鬟(礼琴,礼棋,礼书,礼画),另4个小厮(执笔,研墨,白松,白杨),白松白杨是管家白叔的儿子。
  由于王妃担心赵源的身体,所以即使他醒过来了,也依旧免了赵源每日的请安,因此直至醒来一月后,赵源才有机会和王妃坐在一起共用早膳。
  王妃张氏看着赵源越来越红润的脸庞和越发懂礼的举止,心里感到安慰,幸好天不绝我儿,日后母妃定要保护你健康成长。说着便叮嘱赵源以后与李侧妃之类接触要小心,不可大意。
  果然古人都是早熟,小小年纪便已加入宅斗行列。不过听母妃的意思,前任落水绝非不小心滑倒那么简单,不过不管怎样,我赵源都一定要做那个胜利者!
  “母妃放心吧,以后源儿会照顾好自己,不再让母妃担心的。”顶着糯糯的童音,附和着母妃说到。张氏听此哪里还绷的住,赶紧拿着帕子止住眼泪,嘴里不停的念着我儿懂事了 。
  这时便宜老爹走了进来,“大清早的谁惹王妃生气了?本王可饶不了他。”说着还作出了要去拿人的架势。王妃见此嗔了景王一眼说道:“哪里就有人惹我了,源儿身体渐好,臣妾如今又见源儿比之前聪慧许多,喜极而泣罢了。”
  景王连忙给自己打哈哈,原来如此,本王还准备让白简捉人去呢。说话间还附带着几声尴尬的笑。说实话原本赵源对这个景王并无好感,原因就是觉得他小妾那么多,定是个好色之人,如今看起来竟不是自己想的那样,想来也是当代潮流如此,父王心中还是看重母妃的吧。
  自己一个走神,景王夫妻俩已经料到了赵源的启蒙问题上,张氏出身书香世家,自是提倡孩子越早启蒙越好的,而景王也是深深感受过早启蒙的重要性,毕竟宫斗中一个不注意就是能丢了命的,因此俩人一拍板,先带赵源在家认认基础的三字经之类,等赵源身体再养好点就去翰林院找个学士来为赵源正式上课。
  解决了自己孩子的一个大问题,王妃一天都是兴高采烈的,连带着王府的佣人们干活的热情也越来越高,毕竟主子心情好自己日子才能好过啊,想起几个月前世子落水,王妃令人彻查,整个景王符人人自危,就算世子落水与自己无关,但是也怕主子一个心情不好自己刚好又撞枪头上被发落啊。到了晚上,王妃又与赵源共用了晚膳,方送他回衍仁居,衍仁居就是赵源自己的小院,是仅此于王府正院荣露殿的,真是无处不在彰显世子的不一般。
  王妃回到正院,得知景王晚上歇在侧妃李氏处时也没什么大反应,毕竟她如今已有已是世子的嫡子,与景王成婚也不过是为了家族的荣耀,说起情啊爱的倒是可笑,更多的是与景王相互需要罢了,因此也谈不上吃醋。
  但看报信的丫鬟迟迟不走,且丫鬟脸色也不太好看,便顺着问了还有何事,当丫鬟回禀李氏向王爷吹枕边风,想让她的儿子赵潮跟着世子一同学习时饶是张氏从小养成的好素养,也忍不住顺手砸了个茶杯,看得报信之人心中一阵阵抽搐,果然皇家多奢靡,这可是今年官窑新晋上的细胎梅纹杯啊,在市上可是千金难求,王妃就这么砸了,怕是缺了一个那一套也不回再用了的,真是可惜。张氏如今心里想的却是李氏仗着比她先进门,且先生了儿子,一直对她不太尊重,在面儿上没什么大问题她也懒得计较,偏偏这几年她得了不该动的心思,想让她的儿子顶替源儿坐上世子之位。也不想想,先不论她的儿子哪里及得上源儿,就论身份,景王府继承人怎么可能是个庶子!再者,也幸好王爷没有答应,让庶子和嫡子一块儿上学,嫡子学的是什么,是继承家业,是保护家族,和庶子能学的一样吗!也亏得李氏敢说!上次害我儿落水的事如今见源儿无事,原想大事化小,如今李氏你可别怪我了!
  于是过了没多久,景王的暗卫查到世子落水真相,景王将自己关在书房一整天,没有人知道景王这一天做了什么,但是第二天景王从书房出来憔悴的不成样子,同时发落了李氏,将其关入王府常年无人居住的小院,无令不得外出。当初今上与景王为夺得胜利,与自己兄弟反目成仇是常有的,如今人已不在,自是怀念居多,因而尤其不愿见到子孙反目,李氏的这个做法真是踩到景王的雷区了。但是赵潮也不能无人管教,景王便将其记名在了另一位侧妃秦氏那,秦氏无子,只有一女赵汀,且为人喜静且善,想来会善待这个可怜的孩子的。王府如今是一正妃一侧妃若干侍妾,没人再敢挑衅王妃,王妃也乐得每日与赵源开蒙和调养身体,就等着找到合适的老师便正式上课了。
  景王经此一事也暂时没了寻花问柳的心思,只一心去给赵源找老师,最终找了在翰林院做了一辈子院士,如今已乞老的袁寿。袁寿也是一奇人,他在翰林院做了一辈子并非是没有升迁机会,而是爱好做学问,因而拒绝了好几次升迁,在翰林中有着极高的地位,同时为人正直,于为人处世极有见解,若能得他教导,对赵源定是有极大的好处。
  然袁寿如今只想含饴弄孙,并不想再介入这些事情,最终在景王放下王爷架子的百般磋磨下,答应让景王带赵源来让他看看资质再决定,若是达不到他的要求则是爱莫能助了。赵源前世便极爱钻研学问,常常一件事不钻研透不罢休,如今见到与她同样酷爱钻研的古人,自是欢喜非常,而袁寿也表示如今能静下心做学问且有天赋的人已不多,不是书呆子的就少之又少,见到赵源真是感慨自己收了个好苗子,若不是碍着景王在旁念叨规矩不可忘,俩人怕是早已结成了忘年交。自此赵源于读书上的见解越来越高,为人处世上也越来越熟练,而袁寿也时常因赵源的一些独到见解而大呼后生可畏,常常自己思考到废寝忘食。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文,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可以拍砖,但请勿恶言辱骂。
 
  ☆、与君初相识,犹似故人归
 
  赵源作为皇帝唯一胞弟的唯一嫡子,未来景王府的继承人,自然不可能日日只有读书,这不,世宗派来传旨太监宣景王夫妇带着世子进宫觐见了。
  主要还是为了见世子,毕竟景王这个胞弟作为自己的左膀右臂,每天上朝就能看得见了,世子就不一样了,这孩子出世的第二天自己和他爹就大获全胜,一举登基,所以一直把这孩子当做自己的福星来看,当年那个小小的一坨还真是惹人怜爱,前段时间一直想宣其进宫,却出了落水之事,只好等着孩子身体稍微养好点便迫不及待的宣召了。
  如今再看,当初的小肉团现在已经3岁,剑眉星目很有皇室人特有的俊美与精神,主人因紧张或是兴奋紧抿着嘴唇,反而为自身平添一丝坚韧,配上高耸的鼻梁和白里透红的脸蛋儿,真是让人爱到不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