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女主女配天生一对 作者:珏暖

字体:[ ]

 
 
文案
文章又名《并蒂莲开二人心》、《男主他是穿来的》、《男主弄死女配的艰难之路》、《掰弯女主三十六计》、《女主好像不是原装货》。
 白昼陷入沉睡,黑暗正在蔓延。
 一念之差,陷入深渊。
 《隰桑》
 隰桑有阿,其叶有难,既见君子,其乐如何。
 隰桑有阿,其叶有沃,既见君子,云何不乐。
 隰桑有阿,其叶有幽,既见君子,德音孔胶。
 心乎爱矣,遐不谓矣,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
一、正文不虐【其实很虐QAQ,番外什么的就说不准了。
二、温柔如水内心狠毒重生御姐X缺乏安全感内心凉薄架空萌妹子
三,伪姐妹文,有养成情节。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重生 女配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琬,宋瓷 ┃ 配角:杜炎 ┃ 其它:
 
 
  ☆、初见女主
 
  高高的落地窗上铺上了一件黑白相间的窗帘,透不出半点阳光。
  这是她来到这个未知的世界第三天了。宋琬死死盯着柜子上的日历,眸子里划过一丝迷惘。
  她因何而来?为何而来?
  宋琬吹下眼帘,吃吃地咳了两声。喉咙传来阵阵刺痛。艰难地伸手去尝试去触碰近在咫尺的水杯。指间接触到一丝冰凉,却没有丝毫力气去挪动分毫。
  手臂无力地滑落,砸在了床侧。手臂上刚结疤的伤口许是因为这一下,猛然开裂了。伤口传来的炽热感无时无刻地灼烧着她。
  眸中的脆弱顿时一扫而空,宋琬心中微微自嘲,她其实可以庆幸自己还有一张舒适的大床可以躺的。想到这里,她不由勾了勾唇角。耳畔隐隐传来屋外的笑语,这几日她尝试制造出各种噪音,却没有一个人来看望,屋外这些声音如千刀万刃,一下一下地划破她的肌肤,带来无与伦比的痛楚。
  她深吸一口气,却无法遏制心中漫然散开的不甘与愤怒。一朝梦醒,魂处异处。伤痕累累,病痛缠身。
  这三日来,第一日,有人为了四肢无力的她一碗粥后,为她注射了不知何物的药剂,让她更加瘫软无力。此后再不见来人!
  疲惫,渐渐涌来。她不甘地睁大眼睛,视线清晰了些许。不过片刻清醒,不过瞬间,眼前一片暗色。
  ······
  “我想回家。”
  “汝命已终。”
  “然汝血召吾来此,故汝涅槃重生。”
  “呵。”宋琬轻笑一声,“重生?既能重生,为何让我重生于此地!”
  “历史已定,汝命已终。”
  “我已经死了?”宋琬道,语气也带了些许嘲讽的味道。
  “汝于此地定享安乐,《异世男的绝世妻》,汝之世界。”
  “一派胡言!”宋琬道,四处张望起来,视线所触及之处,只是一片黑雾,荒凉且寂寥。
  “汝名,仍宋琬。”它又开口了,语气是那般的轻描淡写,也不顾此话在宋琬心中翻起的惊涛骇浪。
  宋琬一怔,随即嗤笑一声,“若我如你所言,毕享安乐,那不是颠覆了原书的历史,若不能,你岂不是欺骗于我?若能,你口中历史不过是一个借口!”
  “顽固不化,重生乃常人心中所想,汝何而拒之?”它倒是想不到宋琬会反驳,语气顿时带了些许怒意,“汝凭何而拒之,若非汝乃吾有缘人,此等机遇,汝安能求之?汝不过飞灰湮灭,失于尘世之间!”
  “汝自幼失恃失怙,无依无靠,汝之家何处?”
  “不若身处异世,倒为上上之选。”
  宋琬沉默了。她不知为何,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离开这里!离开这里!不要答应它,不要!”
  声音中的绝望,如跌落悬崖寻到一棵树支撑,却发现已是朽木。
  也不管不顾这时与平日的不同之处,她张了张口,几近哀求,“那换个世界,换个世界好吗?”
  “吾,无能为力。汝之羁绊在此甚多,无法割舍,吾可予汝一物,护汝平安。”
  “吾言至此,汝自保重。”
  声音戛然而止。黑色渐渐褪去,冰冷的白色在蔓延,宋琬死死压抑住内心的惊恐,忽然生出一丝冷意。
  为什么?为什么害怕?为什么?
  羁绊?是因为名字相同吗?自己为什么会有羁绊,在这里?那个人,说的是真是假?
  无数个疑问在脑海盘旋,却迟迟找不到半分答案。她不由皱起眉头,头痛欲裂。
  “抱歉,我来迟了。”耳畔响起一声温柔的叹息,带有些许担忧、些许难过一点点注入她的心田。
  冰冷的手轻轻抚上额头,慢慢地抚平紧锁的眉头。鼻间满满的陌生的味道,却意外的让她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绪沉淀下来。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宁感悄悄蔓延。她想睁开眼,看个究竟,却有一种无形的束缚将她包围。
  ······
  清晨的阳光有股说不出的柔和。
  轻轻地撒在面前这人的身上,莫名地有种飘渺的味道。
  宋琬睁开眼,面上有些迷惘。看着躺在她身边却泾渭分明的人,忽然反应过来。这是······宋瓷。
  眉若远山似有清愁笼罩微微颦起,散乱的头发如上好的丝绸。精致的五官找不出半点瑕疵,不愧是女主,当当样貌就看得出她的得天独厚。宋琬微挪视线,手臂上的鞭痕已经结上了疤,用指尖轻戳也没有半分痛感。
  她,这是昏迷几天了?
  也不细想,先前虚弱感已经一扫而空,必然过了许久。
  《异世男的绝世妻》,宋琬。
  心中默默念着这两个称谓。对于换个世界,对她而言,倒是没有半分排斥。正如那个人所说,“自幼失恃失怙,无依无靠。”
  没有家人,没有朋友,在哪里不是一样。几乎是一种潜意识的瞬间迸发,“离开”成了唯一的选择。想起昏迷前的对话,宋琬微微皱了眉,疑惑如巨浪拍上海上岩石。
  《异世男的绝世妻》是书友推荐的,作为一篇男主文,吸引她的不过是那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候选女主。讲述的不过是杜炎来到这个架空的世界,引得各种美女纷纷倾倒却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故事。而他那一瓢,便是宋瓷了。作为杜炎一见钟情的对象,宋瓷无疑是最出类拔萃的一个。而她的妹妹宋琬,心狠手辣,城府极深,多次下受陷害宋瓷,仅仅是因为她在童年受到伤害时得到了杜炎给予的温暖。最后爆出她和宋琬不是亲姐妹的丑闻让她所有的努力功亏一篑。最后饮枪自尽。
  最另人嘲讽的是杜炎同时爱上了宋瓷宋琬两个,在妖媚无格和出淤泥而不染之间不断徘徊。最后因为宋琬的死选择了后者。
  将思绪收回。电光火石之间,一个念头闪过。
  桌上的日历明明白白的1996年,清清楚楚的9月15日!这个时候,宋瓷宋琬根本不可能相遇。宋画带着八岁的宋瓷离开了宋家,留下宋琬待在宋家。因为宋父极度不喜前妻留下的这对姐妹,在舒轻的挑拨之下,更是对其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平日里还会有些争对的现象。这也是宋琬痛恨宋瓷的根源。
  这两个人根本不可能凑在一起。
  到底改变了什么?
  再次感受了一下身体,不适倒是有,可那种骨头里的疼痛却消失不见,可原著里宋琬却因此留下了病根·····
  难道是因为他的缘故?宋琬来不及多想,一声呼唤让她转过头去,“阿琬,我回来了。”宋瓷的眼底满满的复杂的情绪,连声音中带了失而复得的味道。
  她在透过自己看谁?
  宋琬只是瞬间边想到了这一点,但她心中却毫无愤怒之感,她轻轻低下头,“嗯,姐姐……不是和哥哥离开了吗,怎么回来了。”若是能利用宋瓷,她就可以离开这里,宋琬暗暗想道,到那个时候脱离剧情,轻而易举。
  “姐姐觉得还是带上阿琬一起走的好。”宋瓷微微一笑,明明是很温暖的笑容,却流露出庆幸以及失落。宋琬不露声色地皱了皱眉,心中不由生出了几分警惕。宋瓷好像与原著……不一样了。和自己一样,不是原装货吗?
  “亲,是原装货哦。”脑海里突兀地传来一句回答,宋琬一惊,面上不禁流露出些许难以置信。宋瓷见状,转头看向窗外,即使是侧脸,也完美得让人心颤“丢下阿琬自己离开,很抱歉。这次……不会再让阿琬一个人的。”她似乎很哀伤,像接受不了事实一样,起身匆匆理好衣裳。“我去端碗粥。”说罢,便离开了
  “你是他吗?”宋琬在心中询问道。
  “不是,”脑海中不知名的声音又响起了,“宿主可以向我提问一些有关本世界的问题,系统也会发布一些任务供宿主完成,并提供奖励。当宿主即将遇到危险时······”
  细细听完系统的话,宋琬道,“你可以知道我心中想什么?”
  “不可以,只有宿主心中想的有关该世界,或者呼唤该系统。系统才能听到。不过,宿主,您的任务,是脱离不了剧情的。”
  他,到底是谁?宋琬微微抿唇,虽有些失落,但是也不太在意,只是开始怀疑起了那个人。心中疑窦渐渐放大。
  ······
  换下睡衣,穿上衣服,过手肘的袖子巧妙的遮住了缠上纱布的伤口。过膝盖的裙摆也适宜地掩住了腿上的乌青。宋琬咽下口中最后的一口粥。她低头看着宋瓷。“别乱动,鞋子还没有穿好。”宋瓷抬起头来,“穿好鞋子我们就走,东西我已经收拾好了。”
  “嗯。”宋琬轻轻应道。她倒是没想到宋瓷这般善解人意,自己想离开宋家的心思半分没有流露出来,她便自己提出了。
  “系统发布任务:离开宋家。
  任务奖励:还原宿主原本的模样。”
  “走去哪?”宋琬问道。宋瓷一愣,嘴角浮现出一个若隐若现的梨涡,“离开宋家,我们去A市。”
  “怎么阿琬不愿意?”
  “没有不乐意。”宋琬连忙否定,她躲过宋瓷半蹲的身子,站了起来,浓密的睫毛微微翘起,如一把小刷子,上下摆动,她脸上满是兴奋,“我们快去和父亲说一声吧。万一,他不乐意怎么办?”说到后面,语气里带了几分担忧。
  “不乐意也要乐意。”宋瓷揉了揉宋琬的头发,“阿琬果然是个小孩子。”
  “姐姐只比我大一岁而已!”宋琬不由开口抗议道。宋瓷好像太过成熟了·····如果是重生的,不应该对宋琬那么好,系统说这是本人,那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错误······
  将疑问抛之脑后,宋琬笑逐颜开,与宋瓷搭起话来。
  “带走宋琬?不可能!”宋复怒不可遏,与宋画争论起来。“你要外人怎么看舒轻!她一嫁进来宋家孩子全部离开!你要让外面的人认为宋家不和吗!”
  “阿复先坐下,别那么激动。”舒轻面上流露出些许担忧以及尴尬。“小华,这次琬琬受了这么重的伤,我有一定的责任。还是让阿琬留下来吧,我会好好弥补她的。”
  “你有什么责任!”宋复皱起了眉,打断了她的话,“人是我打的,与你无关。宋琬目无尊长,顽劣不堪,我这个做父亲的执行家法怎么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