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霸道皇姐爱上我!(GL) 作者:墨染萧绯(上)

字体:[ ]

 
 
文案
 
 
元漓一直觉得元姝瞧着极是合胃口,奈何这丫头从来都不喜看她一眼。
所以,为了能饱腹,她决定亲自动手了!
 
元姝一直都害怕元漓,奈何这女人总喜欢瞅她。
直到她动手后,她才知道世界上最倒霉的事情发生了!
 
大概就是一个喜欢男票的软妹子被迫走上了受受的康庄大道……
 
万年受小姝的CP是小漓姐姐,大家来站好队~~嗨起来~
 
多年前原名《芙蓉玉》
被改前的名《陛下,妹妹不能吃!》
——自从改名后,我再也不能直视这文了(苦逼作者o(>﹏<)o)
 
 
内容标签:宫斗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爱情战争
 
搜索关键字:主角:元姝 ┃ 配角:元漓、元岚 ┃ 其它:木血缘!/爱你,便要得到你!
 
==================
 
☆、第1章 城破
 
今天下四分,强国势大以东祁为首,仅次于下便是南尧,中立为北郅,四国中兵力最弱还当属西钺。而四国中最富有的却也是西钺,无奈西钺帝荒淫无能,多年来不治朝政,宦臣掌权,国内早已民不聊生。其余三国早已虎视眈眈,摩拳擦掌准备出兵,想要一举拿下这块流油宝地。
    四国天历鼎安四十八年,隆冬。西钺国郝州城发起了兵变,四大藩王之首的定西王在封底自立为帝,改元“康”。一时之间,国内政事起了风云莫测的变化,其余三王纷纷效仿登位,不到数月却被康帝大军击败生擒。鼎安四十九年,康帝大军直逼西钺京都……扈城。
    同月,处于西钺旁侧的南尧国举兵来犯,破了镇怡关,三十万大军进入了西钺国境。同天,东祈国亦出兵五十万,大军直发距郝城百里的平山关,次日守关便溃不成军,东祈大军踏入了关城。随后,北郅国亦发兵前往。彼时,康帝与正帝正为京都之战而注目,无人顾暇来敌。
    待两帝之争已进入白热化时,其他三国大军也兵临扈城下。
    狼烟滚滚,火光冲天,残垣断壁,尸横遍野。这是宁妤睁开眼看见的第一画面,浓浓的血腥味冲击着她的嗅觉,再次感觉到阵阵晕眩。
    她感觉到自己这会正被人紧紧抱着,慢慢的移动着。恍惚间她看见了抱着她的人,是一个女人,衣裳华丽却有些破烂,美丽却又狼狈的女人。高高的发髻已经散落,青丝凌乱,白皙的脸上摸着黑色的烟灰。
    宁妤懵了,她虽然无法搞清现在,可脑海里还是冒出了不少的疑问……这是哪里?这个女人是谁?更重要的是……她为什么能抱着她!
    宁妤无法在短时间内弄清状况,因为抱着她的女人摔倒在了青石地上,依靠在墙壁上,她看见她凌乱的发下汗水滑下,嘴唇苍白。
    耳边传来只有在电视里才听过的混乱马蹄声,刀与剑的撞击混响中夹杂着人的尖叫,血腥味越来越浓。她害怕本能的缩进女人的怀里,紧紧的抓住了女人的衣服。女人似是感觉到了她的惊恐,也紧紧的搂住了她,哄着。
    “姣儿不怕,娘终于带你逃了出来,等见了……”
    女人的话没说完,从胸腔里发出了笑。宁妤从女人的脸上看见了凄凉与悲苦,那是她无法理解的情感。她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自称她妈,不对,是“娘”,她也不知她带着她,是从哪里逃出来了;也不知道,她到底要带着她去见谁。
    但是,她知道,这个女人是不会伤害她的。
    看了看自己的手,不知为何变成了婴儿那般大小,因为天气的原因,已经冻的有些僵硬发红了。算了,不想去追究什么了,压制住心底的无边恐惧,紧紧的抓住“娘”的衣服,等待着她的动作。
    天空不知何时飘起了雪花,女人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她呼吸着,从嘴里呼出的热气变的越来越稀薄。宁妤第一次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流失,女人动作有些僵硬了,从层层华服中掏出了一块精致透明的白玉,笨重的塞进了宁妤的衣裳中。
    “呵呵,娘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看着娘的姣儿长大,不能看着姣儿成人大婚……”
    无尽的遗憾中,一滴暖暖热热的东西低落在了宁妤的脸上,接着又低落了几滴。宁妤用手拭了拭,是红色的液体!抬起头看向女人,也不知什么时候起她的嘴角就流出了艳红的血,湿湿黏黏的感觉惊的宁妤哭了起来。泪珠滚落,换来女人的皱眉,女人纤细的五指捂住了她正咧着的嘴,让她只能发出微弱的声响。
    “不哭,姣儿不能哭啊。姣儿哭了就会有人来,他们会杀了娘和姣儿的。娘要姣儿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
    宁妤懵懵懂懂的看着女人,眼泪却还是不受控制的顺着脸庞滑落在她捂住她的五指上。
    远去的马蹄声又变得清晰了起来,女人的瞳孔开始放大了,捂着宁妤的手,有些松懈。神色迷茫中,慢慢的说着。
    “姣儿将来莫要如娘这般,一定要找一个爱你入骨的男子,纵使他身无分文,也要与他相携一生,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
    “切不能与皇室中人牵连上,他们只会让你遗恨终生……”
    “你爹便是如此,活着的时候不肯分开,就连死也不愿放开……”
    “待他来了,姣儿便随他去吧,忘了爹忘了娘,随他去……”
    很多年后的宁妤依然能清晰的记着女人说过的每一句话。那一日,女人还没有等到她口中的“他”,便闭上了眼睛。小巷子中,她们母女相偎。宁妤想大声哭,却又想起了女人的话而不能哭,小声的抽泣着。
    女人的话直至断气前,都在断断续续的说着话。宁妤不懂其中的含义,但她会永远记得那句——一定要找一个爱你入骨的男子,纵使他身无分文,也要与他相携一生,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
    迷迷糊糊的捂嘴哭着,她不想去想这是什么地方,也不想去想以后该怎么办,她只想哭。
    外边的马蹄声越来越的清晰了,突然听见有人大叫了一声“主上,此处有人!”接着就是一阵脚步声。然后,宁妤便看见有一队穿着如古代士兵铠甲的人出现在了小巷里,大约有五六人来人。为首的是一银甲,披着红袍的中年男人,手握长剑,满布风霜的英挺面庞带着丝丝杀气,一双斜眸威武十分,让的不敢直视。
    宁妤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踏进,吓得也不敢哭了。小手紧紧的抓住女人的衣服,咬着牙瑟瑟发抖。她猜,这人应该就是刚刚别人大喊的“主上”吧。又见他们个个持剑,从未见过这般阵仗的宁妤很怕下一秒,她也会如外面的那些死尸般。
    男人一扬长袍,在她们母女跟前蹲了下来,面无表情的向已经断气的女人伸出手。
    “哇哇……”
    突然被宁妤这一放声大叫,几个肃立的大男人都惊了下,因为女人死前便将小小的她放入了怀中用衣服层层裹住。这群男人一开始便只看一个女人靠那里,谁曾想到居然还有个孩子。
    男人伸向女人鼻翼的手迟疑了一秒后,瞬间改了方向,直接从女人怀中一把抓出了小小人儿。
    宁妤看见男人剑眉微皱,紧抿的薄唇分不出喜与怒。下一秒便感觉到喉头一阵发紧,无法呼吸。
    “主上!且慢!”
    宁妤感觉到掐着脖子的手松了松,趁机呼吸了几口气。眸子里浮起雾气,看向了刚刚的“救命恩人”。来人一身蓝白相间的大氅袍,头戴冠帽。眉宇间精明可见,带着书生气,三十来岁。
    被称为“主上”的男人,开口掷地有声的问道:“军师,何意?”
    那军师走进后,看了眼大掌中的宁妤,接着就对男人鞠了腰,道:“主上征战南北数十年,少居于王府,王妃至今已不能育嗣,何不留下这孩子呢?”
    男人看了看掌中裹着的宁妤,眯眼道:“女孩?”
    只见那军师一笑道:“女孩不是更好吗?能免去他人对主上的猜忌,日后又能留于王府中陪伴王妃,虽说以主上身份,寻后嗣之事简易的很,可东祁内到处布满那人的眼线,怕真要寻就难了。而今,如此大好机会两全其美之事何乐而不为之?”
    男人沉默了,倒是立于一旁的几人中,有人道:“军师所言甚是,主上几十年了带着我们兄弟驰骋沙场,至今都还未留嗣,实属憾事。咱们这些人身上杀气太重了,怕是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
    “主上就留下这孩子吧,属下看这孩子可能还未满月,也记不得事,待回国去交予王妃教养,日后也是一桩美事。”
    “对,这孩子尚小,饶是我们杀人杀惯了也有些不忍心啊……”
    “主上,请三思!”几人跪下。
    男人放在她脖子上的手慢慢的改为了抱,看来他是被说动了。
 
☆、第2章 平昭
 
果然——
    男人开了口,音色沉稳有力道:“好,即是如此,本王便听你们一言,即日起她便是本王的独女,至于名字,待大军安定后再取吧。”
    “恭喜主上喜获小郡主!”
    男人亦是笑了起来,声音过于宏厚,震的宁妤有些头晕。
    却又听闻立于一旁的军师道:“属下见此女之母衣裳华贵,必是西钺权贵妻女。今日之事切不可传出,幸主上离国只有数月,应立即传书回国让王妃假装有孕,待主上回国之日,便是王妃分娩之时。”
    男人点点头,认同道:“就依军师所言吧。”
    然后解下了绣着金丝龙纹的红袍将宁妤包住,低头尽量柔着声看着宁妤也不管她听不听得懂便道:“切不可出声,否则——”
    对于这戏剧性的转变,宁妤只能缩缩头,自动将那半句没说完的话理解为——否则就掐死你!
    不再也不敢出声。
    男人满意的笑了,抱着被裹成粽子一样的她带着众人离开了那条巷子。
    宁妤还未来得及看那个自称为她母亲的女人最后一眼,便被男人抱上骏马扬长而去了。她不知道在她走才半个小时后,一个风尘仆仆的男人出现在了小巷里,抱着死去的女人流泪不止……
    史册记载,天历鼎安四十九年,三国合力,西钺国灭!正帝*于寝宫之中,康帝最后服毒自杀。东祁国为此次战争的最大赢家,占了西钺五十六城的三十城,东祁帝龙心大悦大赏三军。
    恰带兵主帅正是其王弟——纮王元智,被御封为“护国亲王”。七月后,护国王妃于王府为亲王诞下一女,取名元姝,东祁帝御封“平昭郡主”。
    初冬,东祁的天空便洋洋洒洒的飘起了雪花,整座王城都被白雪覆盖了。天冷极了,可是大街上却站满了人,从城门一直到皇宫都站满了百姓和士兵。所有人都翘首以待的看向城门方向,等待着他们心目中的神话归来。
    天气虽冷,可是百姓却个个热情不减,纵使空中的雪花越来越多,他们的人群只增不减,就连士兵们个个都手持长戟站的挺拔不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