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霸道皇姐爱上我!(GL) 作者:墨染萧绯(下)

字体:[ ]

 
☆、第81章
 
元岚走了,留下元姝一人,带着自己的人便消声觅迹了。
    彼时元姝悠悠醒来时,除了沾着湿泪的软枕紧紧抱在怀中外,昨晚躺在身边相依相偎的人已经不见了,伸手摸摸身侧的空余,早已是一片冰凉。
    似乎,昨夜就只有她一人在这。
    “阿岚……”她有些不确定的唤了一声。
    昨夜的一切在脑中清晰如流水淌过,她还记得最后的那个吻,夹杂着泪水的咸涩,在两人间紧紧纠缠。下意识的摸了摸昨夜刺疼的后颈,猜着大概是元岚动了手脚。
    一夜而过,她的双腿已经能行动如常了,撩起长裤时,也不知是她的错觉还是如何,总觉着那一大块的红疹似乎淡了些。不过这些她都来不及用心去看,思起昨夜里元岚的不正常,她莫名的有些心慌慌。
    这么多年,即便是她到头来没看清楚元岚的心,可她的为人还是清楚些的。眼下是元漓登基的大好时机,自幼对皇位就无比执着的她,怎么可能放由元漓轻松上位呢?怕就只怕,元岚会去做傻事。
    多日不曾走出这扇房门,在推开厚重的雕花薄纱门时,刺眼的太阳光直耀的元姝睁不开眼。蹒跚的扶着门房晃了晃有些晕沉的头,腿间药性虽去了,可到底是大半月没走过路了,隐约间还有些发软。
    “有人吗?”
    深秋的温暖晨日,一切都静的出奇,唤了好几声都不曾得到回应,元姝心底的不祥预感开始蔓延了。待眼睛适应了些强光后,她就扶着柱子小心翼翼的往院子外走。
    “有没有人?”
    沉睡一夜的嗓音还带着几分醒不过来的迷蒙,试探中有些惊疑。元岚盘下这宅子时,就说了是大宅,深深庭院,曲水复廊。南方之地富庶重享乐,院子修的都是分分精致,小桥之下便是潺潺溪流,明明是一幅极美的难得景致,可元姝却没心思观赏了。
    这地方寂静的怪异。
    “元岚!元岚!”再也忍不住这死一般的沉寂,元姝站在了长长的走廊尽头就喊了起来,清声娇啭,却是又急又怕。
    ——死丫头,别忘了我……
    那是她昨夜沉睡前一刻听到的最后一声呢喃,有太多的无奈和不甘,化作了一只无形的大手,死死的揪住了元姝的心房。
    “元岚!你出来啊!你出来!”
    元姝在怕,尽管她对元岚没有所谓的爱情,可到底是存了多年的友情,昨夜虽触动不深,却还是叫她多了一分谅解。元岚也好,元漓也罢,都不过是斗不下心里那份执念。
    空无一人的大宅变的有些诡异了,任凭元姝怎么撕心裂肺的喊叫,都没能得到一丝回应。拖着似是灌了铁铅般移不动的双腿,再次回到那个囚禁她多时的房间,这一次,她真的自由了。
    沉了心,元姝才发现梳妆台案上静静的躺着一封信笺,旁边还放着一朵已经开过的金丝昙花。猜出这是元岚留下的东西,她不禁有些急迫,三五下就打开了信封,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纸来。
    ——昙花再美,终究只能一现,还未采摘时,它是最美不过,可是折断之后,它便会迅速枯萎了。姝儿若花,彼时绽开有我陪伴,幸矣。可当我真正要下手折断时,才知道自己还是舍不得,我不要看到姝儿枯落。所以,我选择离开,如果这样能换你开心也好。
    草草收尾的几个字写的异常缭乱,大抵是书信的人心已乱,字里行间忍不住苦涩。元姝知道,还有很多的话元岚不曾说,不过却也符合她那傲人的性子,不愿多唠叨被人看穿心思。
    拾起那朵萎靡不振的金丝昙花,元姝眸间氤氲的水雾再也噙不住了,一滴一滴的砸落在了不复鲜艳的乳白色花瓣上。
    ——我关不住你一辈子,也不能守着你一辈子,天亮后,所有的事情都会结束……
    原来,她所谓的结束就是这样离去?不,不会的,她始终还是觉得元岚在计划着什么,她为人是不会那么心甘情愿的。
    那么,元岚到底去了哪里?
    这些都成了无数的疑问,还不等元姝去一一解开,她的大麻烦就来了。
    元岚走了,除了在元姝的梳妆台上放下书信外,还有一个锦盒,里面放着一对凤凰的金臂钏,六翅半开,红宝石点的眼睛,异常华丽。除此之外,便是之前一路走来买下的东西,却独独少了元岚的那份。
    花了些时间换了一身衣裙,元姝还是郑重的找了一大块花布将两样东西打成包裹,有心的多放了几套衣物,私以为自己这是要单飞了,所以还多收了些不曾用过的首饰包好。
    说实话,没出这宅子之前,她还是有些小忐忑的。前一世她的生活轨迹都太普通平凡,富裕的家庭养成了娇惯死宅的性子,放假上学都是家里人接送,很少自己自己出门,才上高中就一命呜呼。到了这个世界,又是皇家郡主的待遇,自小连天都都少离开,身前身后都是大群的丫鬟侍人簇拥。
    这次出逃因为有元岚作陪,她才胆大潇洒了些,可是如今元岚走了,留下她孤身一人,莫说这个才十二岁的身子了,就是那张脸,只怕一出门就成了别人眼中的肥羊吧。而且,她还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身上又没现钱,所以迈动第一步的时候她就有些犹豫了。
    回天都?不行,元漓铁定不会放过她!去周游?不行,她没武功傍身,钱也不够!想来想去,她决定了一个好去处——骁府。骁府近南边,从广元府赶过去也就几日的功夫,包一辆车加速走,安全还是有保障的。到了那边,见着姨母也就跟到家一样了,趁机好好理理自己的心。
    既然元岚给了她机会自由,她就该好好把握住。
    可是,想象总是那般的美好,而事实,往往都是这般的残酷。
    觉着这是体验生活加考验自己的一次大好机会,她就是难得的信心满满,一根棍子挑着大红的碎花包袱晃晃悠悠,娇娇的小身板挺直,才走到大门口,就呆住了。
    “啪嗒”棍子掉了,包袱也散了,一颗浑圆的大珍珠从里面滚了出来,在高高的石阶上几个弹跳,最后落地又是一阵滚,终于在一双厚底麒麟云纹的宫靴旁不动了。
    阖场寂静,直到那人弯下腰身,从青石板地砖上捡起了大珍珠,再一步步行至元姝跟前时。元姝才蓦然回神,惊恐的后退了好几步,她发誓,若是能生出一对翅膀来,她早就拍拍飞了。
    “郡主,您的东西掉了。”
    还是那张熟悉的面瘫脸,躬身行礼奉上珍珠,一系列动作甚是毕恭毕敬,可是无形中夹带的寒意只有元姝能感觉到。实在是太冷太冷,到底是元漓跟前的第一人,气势就是不一样。
    “呵,哈哈!原来是林统领啊,在这里都能遇见,真的是好巧啊。”
    这话才说完,元姝就有想抽自己的冲动,瞧瞧下面站的乌泱泱的一队人马,显然是有备而来,谁又会和她碰巧呢。想起自己那会找人的时候好像有看到过后门,也不知道她这会溜脚跑走还来不来得及?
    林倪又是什么人,元姝眼珠子一转,她就看出来那丫头想什么了,一个闪身就挡在了入口处,挎着长剑的身姿高挑清冷绝了元姝的后路。
    “来时,主子就有令,说郡主到底是年幼,免不了孩子玩性,所以为防郡主顽皮,特许下官可动手制服,只要不伤及性命便可。”
    难得听到面瘫林倪一次性会说那么多话,元姝除了最初的害怕之外,此时不得不多了几分懊恼。这话确实是带了元漓的作风,不难听出她这次出逃是真的惹怒了那人,现在才抓到都可以随意处置了,那到时候见着她时,还不被扒了皮?
    想到这,元姝就打了个冷颤,完全是一腔热火被无情扑灭后情形,冷遍了全身。
    早知道,她就该从后门走的……
    “郡主还是莫要想别的了,这地方已经统统被包围了,只等着您睡醒,就接您上路。”
    不愧是元漓教出来的人,绷着一张脸就将威胁人的话说的凶险至极。至此,元姝不得不多心了,元岚留下她,是不是早猜到这行人会到来?或者,根本就是她送了书信……
    “意思就是,我必须跟你回去了?”咬紧下唇,她还是有些不甘心。
    “下官来时,王爷王妃都曾叮嘱过,希望郡主能早日归家,这外面毕竟没有家里好。”
    家?元姝当然念那个家,如果今天来的人是程文孟,她早就巴巴赶上去了。可偏偏来的却是林倪,元漓对她的心思是日益见变态,元姝很清楚,这次若被带回天都,只怕是直接被打包进宫去虐吧?
    众目睽睽之下,她还没傻到杀出血路呢,在林倪的半强迫下,她是乖乖的上了早已备好的马车。这里回天都最快也要十几日,她就不信半道上找不到半点机会了。
 
☆、第82章
 
林倪都来了,元漓还会远吗?
    每每想及这个事实,元姝就无比渗的慌。偏偏,这一路上林倪把她看的极其死,无论做什么都会被人盯着,最可怜的是她跑路的包袱也被一并没收了,完全无视她郡主之尊。
    不过,盯的再死也还是有机会的。眼看没几天就要到天都了,可一行人赶至一个小县城时,突然下起了暴雨,躲避不及众人都被打湿了全身,着急忙慌就找地方去避雨。
    困在马车里差点要绝望的元姝陡然又燃起了一丝希望,别看林倪那人平时是面冷心硬,可对待下属还是很关怀的。特意包下了一家客栈,带了所有人去沐浴歇脚。
    大抵是受了元漓的命令,他们这一行人几日都是马不停蹄的赶路,很少有停歇的时候。今天也算是天公开眼,给元姝创造了机会。
    “大人,这雨来的大,估计一时半会也停不了,眼看天色已晚,不若今夜就歇在这里吧?”
    “也好,吩咐下去,里里外外检查一遍,各个要处守好。”
    元姝稳当当的坐在马车里,却是竖着耳朵听外面,林倪这个决定于她无疑是有益的。摸摸自己手臂上的玉镯子,还有小辫上绑着的玉铃铛,估摸着当了之后也能换好些钱来,不怕去不了骁府。
    下一秒,车门被拉了开,一股带着泥土郁气的寒风灌入,激的元姝就打了个寒战。如今越近天都,这深秋的冷就是越明显。
    “今夜宿下,里面已经备好了上房和热水,郡主下来随下官这就过去吧。”
    对于林倪这比深秋还冷的脸,元姝也适应了,拢了拢身上的披风,略带轻嘲的笑道:“我还以为林统领就打算把我扔这算了。”
    林倪这人油盐不进,这一路押着元姝,早就让人生郁了,抓到小把柄,元姝就会出出气。不过,也就是些小把戏罢了,林倪也不曾放在眼中。要说把元姝留在车上,还确实是林倪最初的打算,外边那么大的雨,她还不信元姝能从里面跳出来跑了。
    不过,到底还是她家主子心尖尖上的人,眼看就要到天都了,若是冻出个好歹来。回去后,她可不保证她家殿下会不会一怒之下活剐了她。
    “下官也只是奉命行事,还请郡主谅解。”
    “……”而奉的自然是她家主子的命,现在的元漓可不是元姝能得罪的。
    瞧着她半跪在车台上的膝盖已经被雨水打湿了,身上的蓑衣被风吹的都有些遮不住,一手稳住帽子还要挡着风。元姝还是忍不住心软了,索性戴上了披风的帽子后,就走了过去。
    外面是风大雨大,一把油纸伞根本就遮不住两人,瞧着马车离客栈门的几米距离,林倪便有了打算,抬头对元姝说了句:“让下官抱郡主过去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