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燎沉香+番外 作者:无瑕歌

字体:[ ]

 
 
文案
她是皇帝最疼爱的孙女儿,威震天下的战神霄王的独女,皇帝下旨允其承袭霄王王位,她既是郡主,又是世子,身份尊贵无比。
她是从小被遗弃的孤儿,被好心的穷大夫捡到收作义女,小时候上山采药被猛兽所伤毁了一只脚,义父死后独自四海为家,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普通一人。
霄王家的郡主,也是他们的世子扬言要找天下唯一能配得上她的人,不然宁愿孤独终老。谁能想到那位有才有貌有权有钱的女世子居然会看上一个一穷二白的跛脚小郎中?那穷郎中还是个女子!
皇帝不同意,霄王不同意,可凌慕清说了,她此生非莫凉一不嫁!你们不同意?好!她带她私奔!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乔装改扮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慕清,莫凉一 ┃ 配角:除了主角都是配角ORZ ┃ 其它:百合,gl,为卿倾情
 
 
  ☆、第一章
 
  凌国明昭二十三年,帝八子、护国大将军、霄亲王凌沛暄长女出生,为帝十九孙。霄王不慕名权,战功赫赫,为帝所喜,其女生不啼哭,帝抱之而笑,帝甚爱之,赐名慕清,封洛安郡主。
  后霄王连年出征,明昭二十七年与启国一战,身受重伤,膝下再无所出。帝心愧之,待郡主愈好,凡霄王出征,郡主必入宫,帝躬亲养。霄王征战十数年,凌国安定无虞,百官敬之,百姓奉之,民间传有战神之名。
  明昭四十年,霄王战东涯,斩匈奴首领,收东涯四郡入凌国领土,解边关百姓多年之苦,战神之名天下闻之。班师回朝之日,帝于城门亲迎,御旨封霄王郡主凌慕清为世子,布告天下。此举有破先例,群臣惊骇,帝意已决,凡有异议者,以违逆罪处之,群臣莫敢不从。
  是夜,霄王府里灯火通明。堂内太师椅上端坐着一个中年男子,他身穿青色长衫,看起来已过而立之年,剑眉星目,生的一副好模样,气质温文,看起来像个儒生,一点儿也不像威名震慑天下的战神。“找到了吗?”霄王凌沛暄看着跪在堂下的黑衣劲装男子,皱着眉头淡淡的开口。
  “回王爷,属下暂未见到世子,不过属下在醉生楼外看到了林深,还有淮安郡主的贴身女侍。”黑衣男子单膝跪在地上,气场冷冽,杀气十足,对凌沛暄的态度却颇为恭敬。凌沛暄闻言冷哼了一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简直胡闹!醉生楼?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能去那种地方!”
  黑衣男子微微抬起头,试探着问道:“王爷,要不要属下把世子带回来?”凌沛暄端起桌上的茶碗,啜了口茶水,沉吟了一会儿才道:“本王给她们收拾的烂摊子还少么?祁修,你去太子府给二哥通个信,让他把慕然带回去,到时候清儿自然会乖乖回来。”“是!”祁修叩首,领命起身去了。
  凌沛暄没有等太久,凌慕清果然带着林深偷偷摸摸的从后门进了王府。凌慕清弓着腰,正想借着夜色的掩盖偷偷溜回房间,忽然之间,一群拿着灯笼的侍卫从各个方向跑过来,把凌慕清围在了中间。凌慕清认命的低下头,看着地上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黑影,耷拉着脑袋叹了口气,“父王……”
  “你还知道回来啊?”凌沛暄背着手,在凌慕清面前站定。凌慕清畏畏缩缩的抬起头看他,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她身量并不低,眉眼之间与凌沛暄有些肖像,带着些英气,一身男装穿在身上,说不出的风流俊秀,只是这副软绵绵的模样,让人看起来不免觉得还是女儿姿态多些。
  凌慕清没敢说话,企图用无辜可怜的眼神让凌沛暄心软。凌沛暄哼了一声,看向人群外的林深,“去领二十板子。”林深行礼,转身即走,凌慕清忍不住捂住脸,林探还在床上躺着呢,又牵连了林深挨板子,王府里那些打手可真是往死里打的啊!
  “父王,二伯已经骂过慕然和我了,您就饶了我吧。”凌慕清眼泪都快挤出来了,凌沛暄看了她一眼,抬起手来,人群自动退开,凌慕清狐疑的看着凌沛暄,她的父王才不会那么好说话。果然,凌沛暄睨了她一眼,“跟我去书房。”凌沛暄转身走了,凌慕清深吸了一口气,磨磨唧唧的跟了上去。
  到了书房,凌沛暄摒退下人,书房内只剩下父女二人。凌沛暄坐在椅子上,长叹了一口气,“清儿啊清儿,你为何就不能听父王的话?你爱闹爱玩儿父王都可以不过问,可是你……唉!”凌慕清抬起头,收了怯弱的样子,不解的看着凌沛暄,“我与慕然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父王因何让我与她保持距离?”
  凌沛暄摇摇头,苦笑一声,“清儿啊,你如何能看不出来如今局势?前些日子奚王府的事你就忘了吗?而今父皇龙体每况愈下,太子心里急迫,又更加忌惮。这些年来凡有势利的皇子皆遭打压,若非凌国还需要我,我又全力支持太子,且我膝下只有你一个女儿,我霄王府如此得蒙圣宠,怎会至今无虞?”
  凌慕清缄口不语,凌沛暄起身,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柔下声音来,“我知你与慕然感情甚笃,我不在京时,太子也对你有诸多照料。可是清儿,他毕竟是太子,不单单是你的二伯。”凌慕清有些黯然,低头道:“我知二伯对我有所防备,只是不愿意把慕然也想成为了权位不顾亲情的人。”
  “皇家里哪得多纯粹的亲情?”凌沛暄怜爱的看着凌慕清,“慕然心地纯善,我也相信她决计无心害你,只是担心她被人利用,最终伤的还是我的清儿。你皇祖父待你虽好,心里却还是向着太子,你母亲走后,父王身边只余你一至亲,便是无论如何都要保全你。”凌慕清听他提到已逝的霄王妃,心里伤感,鼻尖有些发酸,“清儿知道了,日后定把父王教诲放在心上。”
  凌沛暄点点头,见她那样子也有些心软,“好了,清儿莫要难过,明日让林琛陪你出去走走,散散心,只是莫要再穿成这样子,去劳什子醉生楼了。我凌沛暄一世英明啊,都快被你败坏光了。”凌慕清有些心虚,挽起他的胳膊撒娇,“父王,人家只是听说今日醉生楼有什么花魁大赛,想去看看热闹嘛。”
  凌沛暄无奈的摇摇头,伸手在凌慕清额上点了一下,“你啊,都多大的姑娘了还那么贪玩儿,日后若是嫁了人,夫家可怎能忍受你?”凌慕清松开他的胳膊,双手捂住耳朵,“父王怎么又说这个,我不嫁人不嫁人!父王真是唠叨死了我要回去睡觉了父王也快些就寝吧!”凌慕清转身跑出了书房,留下一脸哭笑不得的凌沛暄,“这孩子……”
  莫凉一站在城门外,眯着眼睛抬起头,一只手撑在额上,看着城门匾额上偌大的京城二字发起了呆。自义父死后她便孤身一人四处流浪,她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人,吃过很多苦,一路颠沛流离,竟不知不觉走到了天子脚下。
  六月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莫凉一回过神,放下手,勾起一个浅笑来,眉目间有散不尽的温柔。“既然来了,就看看吧。”莫凉一捏紧了肩上的包袱带子,跛着左脚,慢慢的走进了城里。
  京城不是莫凉一见过最美的地方,却是最繁华的。她拖着不方便的左脚,深一下浅一下的走的很慢,彻底领略到了京城的热闹与繁华。不知走过了几条街,莫凉一忽然停下来,目光落在了跪在路旁的一个女孩儿身上。
  “各位好心人,我求求你们救救我爷爷,求求你们了。我给你们磕头,求你们发发善心,我爷爷快死了,呜呜呜……”一个看起来不过十多岁的小女孩跪在路旁一边哭一边哀求,旁边躺了个瑟瑟发抖的老人。围观的人有很多,却没有一个伸出援手。
  凌慕清正饶有兴趣的看着一个眉清目秀却左脚残疾的瘦弱少年的走姿,忽然见他停了脚步,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才发现了那个女孩儿。“林琛,她怎么了?”凌慕清偏头看向林琛,林琛扫了那女孩儿一眼,恭敬答道:“回世子,想是那老者犯了什么旧疾,吓到了孩子。”
  凌慕清了然的点点头,刚想让林琛去帮忙,却见那个跛脚少年已经略带匆忙的走到了女孩身边。他蹲下身子,捞起老者的手腕把了脉,冲着女孩儿说了什么,女孩儿把老者扶了起来,那跛脚少年解开肩上的包袱,拿出一个小包,摊开抽了根银针,毫不犹豫的插入了老者颈部。“会医术啊。”凌慕清呢喃了一声,少年又下了几根针,不多时,那老者已平复下来,不再抽搐。
  凌慕清颇有兴趣的走过去,莫凉一收了针,把包袱背好,冲着小女孩儿温和一笑,“别害怕,已经没事儿了,带着你爷爷回家吧。”女孩儿千恩万谢,然后一副怯弱的样子,“大哥哥,我没有钱给你……”莫凉一伸手,轻轻摸了摸女孩儿的头,“不用钱。”女孩儿眼眶一红,狠狠的点点头,“谢谢大哥哥!”
  莫凉一想了想,从钱袋里不多的碎银子中挑出了一块最大的,塞到小女孩儿手中,“你爷爷暂时还不会醒,你雇辆车,一定要在天黑前赶回家。”小女孩儿愣愣的,还没反应过来,莫凉一已经起身,一瘸一拐的走开了。
  “真是好人呐。”“我看是傻,救人就好了还给人钱,他看起来也不像个有钱的。”“你不救人就算了还说风凉话?”“难道你去救了?”“你……”莫凉一一走,围观的人纷纷议论起来,凌慕清看着她的背影,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
  凌慕清在莫凉一身后不远不近的跟着,看着她抬头看看客栈的招牌,又摸摸扁扁的钱袋,摇摇头,继续往前走,凌慕清忍不住在心里说了莫凉一一句傻,继续跟着她。林琛有些无语,低声道:“世子,天色不早了,咱们该回府了。”凌慕清看了他一眼,林琛缩缩头,再也不敢吭声,心里却在祈祷这位主子发发慈悲,不要让自己也像林深林探那样趴在床上受罪。                        
作者有话要说:  杀死所有BUG!biu!biu!biu!~
 
  ☆、第二章
 
  莫凉一漫无目的的一直走,不知不觉走到了一条河边,河边有石碑,刻了惜缘二字。莫凉一抬头看看天色,日薄西山,已近黄昏。“这位姑娘,你还要跟随在下到何时?”莫凉一回头,笑盈盈的看着不远处的凌慕清。她声音颇清越,只是不似寻常男子浑厚,看她样子也觉她年纪不大,凌慕清权当她是少年音色。
  这时光景,人们大都回去吃饭了,惜缘河边并未有他人。凌慕清走了过去,林琛跟在她身后。莫凉一略一颔首,“姑娘跟随在下多时,不知有何见教?”凌慕清瞧了她一会儿,眼睛一转,计上心来。“方才见公子搭救那老者,深觉公子医术高超,想请公子为我瞧一瞧身子,敢问公子大名?”
  莫凉一见凌慕清衣着华贵,气质也颇脱俗,她一双眼晶亮灵动,言行举止上却不失礼数,想来是富贵人家的女儿,定是缺不得名医相诊,且观她面色甚佳,一点儿也不像有所抱恙的。略一思量,便知她有意戏弄自己。莫凉一性格温和,亦知凌慕清并无恶意,只当她是大户人家小姐的玩乐心性,便也好脾气的随着她的意思。“在下姓莫,双名凉一。不过江湖郎中,担不起高超二字,敢问姑娘身子有何不适?”
  “莫公子,不如一诊。”凌慕清撩起袖子,露出细腻白皙的右手腕,丝毫不避讳的伸到莫凉一面前。莫凉一看了她一眼,将手指搭在她手腕上,专注号脉。林琛还在纠结这莫名其妙的男人居然敢摸自家世子的手腕,自己到底要不要给他个厉害瞧瞧,凌慕清目光已落在莫凉一手上。
  莫凉一手指纤长,莹润如玉,虽有些粗糙,但也不像寻常男子那般坚硬和骨骼突出,倒像是女人的手。这样想着,忍不住说出了口,“莫公子的手,倒不是男子那般,有些像女儿家呢。”莫凉一收回手,仍是笑意盈盈,“在下从未说过自己是男子。”
  不是男子,即是女子。凌慕清端瞧着她的眉眼,有些了然,世上哪有这般清秀无瑕的男子?这小郎中,自是女儿身无疑了。“只是行走江湖,男装更方便些罢了。”莫凉一稍作解释,又道:“从脉相上看,姑娘身体并无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