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魔鬼的小天使 作者:冬暄

字体:[ ]

 
 
文案
陈姿曼手拿着刀叉,脖子上掖着餐巾,舔了舔尖尖的牙齿,眼睛里闪着精光
陈心柔被逼缩角落里:表姐,表妹不能吃!
……
嗯?咦?做梦而已啦,可脖子上痒痒的是怎么回事?
陈心柔推压身上的人:陈姿曼!你起开起开……不能吃不能吃……
……
魔鬼现身说法,欺负你等于喜欢你
天使不畏强权,与恶势力顽抗到底
……
魔鬼要拐小天使,请大家端好凳子围观★~★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姿曼,陈心柔 ┃ 配角:来看看,来挑挑 ┃ 其它:GL,御姐,萝莉,强取豪夺
 
 
 
  ☆、第一章
 
  
  “陈姿曼!你个杂种!你给我站住!”尖锐的怒吼声从身后传来,陈姿曼回头看了一眼满身狼狈的女生,嘴角轻轻一勾,脸上扬着不屑的笑容。
  女生拽紧了拳头站在美术室门口,脸涨得通红,显示出她极度的愤怒。早些时候,女生的男友劈腿,而她认为第三者就是陈姿曼,便有了现在这么一幕。女生胸口已经沾满了五颜六色的颜料,正滴滴答答的往下流淌,还隐隐约约的能看出姣好的胸型。
  陈姿曼冷哼一声,“同样的话别让我听到第二次,你那人摸狗样的男友,不是谁都会看上。”拎着塑料调色盒,擦了擦上面剩余的颜料,踩着她一向高傲的步伐走出人群中。
  陈姿曼并不喜欢惹事,但若然别人惹她,她定不会示弱。这件事之后,就连高年级的孩子,都只敢暗地里指指点点,没人敢当面挑衅她。她的事迹在学校里早已传得街知巷闻,没有爸爸,妈妈也不疼,大家都说她是一个没人管教约束的野孩子,难听的就如刚刚那女生骂的杂种。
  老师拿着纸巾擦了擦额上的汗,面对着这一问三不答的陈姿曼,实在束手无策,“我说,陈姿曼同学,身为女孩子就要不得这么野蛮的,虽然这是双方都有错,但你也不应该动手,要不你去跟她道个歉,这事就此平息。”
  陈姿曼冷哼一声,撇过头去。
  老师眼睛睁得老大,一脸愤慨,强忍情绪说:“这事如果她家长闹到了校长处,到时恐怕就不是一句道歉就能了事了呀。”
  “那我现在就退学。”别人有家长撑腰,陈姿曼无话可说。这个学校里,从来没有人对她真心笑过,有的只会是嘲笑,笑她的妈妈扔下她自个风流快活,更笑她便宜爸爸太多。就连为人师表的老师都会在暗地里议论她的私事。
  老师深深地叹了口气,“这事还需要商酌处理,你先放学回家,刚刚接到电话,你家里来了重要客人。”
  陈姿曼疑惑,自从十四岁那年开始她就已经是自己一个人住,两年过去,她那所谓的妈妈就真的再也没回来看她一次,如今会有什么人过来?她妈妈叫陈娅磬,因为不知道爸爸是谁,所以她随母姓。
  记得两年前,她妈妈总是每隔三五七日就带不同的男人回来,当中有人还对她说了些极为难听的话:“上学有什么用啊,不如做我的小情人好了,你和你妈一齐服侍我!”
  当时她妈妈陈娅磬也听到了,但也只是作状的轻轻打骂着男人:“喝多了就爱胡说!下次喝多了可别叫我抗你回来了!”
  陈姿曼用力掐住男人的尾指用力一掰,清脆的一声响,男人立刻收回摸在小女孩脸上的手,死命捂住手指狂叫,他怎会想到只是摸了小女孩脸颊一下,就被掰断了手指。
  “陈姿曼你!”陈娅磬见金主受伤,吓得她自己六神无主,心急指责陈姿曼。
  “陈娅磬,要不你走,要不我走,今天开始,我不要再见到你。”陈姿曼自出生以来就没有叫过陈娅磬一声妈妈,陈娅磬她也从来没有尽过做人母的责任。
  自此之后,陈娅磬就真的再也没有回来过,只是定期在银行卡里给陈姿曼打钱,不过陈姿曼自独立以后,已经边学习边做起了兼职,养活自己没有动那张银行卡里的一分钱。
  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陈姿曼,从小就学会了用冷漠凶悍来装备自己,只要自己够狠够凶就没有人再敢欺负她,嘲笑她。
  陈姿曼怀着满腹疑惑往家里走,经过家门前的空地里,见一辆簇新的豪华轿车停在了其中,黑漆漆的玻璃窗倒影着她的身影。家门口几个大妈邻居围在了一起,远远地向她热情招手,招呼道:“小曼呀!快过来!快过来!”
  陈姿曼极不情愿的走了过去,今天大妈们异常殷切,不像平时那般对自己视若空气,避之则吉那样子。今天吹的什么风?陈姿曼慢步挪向大妈群,手臂霎时被其中一个大妈握住,“小曼呀,这是你们家的亲戚在等你呢!你赶紧过去!都等好久了!”
  “是呀!这么多年来也见过你有亲戚过来看你啊,该不是……你亲生父亲找到来了吧?”
  “嗯,我看也像呀!那男人的眉眼和小曼有些个相似呢!恭喜你啦小曼!终于有爸爸了!”
  大妈们异常热烈的嘀咕声实在刺耳,还不等她反应,就听到大妈向车里人喊:“先生太太!你们要找的人回来了!小曼就在这里!”
  紧接着,车门啪嗒一声打开,从车里头走出一个漂亮的女人来,紧跟其后的是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女人很漂亮,穿着纯白色的连衣裙,披着乌黑的长发,就像电视里的明星一般耀眼。 
  男人下车,走在陈姿曼跟前说:“小曼,我是你的三舅父陈亚锋,这些年苦了你,跟我们回家吧。”
  陈姿曼一脸茫然。
  “小曼,你好,我是你的三舅母,我知道你一定会有好多疑问,要不我们进里头慢慢说?”女人红唇轻启,声音温婉动人,倒是能令人少了些戒心。
  陈姿曼看着眼前这两个陌生的人,冷漠道:“不需要,就算你们真是我的舅父舅母,我也不会跟你们回去,我有我自己的生活,不希望被打扰,请回吧。”
  “爸爸,妈咪,找到没有?”
  她刚转身就听到了一稚嫩的声音,好奇心驱使,陈姿曼停住了脚步,稍稍斜过身子看向两人身后的方向。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小萝莉正蹦蹦跳跳地往这边奔来,白皙的小脸蛋上,缀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公主裙,手上还抱着只小猫咪布偶,活脱脱的就像是童话书上的小公主那般。
  “小宝贝,不是叫你在车上等吗,来,这就是你的表姐了。”女人叫万绮玲,是陈姿曼的舅母也是这小女孩的妈妈。
  “真的?!”小女孩表情又惊又喜,转变之间,煞是可爱,脚步也没有一刻停顿,一个劲地扑到陈姿曼身上。
  陈姿曼身上挂着一只小萝莉,被迫弯下了腰,随即吧唧一声,脸上一热,忽然就被小萝莉亲了一下,还伴随着甜腻腻地一声表姐。
  陈姿曼一惊,打从出生到现在为止,都未曾与任何人有这般亲密的动作,她望着眼前小萝莉的脸,看着自己可是一脸喜悦,那脸颊两边的小酒窝很是可爱,圆滚滚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亮晶晶的黑眸子像黎明前的启明星那么光亮,那么耀眼。
  “小宝贝,你的表姐不肯跟我们回家,你说怎么办呢?”万绮玲一脸失落地跟自家小女儿说。
  小萝莉笑得灿烂的脸一下就垮了下来,本是扒拉在陈姿曼身上的她,一下子退开,“为什么?我要表姐,我喜欢表姐,表姐跟我回家好不好,最多我把小猫咪送你了,好嘛,好嘛……表姐……”
  陈姿曼嘴角抽了抽,看着自己怀里被塞了一只毛茸茸的布偶,还另加一个活生生的小人儿在乱蹭,那一声声的表姐喊得她心软。她哪里试过被人这般缠法,哪里试过被人这般又抱又亲的,虽然只是个小女孩,但她也好不自在。
  陈亚锋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目光温和地看着陈姿曼,“小曼,我们能到你家坐坐吗?我们好好谈谈?”他是个生意人,习惯察言观色,虽然陈姿曼只是个十六岁的孩子,但他已感觉到这孩子的思想比一般的同龄人都要早熟,那都是生活环境所逼出来的吧。
  “我要去表姐家,去表姐家!”
  万绮玲看着自家小女儿,偷偷一笑,自家小宝贝爱撒娇爱缠人,这下子可是发挥了最大的作用。
  陈姿曼敌不过小萝莉缠人的功力,轻轻地点了下头,把人领到自己屋子里,期间小萝莉一直牵着她的手,她实在不习惯与人有亲密的动作,不过小萝莉手掌软软的热热的,牵着倒也舒服,陈姿曼便随了她去。
  “你,叫什么名字?”
  “陈心柔,表姐叫我柔柔好不好?”
  “那,柔……柔,你想喝点什么吗?”
  “牛奶!”
  “没有。”
  “唔……”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亲爱的同学们,小暄回来了,对上一篇文章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感叹时间过得真的很快,而且我竟然又抽风决定写新文。说说这篇文吧,会沿袭上篇文的作风,这篇也是一篇宠文,主角腻歪过日子,轻松不虐,有兴趣关注下!
 
  ☆、第二章
 
  
  陈姿曼看着小萝莉一脸失望,那小样子跟自己怀里的猫咪布偶还真像,连陈姿曼自己都不知道,她嘴角勾起的那一抹笑容,竟是她十六年来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容。
  陈亚锋摸了摸小萝莉的头,温和道:“小柔,别闹,我和你妈妈与你表姐有正经事谈,你自己一边玩去。”
  “不!我喜欢表姐,我要表姐!”小萝莉又再一次扒拉在陈姿曼身上,生怕她表姐转身就不见的样子。
  “柔柔乖,自己去冰箱里看看有没有喜欢喝的,柜子里还有些零食,你去看看。”陈姿曼耐着心说着,这语气可算是哄了,这还是她头一次开口哄人。
  小萝莉眨巴着眼睛,长长的眼睫毛扇动着,“那好,我去拿,等下我们一起吃。”
  陈亚锋和万绮玲坐在了沙发上,陈姿曼坐在他们对面。万绮玲见她有心疏远,起来绕过茶几,坐到她身边,轻轻握住陈姿曼的手,温柔说道:“小曼,对不起,我们现在才知道有你,你的母亲早早离家,多年来也不曾向家里提过有你,对不起,我们来晚了。”
  陈娅磬读书时期便有了陈姿曼,而当时她已经离家出走,可以说是与家断了关系,如果她不是打算跟现在的情人去丹麦不再回来,她也不会向家里人说自己有个女儿,还请他们接回家去。
  眼前的女人跟自己说了两声对不起,但对不起不应该是从她口中说出的,她也根本无需要说,但陈姿曼能感受到眼前人的真诚,心里还是有些触动的,纵然还是平淡地说:“那个人不提也罢,你们并无错的地方,用不着说这些,我一个人挺好的。”
  那白皙的脸上印着与之年龄不符的淡然,万绮玲看着心里很难过,眼睛涩然,好好的一个女孩,这么多年来都过了些什么生活,自己一个生活冷冷清清的,生病的时候没人照顾,被人欺负也诉说无门,她是怎么熬过来的?再开口时,万绮玲的声音开始有些微颤:“小曼,以后我们家就是你的家,跟我们走,我们一起生活好不好?”
  曾经有一段时间,陈姿曼很介意别人说她无父无母,她也十分渴望自己有其它的亲人,但如今,这多年过去,那些想法早已冲淡,无论什么都激不起她心里的渴望了。
  “小曼,随我们回家吧,家里还有你的外公外婆在等你,别让他们失望好不好?”陈亚锋可是肩负着两老的沉重托付,带不了陈姿曼回家,他怎么交代。
  陈姿曼低头抿着唇,一时不知如何开口,事情都来得太突然了。
  就在这个空档口,小萝莉抱着两大包薯条跑了过来,她自己嘴里塞了好几条,然后手里抓着一条递到陈姿曼嘴边,“表姐,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