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厘米温差gl 作者:秉烛(上)

字体:[ ]

 
 
文案
 
其实这是个忠诚而卑微地爱着公主的骑士和欢快洒脱爱上骑士的女盲流的故事
↑就是这样没错。
↑这么拗口扭曲的话的奥义姑娘们都领悟了没有!
简单来说还可以用书名这么概括《冷酷总裁和二货》、《坚毅的创业女青年和以权谋私的女盲流》、《你爱她,她爱他,但是我爱你》、《我的大理石不可能这么柔软——论怎么死缠烂打让对我不屑一顾的她回心转意》、《虽然叫做一厘米温差但其实跟文章没有一毛钱关系》、《其实还是有那么一点关系的》、《哎呀卧槽无所谓了大家点第一章自己看好不好!》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泉源 ┃ 配角:华蓉刘云贺晨曦 ┃ 其它:略
 
==================
 
  ☆、第一章
 
【阿源】
    发信人:
    小希
    135********
    接收时间:
    15:37:04
    今天
    【嗯?】
    收信人:
    小希
    135********
    发送于:
    15:37:12
    今天
    【怎么了?】
    收信人:
    小希
    135********
    发送于:
    15:38:35
    今天
    【你有空吗?我很难受】
    发信人:
    小希
    135********
    接收时间:
    15:39:21
    今天
    【有,你在哪里?】
    几乎在同一秒,按出“发送”的手指有些神经质地按下了“取消发送”,然后将短信输入上原有的文字清除。盯着空白屏幕一小会儿才又重新输入文字。
    【嗯,不是很忙,你在哪里?过来还是我去找你?】
    收信人:
    小希
    135********
    发送于:
    15:42:01
    今天
    【我在路上走,要到中心公园附近了】
    发信人:
    小希
    135********
    接收时间:
    15:44:07
    今天
    【那老地方见,等我一会儿,我就过去。】
    看了看窗外,又一次取消发送,加上一行字。
    【那老地方见,等我一会儿,我就过去。带伞没?】
    收信人
    小希
    135********
    发送于:
    15:47:17
    今天
    【没有,出来的时候还没有下雨。】
    发信人:
    小希
    135********
    接收时间:
    15:48:27
    今天
    泉源看着那条短信,按了按眉心,叹了口气。
    【去咖啡,我开车就到】
    收信人:
    小希
    135********
    发送于:
    15:49:57
    今天
    【嗯~】
    发信人:
    小希
    135********
    接收时间:
    15:50:07
    今天
    泉源将松散的头发绑成马尾,黑毛衣外面套上灰色的大衣,然后取了一件在手上抱着。接着她从鞋柜拿出一把伞,想了想,又拿出一把。
    口袋里放好了纸巾,回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四点零一分,她又塞了一包湿巾在口袋里。
    锁上门之后泉源才想起下午华蓉要送资料过来,掏出手机从常用联系人里点出号码拨了过去,响了两声,电话接通了。
    听筒里传来一个娇娇脆脆的女声。
    “源源?你这么迫不及待想见人家啊?人家还没有准备出门呢,好大的雨好可怕,源源你来接我啊?”
    “把你接到我家然后再送你回去吗?”
    “嗯嗯~”
    “为什么我要做这么愚蠢的事情。”
    这时候电梯来了,发出叮咚的提示音,泉源走进去按了地下一楼。
    “讨厌啦源源,你无情无义无爱心!咦?你要出门?”
    对方应该是听见了电梯的声音。
    “嗯,有点事。”
    “你又要放我鸽子啊!告诉你这样是不行的,你接收到党和人民一起鄙视你的脑电波了吗?你已经好几次放我鸽子了!”
    泉源将身体靠在电梯一边,闭起眼睛。她很累。华蓉充满活力的声音让她觉得头脑有点胀痛。
    “下次请你吃饭。”
    “你每次都说请我吃饭。”
    “我每次都请了。”
    “好吧……”
    泉源能够想象出对方扁了扁嘴的样子。于是看起来十分严厉的神情变得舒缓了一些。
    电话里华蓉的声音还委屈着。
    “人家为了给你送资料连男朋友一起去看电影的邀请都拒绝了,要补偿~”
    “要什么?”
    “晚上做饭给我吃吧,我在你家等你回。”
    对于泉源来说这是个糟糕的提议。
    她并不擅长厨房作业,她甚至不记得自己到底有多少次把厨房弄得一团糟,这让她觉得自己像是小丑一样可笑。
    但朋友们似乎钟爱她窘迫的样子。
    连小希也说过,那个样子很可爱。
    泉源并不适应这种可爱,但也从没剥夺过朋友们的乐趣。
    不过今天不行。
    “我可能晚上在外面吃。”
    “约会?”
    华蓉激动的声音传过来,泉源觉得耳膜都穿孔了。
    “不是,朋友叫我出去谈谈心。”
    电话对面的人沉默了一会儿,声音也沉了下去。
    “——贺晨曦?”
    在这么忙的时候突然间跑出去见朋友,华蓉脑海里马上就浮现出这样一个名字。
    泉源知道华蓉不是特别喜欢贺晨曦,所以只是应了一声:“嗯。”
    “她不是好久没找你了吗?只有需要你的时候才找你,泉源你太喜欢照顾人了吧?”
    华蓉生气了。
    华蓉只有在生气的时候会刻薄地叫出泉源完整的名字,但泉源知道这种怒气来源于关怀。所以泉源并没有因为华蓉对贺晨曦的敌意感到不高兴。
    她只是觉得沮丧。
    “她前段时间忙。”
    “忙着恋爱呢吧?我在街上遇见过她,她和她男朋友一起很亲密。——泉源。”
    “嗯?”
    电梯到了地下一楼,泉源站在光线清冷的车库听着华蓉有些严肃的声音。
    “你喜欢女人吗?”
    泉源怔住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只好安静地等着对方继续。
    “你喜欢贺晨曦对吗?”
    在十分安静的环境中,华蓉隐约觉得自己能够分辨出泉源刻意放缓的呼吸声。
    那不是泉源在紧张,相反,泉源在试图让华蓉觉得轻松一些。
    “嗯。”泉源说。
    华蓉很清楚地明白在这场谈话中更加局促不安的那个反而是自己。
    “当你朋友这么久,我大概也能看出来你喜欢她。这件事我其实想了很久,一直不知道要怎么问你。但是贺晨曦实在——”
    电话对面的华蓉停顿了一会儿,她知道自己应该调节好情绪,这样才能在接下来的交锋中占据优势。
    在认识泉源很久之后华蓉才意识到这个事实:跟泉源有意见分歧的时候,谈话会变得像战斗那样令人疲惫。并不是因为泉源咄咄逼人,正好相反,泉源会温顺得像团软泥——看起来好像任由别人捏扁搓圆,实际上却狡猾地化解了所有攻击。
    在很多有关泉源的问题上华蓉都找不到着力点。
    即使已经是将近十年的朋友,但华蓉从来没有像普通的闺蜜那样分享过泉源的伤痛。
    泉源愿意展现在别人面前的从来是那些无关紧要的部分。更多的时候她优秀、完美、无懈可击。
    华蓉了解泉源。
    一旦自己在关于贺晨曦的问题上表现得太过咄咄逼人,泉源就会把跟贺晨曦相关的一切全部仔细掩藏起来让华蓉再也无法接触到哪怕一丁儿。她会施展她所有转移别人注意力的才华,让华蓉永远不会继续因为这些事为她担心。
    有时候华蓉很想野蛮粗暴地摧毁泉源为她自己构筑的防线,让泉源彻底崩溃,这样泉源才会意识到自己应该找个肩膀来依靠休息。
    但华蓉也知道这件事自己做不到。
    首先她下不了手。
    其次,泉源比她坚强,她无法给泉源卸下铠甲的安全感。
    最终她只是用商量的语气说道:“我没有觉得你喜欢女人是件多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你喜欢贺晨曦的事儿让我觉得你是在自虐。”
    泉源轻声笑了出来:“蓉蓉,没这么严重。”
    华蓉知道自己失败了。
    “你消沉了这么久以为我是傻子吗?她一叫你你就兴高采烈了!你有没有一点……”
    有没有一点自尊?
    ——多深刻的喜欢会让人失去自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